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章 青龙救驾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郎行无双 书名:狼形龙影
    看着小云泽的武功越来越jīng进,智海大师甚是欣慰。只是有一点,让智海大师百思不得其解:《布衣诀》那暗绿的护体罡气,竟被云泽练成了莹莹的蓝光。智海大师反复的揣摩:自己教的不会有任何的差错,云泽讲述自己悟到的心法也没有错,问题出在什么地方呢?

    后来的事就更不可思议了:云泽的《布衣诀》随着他功力的递增,竟在上形成了一层青sè的护体。那护体的罡猛程度,连智海大师都自叹不如。智海曾经暗暗对他施展过《褪衣诀》,结果竟然毫无作用。

    更加令人不可思议的事发生在云泽十三岁的那年chūn天,那天夜里,智海大师在后院中让云泽施展《布衣诀》给自己过目。云泽遵照吩咐席地而坐,只见他双臂一震,周升起了罡猛的护体青焰。随着他双手合十的入定,一向沉稳的智海大师不的目瞪口呆。不由得他不惊:一条青龙赫然的盘踞在云泽的上,面目狰狞、上下翻腾。

    待到云泽收功之时,智海大师依然惊魂未定。云泽看着瞠目结舌的师傅问道:“师傅,您怎么了?”智海大师抚着自己的口说道:“徒儿,你去给为师演练一遍《天罡术》的杖法。”小云泽道了声诺,拿起了他的小木棍来到了院子的zhōng yāng,演练起来。

    随着其中一式的击发,小云泽稚嫩的大吼一声:“着!”只见一只青面獠牙的青龙,猛地顺势冲出,小云泽收势不及,院子里那棵碗口粗的桃树,竟被生生的斩断。小云泽手中的木杖也应声被罡气震得粉碎。不光智海大师,就连小云泽自己,都被吓得一股坐在了地上。

    云空闻声披着衣服走出僧房:“师傅,刚才是什么声音?”

    智海大师思忖着走到院子zhōng yāng,他低头捻了捻地上的木屑,幡然醒悟。他面带微笑仰望着星空,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谢先皇陛下赐我神龙!”

    第二天,智海大师就让云空搬回到了前院的僧房之中。

    转眼之间,云泽已经到悬空寺十一个年头了,如今的云泽已经是个眉清目秀的大小伙子了。每rì里除了练功,他就苦读经书,领悟书中高深的佛法。

    这一rì,师傅将他和云空叫到面前,让他和师兄出去走走,云游一番见见世面。想想自打进了悬空寺,云泽几乎没有出过寺门,今rì能和师兄一道出去转转,云泽自然喜出望外。

    云泽和师兄回房换上了便衣,戴上斗笠,过来拜别了师傅就下山去了……

    到了山下,云泽才知道为什么要更换衣物。原来,当今皇上笃信道教,山下早已没有什么寺庙了。原来那些寺里的和尚都被遣散,寺庙也尽数被捣毁查封。悬空寺因为地处偏远,又是在高山之上,寺院内衣食都可自给自足,所以才未受到山下风波的惊扰。

    好在民间有不少信奉佛家的恩客,他俩儿倒也衣食无忧,云泽一路随云空师兄走访了不少恩客居士。

    就在离开寺院七个多月的时候,那rì,他俩儿正在岳州府的一个恩客家中,那家的下人来报,说有人找。原来是寺里的云游僧来传智海大师的口信,让他们及早回寺。

    师傅有令,两个人不敢耽搁,当夜就告别了恩客,启程往悬空寺赶去。

    几rì之后,他们就到了怀庆府的地面。

    那天夜里,他们爬上了一座大山,山顶之上,借着星光已经能隐约的看到对面山上的寺院,看来今晚就可以赶回悬空寺了。想到马上能见到师傅了,两个人不由的加快了步伐。

    可就在临近山下驿道的时候,两个人隐约听到了打斗的声音,“叮叮当当”似乎是兵刃相撞之声。两个人迟疑了一下,便急急的赶了过去。

    月sè在驿道上洒下了一层白光,他俩儿居高临下看得仔细,果然有两队人马厮杀在一起。走近一看,却是一群百姓正与官兵打斗。可是仔细一听,那些百姓的呼号却非中原汉话,阅历丰富的云空低吼道:“不好!是鞑靼人!”说完,便带着云泽向驿道冲去。

    原来,是一群鞑靼人乔装成汉人百姓,正在围攻官兵。此时的官兵明显的处于劣势,不,不是劣势,是根本所剩无几。四五个官兵围拢在一架车轿的周围,正做着最后的负隅顽抗。那马车前的马匹,早已被弓箭shè成了刺猬,倒在地上没了声息。

