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二章 盗影重重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郎行无双 书名:狼形龙影
    这rì上午,紫城内艳阳高照,三个人出现在了建福宫藏宝阁的高墙院外。段飞大模大样的走在前面,围着红墙走了一整圈,看那表,似乎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段飞若有所思的蹲在地上,说道:“看来是江湖上的朋友干得。”说完,他仰头一看陆秉,似乎感觉刚才的话有些不妥,于是改口道:“看来是江湖上的贼人所为。”他低头一想,好像又感觉那“贼人”的称呼,似乎对自己有些不敬,他又改口道:“应该是江湖上的高人干得。”说完,他很满意的点头笑了笑。

    “来顶轿子!”段飞起望着墙顶的琉璃瓦吩咐道。陆秉虽不明就里,但还是马上吩咐了下去。

    不一会儿,两个锦衣卫力士就抬着一顶小轿跑了过来。段飞看到了,远远的就摆了手:“陆大人,咱这宫里就没顶体面点儿的轿子?”陆秉斜瞅了他一眼:“行了,我的段大人,您就凑合着坐吧。”段飞毫不示弱,他用眼上下一扫陆秉,冷哼了一声:“陆大人,我这可是查案需要,您要是实在不愿意配合,我看您还是另请高明吧。”说罢,他一拱手:“我还是回牢里歇息去吧。”

    见段飞真的要走,陆秉僵在了那里不知如何是好。岳承忠笑着打了圆场:“好了好了,既然是为了查案,陆兄,可否通融一下?”说完,岳承忠又拱手恭敬的问段飞:“段大人,不知您查案需要多大的轿子?”段飞装模作样的思忖了一会儿,开口说道:“其实多大倒无所谓,要那种高的!越高越好!”

    又过了一会儿,一顶六人抬的圆顶高轿,威风凛凛的朝三位而来。段飞老远就看见了,乐得直拍手:“对对对,就是它了!”

    待那轿子来到跟前,段飞吩咐落轿。随后,只见他纵一跃,竟轻松的飞上了轿顶。如此手,岳承忠和陆秉都自叹不如,私下里二人相互交换了一下钦佩的眼神。

    “起轿!”段飞吩咐道。段飞站在被抬起的高轿上,刚好可以近距离的仰视那墙顶的琉璃瓦,可见那红墙有多高了。

    段飞就站在那轿子上,走走停停的围着那高墙又是一圈,回来了。他飞跃下高轿,蹲在地上问道:“陆大人,最近你们还清扫过这院墙?”陆秉摇着头回答说:“不可能!宫里的院墙每年都有固定的rì子清扫。再说了,自从出了那事儿,我已经传命下去了,任何人不得靠近。”

    “这可就奇了怪了。”段飞皱着眉头自言自语道,他朝两位一招手,待二人的脸凑到近前的时候,他幽幽的说道:“照我看,这单买卖,就不是特么人干的。”“啊?!”闻听此言,岳承忠和陆秉不由的惊呼一声。

    “你们跟我来!”段飞起拍了拍股上的尘土,带二人走到那红墙的一个拐角处,说道:“徒手上这等高墙,有两种方法,你们看好了。”说罢,段飞做了一下深呼吸,猛地跃起,他的子竟然紧紧的贴附于高墙上,岳陆二人不由的大声赞叹道:“好!”随着段飞的几次提纵,他反一扑,攀住了墙顶的琉璃瓦,随即登上墙去。

    段飞跃下高墙,对二位介绍说:“刚才那是咱们中原的过墙术‘壁虎功’,你们看清楚了?”陆秉拍手叫好道:“看清楚了!太棒了!”段飞一摆手,说道:“谁让看这个了?谁让你看这个了?我让你看墙!”

    两位来到那墙前一看,果然,墙面上留下了大片摩擦的痕迹,回再一看段飞,他的后背上也沾染了大片的红sè。

    “你们再看!”段飞猛提一口气,朝那高墙冲去,“蹭蹭蹭”随着他的几次蹬踏,竟又攀上了墙头,他回一指墙面说道:“这又是另一种上法,叫‘踩云梯’。要想上得更高,必须借助道家的轻功‘梯云纵’!可是,你们再看这墙面。”二人上前一看,果然,墙面刚才他踩踏之处,已经有了一排斑驳的痕迹,个别处因为受力过猛,竟露出了墙体。

    陆秉仰头对高墙上的段飞说道:“段大人,你说那贼人会不会直接跃入墙内,就象刚才你上轿顶那样……”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段飞居高临下粗暴的打断了:“放!连我‘飞天鬼手’都做不到,谁能不留痕迹的直接跳进院子里?!”他拍着琉璃瓦接着说道:“就算他的提纵功夫了得,顶多也就是能攀住这墙顶的瓦,可这里根本没有攀爬的痕迹!”突然,段飞望着脚下惊叫了一声:“哈哈,在这儿呢!”两个人顺着他的眼神望去,果然见那处的琉璃瓦因受了外力,竟有些被磕碎的痕迹。

    段飞跃入墙内,对他俩喊道:“快进来!”

    两个人慌张的跑进院内,段飞指着一处内墙说道:“看看!这是什么?”

