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冷村喜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郎行无双 书名:狼形龙影
    从第二天开始,媒婆们就按照预先的部署,对文家展开了车轮战。一时之间,文府的门槛都快被那些媒婆给踩烂了。

    起初,文老太爷一听岳景天的岁数,头就摇得象拨浪鼓,一口回绝了。后来架不住一**媒婆的软磨硬泡,他勉强的看了看岳景天的简历。可以肯定的说,文老太爷对岳景天的这份简历还是很满意的。

    后来,文老太爷通过几个远方的亲属探听到:冷府也是当地知名的大户;岳景天果然是一个武功高强的豪侠,生得相貌堂堂、行事光明磊落。文老太爷听了心里暗自庆幸,庆幸什么?其实道理很简单:大凡舞文弄墨之人,心底都有一份傲骨和侠气。就拿文老太爷来说吧,你别看他自己手无缚鸟之力,可是他就特别羡慕那些孔武有力的行侠之人。

    再后来,在冷文俊的鼓动和收买下,文老太爷的那几个远房亲戚也加入到了游说的队伍。文老太爷终于答应:那就见一见这个大龄后生,让他到府上一叙。

    那年月不像现在,能去“府上一叙”,就说明这八字有一撇了。登门那天,岳景天在冷文俊的陪同下出现在了文府。那天的岳景天,表现实在是太好了,文老爷子见到他后是欣喜不已,满意的不得了:谈吐不凡、不卑不亢、材魁梧、仪表堂堂,最让文老太爷满意的是岳景天那副天生的官派。

    其实只有岳景天自己知道,那天他有多紧张:自打一进了文府,他就再次闻到了那股让他迷醉的香气,那香味儿若有若无的出现在鼻翼前,让他脚底发软,竟有了一种腾云驾雾的感觉。他是强打着jīng神,心惊跳的通过了那场可怕的面试。

    岳景天和冷文俊前脚刚出门,文老太爷就来到屏风后,问躲在那里偷窥的小女儿文秀:“闺女,那可看得仔细?如何?”

    说实话,那天赶庙会去上香的时候,文秀也注意到了岳景天。回到家里,一想起岳景天看着自己,那傻不拉叽的炽眼神,文秀就忍不住面红心跳。没想到,今天爹爹让自己躲在屏风后看得人,竟然就是初九那天自己遇到的冒失鬼,当下她就欣喜不已。

    眼下爹爹已经问了,自己该如何回答?那时候的女孩子腼腆,尤其是象文家这样的书香门第。文秀肯定不会象现在豪爽的女孩子一样,一拍桌子暴喝道:“我靠!就他了!”只见文秀羞的一颔首,怯怯的说道:“全凭爹爹做主了。”

    出了文府,岳景天一路都在问冷文俊:“我今天的举止如何?”冷文俊回答说:“恩,不错不错!”岳景天又问:“你说,能成吗?”冷文俊让他问的有些心虚,但是还是底气十足的回答:“没问题,咱们回去等信儿!”

    冷文俊回到家里已是下午时分,他在府堂之上是来回踱步:要说今天岳景天的表现还真的不错;自己今天带去的礼物,都是让下人快马加鞭从济南府采办回来的;尤其是那几包点心,当他听说文老爷子之前是在顺德为官,特意派人从顺德府采买了回来。这一切都是jīng心策划的,应该没什么问题,可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如此忐忑。

    这里有必要和大家解释一下,明朝的顺德府,不是现如今广东的顺德,而是现在的河北邢台。

    就在那天傍晚,文府来人了,通知冷文俊:找人保媒;下聘;族里过去几个长辈,到文府商议婚事。冷文俊重重的打赏了文府来报信的人,便急三火四的来到了岳景天的府上。

    岳景天听到喜讯后大喜过望,他实在是无法表达那种喜悦,拎着两把玄铁长刀就出去了。他这一高兴不要紧,村外的那片小树林算是遭了殃了:被他一顿狂舞劈倒了十好几棵。

    说到长辈,现如今的岳景天可是彻底的孤家寡人了:岳景天的父母在他十九岁那年就双双过世了,他正是补了父亲的官缺进了锦衣卫;他上面还有个比他年长七八岁的姐姐,可是在他还小的时候就被前皇帝指婚嫁了出去。那皇帝指的还不近便,他就那么一指,岳景天的姐姐就嫁到了大西北的岷州卫。太远了,到现在是死是活都不知道。所以,冷文俊的父母,责无旁贷的替补了岳景天父母的空缺。

    冷文俊还给京城的金健吾去了书信,要他务必赶回来参加岳景天的婚礼,还另加嘱咐了一些事宜,用现在的话简明扼要的说,就是“高调”!能多高调就多高调!

