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章 救寻小宝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郎行无双 书名:狼形龙影
    听完了封赛花说的那些话,在场的人都面面相觑,鸦雀无声了。独孤寒捶着石桌痛心疾首道:“都怪我!都怪我,每次小宝不听话,我就把报仇挂在嘴边上。事到如今……他要是有个好歹,要我如何对师傅交代啊!”岳承忠赶忙劝说道:“大伯,这怎么能怪你呢?是小宝自己一时糊涂才闯下了祸事。眼下大家都好好想想,小宝到底能躲到什么地方?”

    樊迎chūn接口道:“哎!据我所知,小宝在外边也不认识什么人,他能去哪里,我们也不知道。”大伙儿又陷入了沉默。过了一会儿,封赛花怯怯的问道:“大伯,你说小宝会不会找小飞去了?”

    “啊?”独孤寒一愣神的工夫,樊迎chūn抢着说道:“小飞?人家小飞早就回来了!”封赛花一听,“腾”地站起了子:“哎呀二伯,你怎么不早说!他在观里吗?”樊迎chūn愣愣的点了点头。

    封赛花冲出院外,跑到半山坡的一个高处停了下来,朝着上清观的方向打了个响亮的唿哨。过了一会儿,见没有什么动静,他又唿哨了一声。不久,上清观里传来了回应的一声唿哨。

    封赛花回来坐下没多长时间,段飞就“飞”了进来,他一脸喜气洋洋的嚷道:“你们俩臭小子!说说!去哪儿玩了这么久?”走到面前,他看到众人的表好像有些不对劲,不疑惑的问道:“咋了这是?一个个跟霜打了似的!”他看了看面前的几个人,又环视了一下院落,问道:“恩?宝儿呢?人呢?”

    见几个人都唉声叹气的没有回答,段飞似乎意识到了事的严重xìng,他在仅剩的一个空石凳上坐下来,急切的问道:“咋了咋了,咋了这是?你们倒是说话呀,出什么事儿了?”

    封赛花把方才说的那些况简单的对段飞又说了一遍,段飞听完心急火燎的问道:“宝儿伤着没有?他去哪儿了?”封赛花苦着脸答道:“我哪儿知道?这不是正想问你嘛!”独孤寒也在一旁说道:“是啊,小飞,平rì里你和宝儿最要好,你说说,他能去哪儿啊?”

    段飞目瞪口呆的回答道:“大伯!这……我也不知道啊!”说完,他抓耳挠腮的辩解道:“虽说我带他俩出去‘闯’过那么几次,可从来也没去过那么远的地方啊!”

    几个人围坐在石桌旁,都没了主意。段飞坐不住了,起嚷道:“都别愣着了,赶紧的出去找吧!”众人都抬头望向他,独孤寒问道:“小飞,去哪儿找啊?”段飞急躁的说道:“嗨!我哪儿知道去哪儿找?可就是随便出去找找,也比坐在这里傻等强吧?”

    段飞说完就给大家做了部署:岳承忠和陆秉,随自己去济南府,沿途查找岳承义的下落;独孤寒和樊迎chūn本还是朝廷要犯呢,就别出去了,在家里坐镇;封赛花已经累得够呛了,赶紧回家休息;如果小宝回来了,封赛花就去山下镇子上的那家茶楼报信;大伙儿对他的安排都满意,只是封赛花要求一同前往,众人都没有同意。

    布置完毕,大伙儿都分头做准备去了。独孤寒拉着岳承忠心疼的说:“大宝啊,你瞧,刚回家就要为你弟弟的事儿cāo心,都怪我跟你二伯平时的管教不严,让你跟着受累了!”岳承忠安慰他道:“大伯,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小宝是我的亲弟弟,这都是我应尽的本分!你和二伯拼死救了我们,又含辛茹苦的把小宝抚养长大,你们是岳家的恩人啊!”

    临出门的时候,独孤寒将盘龙枪交到了岳承忠的手中,樊迎chūn也再三的叮嘱他俩:“大宝啊,找着弟弟了赶紧回家,报仇的事咱们从长计议,我和你大伯在家等你们!这个你们带上,以做防之用!”独孤寒也说道:“对对!如果实在回不来,就找个地方让小宝先躲躲,差个人给我们送个信儿!”

    岳承忠接过盘龙长枪,盘在了腰间,他看了看边的陆秉,对两位老伯说道:“大伯二伯,如果能找到小宝,我们会尽快将他带回来。事到如今我就跟你们实说了吧,我的这位陆兄就是京城锦衣卫的官员,两位伯伯尽可以放心!”两位老人闻言大喜,对陆秉哀求道:“贤侄,您多费心吧,我们家小宝的事就拜托了!”陆秉抱拳道:“两位老伯请放心,承忠的家事就是我陆秉的家事,晚辈定当全力以赴!”