    内墙红sè的墙面上,显现出六七处浅浅的蹬踏过的痕迹。段飞得意的介绍说:“那人正是从此处离开的,他用了索勾。”说着,他从自己的包袱里取出一索具,继续说道:“看到了吧,我的这是‘飞虎爪’,爪端是活的。刚才我看了墙顶的痕迹,那人用的是索钩。中原索勾分三齿和五齿,那人用的竟然是两齿的,你们说奇怪不?”

    段飞又指着墙上的痕迹说道:“你们看到这个了吗?这根本不是脚印!”岳承忠上前一看,大呼怪哉,那痕迹果然很窄,即使是孩子的脚印,也不会那般窄小。

    陆秉慌忙的问道:“不是中原人,难道是鞑靼人?”

    段飞不屑的看了他一眼,又陷入了思考。过了半天,他才喃喃的说道:“他是怎么进来的呢?”他扭头问陆秉:“大官儿,你说有没有这种可能,那人提前混进了进来,潜伏在这个院子里,盗得宝物后趁夜sè离开?”

    陆秉不停的摇着头,很肯定的说道:“不可能,这里有这众多的力士把守。再说你看这院子,哪有可藏之处?”段飞点点头,说出了四个字:“监守自盗?”陆秉回答说:“那更不可能了,出入这里的人都要经过几道盘查和搜,既是自盗,又何苦从这里出去。”

    三个人来到藏宝阁的门前,段飞问道:“大官儿,这里可以进吗?”陆秉一点头,说道:“你等着,我传两个公公送钥匙来。”段飞不屑的一笑:“别麻烦了。”说完,他从包袱里掏出一截铁丝,端起那锁,他又是一笑:“呀嗬!鸳鸯锁?!”话音刚落,那锁竟应声而开,让岳承忠和陆秉不由得又是一阵汗颜。

    藏宝阁的内看来很少有人走动,地面上竟有了浅浅的一层浮尘。“别动!”段飞一声断喝,吓了正yù向前的陆秉一跳。段飞矮下子,仔细的端详起了地面。他顺着地上一条浅浅的痕迹来到了二楼,在一排架子前停了下来。他指了指一个jīng致的乌铜箱子,问道:“是这里吗?”陆秉默默地点了点头。

    段飞坐在地上,脱下了自己的鞋子,用脚在地上的痕迹上比量了起来。他看着自己的脚,疑惑的说道:“不可能,这家伙的脚也太小了吧?他一路踮着脚尖来的?”他又指着地上的痕迹对两位说道:“你们看,这脚印奇怪不?好像只有大拇脚趾,并且步伐之间的间距很短,十足的一个小孩子!绝对不是中原人所为!”陆秉急切的问道:“难道是鞑靼人?!”

    段飞举起手里的鞋,做了个要打陆秉的架势,陆秉尴尬的躲到了一边。

    三个人走出藏宝阁,陆秉回锁好了门。他们朝院子的门口走去,突然,段飞蹿到石阶旁的一处空地,蹲下了子。他很仔细的用手在地上摩挲了片刻,伸到鼻子底下一嗅,惊诧道:“硫磺?!”陆秉也学着他的样子,捻起地上的那一团灰黄,闻了闻,朝段飞点头道:“对,没错!”

    段飞又带着两人回到了院墙外,仔细的查看起来。他猫着子走出了很远,突然惊喜道:“在这儿,总算让我逮着你们了!”岳承忠和陆秉快步赶了过去,果然见甬路旁的土路上有一些杂乱的足迹。只是那足迹太过短小,不仔细看几乎就是猫狗之类的蹄印。

    段飞一直往外勘察了三道围墙,他很肯定的说道:“五个人!至少五个人!有两个进入到了刚才的那个内院!只是他们怎么进去的,我还说不准。”他略一沉思,问陆秉道:“大官儿,能找到那晚的守卫吗?”陆秉一点头:“没问题!一个不少,全在牢里呢!”

    天牢之内,陆秉指着端坐在太师椅上的段飞对跪倒一地的力士们说道:“大人问话,你们要从实招来!”力士们慌忙磕头称是。

    段飞高高在上,自是得意非凡,他朗声问道:“你们值夜那晚,可觉察到什么异常?”众力士纷纷回答:“没有!大人,一整晚平安无事啊大人!”段飞闭目捻了捻下巴,却发现自己并无胡须,又问道:“可曾听到有什么响动?”一群力士面面相觑的摇了摇头。

    段飞又问道:“难道没有看到什么火光?烟雾?”一听“烟雾”,跪在前排的一个力士抬头惊恐的看了段飞一眼,他一碰边的力士,悄声说道:“哎,大人问话呢,烟雾!”陆秉看了个仔细,他一拍桌子厉声道:“事已至此,你们还有何可隐瞒,速速禀来!”

    众力士一哆嗦,前排方才私语的两人惊慌道:“大人!我等不敢隐瞒,只是方才这位大人问到,我等才想起,那夜过了子时,确实在院中升起过一股烟雾。”后排的一个力士也回话道:“是啊大人,小的等几人也看到了。”

    ;

重要声明:小说《狼形龙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