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章 天罡布衣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郎行无双 书名:狼形龙影
    一rì后的清晨,云空来禀报智海大师:“师傅,那孩子醒了。”

    此时,大宝惊讶的环视着四周,这地方他从来也没有来过。这是哪儿?是大伯带自己来了这里吗?

    那天他随大伯坠下山崖,掉落到了河中。冰凉的河水呛的他头晕眼花,朦胧中有股力量不停的将他托出水面,可是他实在筋疲力尽,渐渐地就失去了知觉。后来他觉得有人将自己提上了岸,等他再次苏醒的时候,他已经在一个人的背上。起初他以为是爹,可是那味道又不是;他又觉得应该是大伯,可是这个人走的很快,又不像大伯;他想睁开眼看个仔细,可一阵晕眩让他又迷糊了过去。

    接下来的两天里,他可是受了不少的苦。有股东西在他的体里上蹿下跳,让他恶心不止,没有得到片刻的安宁。他想吐又吐不出来,只能由着那东西在体内不停的折腾,有一刻他甚至怀疑:难道是在河里的时候,自己吞下了一条活鱼?

    再后来的一天,他觉得自己舒服了很多,但是不停的做着梦。他梦到了好多的亲人,他们在梦里朝自己笑,可是自己有知道,他们已经不再了。他还梦到了弟弟,弟弟独自一人在一片山野里奔跑着,后面有只恶狼在追着弟弟,当时可把他急坏了,可是自己又没有力气。后来那狼追上了弟弟,却没有吃,而是继续向前跑着,弟弟反倒追起狼来了……

    大宝现在感觉轻气爽,他拍了拍自己的小肚子,心想,那条鱼应该死了吧。

    就在这时,房门被打开了,一个慈眉善目的老爷爷走了进来,这个爷爷也太老了,不光没有头发,连眉毛和胡子都白了。后面跟进来一个同样光头的叔叔,将一小桌饭放到了他面前。老爷爷在他旁坐下,轻声说道:“吃吧,孩子。”大宝乖巧的说了声:“谢谢老爷爷。”就低头吃了起来,他实在是太饿了。

    智海大师看着孩子吃完,让云空将那桌子端了下去,就笑着问道:“孩子,你叫什么名字?”大宝望着老爷爷慈祥的目光,知道他没有恶意,于是回答说:“我叫大宝,我大名岳承忠。”

    一听孩子姓岳,智海大师吃了一惊,他又问道:“孩子,告诉爷爷,你背上的玉是怎么来得?”大宝听到老爷爷问到了玉,他坐在上紧张的向后挪动着子,直到把脊梁死死的抵在了后的墙上,他晃着小脑袋惊恐的说道:“我没有玉!我没有玉!”

    孩子的举动让智海知道,可能是自己吓到了他,于是微笑着说道:“孩子,别怕。你告诉爷爷,岳景天是你什么人?”孩子的眼睛一亮:“老爷爷,你认识我爷爷?”

    听到这话,智海大师的眼睛有些湿润了,他长出一口气,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

    智海大师转头慈的对孩子道:“大宝,别怕,我是你爷爷的好朋友。”大宝看着智海点了点头,说道:“可是,我爷爷的好朋友是外公。”智海大师问道:“哦?是吗?你的外公是……?”大宝得意的说道:“外公和爷爷一样,也是大侠,叫冷文俊,他们可厉害了。”智海大师听了此话,抚着白须仰头大笑,站在一边的云空有些惊讶,他从来没有见过师傅如此的开怀大笑过,于是他挠着光头,也跟着“嘿嘿”的傻笑起来。

    大宝见老爷爷不停的笑,他探过小子,说道:“是真的,老爷爷,大宝从来不说谎,你不信?”智海伸手揽过大宝,让他侧坐于怀里,说道:“信!信!我的好孩子,告诉我,你爷爷现在好吗?”大宝摇了摇头,伤心的说道:“不好,爷爷死了。”智海听后,长叹一声,又问道:“大宝,那你家里人呢?”

    听到老爷爷问及家人,大宝的小鼻子一皱,哽咽的说道:“他们都死了,老爷爷。爹、娘、舅舅、还有冷家庄全村的人,都死了!”说完,他紧皱着小鼻子,握紧了小拳头,竭力的不让自己哭出来。他是个听娘话的孩子,娘不让哭!

    智海听闻此话,大吃一惊:“大宝,快告诉爷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此时的大宝浑战栗,小拳头被他握得几乎失去了血sè,他咬牙切齿的叫喊道:“是金九!是金九!那个坏蛋要抢我和弟弟的玉!那个坏蛋杀了我们全村的人!”