    两人拜别了二位老人,就朝上清观的方向赶去。

    上清观的门外,段飞牵着他们来时骑来得那三匹马,已经jīng神抖擞的恭候在那里了。

    三个人翻上了马,老道长段皓阳还在喋喋不休的嘱咐着:“小飞啊!路上一定仔细,找着了就赶紧回来,别在外面逗留……”段飞摆了摆手,有些不耐烦的嚷道:“哎呀!你就放心吧叔公,你快回去吧,我们这可是去办正事!”

    三个人策马扬鞭的奔下山去,行出不远,却在半山腰上停了下来。原来一条大汉站在山路的zhōng yāng,拦住了他们的去路。此人形彪悍,人高马大;背一条长弓,手握一柄钢叉;大张着双臂,好不威风。段飞不耐烦的喊道:“大牛!你这是干吗!不是让你回家嘛?!”原来,这个拦路虎竟是头大牛!

    封赛花也不耐烦了:“你说干嘛!人是跟我在一起不见的,要找的话,我当然要去!”段飞劝道:“你已经累了好几天了,回去吧!再说了,不是让你等宝儿回来下山送信嘛!”封赛花瞪起一双牛眼道:“你们家里那么多道士,还缺个送信儿的呀?不行!我也要去!”

    见他死活不肯回去,也只好带上他了。段飞上了岳承忠的马,俩人同乘一骑,把自己的马让给了封赛花,四个人接着上路了。

    来到山下的镇子,陆秉带他们又去了那家茶楼。他走进去对那掌柜的交代了一些事宜,就走了出来。此时,茶楼的小二从后院中给他们又牵来了一匹骏马。这回好了,一人一骑,上马走起!

    沿途打听着消息,他们行进的很慢。傍晚时候几个人在一处驿站落了脚。再往前行就是一个大岔路口,左行前往东昌府,右行便是济南府了。用过了晚饭,四个人到了楼上的客房,房间里刚好四张铺。

    简单的洗涮之后,四个人都躺倒在各自的上,赶了半天的路,大家都有些疲惫了。岳承忠在上思忖了片刻,张口对陆秉说道:“陆大人……”他话刚出口,就被段飞打断了:“哎!哎!注意点儿!”岳承忠抱歉的一笑,慌忙改口道:“官儿,我隐隐的有种感觉,你们说,小宝有没有可能去了东昌府?”

    三个人听后都从上坐起了子,陆秉问道:“你是说,他从济南府逃了出来,去了东昌府?”岳承忠点了点头,封赛花挠着脑袋问了句:“他去东昌府干吗?那边有熟人?”陆秉没有理会他,对岳承忠幽幽的问道:“你觉得,他可能会去冷家庄拜祭父母,是吗?”岳承忠又点了点头。

    陆秉沉思了片刻,一击掌道:“对!反正去济南府也没什么头绪,明天咱们去东昌府走一趟!”

    清晨,他们草草的用了些早饭,就匆匆的上路了,不到晌午时分,便进入到了东昌地界。早上没有好好用饭,此时几个人都有些饿了,几匹马也显得有些倦怠。于是他们找了一家驿站,吩咐小二给马多喂些草料,便走了进去。

    点好了饭菜,小二给他们倒上了茶水,让他们稍等,饭菜马上就好。陆秉唤回小二,问道:“小二哥,劳烦向您打听个地方,这东昌府的冷家庄怎么走?”那小二想了半天,摇着头说道:“这个客官,您说的这个地方我还真没听说过,您还是再问问别人吧。”陆秉一愣,笑着问道:“哦,你也不是本地人吧?”小二回答说:“回客官话,小的就是这里人,只是您说的这个地方,我还真没听说过。”

    就在这时,旁边一桌吃饭的一个客人回头说道:“哦,你们是要去姜庄吧?”陆秉回头看了一下那位客人,回答道:“哦不,我们是要去冷家庄。”那位客人笑着说道:“姜庄就是冷家庄,你们要去的冷家庄,就是现在的姜庄。”见陆秉等人听得一头雾水的样子,他又解释道:“原来的冷家庄已经没有了,那是十多年前的事了,听说是冷家庄有人在朝中做大官,要谋反,事败露之后被朝廷抄斩了满门,冷家庄也受到了牵连。”说完,那人叹了一口气:“哎!好几百条xìng命啊,一夜就没了!”

    陆秉谢过了那位客人,小二笑着说道:“难怪我不知道,原来是那么久的事了。客官,你瞧哪儿……”说着,他抬手指着店外的一条岔路说道:“您几位顺着那条路走,还有个十几里,就是姜庄了,村子不小,在大路上就能看到。”

    因为提到了十几年前的那件惨案,勾起了压在岳承忠心底多年的心事,大伙儿吃饭的时候都低头不语。饭后几个人喝了点儿茶,稍作了休息。小二已经给他们将马牵到了门外,告辞上马,赶路,不提。

    ;

重要声明:小说《狼形龙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