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金府太岁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郎行无双 书名:狼形龙影
    次rì,金健吾觐见了皇上。当他说明了来意之后,皇上等不及太监诵读,便一把抢过了书信。皇上看着书信,双手不住的颤抖:书信之中,字字珠玑,句句离。看罢之后,皇上捶顿足道:“两位忠义之士,为何弃我而去啊?”当即,他招过当值太监:“明rì朕登基大典后,颁布第一道诏书:大明朝各府部,凡遇‘忠’‘义’玄玉者,如朕亲临,速速上京呈报,不得怠慢有误!”

    史官也有记载:凡持“忠”“义”玄玉觐见者,封一品侯、护国公,世袭罔替。

    皇上何曾想到,他的一番美意,rì后竟给岳府带去了灭门之祸。

    三位义士出走,于是皇上重重的封赏了金健吾。不光让他继任了锦衣卫指挥使正三品的职务,还享受了正二品的待遇。皇上给金家赏赐了免死金牌,还给金家的府宅亲笔御书了“虎威金府”四个大字。

    金健吾谨记岳景天临行前的教诲,兢兢业业的打理着锦衣卫,各方权势的角逐和拉拢他一概不参与。金健吾的夫人和侧室,陆续给他生下了几子几女,但是很可惜,除了两个女儿和最小的一个儿子,其他的全部早夭了。本来他这个儿子是有名字的,可因为是重阳rì出生的,所以家里人都叫他“小金九”,久而久之,外人也都淡忘了他原来的名字。家里只有小金九一个男娃,所以,能金贵到什么样子是可想而之的。小金九聪明伶俐,自幼跟着他爹习武,小小年纪就把他爹的一“浑天棍法”耍的虎虎生威。十几岁的时候,京城内外他几乎已经罕逢敌手了。

    小金九除了习武,其他的恐怕就拿不上桌面了:自恃他爹德高望重,自己又武艺超群,所以纠结着一群纨绔子弟,在京城之内是横行霸道、嚣张跋扈。这小子还有个毛病,好sè!不是一般的好sè!好sè加上胆大,那就太可怕了。这么说吧,京城百姓要是谁家谁娶媳妇儿,都得躲着他。金健吾看见他那个宝贝儿子就头疼,可他家里人,尤其是他那个老母亲,全护着小金九,让他这个大孝子是万般无奈。

    小金九十六七岁的时候,金健吾给他在锦衣卫里谋了个品级很低的小职。朝廷里眼见着一个大功臣的儿子竟挂了个如此卑微的职务,有人过意不去,就将小金九安排到了户部。可是这个小金九去户部不久,就出事儿了:

    浙江的一个官吏,给自己的儿子谋了个外放的官职空缺,他儿子要先到户部来报到,然后离京上任。你说那么远的路,当时的交通又不方便,你自己进京,赶紧领了缺上任不就完事儿了?不!那货可能是舍不得新婚不久的妻,竟带着一起来了京城。

    上任临行前,按照惯例要宴请户部官员,那货也不例外。你请客就安安生生的好好请客,那货却象是显摆似的带着小妻去席上转了一圈。按说那样的场合,女人是不能上桌见人的,咱也不知道那货到底是怎么想的。不多不少,就那一圈,那个江南小娃把席上小金九的魂儿给勾走了。

    当天夜里,金九想着那小美人儿的样子,是夜不能寐啊。快半夜的时候,他带上几个亲兵去了浙江那货下榻的客栈。亲兵把那货刚刚绑上,还没来得及推出房门,金九就迫不及待的钻进了那货刚刚离开的被窝。

    一番癫狂之后,金九好不惬意。只是隔壁房间被绑着的那货,手脚、嘴里一直不老实,虽然被堵上了嘴,可他依然呜呜哇哇的叫唤个不停。金九乐了:你不是着急吗?来吧!他让亲兵把那货绑在边,在那货的眼皮子底下,结结实实的折腾那小美人儿一宿。

    这回金九可惹了大麻烦了,浙江那货的媳妇儿在京城客栈里寻死觅活,那货是寸步不离的守着媳妇儿,生怕她寻了短见。浙江的那个官吏,带着几个浙江高官来了京城,要去皇上面前告御状。可一番折腾下来,金九竟然安然无恙。是金九的老爹德高望重到如此地步?非也!

