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四章 唐门星荷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郎行无双 书名:狼形龙影
    众人围拢了过来,岳承忠举着手里的瓶子问那丫头:“说!你是唐门的人?”小丫头依然一副不服输的样子:“怎么?怕了吧?”岳承忠又追问道:“你是唐门的什么人?”小丫头以为自己方才报出了“唐门”镇住了他们几个,此时更得意了:“说出来吓死你们!你们快放了我!我爹就是唐门的掌门唐坤峰!”一旁的段飞不屑的说道:“哎!你神气什么?你爹算个啊?!”

    岳承忠和岳承义却双双单膝跪地,抱拳道:“恩公之女在上,请受岳家后人一拜!”小丫头显然被眼前的一幕搞糊涂了,她嗫嚅着问道:“你……你们是……?”岳承义说道:“在下岳承义,这是我的哥哥岳承忠,当年岳家遭难,幸得恩公唐坤峰舍命相救,我等才得以逃出生天。今rì竟遇到恩公千金,请再受我兄弟二人一拜!”

    小丫头明白了,她看着面前两张一模一样的脸,顿足道:“哎呀!你们是岳家的后人?那你们谁是小宝哥哥啊?”岳承义笑着答道:“在下便是!”小丫头又指着岳承忠迟疑的问道:“那你……?”岳承忠也抱拳道:“在下岳承忠,应该算是你的大宝哥哥了!”小丫头疑惑的又问:“你不是……”众人都哈哈大笑,陆秉解释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你大宝哥哥不是好好的嘛!”小丫头羞愧的跺着脚说道:“哎呀!你看……我都干了些什么呀!丢死人了!”

    远处跟小丫头在一起的两个后生蹒跚着走了过来,怯生生的问道:“二小姐,你没事儿吧?”小丫头有些气急败坏的喊道:“能没事儿吗?还傻站着干吗?快把解药拿过来!”“哦哦哦”一个后生答应着,从怀里掏出一个墨绿的小瓶子。

    “啊?”众人都大吃一惊。小丫头从那小瓶子中倒出几粒极小的药丸,放到了自己的嘴里,又拿出几粒给陆秉服下。她将瓶子揣到了包里,红着脸说道:“这才是解药……”

    原来,起初那两种解药只能暂时的控制毒素的蔓延,若没有最后这几粒小药丸,两天之内陆秉必然毒发亡。说完之后,小丫头羞得无地自容。

    突然,他们察觉到边不远处的草垛似乎有些响动,封赛花走过去举起钢叉要探个究竟。草垛里却跪着爬出来一个将官打扮的人:“好汉饶命!好汉饶命!”众人大笑:“这小子躲得可够严实的!”于是,众人便将那将官带到了别院的院子里,开始了审讯。

    陆秉服下解药后,此时已经解毒,他对那将官问道:“说!你们是怎么来得?”那将官跪在地上,说起了他们到大名府的经过……

    这话就要从岳承义从金府中逃走开始说起。那天岳承义借着战狼剑气,惊走了阻挡他的官兵,才逃出了金府前院。金九是何等狡诈之人?那道剑气,就让他看出了端倪。回到房中,他久久的难以平静。所谓的剑气,都是有影而无形的,一般的习武之人所击发的剑气,甚至连影子都谈不上。而岳家那小子竟然发出了“狼形”的剑气,这不得不让他联想到了“狼玉”!

    金九想到了这些,兴奋不已:难怪当年找遍了岳府也没有搜出玄玉!原来两块玄玉在两个兔崽子的上!可是,那小子会逃到什么地方呢?他能想到的就是:大名府玉冠山!

    当年他没有杀尽玉冠山上的仆人,其实他完全是迫不得已:冷家庄杀的人太多,朝廷如果知道了真相,自己恐怕小命不保;玉冠山上的几个仆人,家就在山下,如果要杀,就要斩草除根,再屠村?他不敢,因为大名府不在济南府的管辖内;但是那总管知道的事太多,他是非杀不可,至于其他的仆人,什么也不知道,他觉得没必要再给自己节外生枝,于是便放过了他们。

    金九让金猛带领人马前往玉冠山,并修书一封给大名府的官员,要他们予以协助。不想他的四子金煜也愿意前往,金九一想:两个儿子还有个照应,于是答应了。眼前的这个将官便是金九的四子“双刀阎罗”金煜的手下。

    他们来到大名府后两天,也没见玉冠山上有动静,正准备上来彻查一番打道回府,有探子来报:下午有五个人骑马上山了!他们到了山下后,派人上山查看,果然见院子外有五匹马,于是,他们决定半夜偷袭,却不想被陆秉等人发现了……

