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章 官驿失火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郎行无双 书名:狼形龙影
    到了面前,段飞刚下马,唐星荷就一头扎进了他的怀里。许久,唐星荷抬起了那张满是泪痕的粉脸,咬着嘴唇,像是下了很大决心的问了一句话:“你……你会娶我吗?”

    “啊?!”段飞大吃一惊,连他后的那几个兄弟也都个个瞠目结舌的傻在了那里。唐星荷又怯怯的问了一遍:“你会……娶我吗?”段飞象做贼似的回头朝兄弟们望了一眼,哦不,他本就是个“偷儿”。

    陆秉乐呵呵的喊道:“偷儿!人家问你话呢,我们到前面等你,记住!一炷香的时间!”说完,几个人扬鞭离去。

    “怎么样了偷儿?”看着段飞骑着马过来,岳承义问道。段飞红着脸说道:“哎呀!我先答应着她,要不然她不肯走。”众人哈哈大笑着上了马。

    当他们一路尾随来到饶州府的时候,陆秉彻底的慌了:以那些人的行进速度来看,此次很有可能是直奔目的地;可是根据他们行进轨迹来看,难道,他们真的是福州府的茶商?!也就是说,自己从京师开始的所有跟踪尾随,连目标都是错误的?!他不敢再想下去了。

    饶州府的探子告诉陆秉,再往东南行进,便不再有锦衣卫的消息联络了。换句话说,饶州府是锦衣卫消息联络的最东南端了。

    以后的跟踪完全靠他们自己了,问题出现了:他们紧随着那些人,容易暴露;不尾随,容易失去目标;所以,最后他们商量好了:岳承义和段飞,紧紧跟住那些贼人;沿途给后面的三人留下标记;岳承忠、封赛花和陆秉,依照那些标记紧随其后。原来打算让封赛花和段飞一起去的,但是他的大钢叉和长弓也太引人瞩目了。

    事果然如同陆秉最不愿意看到的那样,他们真的一路来到了福州府。这一路走来,灾民倒是少了许多,可是却经常碰到一些穿着奇装异服的人。那些人大多形骸放浪,不太修边幅;发型也很怪异,头顶几乎剃光,却盘着一个小辫;着肥大的袍子,脚蹬木鞋;和人一打听才知道,这是些rì本人。

    越靠近福州府的地方rì本人越多,在邻近福州府的一个镇子上,rì本人的商铺竟然比当地人的都多。走在那条街上,陆秉和岳承忠等人竟有了一种走在异国他邦的感觉。

    那天夜里,在距离福州府不太远的一处官驿,他们看到了岳承义和段飞的坐骑。为了避人耳目,陆秉进入驿站后又要了一间客房。

    他们入住没有多久,段飞和岳承义就来到了他们的房间。稍作寒暄,段飞便给他们介绍了一下那些人的况:又多了一个人,那伙人现在是一行八人;行sè匆匆,沿途除了住店休息吃饭,几乎不做停顿;每次住店都是那个茶商出面,随行的几个人除了行路,见不到真面目;段飞的判断和陆秉不谋而合:他们要直奔目的地了。

    几个人又商量了一下,打算第二天让段飞和岳承义继续跟踪前行。他俩刚准备回房休息,这时候,走廊里有了响动。岳承忠想吹灭蜡烛,却被段飞挡住:这时候突然灭灯,更容易引起那些人的怀疑。

    待到那些脚步声远去,段飞迅速的出门查看。过了一会儿,他回来了,果然,那些人的房间里没人,看来已经下楼离开了。这伙人是傍晚刚入住的,现在就要离开,难道被他们察觉了?无论是不是,眼下不能被他们甩掉。可是马上跟出去容易被他们发觉,所以,陆秉让段飞和岳承义收拾好随的东西,随时准备跟上去。

    可就在这时候,驿站出事儿了。楼梯上火光冲天,整个走廊里浓烟滚滚,驿站失火了。

    在这个时候失火,傻子也知道,必定是人为的。但是这也让陆秉等人放了心:跟踪的目标没有出错!那些人在这个时候做出这种举动,只能证明一件事:他们离目的地不远了,想要摆脱有可能的任何麻烦。

    当务之急是跟上那帮人,可走廊的火势蔓延的很快,段飞当机立断,从窗户里蹿了出去。

    火很快就被扑灭了,几个人从乌黑的楼梯上刚下到一楼,就看到驿站的门口已经有了大队的官兵。岳承义过去一探听,原来是当地府部的卫戍守军。这支守军就驻扎在据此不远的地方,故而很快便赶到了这里。

    陆秉等人被告知:因为失火突兀,怀疑是有人故意所为,所以任何人等不得擅自离开。看来短时间内想出去接应段飞,已经不太可能了。

    这些官兵出现的也太准时了,这让众人不得不怀疑:难道那些盗贼与官府有勾结?不过陆秉很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福州府的知府方文茂,陆秉是比较熟悉的,两个人在京师还有过一面之缘。

    福州知府方文茂,时年三十左右,扬州府人氏。其先祖方化,是最早跟随太祖皇帝起义的大将;方化骁勇善战,每次战斗他都先士卒;他手持双锏,战功显赫;太祖皇帝登基之时,老将军却急流勇退,交出兵权告老还乡了;方文茂中等材,生得仪表不凡;此人作风正派,为官清廉;你别看他也是一介武将出,福州府却被他打理的井然有序,多次获得皇上的嘉奖。

    大明朝从开国以来一直实施“海”,就是闭关,不许民间通过海上经商。可是福州府各地,尤其是沿海的百姓,一直依靠海上贸易谋生。这样一来就没有了糊口的活路,不得不冒险去走私,官府因此屡屡与海商发生冲突。方文茂体恤民,上书朝廷,申请批准在福州沿海一带开埠,许商人出海经商,一来缓解一下海商与官府的矛盾,二来也可增加官府的税收。

    当时皇上很重视这件事,急诏方文茂等几个福建官员进京议事。尽管最后那些议案,还是因为种种原因搁置了,但是“开海通商”一事,却已经动摇了大明朝“海”的法令。从某种意义上讲,皇上已经默许了方文茂的一些提议。

    正是那次方文茂进京,陆秉有缘结识了他。陆秉在吏部为官的一个好友与方文茂素来交好,方文茂准备离京的时候,宴请京官,陆秉的那位好友便邀约陆秉一同前往了。那天他们一见面,就感觉投缘,大有相见恨晚之势。酒宴后送走了其他客人,陆秉和他那位好友又被留了下来。

    那天,除了了方文茂、陆秉和陆秉的那个朋友,还有方文茂带去京城的一个副将和一个谋士师爷。他们五个人饮酒到天明,方文茂更是借着酒劲慷慨陈词,大谈自己的远大抱负,陆秉等人无不拍手称快。为此,方文茂还延误了一天离京的时间。

    京城那一别,已有两年的光景了。此次来到福州府,陆秉也有心想去拜访一下方文茂,但是想到有要务在,似乎冒然前去拜访又有所不妥,所以陆秉一直犹豫着。

重要声明:小说《狼形龙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