    原来,金九在锦衣卫供职的时间里,抱上了当朝的第一大粗腿:大太监刘瑾!当时的刘瑾,真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几乎所有的奏章,都是由他先过目后皇帝再审阅的。金九能忽悠,武功好,嘴又甜,在刘大粗腿面前,他凭借着自己那三寸不烂之舌是极尽阿谀之能事,深得刘瑾的喜。于是乎,当刑部将那案子拿到刘瑾面前的时候,刘大总管yīn阳怪气的说了句:“拿回去查实了再奏!”他倒不是故意yīn阳怪气,太监说话都那动静,这个,你懂得。

    刑部的人眼看着这事儿进行不下去了,就劝金九:去认个错吧!金九倒也听话,规规矩矩的去了大客栈,给人家道了歉。只不过临走的时候把人家那小媳妇儿又带回了府里,足足糟蹋了人家好几天才放了回来。

    那小媳妇儿在被放出来的当天就上吊自尽了;浙江的那个官员气得在金府门口吐了血;他儿子也没有再去上任,在京城直接就疯了。

    自从出了那事儿,金九是更加的肆无忌惮了。当时在京城都是这样吓唬女孩子的:“你再若怎样怎样,就把你送到‘喂虎金府’!”看见没有?虎威金府都给改成“喂虎金府”了,那意思就是:女孩子进了金府,就跟喂了老虎差不多。

    好景不长,多年之后,刘瑾同志倒台了。跟随刘瑾的那帮官员算是倒了血霉了!该灭门的灭门,该株连的株连,该抄家的抄家。可到了金九这里,刑部又犯了难:如果说因为金健吾的那块免死金牌,也好说,不杀你,抄家流放总可以吧?!让刑部为难的是那块先皇帝御笔亲书的牌匾!抄了?不行!不抄?不行!最后,有人出了这么个主意:金家保留牌匾;家产充公;满门驱离京城;外放到济南府给了个几乎不挂名的小吏。

    当然,金健吾已经根本没有去上任的机会了,因为他在诏书还没到家的时候就已经气绝亡了。金九草草掩埋了老爹,赶着牛车去济南府上任去了。

    经年之后,就在全天下人都以为金家从此败落的时候,金九竟然在济南府东山再起了。人都说:猫有猫道,狗有狗道,这话是一点儿错都没有!金九不知怎么鼓捣的,竟然又攀附上了大明朝的另一条粗腿:严嵩!当时的严嵩正在扩充自己的党羽,金九武功了得,又会察言观sè,腰里别着免死的小牌牌,后背着先皇御赐的大匾匾,自然很得严嵩的赏识。于是乎,惯于投机钻营的金九官运又顺畅了起来,竟然从一个不记品级的小吏,一步步高升,最后官居了从三品的怀远将军,而且,他还在刑部挂了个虚职。虽然只是个虚职,可已经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如今的金九已经渐渐的步入中年,但是却历练的更加的老辣。不久后就是他的恩公:严嵩的寿辰。他为能备一份得意的厚礼而绞尽脑汁,突然,他想到了岳府的那两块玄玉。他年幼的时候,父亲就不止一次的和他说起当年和岳景天、方玄鹤、冷文俊的故事,当然也提及了那两块上古玄玉,他一直铭记于心。他时常感叹:父亲当年真是又蠢又笨,有那样的宝贝,他竟然劝岳景天带走了,换作自己,肯定会悄悄的占为己有。

    ;

重要声明:小说《狼形龙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