    那将官倒也老实,把知道的全说了出来,审讯结束,陆秉劝他以后多为朝廷效力,不要再助纣为虐,为非作歹,就放他走了。段飞还叫上封赛花,俩人颠的送那将官出了门,可他们刚出门不久,大伙儿就听见了一声惨叫。众人都无可奈何的苦笑了,段飞进门的时候,封赛花还在一旁埋怨:“你小子,不能捂住他嘴再杀啊!”……

    岳承忠和岳承义进了里屋,安抚了一下刘成一家,就带着众人回到了厢房。一场厮杀,都累坏了,他们一边休息,一边聊了起来。大家互相都做了介绍,岳承义问那丫头:“大小姐,你怎么会到这里啊?”小丫头面露羞涩的说了起来……

    唐门的掌门人唐坤峰,也就是岳承忠和岳承义的恩公,膝下有两女一子:长女唐雨荷,生xìng安稳,不太出门;还有一个儿子,现在年纪尚幼;眼前的这个,便是唐坤峰的二女儿,唐星荷。和她在一起的两个后生,是唐坤峰的义子:唐福和唐安,也算是唐星荷的保镖吧。

    唐星荷生xìng就顽劣了许多,像个假小子,从小就不服看管,连唐坤峰见了这个小女儿都头疼。这次,她又是自作主张,带着唐福和唐安出来游山玩水。唐坤峰觉得让她出来见见世面也好,就未加阻拦,只是通知各地的唐门弟子多加照应。

    唐星荷游玩到山东地面的时候,接到了父亲的传书,要她代表唐坤峰去济南府给金九道贺。其实唐坤峰自己可以去的,只不过他不愿意和金九等人为伍,不去又不好,所以假借生病,让唐星荷代为前往。最后他还要唐星荷回川的路上再去兖州府上清观,替自己拜访一下独孤寒和樊迎chūn两位世伯。

    唐星荷也不愿意参加那种婚礼的场合,于是她就在别处多玩了几天,等她去的时候,已经是婚礼的第二天了。

    在金府,唐星荷待着别扭,可是刚去就走又似乎不太近人。当她听说金猛要去大名府缉拿要犯的时候,她觉得这个倒好玩,于是要求一起过来。随后竟然在这里,遇见了两个哥哥……

    说完这些,唐星荷嘟着嘴对岳承忠说道:“哥哥,对不起啊!”众人哈哈大笑,岳承义更是笑着说道:“没什么!这不就是‘不打不相识’嘛!”一旁的段飞接话道:“就是就是!弄了半天还真是自家人!”唐星荷瞅了段飞一眼,嗔怪道:“我和岳家哥哥是自家人,谁和你是自家人了?你那么坏!”众人又是一通大笑。

    段飞叫屈道:“我?大家给评评理,我什么时候坏了?”唐星荷狠狠的瞅了他一眼:“你!就是你!你最坏了!你说,你怎么能想出那么损的主意啊?”段飞红着脸辩解道:“我……我当时还不知道咱是自家人!再说了,当时你不是也不知道吗?”唐星荷倒是被他问哑口无言。

    陆秉吃吃的坏笑着,说道:“偷儿,别解释了,这里面就数你最坏!你刚才还说人家的爹是个呢!”“对对对!你不说我还忘了,就是他说得!太坏了!”唐星荷接口指责道。段飞白了陆秉一眼,理屈词穷的坐了下来。大伙儿又是一阵笑……

    岳承义此时突然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他把长刀递到了岳承忠的面前,问道:“哥,你看!你还认识不?”岳承忠接过来一看,大惊道:“呀!这是……这是爷爷的‘玄铁刀’!你什么时候找到的?”岳承义得意的说道:“就刚才!从金九那个狗儿子手里得来的!怎么样?厉害吧?”岳承忠摸着那刀赞叹道:“厉害厉害!这是十多年前那晚,大伯遗落的,要是你带回去,肯定能把他高兴坏了!”

    岳承义嘿嘿的笑着,突然,他一拍脑袋道:“哎吆!那金猛手里的铁杖我给忘了,上回让他轻易的打断了我的双刀,搞不好也是个宝贝呢!”说着,他就朝屋外走去。“我去我去!”段飞抢着跑了出去。

    过了一会儿,段飞提着一根铁杖进了屋里,嘴里赞叹着:“应该是个好东西,真特么沉!”岳承忠要过铁杖,在手里仔细的打量着:乌黑的杖;一端有着一个栩栩如生的龙头;他不的低语道:“难道这是师傅的‘玄铁龙头杖’?”岳承义在一边纳闷道:“我听大伯和二伯说过,‘玄铁龙头杖’好像是爷爷的一个叫什么鹤的朋友的吧?”岳承义点头道:“是!方玄鹤就是我师傅!可是它怎么会在这里?”岳承义拍着腿说道:“那就不会错!我听大伯跟我说过,那个方……哦,就是你师傅,他把那铁杖送给金九的爹了。现在看来,肯定就是它了!”

    ;

重要声明:小说《狼形龙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