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章 侠盗段飞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郎行无双 书名:狼形龙影
    陆秉刚离开,段飞就朝岳承忠挤眉弄眼道:“你小子,从哪儿弄了这么行头混进来的?快给我解开!”这句话让岳承忠觉得莫名其妙,他靠过去仔细的打量了一番段飞,问道:“你我可曾相识?”

    “啊呸!”段飞竟啐了他一口:“官差都走了,你特么还装什么相啊?赶紧的!”

    岳承忠不光被他啐了一脸的口水,更被他啐了一头的雾水,岳承忠拂面怒道:“你这厮,怎的这般无理!”

    段飞愣愣盯着岳承忠看了一会,惊讶的问道:“宝儿,你没事儿吧?”

    一句“宝儿”让岳承忠怔在了那里,他的脑子飞快的运转着……

    片刻之后,岳承忠缓缓地敞开上衣,背对着段飞问道:“你看仔细了,可真认得我?”段飞朝他后背一看,骂道:“废话,全大明朝,背着块玉满街跑的有几个?你快给我解开!”岳承忠没有动,他定定的说道:“你可看仔细了?”

    段飞朝他后背又望了一眼,当他看清那“忠”字的时候,不由的大吃一惊:“乖乖!这是真的?你!你!你没死?你是大宝?!”

    岳承忠猛地披上衣服,回抓住那麻袋摇晃着问道:“你认识小宝!你认识我弟弟!他在哪儿?他在哪儿?”段飞被他摇得脑袋直晃:“轻点儿嘿,我特么都让你摇散架啦!”

    岳承忠扶稳那麻袋,急切的说道:“小宝现在怎么样?他在哪儿?他在哪儿?”段飞两眼翻白,瞅着天花板,还不停的砸吧着嘴。岳承忠急了,作揖道:“侠士,贫僧有礼了!你可知小宝现在何处?能否带我去见他?!”

    段飞不耐烦的朝他嚷道:“嗨!嗨!嗨!你怎么净说些废话?”他眼往上一瞅说道:“我特么被你们吊在这儿,我怎么带你去找他?!”

    岳承忠恍然大悟,伸手一掌,将那绳索砍断。

    随着那麻袋的掉落,“哎呦!”段飞发出一声惨叫,随即破口骂道:“你特么得摔死我啊?!”可不嘛,他本来就在麻袋里蹲坐着,刚才猛然摔下,还是股着地,看来摔得还真不轻。

    “善哉善哉。”岳承忠给他打开了麻袋,段飞揉着股,咧着嘴站了起来:“行了行了,咱赶紧走吧!”

    岳承忠一看此时的段飞,不哑然失笑:只见他形瘦削;穿着一极是体面的锦缎;因为有过捆缚,所以多了不少的皱褶;那行头虽然很是合体,却与他那jiān猾的表极不相称;犹如一个市井之徒,着官衣一般。

    “你怎么放他下来了?!”陆秉拿着个包袱出现在门口,指着段飞吃惊的问道。岳承忠赶忙拱手道:“陆兄切莫怪罪,此人是自己人!”陆秉一听,当场愣在了那里:自己才出门一会儿,这贼就成自己人了?!

    岳承忠知道,如此蹊跷的巧事,连自己还尚在惊愕之中,陆秉暂时肯定难以理解,于是将他拉到椅子上坐下,道:“以后我再慢慢说与你听,来!陆兄,你且把宫廷里的事说与这位段侠士。”

    陆秉将信将疑的打量了一番段飞,就将皇宫失窃的事对段飞说了出来。

    段飞是何其jīng明的人物,才听了一半,他就明白了:这两个人有求于自己。于是乎,他大模大样的在椅子上坐下,自己动手,喝起茶来。陆秉将事说完,试探着问道:“段侠士,你可听明白了?”段飞嘬着茶水,不屑的说道:“嗨!我当什么大事儿呢,不就是捉几个小毛贼吗?包在我上,明天带我过去查看一番。”

    陆秉一听大喜过望:“还等什么明天啊?咱们现在就去!”说着,就过去拉段飞。段飞一把甩脱陆秉的手,不耐烦的说道:“急什么急什么?好歹你也是个官儿,就不能稳重些?”说着,他朝外一努嘴:“就这黑灯瞎火的,看毛啊?”陆秉朝外观望了一下,天sè果然已经黑透了。

    “嘭嘭嘭”段飞敲着桌子问道:“说了这么久了,又什么吃食没有?”让他这么一说,陆秉和岳承忠也有些饿了。

    不一会儿,有力士送了酒菜进来,有鱼有,还丰盛。陆秉对岳承忠说道:“承忠,现在也不早了,我看咱俩也在这吃一些吧,边吃边谈,如何?”

