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八章 安葬至亲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郎行无双 书名:狼形龙影
    段飞和唐星荷回到柴院的时候,段皓阳已经闻讯赶来了,整个柴院笼罩在悲恸之中。

    段皓阳垂泪劝慰大家:“走了也好,他总算是了却了心愿,九泉之下,他可以面对岳老英雄了!”段皓阳还告诉岳家兄弟俩,当年冷家庄一场血战,独孤寒虽然侥幸活了下来,但是武功几乎已经全废了。多年来,报仇成了他唯一的心病。他自己已经无能为力了,可是他又不愿意岳家唯一的独苗:岳承义,去冒险担负复仇的责任。十多年了,他一直活在纠结之中……

    岳承义此时才知道,为什么大伯只是手把手的给自己纠正刀法,只是给自己讲解心法,却不给自己做示范,原来大伯的武功已经尽废了。

    那天,岳承义和岳承忠整天都没有进食,他们吃不下。独孤寒的遗体被摆放在正屋,兄弟俩披麻戴孝的跪在大伯面前,他们要为大伯守灵。

    夜深了,樊迎chūn走进了正屋,他劝兄弟俩回去睡一会儿,第二天还有好多事要做。可兄弟二人死活不依,樊迎chūn劝道:“大宝,你听话,带着弟弟过去休息一会儿,二伯有些话想和你大伯单独念叨念叨。”岳承忠这才带着弟弟离开了正屋。

    等他俩再回去的时候,被眼前的景惊呆了:樊迎chūn跪在独孤寒的旁,他的脸靠在师兄的前,已经随师兄去了……从独孤寒和樊迎chūn相遇的那一天开始,他俩儿就相依为命,从来没有分开过,如今,这对苦命的兄弟也一起走了……

    对于岳承忠和岳承义来说,真的天塌了!一天之内,两位亲人离自己而去,这让他们如何接受?!可是,总是把眼泪流干,也换不回亲人已经逝去的生命。

    第二天的晚上,他们和老道长段皓阳商量之后决定:将两位老伯的尸入殓,去冷家庄的后山将父母的遗骨移出,一同送往玉冠山,和爷爷nǎinǎi的遗骨一同下葬。

    几rì后的大名府玉冠山上,又是一年红叶似火的时节,六位亲人的尸骨终于入土为安了。坟前,岳承忠和岳承义兄弟俩哭成了泪人,他们知道,自此之后,他们成了彼此唯一的亲人。他们后跪倒的,是他们的兄弟姐妹:陆秉、段飞、封赛花、唐星荷、唐安、唐福,还有刘成的一家人。

    段飞起来到独孤寒和樊迎chūn的坟前,说道:“两位老伯,小飞还给你们带了好酒,还没来得及给你们,你们就走了,你们就在这里喝了吧。”说着,他从腰间的皮囊中掏出了一个jīng致的小皮袋,拔开塞子,他在鼻子前闻了闻,刚要往坟前倒,却突然收住了回来。他仔细的又闻了一下,喃喃自语道:“恩?不是酒?”

    陆秉上前接过那个小皮袋,问道:“不是酒?那是什么?”说着,他也闻了闻,纳闷道:“没味儿?”段飞抢过皮袋说道:“是什么,尝尝不就知道了。”说着,就把皮袋凑到了嘴边,却被一旁的唐星荷一把抢了过去,她嗔怒的对段飞说道:“连是什么都不知道,就往嘴里喝!”段飞挠着头,不以为然的说道:“别吓唬人,在你眼里什么都是毒药啊?”

    那袋子里,还真就是毒药!中午的时候,众人回到了别院,此时刘成的家人已经准备好了饭菜。大伙儿围坐在饭桌旁,陆秉又想起了那个皮袋:“偷儿,把那袋子再给我看看。”段飞在皮囊里摸了一下,朝唐星荷望去。唐星荷这才想起,那袋子在自己这里。

    陆秉接过皮袋端详了一下:很jīng致的皮袋,皮子的质感不错,上面写着很多看不懂的文字,龙飞凤舞的。这种袋子陆秉在京城的时候见过,是一种西域商人-骆驼客用的水袋。但是相比之下,这个袋子要jīng美的多,也小了许多。打开塞子,他又闻了闻,确实,什么味道也没有。难道是水?

    陆秉朝唐星荷望去,唐星荷朝他很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毒药专家也没搞明白。

    “出去出去!又往家里跑。”刘成的儿媳妇儿正在驱赶着要进门的公鸡。段飞朝那边一看,又有了主意。他从碗里抓了一把米,用袋子里的水浇了一些上去,就走出了门。

    过了一会儿,段飞在门外喊道:“你们快来看!”大伙儿放下手里的碗筷就跑了出去,只见院子里,那只刚吃过米的大公鸡,一动不动的倒在地上,只有两只眼睛还在骨碌碌的转着。岳承忠问道:“偷儿,这东西你从哪儿弄来得?”段飞乖乖的回答道:“虎威金府。”岳承忠转头看了弟弟一眼,俩人不约而同的说道:“错筋散!”段飞一听,撒腿就跑出去洗手……

    段飞回来后告诉他们:激战金府的那天,他去了金府的中堂大院又放了几把火,可他觉得还不过瘾,就钻进了中堂的那间大屋,他想在里面再烧它几把。可是他在屋面东拐西拐,竟走到了一处卧房,那间卧房里布置的还喜庆,段飞觉得那应该是老杂毛金九的新房。按照有钱人家的惯例,在睡房牙后的墙壁上都应该有个暗格,那些值钱的东西都藏在里面。果然,段飞在墙上的大红喜字后面找到了那个暗格,可是打开之后,发现里面竟然只是放了一袋酒。不过当时他想,藏得这么隐秘,肯定是好酒,于是就带了出来,准备给独孤寒和樊迎chūn尝尝……

    听段飞说完,岳承义又问道:“那里面就这一个袋子?”段飞长叹一口气:“我骗你干吗?真的就这一个皮袋子!”说完,他又想起了什么,在皮囊里摸索着:“哦,对了,还有一张皮子。”说着,他把一小卷皮子拿了出来。陆秉打开一看,笑着说:“金九这个老贼,藏张地图干吗?”岳承义接过那张皮子看了半天也没看懂,不好意思的问道:“官儿,地图?什么是地图?”陆秉笑着对他解释道:“哦,咱们平时见不到这东西,这张啊,是咱们大明朝的疆域图。”说着,他指着那羊皮给岳承义看:“喏,这里就是咱们兖州府,紧挨着的就是咱们现在的大名府……”

    几个人正说着,院门开了,两个上清观的道士带着一个人急匆匆的走了进来。陆秉一眼就认出了那人:茶馆那个跑堂的探子。他这时候从那么远赶来,肯定是出了什么紧急的况。

    果然,那个跑堂的探子和陆秉来到别院的角落里,告诉她,茶馆掌柜要他马上找到陆秉:兖州府的客栈里,两伙儿盗匪已经汇合,昨天早上已经向徐州府方向进发了。

    徐州府?陆秉又搞不懂状况了。按道理讲,那些贼人应该西行才对,怎么会继续南下了?!事不宜迟,当下,陆秉就招过众人,商量下一步的计划。大伙儿一致认为,应该继续跟上那伙贼人,顺藤摸瓜。

    ;

重要声明:小说《狼形龙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