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三章 巧战别院(四)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郎行无双 书名:狼形龙影
    金煜第一招得手,正自鸣得意的想扩大战果,却不想一条长枪猛地杀到了面前。驰骋江湖这么久,他还没有遇到过如此诡异的枪法,竟然是用双腿施展的?!眼前的景已不容他多想,那长枪步步紧,枪枪封喉,他只能惊慌的招架。一时间,他也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

    恰在这时,金煜后的几个参将杀到,手中的兵刃齐齐的向岳承义攻去。岳承义此时正全力攻击,眼见众多兵刃来袭,他仓促的举刀格挡,但是他忘了:手里的双刀已是断刀……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岳承义后的岳承忠暴喝一声:“着!”好一个“嫁衣诀”,一条青龙赫然在岳承义上盘旋而起,那些触碰到岳承义的兵刃,竟生生的被弹开。就在金煜和那些参将震惊的一瞬,岳承义猛提一口气,一声断喝:“杀!”一条青面獠牙的战狼剑气从他的断刀中飞而出……

    金煜催不及防,被那战狼剑气重重的击中了部。遭受重击的金煜双刀脱手,子被击到了数丈以外的地上,他大口的吐着鲜血蹒跚着爬了起来。低头一看,前铠甲上的护心镜已被击得粉碎,若不是那面护心镜的遮护,恐怕他早已命丧黄泉了……

    岳承义抛掉断刀,拾起了金煜留在地上的双刀,继续砍杀起来。此时手里的双刀真是顺手的紧,所到之处折枪断刃,竟然毫不费力。岳承义仔细一看,不大喜过望:这刀他再熟悉不过了!这不就是当年祖父传于大伯的“玄铁长刀”吗?!岳承义仰天大笑,随后一记“破空斩”蹿入敌阵……

    “玄铁长刀”果然名不虚传,经它击发的战狼剑气,比平时徒然罡猛了数倍。所到之处,斩钉截铁,那些官刀在它面前都成了泥捏的,木制的枪杆就更别提了,跟折断根牙签没什么区别。

    正堂之中,起初还算安宁:刘成一家人瑟瑟发抖的蜷缩在一个角落里;封赛花手持弹弓站在后窗前,注视着后院。过了一会儿,后院便不再安静了,几个鬼鬼祟祟的黑影在后院墙上露出了头。封赛花一边偷笑着,一边举起了手里的弹弓。“腾、腾、腾……”几声闷响,后院又重归了宁静。

    后院的院墙外可就闹了:几个官兵正yù上墙,却见前面的几个闷不做声的跌落了下来。他们凑上去一看:“哎呀妈呀!”只见几个落地的官兵早已断气,被击中脸的几个,死得呲牙咧嘴、面目狰狞;被打中脑袋的几个,各个头骨开裂,从脑袋里迸出的那些带血的黄白之物,更是令人作呕。几个胆小的官兵当场“上下齐哭”。上面流的是眼泪,下面嘛,哎妈!尿了……

    前院里的段飞此刻急得是抓耳挠腮:院外岳家兄弟和陆秉喊杀声阵阵;正堂里是不是传来封赛花嘿嘿的傻笑;就他自己站在前院里什么事儿也没有,他在心里暗骂:这些官兵都傻了吗?难道就不会从两侧的围墙偷袭偷袭?!也好让自己有点儿事儿做!他想也跟着杀出去,但是想到大伙儿的嘱咐:一定镇守住前院!他也只好忍住了。

    院子外的空地上,岳承义得了神兵宝贝,杀得更加得心应手。金猛眼看着自己的弟弟吃了亏,又见那三人势如破竹般杀了过来,顿时恼羞成怒,带着边的一班人马迎头冲了上去。

    在这圈外,还站着三个不动声sè的人,三个人是那样的悠然自得,与眼前的杀戮相比显得是那样的不相称。为首的那人,着一青翠的绿衣,一张小粉脸,婀娜的段,竟是个小姑娘。小姑娘的一张脸蛋生得俊俏,但是她的眼神中却透着些许的孤傲和不屑,让人看着很不舒服。

    岳承义正杀得起劲,双刀猛地碰上了一条铁杖,登时火光四溅。他一愣,后撤几步收势站好,眼前竟是他的老对手:金猛!岳承义冷笑道:“又是你这条狗崽子!”金猛不屑的望着他:“手下败将!休要啰嗦,纳命来!”说完,挥杖又扑了上来。

    上次岳承义败在金猛的手上,完全是因为兵器不济。如今“玄铁长刀”在手,又有“盘龙枪”助阵,金猛哪里还是岳承义的对手。两三个回合下来,金猛便开始节节败退,还好边有人帮忙招架,才不至于吃大亏。

    岳承义得势不饶人,步步紧而上;岳承忠频频出掌,大队的官兵都已不敢近了;陆秉紧贴在岳承忠边,举刀与官兵对峙着;岳承义脚下的盘龙枪直取金猛下盘,金猛挥杖招架,总算格开了长枪,但是上盘却出现了一个明显的空当。这种机会,岳承义是不可能错过的,他暴喝一声:“杀!”体旋转而出。好一记“旋空斩”!玄铁长刀发出罡猛的战狼剑气,连岳承义自己都始料未及,剑气所至,无往不破!待到岳承义落地之时,金猛和他边的几个参将均已首异处!

