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六章 手足相聚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郎行无双 书名:狼形龙影
    眼前的姜庄便是多年前的冷家庄,十几年的风风雨雨并没有给它带了多大的改变。岳承忠站在路边眺望着这座生他养他,至今仍时常出现在他梦中的村庄。依稀,他还可以看到自家的那所大宅院的房顶。闭上眼睛,他似乎还能听到院子里传来他和弟弟嬉闹的声音……而此时,这里却早已物是人非,村落还在,人却不是从前的人了……两行清泪,不自觉的滑落了下来。

    陆秉和段飞上前攀住了岳承忠的肩头,想要说些什么,却终于还是咽了回去。此刻,也许那些安慰的话,说了,还不如不说……

    许久,岳承忠抚去了脸上的泪痕,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如果没有记错,从母亲离开这个世界的那天算起,这是他第二次落泪。第一次,便是前几rì见到了大伯二伯的时候。每每想到那个流血的夜晚,他都想大哭一场,可是他都没有流过一滴眼泪,因为母亲留给他的最后那句话,始终萦绕在他的耳边:“从今往后,不许再哭!”

    为了不引起人的注意,他们没有进村,而是从村旁的那条小路绕到了村后。记忆渐渐清晰,岳承忠觉得眼前的一草一木都是那样的熟悉,当然,还有脚下的这条小路。

    如今的那座土地庙更是破败不堪了,四周的墙壁都已坍塌,院子里杂草丛生。

    顺着上山的小路走了一会儿,岳承忠发现了小路边的几块青石条。应该就是这里吧?拨开路边杂乱的荆条,他们钻了进去,前行了不远,果然看到了两座靠在一起的坟丘。岳承忠走了过去,他双腿一软,跪了下去,俯在地上发出了阵阵压抑的哭声。

    几个人都跪在岳承忠的后,默默的磕了几个头。起的时候,他们都注意到了两座坟前的那些焚烧的痕迹。显然,有人在他们之前来拜祭过。

    封赛花跪在那团黑灰旁,用树枝轻轻的拨开了上面那层受cháo的灰烬,他轻轻一吹,下面那层细细的灰烬便飞腾了起来。封赛花伸手抓起一些捻一捻,抬头说道:“一天!”

    原来,封赛花自幼随父亲和哥哥上山打猎,到了夜晚就睡在深山老林里,在林中生火做饭是常有的事儿。他们可以从那些途径的灰烬中,准确的判断出上一批猎户从这里经过的时间,从而选择自己的狩猎的方向。太久了不敢说,几天之内的灰烬,不会出错。

    “一天?不会有错吧?”段飞有些怀疑,封赛花将小拇指放到嘴里了一下,在面前举起试了一下风向,很肯定的说:“这里避风,一天,准没错!”

    封赛花走到离坟茔不远的地方,趴了下来,他揭去了地上的一层腐烂的枯叶,嘿嘿一笑:“可让我逮着你了,在这儿呢!”几个人狐疑的凑了过去,往他面前的地上一看,果然,枯叶下松软的泥土上,呈现出了一个清晰的脚印。岳承忠好奇的问道:“是,是小宝的吗?”封赛花点了点头:“应该是,十有仈jiǔ吧!”

    “不会有错!咱大牛可是顺着蹄子印儿能找着兔子窝的主儿,这看人的蹄子印儿还会出错?”段飞在一旁神采飞扬的继续说着:“看来咱们带大牛来是带对了,这家伙,至少能顶上两条好猎狗!”封赛花正在旁边憨笑着,一听这话他收起了笑容:“哎?偷儿!你这话我怎么听,都觉得你象是在骂我!”

    陆秉靠了过去,拍着封赛花的肩膀赞叹道:“好样的大牛!没想到你还有这本事,你再看看,能不能看出他去哪儿了?”封赛花弓着腰,顺着那足迹向前走去,三个人都紧跟在他后。到处都是一人多高错乱的荆条,他们也不得不弓起了子,紧随其后。

    突然,封赛花像是发现了什么,他猛地停住了脚步,紧跟在他后的段飞猝不及防,险些一头撞到他股上,段飞歪头问道:“咋了大牛,怎么不走了?蹄子印儿没了?”封赛花扭过头说道:“脚印儿还在,我就是想问问,那些马在那边没事儿吧?”段飞恼怒的朝他股就是一脚:“你特么快给我走!先出去再说!”

    又向前行进了一段距离,总算钻出了那片荆子林,四个人刚才都一直弓着子在走,此刻都伸直了腰板,不停的活动着发酸的腰。回头看看,原来他们并没有走出多远,此刻他们已经在一条小路上了,他们的马就在另一条山路上。段飞晃着腰埋怨道:“个死大牛!早知道就走小路过来了,害得我腰都酸了!”封赛花委屈的辩解道:“我也是头一次来这里,我哪儿知道?!”

