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章 泣血冷庄(一)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郎行无双 书名:狼形龙影
    岳老英雄过世的第而年秋天,岳尘枫带着妻儿来玉冠山拜祭了父母。就在他俩儿离开后不久的一天晚上,玉冠山的别院来了两个不速之客。下人禀报独孤寒:有两个侠士求见。独孤寒问道:“来人可自报了家门?”下人回答说:“问了,来人不肯说。”独孤寒一想,十有仈jiǔ是江湖上的朋友,于是说道:“有请!”

    片刻,两个矫健的影随下人来到了正堂。只见二人一模一样的打扮:中等材,一的装束,形一看就是练武之人;只是他们低着头,两顶大大的斗笠将面部遮了个严严实实;两个人见了独孤寒和樊迎chūn,一抱拳问道:“两位可是天残双侠?”这句话明显是句废话,泱泱武林长这模样的大侠恐怕也只有他们俩儿了。独孤寒一抱拳问道:“两位侠士可否以真面目示人?”

    两个人没有答话,只是那斗笠左右一晃,独孤寒马上领会了意思,将下人喝退了出去。两个斗笠客见屋内没有了旁人,双手将一个蜡丸呈给了独孤寒:“我家主人说,独孤大侠一看便知。”

    独孤寒疑惑的接过蜡丸,打开一看大吃一惊,蜡丸里的字条写着:金府yù劫冷庄,速救!独孤寒急切的问道:“敢问你家主人是……?”斗笠客依旧没有答话,只是举起一只手,手里赫然有一个令牌,上书一字:唐!

    独孤寒朝两人抱拳说道:“有劳两位侠士,请告知你家少主人,改rì我俩儿一定登门道谢!”

    你道发生了什么?这事儿又要从金九开始说起。

    自从金九打上了玄玉的主意,他就三番两次的从济南府赶到冷家庄,和岳尘枫近乎。岳尘枫早就耳闻金九的为人,但是碍于两家是世交的面,也不好拒之于门外。开始金九只是登门叙旧,绝口不提玄玉之事。

    这一次,金九自己感觉火候差不多了,于是在饭后饮茶之时,将话头引入了正题:“贤弟啊,早前经常听家父提起‘忠义’两块玄玉之事,近rì可否取出,让愚兄开开眼界?”岳尘枫闻言一拱手,笑着说道:“说来不好意思,其实不过是两块普通的玉石,按说拿出来给金兄过过目也无妨,只是家父生前有训,不可以玉示人,还望金兄海涵。”

    见岳尘枫一句话将话题堵死,金九不得不直言表白了:“贤弟有所不知,愚兄与先父空有一忠骨,yù世代效忠朝廷,怎奈遇jiān臣陷害,以至家道中落,先父郁郁而终。我yù承先父遗愿,却苦无伸张之途。贤弟可否将玄玉借于愚兄,以做面见君上之用。至于转让之资,贤弟尽管开口,愚兄定当倾囊而为!”

    听见没有?他自做孽不可活,却说受了“jiān臣陷害”;他把他亲爹活活气死了,却说他爹是因为不能效忠朝廷“郁郁而终”;他把自己的贪图富贵,也说成是为了“面见君上”有个“伸张之途”,这天下竟有如此不要脸的人!

    岳尘枫听罢,不卑不亢的含笑道:“金兄开口,小弟本该顺从,怎奈家训不可违,金兄见谅!”话已至此,金九只能悻悻的离开。

    这件事,岳尘枫在拜祭父母的时候,和两位师兄说过。不过当时只是当作一个笑资,谁都没有在意。

    回到济南府的府中,金九恼羞成怒,暴跳如雷:如此圣物,你们家不用,还不让于我!简直暴殄天物!当下,他就心生一条毒计:巧取不成,那只有豪夺了!

    金九利用自己在刑部的虚职,假借刑部之名,召集各路英雄于金府。他给冷家庄定了个莫须有的罪名:前朝逆党,yù以剿灭。为了不至风声外泄,他更是下了斩尽杀绝,“杀无赦”的密令。

    金九却不知,在这些英雄之中,有一个人却是“天残双煞”的异xìng兄弟。这个人就是唐门的少掌门人:唐门圣手-唐坤峰。唐坤峰在前几年还不是掌门人的时候,曾经云游江湖,访名家高手,以武会友。却不想在半路上遇仇家劫杀,危机关头幸遇路过的“天残双煞”出手相救。唐坤峰感念恩,在他竭力的请求之下,与独孤寒和樊迎chūn结为金兰之交。

    眼下密令刚发,便出发在即,事太突然,唐坤峰心急如焚。急之下,他让两个贴随从借着夜sè,快马加鞭前往大名府玉冠山,给两个哥哥通风报信。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从路途上看,济南府是先到东昌府,而后才到大名府。信差到了大名府后,独孤寒兄弟二人再赶往东昌府,显然早已于事无补了。

