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章 泣血冷庄(二)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郎行无双 书名:狼形龙影
    金九的一个心腹这时候跑了进来,在金九耳边说道:“大人!翻遍了,没有找到!”就在这时,唐坤峰等一众江湖人士也走了进来,唐坤峰冷冷的问道:“大人!该杀的都杀了!我们可以走了吧?”其实,面对已经手无缚鸡之力的村民,唐坤峰等人根本无法下手。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官兵任意的屠戮,在一旁不忍目睹却又无能为力。

    金九将众人招呼到面前,说道:“大家还不能散去!”说着,他朝天一抱拳,装模作样的说道:“此番末将奉刑部之命追剿逆匪,回去后自当禀明上峰,给大家论功行赏!只是这些逆匪的一个重要证物尚未找到,末将以为,肯定是在匪首岳景天的两个徒弟手中。所以,恳请各位在此设伏,待到两匪前来之时,群起而灭之!”

    唐坤峰一惊,不屑的问道:“大人,你可有把握那两个贼人定会前来?”金九哈哈大笑,他一指瘫软在角落里啼哭的小哥俩儿:“有了这两个逆匪余孽,不愁他们不来!”

    唐坤峰听后暗暗叫苦:看来自己救人不成,反倒误了两个哥哥的xìng命。

    深夜时分,四匹快马正疾驰着朝冷家庄飞奔而来。马上的两个人正是心急如焚的独孤寒和樊迎chūn。尚未进庄,二人便以嗅到了空气中浓重的血腥之气。

    到了岳府门前,二人腾空而入。岳府的院墙之内,怎是“凄惨”二字所能形容:整整一个大院,整齐而密集的摆放着冷家庄人的尸首。最前排为首的,正是二人的师弟:岳尘枫。

    虽然在路上二人已有了心理准备,可一见师弟的尸首,二人还是忍不住心如刀割。独孤寒忍住悲痛,查看了一下师弟的伤口,他迟疑了一下,猛地扯开了岳尘枫的上衣。月光之下,光线虽是微弱,可他还是看清了师弟上的筋骨之处泛出的乌sè。独孤寒痛心疾首的低呼一声:“错筋散?!”樊迎chūn吃惊的问道:“师兄!可是西域的那个奇门麻药?”独孤寒默默的点了点头。

    他们二人曾在云游的途中见识过这种麻药,确切的说不是西域,而是乌思藏地区的一种无sè无味的液体麻药(乌思藏就是现在的xī zàng地区)。这种麻药的配药相当昂贵,并且配制方法只掌握在为数不多的大祭司和大喇嘛手中,在那个地区一般都用于一些传统的迷信活动。中毒者颈部以下筋骨松软,周乏力,并且这种毒素在人体内积郁时间之久,令人难以想象。想要解毒其实很简单,只要稍有内力的人帮助中毒者出毒素即可。但是中毒者自想要解毒,是万万做不到的。

    难怪武功高强的师弟会被人一刀毙命,原来是中了这邪魔的毒药。二人又查看了几具尸体,皆是中毒后被人一击斩杀。就在这时,忽听正堂内发出一丝动静,二人对视一眼,飞破门而入。

    正堂内的景象让二人眼前一亮:只见一个老者手持木棍,战战兢兢的护在两个孩子前,颤声说道:“什么人?休要上前,老奴与你们拼了!”老者后面的大宝抹着眼泪喊道:“大伯!”老者一愣的工夫,小宝也喊道:“大伯!爹死了!”

    两声“大伯”喊得独孤寒和樊迎chūn的心都要碎了,他俩移到孩子的面前,心疼的对孩子说道:“宝儿不哭,大伯来了!”老者定睛一看,跪倒在地疾呼道:“寒少爷,你们可回来了,官兵尚未走远,你们带上少主人快快逃命吧。”独孤寒将小宝捆缚到樊迎chūn的背上,问老者:“老人家,有劳了!冷家庄可还有其他人?”老者抹着眼泪对堂后喊道:“是寒少爷,都出来吧。”只见黑影里哆哆嗦嗦又出来三个人,老者说道:“全村就剩我们四个和少主人了,官兵看我们年老,留下我们掩埋村里人的尸体。”

    独孤寒默默的将大宝绑缚到了自己的背上。后的老者又说道:“寒少爷,官兵们来找什么玉,你们赶紧找出来,带上少主人远走高飞吧。”

    独孤寒回一刀,四个人当场首异处。樊迎chūn自然知道师兄为什么这么做:以师弟中毒的形来看,事发突然,他们根本无力藏匿两个孩子;以金九的为人,他一定会斩草除根,不可能给他们留下大宝小宝;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全村人都中了“错筋散”,却唯独这四个人行走自如,其中定有蹊跷。

    果然,独孤寒低头在那老者的发髻处一摸,扯下了一张人皮面具。“呸!”独孤寒对着四具尸首啐了一口,转头对樊迎chūn说道:“速速离开此地,先将宝儿送出去再说!”