    智海大惊失sè,他赶忙追问道:“弟弟呢?你弟弟呢?”大宝浑瘫软的倚靠在墙边,伤心的回答道:“弟弟不见了,他和二伯与我走散了。”

    大宝的话虽笼统,但智海还是知晓了一件事:岳冷两家几乎被灭门,也许只剩下眼前这孩子一个后人了。他更疑惑的是那个姓氏,金?毕竟,中原的“金”姓还是极少的。智海大师强忍着悲痛,问道:“大宝,你可知这金九的祖上为何人?”大宝摇了摇头,忽然,他想起了好像有一次爹和娘说起过,他抬头说道:“老爷爷,我听爹娘说,那金九的爹,好像叫金五。”

    金五?智海大师试探着问道:“可是叫‘金健吾’?”大宝拼命的点着头:“对对对,就是这个名字。”

    智海大师猛地一拍侧的几案:“孽障!”那几案随着他的那声大吼破碎的四分五裂。

    大师在屋子里不停的来回踱步,许久,他一指大宝问道:“孩子!你可想报仇?”大宝从上“腾”的站起,挥舞着小拳头发疯的吼道:“我要报仇!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那个坏蛋!”

    智海大师走到前,威严的说道:“大宝,不要再喊我‘老爷爷’。从今往后,我就是你的师傅了!”

    大宝乖巧的在上跪下,恭敬的喊了声:“老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云空在智海大师边跪下,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恭贺师傅,喜得徒!”

    自那以后,悬空寺的后院里便多了一个习武的小沙弥,法号“云泽”。智海大师立誓:要将满的武功玄学尽数传授于他。

    前面介绍过了,方玄鹤的祖上是明教的术士,曾随太祖皇帝征战多年。明教,初始于古波斯,后来经由西域传入了我国的中原,当时明教发展很快,教徒众多。太祖皇帝朱元璋,也正是因为得到了明教的帮助,打着明教的旗号才得了天下,故取国号:“明”。当时方玄鹤的祖上,就是明教的大护法。

    方玄鹤怀家传的玄术神功,名唤《天罡布衣》。

    《天罡术》,分掌法和杖法,是一门至刚至阳的内功玄学,所以必须从童子练起;初学者先习练天罡掌法和杖法的路,然后修炼天罡内功,学成之后,可调动体内真气,经由掌和杖击出。习练上乘者,罡气无往不破。

    《布衣术》,应该算是护体心法。分《布衣诀》、《嫁衣诀》和《褪衣诀》。

    《布衣诀》,顾名思义,就象给人又穿了一衣服,但是却绝非一层衣服那么简单。修炼至最高境界,周会笼罩起一团暗绿sè的光影,那光影便是护体罡气,使习练者刀枪不入。

    《嫁衣诀》,是更高一层的心法,它可将自的布衣罡气移嫁到他人之,以使他人刀枪不入。

    《褪衣诀》,就有点儿不够道义了,听这名字,难道就是扒别人的衣服?没错,正是!褪衣诀又分《卸字诀》和《封字诀》。

    《卸字诀》平时极少用到,它的作用是在高手过招之时,卸掉对手的护体罡气;

    《封字诀》就是封住对手的经络,让对手的真气受阻。还有一点,如果中招之人未习练过内家功夫,那么中了《封字诀》,便会筋骨松散,犹如藤蔓缠,只剩下挨揍的份儿了。

    《天罡术》与《布衣术》,两种玄学密不可分。《布衣诀》自然就是自我修炼的心法,但是《嫁衣诀》和《褪衣诀》,则必须经由天罡术的罡气击出,击中对手才可有效。

    怀如此绝学,方玄鹤却极少示人。当年,他也就是在与岳景天切磋之时,才运用一二。值得一提的是:岳景天的破天刀法能有后来的威力,全是方玄鹤的功劳。方玄鹤对岳景天指点的那些心法,其实正是《天罡术》中的内功,只是方玄鹤没有明说,岳景天不知道而已。

    来到悬空寺后,方玄鹤只是对自己的大徒弟云哲和云空传授了一些《天罡术》皮毛。本来他以为自己要将这绝世武功带入天国了,不想这一场机缘巧合,竟将挚友的孙带到了自己的面前。他只能认为,这一切都是天意了。

    云空按照师傅的授意,不再云游,留在寺里专心的侍奉起了师傅和自己的云泽小师弟。

    云泽不负师傅所望,他天资聪颖,对武功的领悟能力让智海大师都极为吃惊。一年之后,他便开始习学《布衣诀》了,武功rì渐jīng进……

    ;

重要声明:小说《狼形龙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