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二章 巧战别院(三)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郎行无双 书名:狼形龙影
    封赛花十四岁那年,有一次他爹喝着酒,又拿出了这个弓在手里欣赏,小封赛花好奇的抢了过来,也不由的赞叹:“爹,这弓真漂亮!”他爹得意的说道:“那是!这可是咱老祖宗传下来的宝贝。”封赛花那到手里试了试,继续赞叹道:“爹,这弓可够紧的!”他爹眯缝着眼抿了一口酒,更得意了:“废话!我就没听说有人拉开过,咱老祖宗传下……”他爹的话还没说完,手里的酒杯就惊落到了地上。眼前的景不得不让他瞠目结舌:封赛花已经拉开一个“满弓”,眯着眼正朝屋外瞄准呢!

    封赛花他爹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弓被封赛花搞坏了!他一把抢过那弓,不停的翻看着,当他发现没什么毛病的时候,他试着自己拉动了弓弦,但是,那弓任他怎么用力,依然纹丝不动。封赛花他爹大喜:看来这把古老的神弓,终于找到了它的“主人”!自此之后,那弓就归了封赛花,封赛花的两个哥哥虽然有些不服气,但也只有眼馋的份儿了。

    这把神弓还有一点有异与普通的长弓:一前一后,一长一短,两道弓弦!前面那道比较短的弓弦,可以发shè普通的弓箭;后面那道稍长的弓弦,则要发shè一种更长一些的弓箭;用后弦发shè的弓箭杀伤力和穿透力自然更强。但是这种弓箭因为尺寸稍长,所以都必须自己制作。

    封赛花制作的弓箭也有异于其他弓箭:箭头的锐尖之后,是三个血槽。shè中大型的猎物之后,即使那猎物受伤未死,你只要顺着血迹跟踪就可以了,最终它将因为失血而亡:三棱伤口,除非马上进行特殊的包扎,否则那血根本止不住!

    眼下封赛花长弓在手,他取出一支长箭搭上,稍一瞄准,稳稳的shè了出去。“嘭”,屋子里回响着一阵低沉的弓弦声。只听那院门发出一声“啪”的巨响,那官兵的喊话嘎然而止。随着院门的敞开,那官兵竟然倚靠在门板上,死了……

    原来这一箭竟狠狠的穿透了厚实的门板,贯穿了那官兵的喉咙,而箭杆儿的后端还在门板上。那官兵就这样被“钉”死在了门板上。院子外传来了一片哭爹叫妈的呼喊声,看来,门板后对他们来说,也已经不安全了。

    正在屋里几个人得意的时候,外面传来了孩子的啼哭声,还有一个将官的叫喊:“里面的人听着,再不出来束手就擒,我们就要开始杀你们的同伙啦!”封赛花笑骂道:“又一个话痨!”说着,他起张开了弓,可是他却愣了一下,迅速的低下了头,骂了一句:“这些畜生!”

    大伙儿顺着门边窗缝往外一看,不由的火起:院子里,刘成一家人已经被五花大绑着站在院子的zhōng yāng,后是一群畏首畏尾的官兵,那喊话的将官就躲在刘成的后……

    漆黑的夜;成片的火把;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被捆缚的亲人;穷凶极恶的匪兵……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样的熟悉,岳承忠岳承义兄弟二人,仿佛在一瞬间就被带回了十年前的那个杀戮的夜晚。岳承忠暴喝一声想要冲出去,却被陆秉一把拉住。

    陆秉起整了整衣服,手握锦衣卫金牌走出了房门,高喊道:“我乃大明锦衣卫指挥副使,查案路经此地,尔等还不速速下跪!”院子里的官兵都愣了,他们也没想到,从这堆要犯里竟然杀出一个京师的大官儿,还特么是牛B的锦衣卫?!

    趁着官兵们愣神的工夫,屋子里的几个人迅速的做了部署:岳承忠、岳承义兄弟二人抢占院门;封赛花和段飞救下刘成一家;部署完毕,岳家兄弟俩站到了门后,伺机行动;段飞已经将手里的“燕尾镖”准备好了;封赛花从室内的墙壁上取下了许多官兵的弓箭……

    “哈哈哈哈……”院外传来一阵放肆的大笑。岳承义仔细一听,对哥哥低呼道:“哥!是金猛!”岳承忠不解的问道:“谁?”岳承义解释说:“哥!此人是金九的儿子!我和交过手,不会听错!”

    仇家的儿子?岳承忠心里暗暗发狠:真是有什么畜生老子就有什么杂碎儿子!竟然和他爹一样,又是绑架无辜来做要挟!

    几个人顺着那笑声侧目望去,果然在院外看到了金猛。此时他正在一群将官的簇拥下向院子里喊话:“这位大人!卑职也是奉命行事缉拿朝廷要犯!在我眼里只有要犯,没有什么锦衣卫,也没有什么指挥副使!不过,既然同朝为官,我倒是可以对你网开一面!”

