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六章 路遇响马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郎行无双 书名:狼形龙影
    三个人这路赶得不慢,除了午时在一处官驿用了点儿饭,更换了三匹快马,一路上几乎未作停歇。傍晚时分,他们已经到了兖州府的地界。

    此时的驿道上已不见其他人迹,三匹快马一路疾驰而来。

    路过一处林间的驿道之时,陆秉远远地看到前方不远处的路上竟横卧着一棵大树,将驿道堵了个严严实实。陆秉朝两个同伴打了个唿哨,示意前方有障碍。正当他快马加鞭准备跨越那棵大树的时候,一票人马却从树林中杀将了出来。陆秉急急的勒住缰绳,他明白,看来自己是遇到劫路的匪帮了。

    三个人一见那些匪徒,不哑然失笑:太不专业了!一个个虽是形高大,但却面黄肌瘦;为了遮住面目,每个人的脸上还挂着一小块儿破布;一个个衣衫褴褛,别说体面点儿的衣服了,那衣服上连个完整点儿的补丁都没有;难怪段飞忍着笑小声对两位说道:“看见没有?这都是什么世道,得丐帮不要饭,都改打劫了!”

    两个为首模样的匪徒站在那棵倒塌的树木上,前一字排开了将手里兵刃磕的“当当”作响的十余名喽啰。个子矮壮的那匪首高声喊道:“此山是我开,此树……”他的话很明显没有喊完,只见他抬起一脚就踢向了前的一个喽啰:“行了!别特么别敲了!我喊得什么连我自己都听不见!人家能听见吗?!”

    待到那些喽啰没有了声响,这个匪首清了清嗓子,重新喊道:“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打……”段飞的一声断喝再次打断了他的喊话:“滚开!没钱!”那匪首看来是被段飞惹怒了,他用手里那把粗重砍刀指着段飞呵斥道:“我特么让你说话了吗?!要说话你也得等我喊完了!”

    说完,他又一本正经的喊道:“此山是我开,此树是……”刚喊到这里,他好像突然回味过来段飞刚才的话:“什么?!没钱?!”那人挠着后脑勺,求助一样的看着边的高个儿大汉:“大哥,他们也没钱。”

    看来,那个高个儿大汉才是匪首。匪首就是匪首,果然压得住阵脚,只见他略一思考,闷声说道:“叫我大头领!”

    小个子匪首好像没听明白:“什么?!”他迟疑一下,恍然道:“哦,对对,大头领!大头领!咋办?”那个“大头领”仔细的端详了一下陆秉等三人,对边的小个子说道:“没有钱?那就让他们把马留下!”

    小个子匪首当下茅塞顿开,喜笑颜开的应道:“对对对,大哥英明!”转头一指三人,高声道:“你们听见没有,俺们大哥说了,叫你们把马留下!”他后的高个子匪首低声提醒他道:“叫我大头领!”

    三个人眼看着这些太不专业的抢匪的拙劣演技,差点就忍不住笑出声来,段飞坏笑着拍着自己的马喊道:“行啊,要马你们自己过来牵!”

    这句话显然让那个小个子大喜过望,他用脚踢着前的三个喽啰,催促道:“快快快!赶紧的,人家给了,快过去牵马!”

    三个喽啰犹犹豫豫的来到三人的马前,其中一个抓住了段飞的马缰绳,抬头望着段飞商量道:“你倒是下来呀,我要牵马。”“我为什么要下马?”段飞一边说着,一边顺手给了他一记耳光。

    那喽啰松开了马缰绳,捂着自己被扇的半拉脸,可怜巴巴的望向了后的匪众。小个子匪首当即火冒三丈:“嘿!还敢打人?!我还就不信了!”说完,拖着他笨重的砍刀急火火的冲了过来。来到段飞的马前,他一手举刀,一手指着段飞恐吓道:“你下不下来?”

    段飞乖巧的答应着:“好汉别急,我这就下来!”说着,他一个旋子飞下马。岳承忠在一旁看了个仔细,他眼见着段飞腾空而起时已经峨嵋刺在手,赶忙喊道:“段飞,切不可伤人xìng命!”

    随着段飞第二个旋子落地,四个匪徒的脸上都被划上了一道血口,小个子的裤带不知什么时候也被他解开了,裤子掉落在脚脖子上。后面的一众匪徒中有几个胆子更小的,惊呼一声丢了手中家伙转就跑。没跑出几步,回头见还有人在原地没动,又匆忙跑回了原位,尴尬的捡起了各自的兵刃。只不过从此时开始,他们的腿开始了瑟瑟的抖动。

    四个抢匪连滚带爬的跑了回去,小个子来到大个子匪首边,带着哭腔的说道:“大哥!坏了,人家会功夫!”说着,他把脸凑了过去:“瞧,都出血了!”大个子匪首使劲的吞咽了一口唾沫,冒着冷汗说了一句让人啼笑皆非的话:“叫我大头领!”

    那大个子匪首对着小个子耳语了些什么,小个子颤声的喊了起来:“喂!你们三个听着,我们大头领说了,既然都是江湖上的朋友,我们就不为难你们啦!你们可以走啦!”

