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偶遇佳人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郎行无双 书名:狼形龙影
    话说当年岳景天随冷文俊回到了东昌府,不欣喜万分。原来,这个东昌府不光山清水秀,而且还是尚武之乡。尤其是冷文俊的老家-冷家庄,几乎家家习武,难怪冷文俊有那么好的手。于是,岳景天在这里买下了一处府院和一片地,将土地租给了附近的人,只收地租,他自己就在周围随处的访交武友,切磋武艺。很快,他就在当地的武术圈远近闻名了。

    冷文俊回到家乡后,遵照父母的意愿,很快的便娶妻生子。他看到岳景天整天痴迷于武功,每次和他提及婚嫁之事,他都顾左右而言他,不免的暗暗着急。冷文俊试图让妻子劝说岳景天,可是岳景天丝毫不为所动,依然每天乐此不疲的出去访友比武。

    没过多久,岳景天就开始厌倦了这种生活,原因无他,他的武功实在是太高了。起初他只是对当地的武功好奇,可周围确实没有人是他的敌手。说句良心话,除了冷文俊,在附近还没有配和他交手的人。于是乎,他想念方玄鹤心就更加的迫切了,为此,他给京城的金健吾去了书信,拜托他打探一下方玄鹤的下落。

    没想到,就是那封书信,竟把金健吾召到了东昌府。挚友三人再度相见,不免的感慨万千。金健吾和他俩儿介绍了京城的况,并告诉他们皇上下诏的事,再三的劝他们二位回京,可是岳景天和冷文俊是铁了心,坚决不再回朝为官。当岳景天问及方玄鹤下落的时候,金健吾无奈的摇了摇头:“我已经托付很多人打探,但是没有得到丝毫关于玄鹤兄的消息。”岳景天想想也是:连皇dì dū找不到的人,自己上哪儿找去?除非哪一天方玄鹤自己现。所以,他也打消了出去查访方玄鹤的念头。

    几rì之后,金健吾要回京了,三个人又是一顿难舍难分。

    岳景天三十多岁的人了,依然光棍一根,冷文俊对此已经无奈到了极点。这一年的大年初九,东昌府有庙会。本来岳景天是不屑于凑这种闹的,但是当他听说庙会上有擂台比武时,一大早他就兴高采烈的骑上马,奔了东昌府。

    还不到晌午时候,岳景天竟回来了,他急急忙忙的奔进冷府,结结巴巴的对冷文俊说道:“给,给,给我保个媒吧。”说完,也不管冷文俊听没听清,拉起他就往外跑。

    在去东昌府的路上,岳景天对冷文俊道明了原委:原来,他一早就来到了东昌府,可他来得实在太早了,人家连擂台还没有搭好呢。闲来无事,他就随着进香的人流朝城隍庙走去。正走着,他被前面人群里一个女子婀娜的影吸引住了目光。他正看得出神,那女子回转过头向后望了一眼,不经意间竟发现了呆立的岳景天,那女子不掩着嘴浅笑了一下。本来岳景天望着那背影就已经酥了半边子,这一笑不打紧,岳景天的另一半子也酥了。当时他就觉得自己陷进了云山雾罩之中,他觉得自己是喝醉了酒。岳景天匆忙运功,打算用内力出酒气,可他到现在才发现,这大清早的,哪儿来的酒气啊?!

    恍惚了半天才回过神来的岳景天,发现自己已经失去了那女子的踪影。他在人群里寻找了半天,一无所获。就在他为自己刚才的失神懊悔不已的时候,那女子在两个侍女的陪伴下,从他前款款的经过。于是,他就闻着那若有若无的香气,失魂落魄的跟在那三位女子的后。

    那女子显然也注意到后有人跟随,时不时的侧目朝后瞥一眼,虽是只能看到半张脸,可岳景天已经看得如痴如醉了。

    终于,三个女子来到了一处挂着“文府”牌匾的大宅门前,走了进去。临进门的刹那,那女子再度回首,留给岳景天羞的一笑。

    过了好久,岳景天在自己大腿上狠狠的拧了一下,才确定自己刚才不是在做梦。他心急火燎的在那门前徘徊了半天,却不得章法。他真想直接破门而入,可他知道,那念头只不过是想想而已。他猛地想起了冷文俊:对!回去找人帮忙!

    冷文俊随岳景天来到了“文府”门前,他从附近的店家的嘴里了解到:这个“文府”,是东昌府大户文家的祖宅,因为文老太爷一直在顺德府任职,所以以前一直是闲置的,一年前,文老太爷辞官回到东昌府,举家迁入了祖宅。文老太爷膝下有一子三女,岳景天看到的那位,应该是文老太爷唯一尚在闺中的小女儿。那姑娘大约芳龄二九,生的花容月貌,只是很少出门,以至于叫什么名字邻里们都不知道。

    了解了这些,冷文俊看着岳景天那张因兴奋而有些扭曲的大红脸,心里开始没有底了。按说岳景天曾任锦衣卫正三品指挥使;你想想,那可是能拎着刀zì yóu进出皇宫的人物,恐怕全天下也没有几个;人生的更是板魁梧、相貌堂堂;为人又仗义豪爽;谁家有闺女往上送都来不及;可现如今却大不相同了:岳景天辞了官,成了一介草民,原来的份不能示人;而且最大的困难是年龄,要说三十露头的岁数尚未嫁娶,在如今那是太正常不过的事,可在大明朝那会儿,那绝对是大龄青年中的大龄青年了。

    差距是比较出来的,你再反观一下人家文家小姐:父亲曾经为官,用现在的话说那是典型的官二代;瞧那门庭的架势就知道,还是典型的富二代;文家又是东昌府远近闻名的书香门第;文小姐又是“花容月貌”;而且正是十七八岁待嫁的好年华。你说,冷文俊的心里能有底吗?

    不过,难得岳景天能相中个姑娘,冷文俊决定了,即使倾家产也要遂了岳景天的这个心愿;就算她是王母娘娘的干闺女,自己也要给岳景天娶进门来!

    冷文俊回到府上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岳景天做了一份履历表:岳景天是自己的表弟;自幼习武,立志报效国家;十几岁参军,卫戍边疆;在与瓦喇和鞑靼部的战争中,战功显赫;战争平息之rì,因厌倦了杀伐和官场,毅然辞官,回乡隐居;多年的征战耽搁了婚事;另外,他还格外强调了:岳景天还有一个表兄:金健吾,现居京城,任锦衣卫正三品指挥使。括弧:享受正二品待遇!

    冷文俊对这份履历还是相当满意的,于是,他又做了第二件事:召集远近所有牵线搭桥成功率比较高的媒婆,当晚就在冷府找开了战前动员大会。并且,他还找了所有自己家族的亲友,看是否有和文老太爷家沾亲带故的。

    ;

重要声明:小说《狼形龙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