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九章 再踏征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郎行无双 书名:狼形龙影
    常言道:自古忠孝不能两全。岳承忠和岳承义去坟前拜别了亲人,他们嘱托刘成一家帮忙照料,就匆匆的下山了。

    唐星荷本来就计划回四川了,当她知道陆秉段飞等人要南下去徐州府,她高兴得不得了,因为他们刚好顺路。段飞嘱咐和探子一起来的两个道士,要他们回去告知段皓阳和封赛花的家人,就说他们“有公务”南下了。送走了道士和那个跑堂的探子之后,八骑快马也随之踏上了新的征程……

    因为比那伙盗贼晚行了两rì,所以众人几乎在路上没有停歇,rì夜兼程的赶到了徐州府。可是,他们从当地的探子口中理解到,那些盗贼已经提前一天离开了徐州府,奔中都凤阳方向去了。

    中都凤阳?又是向南?陆秉有些慌了:难道自己的判断出了问题?继续赶往凤阳看来不太现实,大伙儿已经太疲惫了,商量之后,他们在徐州府的一处官驿住了下来。

    入夜,陆秉对岳承忠说出了自己的困惑:“大宝,这些人怎么会一路向南行进?难道中都凤阳出了什么问题?”岳承忠摇了摇头,显然他也在困惑之中,抬起头,他对弟弟说道:“小宝,你去把偷儿叫过来,大伙儿商量一下。”

    段飞随岳承义来到了房中,见大伙儿都低头不语,他问道:“干吗了这是?神神秘秘的!又出什么事儿了?”陆秉苦笑着说道:“还用出什么事儿?那一件事儿还不够咱们忙的吗!”段飞一脸的无所谓:“嗨!我当什么事儿呢,不是已经发现了吗?跟着他们就是了。”

    陆秉叹了口气问道:“可是,他们怎么会一路向南呢?这没有道理啊!”段飞反问道:“那你想知道什么?他们怎么做你觉得有道理?”陆秉无可奈何的说道:“我这不是想不明白嘛,起码要搞清楚他们的用意!”

    段飞敲着桌子说道:“官儿?这东西你还用搞清楚用意?很明白的一件事摆在那里,偷那东西的人绝对不是缺钱的主儿!那东西有什么用?不缺钱要那东西干吗你不知道?”众人被段飞说的愣在那里,段飞接着说道:“别管他们往哪儿走,最后肯定把那东西交到一个想当……”岳承忠一把拉住了段飞,朝房外看了一眼叮嘱道:“你小声点儿!”

    段飞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低声说道:“那东西早晚交到想当皇帝的人手里。”他看着陆秉说道:“官儿,你也别白费那些脑筋,谁说了就鞑靼人想当皇帝?我还想当呢!所以说,别管他们要把那东西给谁,咱就跟上那伙人,准没错!你还想那些干吗?!”

    段飞说得有道理,陆秉有些难为的说道:“这么说,是我想多了?”段飞朝他点了点头,强调了一下:“不是多了,是忒多了!”

    一旁的岳承义沉不住气了,急躁的问道:“哎?我说,咱们到底在追什么?什么当皇帝?我也跟了这好几天了,有什么事儿好歹跟我说一声吧?”封赛花也蹦了起来:“就是就是,你们说得闹,俺们俩在这里听着干着急!”

    段飞斜眼看着陆秉,说道:“官儿,都到这个份儿上了,也该告诉他俩儿了吧?”陆秉思忖了一下,苦笑着点了点头。段飞开口说道:“是这么回事儿,咱大明朝皇宫里丢东西了,我告诉你们丢的是什么,你们可都站稳了。”

    封赛花不屑的说道:“别整得神秘兮兮的,哥也是闯过的人,又不是没见过世面,你赶紧说!”段飞淡淡的说出了四个字:“传国玉玺。”封赛花一股坐在了地上……

    去凤阳的路上,他们的心很沉痛。这一路上的驿道两边,到处都是逃荒的灾民。每路过一个小镇,都能看到有人在卖儿卖女,而且卖得价格令人心酸。陆秉几次想把上的盘缠拿出来给灾民分掉,可是他知道,那只不过是杯水车薪,灾民实在是太多了。

    在一处驿站用过饭后,陆秉让段飞和封赛花又去拿了几十个馒头。他们上路来到驿道路口的时候,唐星荷和唐福、唐安将那些馒头分给了附近的灾民。那些人给他们跪下磕头,一直目送他们走远。段飞靠近陆秉说道:“官儿,看见了吗?一个馒头他们就给你磕头,如果有人管他们的饱饭,让他们造反,他们会怎么样?”

    段飞的话绝不是危言耸听,陆秉不由的想起了兖州府“劫匪”胡富贵的那些话:“若不是老家遭了灾,饿的没法子!谁愿意抛家舍业的出来寻活路啊。”可是,陆秉是皇帝边的人,他当然知道:皇上已经下旨免了灾地的赋税,还拨发了赈灾食粮,可灾民怎么还会这么多呢?事很简单,那就是食粮的下拨出现了问题。

    受灾之后如果得不到赈灾,那肯定是要饿死人的。明朝时候的赋税是很重的,丰年的时候,农民手中的余粮也不多,勉强糊口。如果到了灾年,那就可想而之了。如果再没有朝廷的帮助,势必会造成恶xìng的循环:灾民逃难,地没有人种;徒弟只要荒上一年,又影响第二年的收成……如此反复,民不聊生!看来,几个贪官,足可以误国啊。

    接下来的事,让陆秉等人大伤脑筋:他们赶到凤阳府的时候,那些盗贼有南下奔泸州府去了。不过自从上回有了段飞的提醒,陆秉也想开了,想那些干吗,一路很上就是!于是乎,他们又一路追踪,到了安庆府。可那伙贼人似乎铁了心的要跟他们比耐xìng,竟马不停蹄的一路向南。

    离开安庆府的时候,也到了他们该跟唐星荷道别的时候了。唐星荷要从这里一路西行,回川地了。那天早上,他们依依惜别,唐星荷泪水涟涟,扯着段飞的衣襟就是不撒手。搞得段飞又是心酸又是尴尬,其实他又何尝不想和唐星荷在一起呢。如果不是陆秉和岳承义他们在眼前,他真想好好抱抱这个“星荷妹妹”。

    这几rì,段飞和唐星荷形影不离的朝夕相处,虽然大伙儿都没有说什么,但是在大家的眼里,他俩儿俨然已经是一对小人了。

    段飞强颜欢笑的说道:“好了,你该走了!星荷记得要听话哦。”唐星荷抽泣着问道:“飞哥哥,你们要去多久啊?”

    段飞挠着头回答:“应该……应该很快吧,你放心!等办完了这件事,我就去川地找你!”

    唐星荷有些不相信的问道:“真的?你真的能去找我?”段飞理直气壮的说道:“那当然!我们江湖上的人最讲信用了!星荷听话,回家安心等我!”

    唐星荷抹着眼泪答应着:“恩!飞哥哥,那你早点儿去找我!”

    好容易分开了,段飞的眼圈都是红的,眼泪也已经在眼里打转了。翻上马,他催促大伙儿快走,可刚跑出没有多远,后就传来了唐星荷的呼喊:“飞哥哥,你回来!”段飞犹豫了一下,调转了马头……

    ;

重要声明:小说《狼形龙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