    三个人听后相视一笑,陆秉压低声音说道:“擒住那匪首!”说罢,策马向那群匪众靠了过去。快到面前的时候,只见段飞振臂一抖,一条索具脱手而出,牢牢的锁住了那哥大个子匪首。趁着大伙儿惊诧的工夫,随着段飞的一个提拉,竟把那匪首硬生生的拽到了三人的马前。岳承忠这才看明白,原来段飞用的是“飞虎爪”。

    陆秉抽出秀chūn钢刀,稳稳的架在那汉子的脖颈上,问道:“姓甚名谁?何方人氏?”那汉子倒有几分血xìng,斜瞅了陆秉一眼,大义凛然道:“既然落到了你们手里,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休要啰嗦!”段飞见状轻蔑的一笑:“哈哈……大官儿,别问了,我看也就是一群无名鼠辈,我看直接宰了,咱们也好赶路。”

    段飞的话显然激怒了那个匪首,他脖子一梗,朗声说道:“老子生不改名死不改姓!中都胡富贵便是老子!”陆秉眉头一皱,诧异道:“既是凤阳人氏,为何跑到这兖州地界?”那汉子冷哼一声,傲慢的答道:“你以为老子愿意来这里?!”一旁的段飞实在看不过去了,他伸手在那汉子脸上轻抽了一记耳光:“你特么都这德行了,还敢耍横!大官儿问你话,好好答应着!”

    后面的那个小个子扑倒在三人的马前,磕着头求饶道:“三位好汉,放过我们大头领吧,若不是老家遭了灾,谁愿意抛家舍业的出来寻活路啊。”胡富贵回头忘了他一眼,垂头丧气的说道:“哎!都到这般田地了,还什么‘大头领’,你还是叫我‘哥’吧。”

    陆秉疑惑的说道:“凤阳大灾,我倒是也有所耳闻,怎么?难道你们没有收到府部的赈灾食粮?”小个子听得一头雾水,抬头眨着莫名其妙的大眼问道:“什么什么?赈灾?食粮?”问完,他便诉起了苦。

    原来,头一年凤阳府遭了前所未遇的大灾,几乎全年颗粒不收;今年百姓们不光没有见到分毫的赈灾食粮,并且连苛捐杂税都不见减少半厘;交不齐赋税,每家每户只好“出丁”,也就是俗话说的“徭役”;在家乡实在没有了活路,胡富贵才带着村里的这些壮年,离开老家出来讨生;可这一路走到这里,也没有找到谋生的活计;万般无奈之下,他们才想到了这劫道的营生;他们已经在这里窝了两整天了,可路过的不是官差就是普通百姓;官差他们不敢劫,他们知道百姓的rì子也不好过,又不忍心去劫;好容易鼓起勇气“蹦”了出来,还遇着这么三个大侠;按说也够倒霉透顶了。

    岳承忠听完小个子的讲述,觉得这些灾民确实是在无路可走的况下,才做出如此荒唐的事,并且从他们不劫百姓这一点上看,似乎真的良心未泯。

    果然,陆秉也收起了钢刀,他朝那班“匪众”看了看,问道:“你们共计出来了多少人?”小个子一听,抢着回答道:“启禀大侠,俺们是‘凤凰山十三太保’!”

    “噗嗤”段飞实在忍不住的笑出声来,也难怪他笑,一群如此落魄的灾民,竟还给自己取了个如此响亮的名号。陆秉又问道:“胡富贵,尔等今后可有何打算?”胡富贵苦笑着摇了摇头,沮丧的说道:“本来就是想带他们出来讨个活命,现如今活计没有找到,又落到了你们手里,还谈什么打算?!”

    陆秉沉思了片刻,幽幽的说道:“我倒是可以给你们指一条活路,不敢说富贵,温饱倒是不成问题,你们可愿前往?”胡富贵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抬起头,惊诧的望向陆秉:“你!你是说,你不杀我们?”

    陆秉浅浅的一笑,接着说道:“此去向东,有一‘安东卫’,你们前去拜见那里的卫府指挥使陆正大人,他自会与你们安排。运气好的话,按时还会有饷银,也可贴补一下你们的家人。”

    陆秉的话引起了“匪众”们不小的sāo动,那些人兴奋的交头接耳道:“有活路了!有活路了!”“说不定咱们还可以当官差呢!”……胡富贵当下跪倒在地,感激涕零道:“谢恩公不杀之恩!恩公可否留下名号,我等也好谨记于心,rì后定当厚报!”

    陆秉听罢开怀一笑:“你就是不问我,我也要告诉你们的!”说着,他模仿着胡富贵的口吻说道:“老子生不改名死不改姓!姓陆名秉,京师人氏。刚才与你们所说的陆正陆大人,便是家兄!”说完,他从包袱里摸出一大锭银子,丢于地上,朗声说道:“我这里有纹银一锭,且送于你们做盘缠,切记!rì后再不可做这些荒唐的营生!”

    随着段飞的一声唿哨,三匹骏马扬蹄昂首的一阵长嘶,便越过那棵横在路中的大树,朝着兖州府的方向绝尘而去。

    ;

重要声明:小说《狼形龙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