    那天下午,金九帅大队人马将冷家庄团团围住的时候,冷家庄里已经毫无战斗力可言了。原来早在一天之前,金九就让潜伏在庄中的探子,将西域喇嘛进献的“错筋散”撒于冷家庄的水井之中。

    冷家庄岳府之中,岳尘枫用过了午饭,管家将茶碗放到了他边的几案上,提着茶壶往碗里注茶水,却频频将水撒到桌上。岳尘枫起先以为是管家年老眼花,却不想管家一失手将茶壶掉落在地,紧接着,管家便一头栽倒在地上。

    岳尘枫大为诧异,就在这时,边的下人一个接一个的瘫倒了。他想起去搀扶一下管家,却发现两腿虚弱无力。岳尘枫大吃一惊:难道是瘟疫?他想蓄起真气,用内力将体内的瘟气排出,可是根本不可能,此刻的他连握紧拳头都成了一种奢望。他只好尽力的让自己静下来,他闭上了双目,想等这股虚弱过后,再度蓄力。

    岳尘枫静坐了一会儿,就听到院门有了响动。他睁眼望去,就见金九帅着一队人马,耀武扬威的走了进来。岳尘枫马上就明白了三分,他镇静的问道:“金兄,不请而来有何贵干?”金九干笑了两声,yīn阳怪气的说道:“今rì前来,一为来探望贤弟,二来愚兄有公务在,前来剿灭前朝逆匪。”岳尘枫依旧不卑不亢的说道:“金兄,坐下说话。”

    虽然金九知道岳尘枫已经中了“错筋散”之毒,但是他深知岳尘枫武艺了得,所以暂时他还不敢靠他太近。金九朝边的随从使了个眼sè,那随从过去推了岳尘枫一把,岳尘枫竟从椅子上滑落在地。金九这才放心大胆的走了过去,他伏在岳尘枫耳边低语道:“贤弟,现在愚兄再开口借玉,想必你会答应了吧?”岳尘枫轻蔑的一笑,厉声呵斥道:“jiān诈小人!我岳尘枫岂能违背家训,遂了你的心愿!”

    金九生怕岳尘枫再说出什么来,让各路英雄知晓了他的险恶用心,于是他一不做二不休,抽出短刀抹向了岳尘枫的脖子。一代少侠岳尘枫就这样屈死在金九的刀下。

    瘫在岳尘枫边的管家见状,悲呼一声:“少东家!”话音刚落,也惨死在金九的刀下。内室里的冷秋云不明就里,大声的呼喊着:“尘枫!你怎么了尘枫?!”金九闻声sè心又起,他对后的众人下令道:“冷家庄全是逆匪,尽数杀掉!一个不留!”说完,他就带着几个亲随步入了内室。

    金九让几个亲随将大宝小宝带出屋外严加看管,又嘱咐两个亲兵把住房门,没有他的命令谁都不准进入,就狞笑着走向了冷秋云。

    冷秋云眼见金九步步近,急得大呼:“尘枫!尘枫!”

    眼看着自己rì思夜想的玉人儿就在面前,金九拼命的吞咽着口水靠了过去:“弟妹,你可想死为兄了!别喊了,你那不识时务的尘枫已经去见了他的死鬼老爹,今后,你就是我的人了!”冷秋云大惊,随即厉呼道:“jiān贼,再敢靠近半步,我要了你的狗命!”金九yín笑着说道:“心肝儿,不用你要我的命,伺候好了我,今后我的命就是你的了。”说完,将冷秋云抱到了牙上,上下其手,将一个玉人儿剥了个jīng光。

    可怜的冷秋云空有一武艺,现在却瘫软的浑无力,只能眼睁睁的任人宰割。

    金九一边脱着自己的衣衫,一边喘着粗气道:“别急,美人儿,我来了!”说完,眼里闪着yín光,就扑了上去。

    烈xìng的冷秋云岂能受此大辱,想到夫君已逝,她真想咬舌自尽,随夫君而去,可是屋外传来两个儿子的阵阵啼哭,让她于心不忍。看着已经伏在上的金九,她恶狠狠的说了句:“畜生!你不得好死!”说完,她绝望的闭上了双眼……

    许久,满足了兽yù的金九才从冷秋云的上气喘吁吁的翻到一侧,他意犹未尽的抚弄的秋云如玉的肌肤,恬不知耻的说道:“美人儿,我终于尝到你的滋味儿了。别急,等我找到了玄玉,再与你好好亲。”

    金九给冷秋云胡乱上了衣衫,大摇大摆的走出了卧房,他对门口两个偷乐的亲兵装模作样的说道:“真是顽固不化!什么也没审出来!你俩儿给我将她好生看管!”说完,朝正堂走去。

    ;

重要声明:小说《狼形龙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