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章 泣血冷庄(三)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郎行无双 书名:狼形龙影
    金九眼见自己的四位将被人砍瓜切菜般的给收拾了,不恼羞成怒的大吼道:“放箭!死的也要!”

    “嘭”“嘭”“嘭”院子里响起一片弓弦的弹破之音,弓箭应声如飞蝗般齐shè过来。只见两位好汉舞动各自的兵刃,在前旋起一道坚实的幕墙抵御着箭雨。“叮叮当当”的响声之后,两位好汉竟然毫发无伤,他们正想杀进兵阵的时候,背上的大宝小宝发出了喊声。

    “娘!”“娘!”,两个孩子摇着小手哭喊着。“师妹!”独孤寒和樊迎chūn大吼一声,呆立在了原地。

    不知何时,一个参将已经将捆缚于马上衣衫不整的冷秋云,带到了金九的旁。此时,那个参将手中的官刀,正架在冷秋云的脖颈上。

    冷秋云面无惧sè,她从容的对两位师兄喊道:“师兄,你们可来了。”看着师妹,两个好汉的眼泪刷刷的落了下来:“师妹!”

    金九一只手揽过冷秋云,另一只手竟探进了冷秋云的衣衫之中,放肆的揉摸起来,他yín笑着对独孤寒二人说道:“怎么样?好好想想,为了两块破石头,死这么多人值得吗?交出来,大家好聚好散,如何?”

    冷秋云淡淡的一笑,朗声说道:“师兄,你们也都看到了,秋云的子已经被这畜生给污了。我苟活这条xìng命,就是放不下这两个苦命的孩子。师兄,秋云死不足惜,只求你们能将孩子带出去,保住岳家的血脉。”

    “娘!”“娘!”两声稚嫩的哭喊,就连官兵之中,都有人悄悄的抹起了眼泪。

    冷秋云厉声喊道:“宝儿!听娘的话!不许哭!当着这些畜生的面掉眼泪,辱没了你们岳家的门风!从今往后,不许再哭!”冷秋云忍住自己的眼泪,接着喊道:“宝儿!如果老天有眼让你们活下来,听大伯的话!记着这些畜生,长大给爹娘报仇!”

    两个宝儿听了娘亲的话,死死的咬住了嘴唇,不让自己哭出声音。冷秋云大喊一声:“师兄!快走!”说完,甩头在那刀刃上一蹭,一股鲜血飞溅而出,巾帼英豪冷秋云香消玉殒……

    金九望着怀里已经断气的冷秋云,恶狠狠的看向那名参将。参将目瞪口呆的看着手里的官刀,嗫嚅道:“不是我!我没动!”

    “娘!”眼见娘亲死于非命,小宝忍不住哭喊了出来。

    “畜生!我碎了你!”独孤寒撕心裂肺的呼号着,和樊迎chūn杀了过去。

    二人刚挑翻了几个兵士,只见人群一闪,三个影一跃而出。独孤寒杀得兴起,也不管来人是谁,举刀就砍。不料,几式“破空斩”却被为首的那人轻松的化解。独孤寒退步定睛一看,只见这三个人装束怪异:三个人年纪轻轻;穿着一模一样的衣服:肥大的暗红sè佛袍,一条胳膊**在外;头上顶着怪异的大帽子;手里都拎着一个金sè的法杖。不用问,是三个年轻的喇嘛,看来冷家庄的“错筋散”找到了由来。

    二人来不及多想,独孤寒一蓄力,借助长刀的回弹,子紧贴着地面杀将过去。这一式,便是“翻云斩”,是岳景天借鉴中原武术“地躺刀”,为独孤寒量定做的绝学。即使不用腿脚,这刀法也能躺倒在地予以施展。岳景天给独孤寒设计这刀法,还有一个目的,就是为了他能与樊迎chūn配合使用:樊迎chūn用“入云枪”攻敌上盘的时候,独孤寒可以用“翻云斩”偷袭敌人的下盘;相反,樊迎chūn用“盘龙枪”缠打对手下盘的时候,独孤寒的“旋空斩”“破空斩”都是凌空制敌的绝学。两个人自幼习练,配合自然是天衣无缝。

    三个喇嘛呈三角站立,一个喇嘛在前,两个在后。独孤寒此时已经杀到站在首位的喇嘛面前,那喇嘛显然没有见过如此怪异的刀法,慌忙举杖迎击。

    独孤寒这次是尽全力搏杀,每次出刀都凶狠无比。那喇嘛举杖yù格开他的双刀,只听“叮”“当”两声脆响。“叮”的那一声,是独孤寒左手“翻云”被那喇嘛法杖格开的声音,随着独孤寒紧跟而上的右手“翻云”,“当”的一声,那法杖竟被玄铁长刀斩为两段。恰在这时,樊迎chūn的“入云枪”业已杀到,那喇嘛登时慌了手脚。

