六五章 方府遇袭(一)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郎行无双 书名:狼形龙影
    晚上和方文茂一起在府衙用得餐,看得出,方文茂有些疲惫,所以饭后大家闲聊了一会儿就早早回房了。

    进房间不久,岳承忠就问道:“偷儿,早上怎么回事儿?”段飞神秘兮兮的说道:“恩,那老两口还真是丢了闺女,不过都是两个月以前的事了。”

    大伙儿的都凑到了一起,七嘴八舌的问道:“怎么丢的?说了吗?”段飞挠着头说道:“具体怎么丢的,他们也说不上来,只告诉我他们家的那闺女今年十六了,丢的时候是夏天的事儿。说是和邻居的一个丫头去河边洗衣服,就没回来。”

    陆秉问道:“那官府就一直没管这事儿?”段飞回答道:“管了,可一直也没消息,老两口就隔三岔五的来敲鼓。”封赛花又问道:“那邻居的那丫头也没回来?”段飞白了他一眼:“废话!要回来不就都回来了!”说着,他语气一变,低声说道:“听两个老人说,福州府那段时间失踪了不少的人,全是大姑娘小媳妇儿!”

    众人都大吃一惊,可那毕竟是当地府衙的事儿,好像也与他们没有太大的干系,所以只是感慨了一会儿,便各自上了。

    这时候,段飞又想起来在南少林寺里面的一件事,他说道:“对了,我今天在院子里闲逛,听到有两个小和尚抱怨今天的饭菜,说今天的饭菜没有油水。另外一个和尚还让他们小声说话,别让京城来得官员听到。我当时还在想,这寺院里不就是白饭青菜吗?还想要什么油水?!看来,这些和尚也不是‘素和尚’啊!”

    众人都琢磨起了段飞的话,封赛花嬉笑着问岳承忠:“大宝!你跟我们说实话,你们在庙里的时候,是不是也经常偷着吃啊?”岳承忠哭笑不得的训斥他:“你胡说什么呀!快睡觉!”

    陆秉躺在上想着心事,又睡不着了。要说陆秉的记xìng是很好的,简直可以说是超好,他可以肯定,那个释灵远他是见过的,可是在哪儿见过,他是死活也想不起来了。难道真的象杜虔说的那样,是自己记错了?

    那晚的月sè很好,人都说秋高气爽,看来对于这个夜晚,应该说是“秋高月朗”更贴切一些。月光透过窗户洒在了屋子zhōng yāng的地面上。外面好像起了一点风,窗外那棵大树的树影在地面上摇摇晃晃。

    陆秉看着那些影子,渐渐的有了些困意……

    就在他几乎要闭上眼的时候,突然,一个影子在地上一闪而过。陆秉吃了一惊,瞬时睡意全无,他起向窗外望去,什么也没有。是自己在恍惚间看错了?陆秉自嘲的笑了笑:难道这府衙之中还能进了贼?!

    可就在他要躺下的时候,又一个影子闪过!陆秉确定自己没有看错,他一个激灵从上跳了下来。“呼”他朝段飞的脸上吹了一口气,段飞jǐng觉的醒了过来,陆秉对他朝窗外指了指。

    很快,段飞把几个人都叫了起来。陆秉指了指岳承义和岳承忠,示意他俩儿跟自己出去,让段飞和封赛花镇守房间,三个人就蹑手蹑脚的出了房门。

    经过了房门口的小走廊,三个人来到了正堂。趴在大门上往外一看,果然,院墙下几个黑衣人正手持弯刀在窃窃私语。陆秉轻轻推开房门,他手握秀chūn钢刀,刚准备冲上去,却突然收缩了回来。原来,他前的地面上,影影绰绰的又出现了一个影:房上有人!

    陆秉对岳家兄弟二人指了指房顶,他正准备和他俩商量如何攻击,屋外却传来两声惨叫,看来,段飞和封赛花已经动手了!

    院墙下的几个人显然也听到了那两声惨叫,都蹲下了子向那边张望。

    三个人毫不犹豫的破门而出,冲出房门的岳承义猛一回,将手里的盘龙枪掷上了房顶,房上的那个影子惨叫一声,摔了下来,体已经被盘龙枪穿了个透心凉。

    岳承忠的大喝一声:“着!”一道青龙罡气向黑衣人炸去。那些黑影被眼前的景惊呆了,他们没想到屋里的人竟这么快就杀了出来,此时又见那青光杀到了面前,都纷纷起避让。

    待那些黑衣人看清眼前只有三个人时,便稳住阵脚,围了上来。

    这些人都带着蒙面巾,岳承忠等人看不清他们的真面目。但是到了这个地步,能不能看清已经是次要的了,陆秉已经将一个近的黑影砍翻在地。岳承义提起一口气,一声断喝:“杀!”一记“旋空斩”蹿入敌阵,几声铿锵的兵刃撞击声后,那些人竟都毫发无伤,用手里的弯刀将他的长刀格挡开了。可是紧跟在岳承义后的岳承忠业已杀到,一杖挥出,将yù攻击岳承义的一个黑衣人打得脑浆迸裂。

    墙上这时又翻进来几个影,陆秉挥刀迎了上去。可是陆秉应付着这几个黑衣人,似乎有些吃力,那些黑衣人的攻击有条不紊,一时间竟让他有些手忙脚乱。好在这时候段飞和封赛花及时赶到,他俩儿在杀到之前都使了暗招,段飞的“燕尾镖”和封赛花的弹弓先解决了两个,才杀到了陆秉的边。陆秉也随之由防守,转为了攻势。

    那边的岳承义就要轻松得许多,几式“旋空斩”“破空斩”后,眼前已经躺下了几具尸体,剩下的那几个也命不久矣;岳承忠已经解决的前的战斗,经过了前几次的厮杀,他似乎已经冲破了“杀人”的心理障碍。

    五个人合兵一处,开始收拾陆秉的那几个对手,看来战斗马上就结束了。此时,方文茂听到响动也跑了出来,他着鸾衣手握长剑,也加入到了厮杀的阵列。府衙前院的官兵也在杜虔的带领下朝着后院涌了进来。

    此时,他们的面前只剩下最后一个黑衣人了。那人虚晃一下,竟飞上墙,看来他想沿着墙头逃窜。段飞掏出了燕尾镖,与此同时,封赛花也将腰上的弹弓拿到了手里。

    ;

重要声明:小说《狼形龙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