    鞑靼人骑乘着高头大马,摇着手里的胡刀,呼号着渐渐近。一个穿着软甲的将官奋力的扬起那车轿的轿帘,喊道:“皇上,快走!”他的喊声刚落,边的几个兵士又倒下了几个。马车中的皇上战战兢兢的下了轿,躲在那将官的后惊慌失措的张望着。

    几个鞑靼人已经策马赶到,扬起手里的胡刀奋力的砍了下来。那将官护在皇上前,眼睛一闭,匆忙的举起手里的钢刀招架。他知道:自己和皇上的命,今晚就撂在这里了。

    说时迟,那时快!只听不远处的一声大喝:“着!”那几个鞑靼人的胡刀竟脱手而飞。那将官睁眼一看自己,登时吓得魂不守舍:一道光影正笼罩着自己,仔细一看,那光影赫然是一条狰狞的青龙!

    云空随手从地上捞起一条水火棍,朝鞑靼人群冲去,可他刚轮了两下,那棍子竟被胡刀砍为了两截。眼看着纷纷落下的胡刀,云空惨叫一声,举起手里的半截木棍,绝望的闭上了双眼。

    “着!”云泽又一声暴喝,双掌朝师兄奋力的击出。云空只觉得后背被人用力的一推,上登时出现了一条青龙。那些胡刀犹如砍在钢板之上,“苍苍”几声金属相磕的声音之后,那些鞑靼人捂着手愣在了那里,手里的胡刀全都被震飞了。

    就在鞑靼人愣神的工夫,云泽一蓄力,又是一掌破空而出:“着!”一条青龙带着巨大的罡气,将那马上的鞑靼人头目瞬间击的粉碎骨。鞑靼人在一片惊呼之后,慌乱的四散逃去……

    云泽和师兄赶忙来到那将官跟前,对着他后那人跪拜道:“万岁,受惊了!”万岁很显然受惊了,受的还不是一般的惊。看来他自诩为“真龙天子”,原来见了真龙竟是如此德xìng。只见皇上结结巴巴“平”了半天,终于说出了:“平”二字。

    那将官上也有几处刀伤,看来也快撑不住了,他喘着粗气蹲在了地上,双手拄着钢刀抱拳道:“多谢两位大侠舍相救!”说着,他环视了一下周围,呼吸急促的问道:“两位侠士,就近可有安全的所在?”

    云空云泽双手合十回礼,云泽发现不远处竟有一匹鞑靼人留下的马,于是便牵了过来,竖掌对那将官道:“这位大人,您伤势很重,请上马随我们来。”说着,他就要过去搀扶那人。

    那将官努力的朝他微笑了一下,摆了摆手,回说道:“皇上,事态紧急,请速速上马。”

    那皇上倒也听话。二话不说就急急的上了马,这让云泽觉得有些不齿:自己不能走啊?你又没有受伤!

    云泽yù要搀扶那将官,那将官却再次摆了摆手,朝他露出一个腼腆的笑容:“多谢大侠!我恐怕不行了,请两位大侠务必救皇上脱险!”他朝鞑靼人离去的方向看了看,催促道:“大侠快走,我想那鞑靼兵片刻就会杀回来!我在这里还可以与他们纠缠一时,皇上,就托付给你们了!”

    云泽不由分说的将那将官背起,随着云空牵着的马匹,朝悬空寺的方向疾步赶去。

    来到悬空寺,云空敲开了山门。几个守夜的和尚见是二位师叔回来,慌忙将他们让进寺内。云空对一个小和尚耳语了几句,那小和尚便飞离开了。云泽背着那将官奔向了后院。

    智海大师来到云泽的僧房,查看了一下那将官的伤势,发现虽有几处刀伤入骨,xìng命却无大碍。于是取出秘制草药给他敷上,又运功给他补了些元气。

    智海大师看了看边那将官脱下的飞鱼软甲,问道:“大人可是锦衣卫?”那将官跪地抱拳道:“锦衣卫镇抚使陆秉,拜谢大师救命之恩!”智海大师颔首回礼,便披上袈裟朝前堂大而去。云泽朝那陆秉笑了笑,示意他好好休息,便转追师傅去了。

    云泽随师傅来到大的时候,这里已经聚集了很多僧众。云空见师傅来了,赶忙迎了过来,并朝远处方丈的僧房指了指。

    智海大师和云泽步入了悬空寺方丈云哲大师的僧房,随即关严了房门。智海大师上前跪地叩首道:“老僧拜见圣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上急忙面有愧sè的说道:“大师不必多礼,快快请起!”说起来,又不由得他不脸红:他没有想到在这深山之中竟有如此的古刹,他更没有想到,自己了数年,最后却被一群佛家弟子救了xìng命。

    ;

重要声明:小说《狼形龙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