    岳承忠和陆秉跟在封赛花的后,继续沿着小路走着,段飞回去牵了马,很快就跟了上来。他们围着那座山转了半个圈儿,来到了山后,脚下就是那条大河,足迹也就在这里断了。远远地朝山对面望去,是一大片的农田,四个人垂头丧气的坐到了地上。

    休息了片刻,段飞似乎还有些不甘心,他站起来眺望着对面的那片农地。就那么站了一会儿,他将两个手指塞到嘴边,朝着河对岸打了个响亮的唿哨。哨声在两座山之间的山谷里响起了一片回声,封赛花受到了启发,也站到了段飞的边,朝对岸打着唿哨。

    “停!”段飞制止住封赛花,他侧耳说道:“听听!我刚才好像听到小宝的哨声了。”岳承忠和陆秉顿时都紧张起来,可是山谷却寂静了下来……

    半天没有动静,段飞沮丧的骂了一句:“擦!是回声!”就在几个人唉声叹气的又要坐下的时候,山谷里却传来一声清脆的唿哨。

    “是小宝!”封赛花激动的蹦了起来。四个人压抑着兴奋,朝山对面张望着。“在哪儿!”段飞一声惊呼,他们顺着段飞指的方向望去,只见对面农田的地头上,一个人影跳下了高脚的草棚,正在朝他们挥手……

    四个人跳上了马,绕道上了河上的石桥,就朝岳承义的方向赶去。来到近前,岳承义嬉笑着嚷着:“行啊小子!我躲在这里你们也能找到!”段飞直接从马上跳到了岳承义的背上:“臭小子!你躲得可倒严实!”封赛花也下马抱住了他俩:“你小子!跑了也不告诉我一声,害得我在济南府等了你两天!”

    三个人嘻哈着闹成了一团,岳承义一转头注意到了正盯着自己的岳承忠,笑容瞬间僵在了他的脸上。他怔怔的望着:“你,你是……?”岳承忠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他猛扑上去,将岳承义紧紧的楼在了怀里:“是我!是我!小宝,我是哥哥啊!”

    岳承义趴在哥哥的肩头上嚎啕大哭:“哥哥!真的是你吗?哥!我就知道你没有死!我一直梦到你呢哥哥!真的!我一直梦到你!……”

    岳承忠也泣不成声的说着:“我也是!弟弟!我也总梦到你……”

    旁边的陆秉等三个人,见到这个景,也忍不住的抹起了眼泪。许久,段飞哽咽的说道:“好了好了,真受不了你们!干吗呀,咱们应该高兴才对!”兄弟俩这才恋恋不舍的分开,可是却一直拉着手。

    岳承忠擦干了眼泪,露出一个尴尬的笑容:“快!让哥哥看看,伤着了没有?”岳承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没有!哥哥,我好着呢,他们还伤不到我!”

    知道岳承义没受伤,大伙儿都放下心来。兄弟俩贪婪的打量着对方,岳承义开口问道:“哥!你去哪儿了?这么多年你是怎么过来的?你怎么和他俩儿在一起?”岳承忠笑着说道:“哎!这个说来就话长了……”

    陆秉打断了他的话,催促道:“行了行了,那些话还是留在路上说吧,快上马!”岳承义看着陆秉,问道:“这位是……?”岳承忠这才想起,光顾着高兴了,一直还没有给弟弟做过介绍,于是拉过陆秉说道:“弟弟,这位是我京师的朋友,陆秉!以后也是你的朋友了!”

    岳承义和陆秉相互抱拳行礼之后,就准备上马了,这时,段飞却说话了:“等等!你们就这么走了?”大伙儿都迟疑的看着他,封赛花问道:“不走干吗?这荒郊野岭的,还有人管你饭啊?”段飞不屑的看了他一眼:“这光天化rì的,带着两个朝廷要犯,就这么上路了?!”封赛花嘲笑他道:“你傻了吧你!明明是一个……”当他看到面前那两张一模一样的脸的时候,不苦笑着摇了摇头:“对对,是两个!”

    陆秉思索了片刻,说道:“对!那咱们还是等天黑再走吧。”岳承义招呼大家道:“来!都到我的新家里坐一会儿。”原来,他们边是一片瓜地,那高脚草棚应该是老农夏天看瓜的瓜棚,现在季节不对,所以闲置了下来,没想到竟成了岳承义的临时避难所。

    ;

重要声明:小说《狼形龙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