    却见他后的两个喇嘛及时跟上,护到了他的前。由原来的三角站位,变成了现在的“倒三角”站位。那两个喇嘛用法杖手忙脚乱的阻击着天残双煞的攻击,一时间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他们在招架中节节败退。

    就在这时,只听后面那喇嘛猛一顿足,大喝一声:“哞!”竟双手合十原地站立不动了。另两个喇嘛也快速撤到他的后,回复了起初的三角站位。“哞!”“哞!”随着两声断喝,只见三个喇嘛体上笼罩起一层金黄的光晕。

    眼看着自己已占上风,独孤寒不管那么多,一个“破空斩”蹿了出去。见他手中的双刀旋转着刺杀而来,那喇嘛竟不躲不闪。“苍苍苍”刀尖旋转着扎在那层金光上,迸发出耀眼的铁花儿,可那刀竟然寸毫难进。独孤寒大惊失sè,脱口而出:“獒甲?!”那喇嘛微微睁开眼,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突然出掌,大吼一声:“吽!”一股排山倒海的掌力猛然击中了独孤寒的口,将他击出了数米远,落地后的独孤寒“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大口鲜血。

    独孤寒说的没有错,这三个喇嘛施展的正是乌思藏禅宗内家玄学“獒功”。他们上的那层金光,就是“獒功”里的护体神功“金獒披挂”,也有人称之为:獒甲。习练上乘者,可做到刀枪不入。至于刚才承受的那一击,独孤寒连听说都没听说过。不过,习“獒功”的人就是在乌思藏地区,也是寥寥无几,只有大禅师和活佛边的大护法才有机会习练,所以一般人只是听说,能亲眼目睹的几乎没有。而今天他们竟在这里出现了,而且一下就来了三个。

    独孤寒心知不妙,因为他也只是听说过这种玄功。眼下,光是那“獒甲”如何破解,就让他束手无策。而且此刻他感觉自己的呼吸越来越困难,看来那一掌着实凶悍。

    三个喇嘛缓步向他们靠了过来,依旧是双手合十,面带着怪异的微笑。独孤寒勉强支起子,他向后望了望:师弟背着小宝就在他后,离他们不远的地方是自己的枣红马,其他三匹马已经在刚才的箭雨中倒地亡了。

    独孤寒不动声sè的说道:“我出手攻击的时候,你骑我的马带小宝走!”樊迎chūn刚想说什么,却见师兄恶狠狠的瞪了自己一眼,他只能默默的点了点头。他知道,此时不是推让的时候,师傅家的血脉要紧,无论如何,他们也要带出去一个孩子!

    面对步步近的三个喇嘛,独孤寒露出一个微笑,他怪叫一声迎了上去。樊迎chūn习惯xìng的跟在师兄后面准备出击,却听独孤寒大叫一声:“快走!”樊迎chūn一狠心,飞旋起体,稳稳的骑到了师兄的马上。

    三个喇嘛被独孤寒舍命的死死缠住,金九却在远处看了个真切,他手一挥喊道:“不要放走逆匪,快追!”他边的参将应声策马,带着几个部将朝樊迎chūn追了过去。

    天不灭岳家,把守樊迎chūn后岳府侧门的,正是唐门少掌门:唐门圣手-唐坤峰。此时,他正在侧门心急火燎的踱着步:两个哥哥怎么样了?他真想带着弟兄们杀进去,可是,以后的唐门和祖宗留下的基业又该怎样?他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当这个掌门人,如若不然,自己大可以进去和两个哥哥同生共死,可现在,他不得不为自己那上千的唐门门徒着想。

    恰在这时,唐坤峰听到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他抬头望去,顿时狂喜不已:二哥背着个孩子正朝自己奔来。唐坤峰赶忙朝后打了个唿哨,并用双手做了个分开的动作。他手下的人立刻领会了他的意思:大喊杀声,却给樊迎chūn让出了一条出路。

    形就在这时又发生了改变,金九的参将带领着几个部将紧追着樊迎chūn也赶了过来。唐坤峰暗叫:不好!原因无他:樊迎chūn腿上的枪法如神,可是在马上,他的枪法几乎没有用武之地。被人追上,樊迎chūn和那孩子几乎只有死路一条。

    就在那参将和几个部将马上就追上樊迎chūn的时候,却突然发出一阵惨叫,纷纷摔落马下,在地上挣扎了一会儿,竟全死了。谁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唐坤峰边的几个人却心里有数。原来,刚才就在那千钧一发之际,唐坤峰振臂一抖手腕,袖中的“暴雨梨花针”倾泻而出。针上都有唐门秘制剧毒,那几个官兵肯定没救了。

    唐坤峰佯装恼怒的对边的属下训斥道:“怎么搞的?再放走了逆匪我拿你们是问。”他的属下都笑着一抱拳:“是!少掌门!”

    ;

重要声明:小说《狼形龙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