    岳景天的婚礼,可以说是冷家庄,甚至是东昌府前所未有过的规格:

    文老太爷嫁女,那可马虎不得:陪嫁丫头两个;陪嫁物品整整一个马队,十几辆马车装的满满当当;文秀在外地为官的大哥和两个姐夫也都带着大宗的礼品赶了回来;

    冷文俊也不含糊:整个冷家庄披红挂绿;村后被岳景天砍倒树的那个小树林成了临时屠宰场;鸡、鸭、牛、羊是成群的放倒;方圆几里的小猪都集中到了冷家庄(烤rǔ猪);从东昌府到冷家庄沿途的路上,就连路边的小野葱都被糊上了“喜”字;

    金健吾提前两天就到了,这次他不光自己来了,还带来了三十人的锦衣卫卫队。这可把东昌府震惊了:当朝正二品官衔、锦衣卫指挥使、带着皇帝的卫队来了,那还了得?!于是乎,不光东昌府的官员,就连附近大名府、顺德府甚至济南府的官员都来参加了岳景天的婚礼,一时间让文老太爷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婚礼当天,众人从东昌府的文府接了新娘子上了花轿之后,就赶往了新郎的家-冷家庄。前面是三十骑锦衣卫的高头大马开道;后面紧跟着几十人的唢呐锣鼓队;金健吾着锦衣卫礼服,陪伴着意气风发的新郎岳景天,一起护驾着花轿;花轿后面就是那二十辆满载着陪嫁的马车;再后面是断后的东昌府衙役。一路上吹吹打打,鞭炮不断,好不闹。

    冷家庄村头,冷文俊率领家仆家丁以及岳景天的那党武友,早就做好了迎接的准备。

    冷家庄连开了三天的流水宴席,参加岳景天婚宴的一共多少人,没人统计过。不过,不光冷府和岳府,村里每家每户的庭院都摆满了宴席。宴席上吃了多少东西,也没人计算过。不过,附近有点儿知名度的厨子,当时全在冷家庄了;婚礼过后的很久,村旁小树林的那个临时屠宰场,掘地三尺之后,还能闻到血腥味儿。

    婚宴第二天刚过正午,岳景天的武友们到岳府庭院的主宴上来敬酒了,也不知是谁提议道:“咱们让新郎给咱们练一段怎么样?”这个提议得到了山呼般的响应。

    人逢喜事jīng神爽,岳景天也不拒绝,朗声说道:“好!今天是我大喜的rì子!那我就献丑啦!给大家助助兴!”一听他这么说,大家欣喜若狂的移开了庭院中的桌子。岳景天的老岳父-文老太爷,更是好奇的不得了,都说自己的姑爷武功了得,今天借此机会可要好好看看,观赏一番。

    岳景天来到院子的空地旁,朝人群微微一笑,道:“一个人练,没意思!可有人愿意与我对练?”

    冷文俊和金健吾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他俩儿相视一笑,来到岳景天面前双双抱拳,异口同声道:“大人!卑职愿意奉陪!”几个地方官员当时就愣了:堂堂大内高手、正二品顶戴、锦衣卫指挥使,尊称新郎为“大人”?!

    三个人干脆脱去了上衣,半出一的腱子,光那三疙瘩,就让人群发出一片“啊”的赞叹。屋子里的新娘子文秀自然也看在了眼里,不免的又是一阵面红心跳:他怎么那么壮啊?!两个陪嫁丫头见状打趣道:“小姐,你可别看到眼里拔不出来了。”羞得文秀慌忙的抚下盖头,羞的搪塞道:“瞎说,谁看了?”

    院子里,岳景天手持两把玄铁长刀;金健吾将棍衣摘脱,取出了龙头玄铁杖;冷文俊一抖手里的入云枪,互道:“承让!”便厮杀开来。

    岳景天以一对二,迎战两人,一时间,猿腾豹跳,狮吼虎啸,刀光剑影中,三个人杀的是难解难分。这可是当今武林难得一见的、一等一的高手过招,看得众人瞠目结舌,口水耷拉的老长,不管不顾,嘴巴子都砸脚面上了,浑然不觉。

    徒然,岳景天一声暴喝:“着!”只见从玄铁长刀中杀出一道青光剑气,随着他的那声呼号,距他四米开外的一个粗木饭桌应声倒地。众人一看,好家伙,那饭桌竟被那剑气斩的四分五裂。

    三人收势后,对着人群一抱拳:“见笑了!”

    人群在长久的沉默之后,有人喊了一声:“好!”登时,人群沸腾了。文老爷子拉着岳景天的手,激动的泪盈眶:“贤婿!真英雄也!”

    ;

重要声明:小说《狼形龙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