    两个人背着孩子刚走出正堂,就见外面火光四起,杀声震天。大队的官兵手举着火把已经将这里团团围住。金九骑着高头大马在众随从的簇拥下,摇头晃脑的进了院门。

    金九见到背孩子的二人,发出放肆的大笑:“两位大侠在江湖上也算是名声显赫,竟然也能对手无寸铁的村民下手,如此卑劣之举,不知二位有何感想啊?”独孤寒鄙夷的一哼:“留下几个獐头鼠辈想要蒙住我的眼!你脑子里进的水是不是不太干净啊?”独孤寒边说着,一边寻找着可以突围的空当,他不是贪生怕死之辈,可眼下他要做得是先救出大小宝,给老岳家保住香火。

    金九肆无忌惮的又是一通大笑:“想不到你们两个残废,脑子却还没有残,佩服佩服!”他的语气一转,拱手说道:“两位好汉也是在江湖上闯多年的人物,自然知道‘识时务者为俊杰’的道理。我金某就不多说了,怎么样?交出玄玉,给你们四人一条生路!”

    独孤寒闻言破口大骂:“呸!你这个狗贼,想那金老前辈一世英名,怎么生下了你这么个猪狗不如的孽障!为了一己私yù竟残害了几百口无辜的xìng命!你就不怕遭天谴嘛?!”

    金九被骂的面红耳赤,他不耐烦的一挥手:“拿下拿下!”就在前面几十个兵丁手持长矛围上去的时候,他还不忘叮嘱了一句:“要活口!我要审出逆匪造反的证物!”

    独孤寒和樊迎chūn早就按捺不住了,暴喝一声,犹如两条下山的猛虎,迎着长矛就杀将了过去。

    樊迎chūn两腿间的盘龙长枪,此时如挥动的长鞭,势如苍龙出海,状如百蛇狂舞,所到之处惨叫连连,顷刻间,空气中的血腥之气又凝重了许多。

    独孤寒的玄铁长刀更是英武非凡,他的“旋空斩”十八势,招招都是群杀秘技,只见两把长刀上下翻飞,待到两个人收势之时,方才冲上了的几十个兵丁,如今只剩下满地的残肢断臂了。

    就在这时,队伍中杀出四匹快马,马上的骑乘之人,正是金九手下带兵的四位统领。这四个人平rì里自恃武艺了得,在兵士们面前是耀武扬威。今天他们带着各自手下的兵丁,砍杀了一下午的无辜村民。开始的时候还觉得过瘾,可是到了后来,因为那些村民连个能动弹的都没有,连他们自己都感觉无趣。眼下,终于看见了两个高手,四个人早就跃跃yù试,想在主子面前邀得头功,于是,四个人大吼一声,争先恐后的杀将了出来。

    独孤寒望着冲过来的四人轻蔑的一笑,眼神中的杀气一闪,挥手就是一刀。

    马上的四个人在距离独孤寒尚有几米远的地方,只看到眼前的一道蓝光闪过,属于自己生命的一页便被永久的翻了过去。四匹马驮着四个人,踏着碎步走向了院子的角落。马上的四个人还保持着yù要厮杀的姿势,只是脑袋不知什么时候搬了家。

    这一瞬间出现的太快太诡异,官兵们甚至根本没有看清楚,随着一片惊愕“啊”声,人群开始向后退去。

    独孤寒的这一式,正是响冠江湖的“破天刀法”。岳景天也正是由于此刀法,被江湖人称作“破天刀”。

    其实,造诣高深的剑客也可以将体内的真气通过兵器shè出,此谓剑气。不过,想要自如的控制真气已非易事;将真气传导入兵刃,更是难上加难;要将真气shè出,江湖上有此造诣者寥寥无几;即使能shè出剑气,由于真气在体内已有所消耗,传至兵刃又有所消磨,待到发出之时,已经没有什么杀伤力可言了。

    岳景天家传的“破天刀法”与其他的有所不同,这刀法本就是以修炼内家为主,也就是所谓的“以气御剑”;还有更大的玄妙,就在于那两把玄铁长刀:普通的兵刃会将剑气消磨、损耗,可是玄铁刀却恰恰相反,它会将传导入的真气,化作成倍的剑气shè杀出去。也就是说,玄铁长刀将破天刀法的战力发挥到了极致。

    两个好汉杀得兴起,樊迎chūn大喊一声:“狗贼!纳命来!”喊罢,踢枪而起^……

    ;

重要声明:小说《狼形龙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