    陆秉冷笑一声:“不知这个大人要如何对我‘网开一面’啊?”金猛高声说道:“放下兵刃!此事再与你无关!咱们井水不犯河水!”陆秉听后哈哈大笑,道:“谢大人的不杀之恩!不过,这屋里还有在下的几个朋友,不知可否一同‘网开一面’啊?”

    金猛同样还以大笑:“大人!你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河-自难保’了,还顾什么朋友啊!再有啰嗦,连你一起诛灭!”

    “啊呸!”岳承忠和岳承义兄弟二人已经走出了房门,岳承义破口大骂道:“就凭你?!金府狗贼!岳家小爷今天就取了你的xìng命!”

    见到岳家兄弟二人,金猛竟面露惊喜之sè。他边的一个高大的将官也兴奋的对金猛说道:“二哥!爹爹神机妙算!这兔崽子果然藏匿在这里!”金猛的注意力完全被那兄弟二人吸引了,他一挥手打断了那人的话:“不不不!四弟!你看见没有?是两个!哈哈……看来咱们不枉此行啊!两个兔崽子都在这里!真是天助我也!”

    此时门口的岳承忠和弟弟对视一眼,猛地让开了子……

    随着他们后两声“嘭、嘭”的震响,院子里押解刘成一家的两个官兵已经应声倒地;“唰唰唰”段飞手里的燕尾镖更是四散开来,弹无虚发;陆秉一个虎跃跳入官兵中间,手里的秀chūn钢刀更是骁勇无比,所到之处鲜血四溅;岳承义早已两把官刀在手,一个“旋空斩”杀进了兵阵;岳承忠暴喝一声,一条罡猛的青龙呼啸而出,几个邻近的官兵当场被击出数丈,倒地毙命;封赛花已经弃了神弓,挥舞着一柄硕大的钢叉杀进院中;好一个段飞,手里飞旋的峨嵋刺,犹如两朵盛开在手中的银花,靠近他的官兵无不破喉而亡……

    他们的首次合作,竟是如此的严丝合缝,jīng妙绝伦!这一切发生的是那样突然,又是那样的完美,只在片刻之间,院子里的官兵已然尽数气绝。陆秉和岳承义上前封住了院门;岳承忠赶忙将刘成一家护送进了别院正堂;刚从一侧院墙上站起的几个弓箭手,被眼疾手快的段飞用燕尾镖逐一击杀;另一侧院墙上刚露头的几个,也被“腾”“腾”的几声闷响击落,倒地之时,无不头顶一个血窟窿;原来,不知什么时候,封赛花已经把弹弓cāo在了手中……

    但是战斗远没有结束,随着一阵带着火光的弓箭shè进院子,大伙儿知道,一味的防守已经不行了。眼下,刘成一家人已经相对安全,没有了后顾之忧,他们知道:该是出击的时候了!于是,他们又做了临时的部署:封赛花留在正堂,保护刘成一家,盯住后院,以防官兵偷袭;岳家兄弟杀出院子,以岳承义主攻,争取“擒贼先擒王”;岳承忠和陆秉策应岳承义,保护他并做辅助攻击;段飞镇守院落,防卫两侧院墙,随时准备策应封赛花和杀出去的岳家兄弟……

    院门外已经有了响动,看来,大批的官兵已经邻近了院门。岳承忠猛地打开院门,岳承义挥刀杀将了出去,岳承忠和陆秉紧随其后。岳承义一出门便迎上了大队的官兵,他手里双刀狂舞,好似两只下山猛虎;脚下长枪翻飞,犹如灵蛇出洞;“天残双煞”的独门绝技,完美的展现在他一个人上;那些平rì凶猛的官兵,此时在他面前,竟如砍瓜切菜般轻松愉快……

    岳承忠和陆秉在他后,也是四面出击;在岳承义刀下侥幸活命的官兵,到了他俩这里,便没有那么幸运了;岳承忠辗转腾挪,掌风罡猛,所遇官兵即使不死,也被震到了数丈开外;陆秉手中的秀chūn钢刀,更是毒如蛇蝎,招招攻敌要害……片刻之间,三个人竟都杀成了“血人”一般。

    岳承义正杀得兴起,却被两柄长刀拦住了进路。仔细一看,竟是那个被金猛称作“四弟”的人。此人正是金九的四子,江湖人称“双刀阎罗”的金煜。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岳承义暴喝一声,提刀冲了上去……

    随着一声兵刃撞击的声音,岳承义的双刀将被金煜的长刀斩为了两截。短短的数rì之内,岳承义的兵器已经两度被人击断,让他不由的怒火中烧。只是有了之前的战斗经验,此时的岳承义已经不再那么惊慌了。他稳稳的后撤一步,脚下的盘龙枪昂首攻去……

    ;

重要声明:小说《狼形龙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