    岳承义还没来得及高兴,却见圈外那姑娘伸手一挥,顿时,他看到眼前一片银光闪过。岳承义大喊一声:“不好!”慌忙挥刀招架,但是,已经晚了,他没什么事儿,后的陆秉却发出一声惨叫,倒在了地上。

    原来,圈外站的那个姑娘一直在冷眼观战,看了一会儿,她还真看出一些端倪:在前面攻杀的那人,上时不时就会出现护体的罡气,可在他后侧应的两个人却没有。于是,她趁岳承义攻杀的瞬间,挥手放出了暗器……

    听到了岳承义的大喊,陆秉也察觉到了暗器,但是作为一个皇帝边的超一流保镖,他的第一反应依然是:保护!他毫不犹豫的挡在了岳承忠的前,挥刀格挡暗器。不过那些暗器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有几枚击中了陆秉的小腿,他只觉得小腿一阵酥麻,便倒在了地上。

    好在现在那些官兵见主帅被杀,纷纷抱头鼠窜,所以他们并没有遇到新一轮的攻击。岳承义大怒,飞杀到了那姑娘的边。那姑娘后的两个后生抽出短刀与岳承义厮杀开来……

    岳承忠揭开陆秉小腿上的衣物,不大惊失sè,几根细细的银针插在陆秉的小腿处,此时伤口已经泛起了紫sè。不用问了,暗器有毒!他慌忙运功,打算给陆秉出毒气,可是没有用,陆秉中的毒实在是yīn毒无比。岳承忠急之下朝弟弟大喊道:“不要伤了他们xìng命!要解药!”

    此时的岳承义被两个后生缠住,难以分。使坏的那个丫头正趁机要逃,可她刚跑出不远,就呼一声被拽了回来。原来,段飞和封赛花见官兵四散逃走,也赶了出来,听到岳承忠大喊要解药,又见那丫头要逃,段飞眼疾手快,甩出飞虎爪将那丫头擒了回来。

    “解药!”段飞对那丫头吼道。岂料那丫头竟还有几分血xìng,冷哼一声,倔强的扭过头去。拿她没办法?错了!她不知道她面对的谁,段飞是何等古灵jīng怪的人物!只见他抓起陆秉腿边的那几根银针,毫不迟疑的插到了那丫头的肩膀上,转头对岳承忠说道:“大宝!这里交给你了!”说完,他就朝封赛花跑去。

    和丫头在一起的那两个后生,手也很是了得,但是此时岳承义早就杀红了眼,他们占不到任何的便宜。几个回合下来,岳承义便已经占得了上峰,他正yù挥刀取了那两人的xìng命,却听到后哥哥的一声大喊:“小宝!别打了!自己人!”岳承义一愣,丢下已经倒在地上的两个后生,朝岳承忠跑去。

    段飞却不管这些,他朝着远处一指,对封赛花说道:“瞧见没有!就是那孙子!有把握吗?”封赛花顺着他的手指望去,月光之下,一个将官模样的人正骑着一匹骏马,向远处逃窜。封赛花淡淡的说了一句:“他死了!”说完,稳稳的举起了长弓……“嘭”的一声,弓箭破空而出,马上的那将官头部被长箭贯穿,摔落马下。此人正是金九的四子,“双刀阎罗”金煜!

    话说岳承忠刚才竟然喊了句“自己人!”大伙儿都有些觉得不可思议,慌忙凑到了他跟前。原来,刚才段飞将毒针扎到那丫头上后,着实让那丫头大吃一惊。除了段飞,谁能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做出如此果断的举动?在那种慌乱的局面中,我想不太会有。那丫头只好从包里乖乖的拿出了解药,那包里竟然林林总总十几个小瓶子。其中有两瓶是解药,并且要一起喝下才有用。估计除了那丫头本人,别人还真分不出那些瓶子有什么区别。

    岳承忠给那丫头和陆秉服下了解药,看着那些瓶子他愣住了:那些瓶子上竟然都写着一个字:唐!他再一看那些银针,慌忙的对弟弟喊出了那句:“小宝!别打了!自己人!”……

    ;

重要声明:小说《狼形龙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