    那边段飞已经撸起衣袖直接动手了,嘴里嚷嚷着:“对对对,两位大人,自己动手,都别客气!”看那架势,好像是他在做东一般。

    岳承忠看着一桌子的鱼犯了愁,陆秉递过一块劝说道:“承忠,你已经还俗,早已不是佛门中人了,何必还要桎梏于那些清规戒律!”

    其实岳承忠在做和尚的时候就吃过,那还是在随云空师兄云游的时候。一天,在一个恩客的家中,云空师兄不光在饭桌上对那鱼大快朵颐,甚至还喝了酒。他看到岳承忠呆坐在一边,笑着竖掌说道:“阿弥陀佛,师弟,你可曾听过那样一句话:‘酒穿肠过,佛祖心中留。’?”说完,他对还在迟疑的岳承忠又说道:“咱们出门在外,修得是苦行,人家施舍什么,咱就吃什么。难道还要守着吃食饿死不成。”

    想到这里,岳承忠接过陆秉送过来的,不好意思的吃了起来。

    那顿饭,岳承忠和陆秉根本没吃多少,满满一桌子酒菜,几乎全被段飞给收拾干净了。你别看那小子长得瘦削,饭量之大、下手之快却令人叹为观止。如今的段飞正嘬着满是油水的手指,说道:“恩,吃得差不多了,今儿晚上我去哪里歇息?”

    陆秉指着侧的一团铺盖说道:“今天再委屈侠士一晚,明rì我再来提你……”陆秉的话还没有说完,段飞一个高儿从椅子上蹦了起来:“什么什么?!”他双手朝天一抱拳,大大咧咧的说道:“我段飞现如今,好歹也是给朝廷当差的人了!你还让我住在牢里?不行不行!”

    岳承忠也替他求道:“陆兄,你看能否通融一下,让他今晚暂在我那里住下。”陆秉思忖了一下,抬头挥手笑道:“走吧走吧。”

    出了那个房门,岳承忠低声问道:“陆兄,如此带他走,不用通报一下?”陆秉对他耳语了几句,岳承忠笑了。原来,段飞被捉进来的事,陆秉等人为了掩人耳目,根本没有上报。本以为如果审不出什么就直接处决了了事,没想到这小子运气不错,竟在这里遇到了岳承忠。

    三个人刚出天牢的大门,迎面险些撞上一个太监。那太监拉陆秉到了一边,窃窃私语了些什么,就急急的离开了。陆秉朝岳承忠叹气道:“你一发慈悲,那些力士的xìng命算是保住了。”岳承忠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皇上圣明!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陆秉苦笑着摇了摇头:“行了行了,他们的命是保住了,咱俩的脑袋恐怕不保喽。”跟在后面的段飞走上前来,一拍小脯说道:“说什么呢?这不还有我呢吗?!”

    陆秉又找来一骑快马,三个人上马出了宫,不一会就来到了陆府的门前。段飞打量着门厅,嘴里赞叹着:“恩恩,不错不错!”说着,他一回头,问了一句让两个人瞠目结舌的话:“哎?家里还有吃的吗?”

    一进门,段飞就扑倒在岳承忠的榻上,哼哼叽叽的说道:“好久没睡过了。”可不是嘛,一连四天他都是在麻袋里过得。

    没过多大一会儿,陆府家的下人便送来了酒。段飞也不客气,直接让下人将饭菜送到了榻上,半躺着子就吃了起来。

    岳承忠坐在侧,焦急的问道:“你快说说,小宝他还好吗?他现在何处?”段飞一边大嚼着,一边说道:“恩恩,好的,他现在应该回我叔公的上清观了吧?”岳承忠一阵欢喜,又问道:“他现在什么样儿?长得高吗?”段飞打量了岳承忠一下,说道:“恩恩,就你这样吧,差不多!”

    岳承忠太想知道关于弟弟的消息了,他又问道:“小宝他和什么人在一起?”段飞想了想回答说:“我、我叔公、还有上清观的道士,哦,对了,还有他两个大伯。”岳承忠一听大惊,他一把抓起段飞油腻腻的手问道:“你说什么?两个大伯?!你是说,大伯他活着?!”段飞看着他,愣愣的点了点头:“恩,活着,只是他一个大伯没有腿,一个大伯没胳膊,这个你知道吧?”

    这个消息太另岳承忠兴奋了,他不停地踱着步,嘴里念叨着:“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过了一会儿,他又问道:“小宝他会武功吗?他武功怎么样?”半天不见段飞回答,他扭头一看:那小子竟含着半截鸡股睡着了。

    “佛祖保佑!”岳承忠走出房门,面对星空打坐在院中,背诵了一整夜的经文。

    ;

重要声明:小说《狼形龙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