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忠义救主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郎行无双 书名:狼形龙影
    前章都说了是正统年间,所以那个皇帝的名字就不要再提了,那确实是一件羞愧天下汉人的糗事,咱们也给他留几分脸面。

    话说正统十五年,西部蒙古瓦喇部举兵入侵大明,入侵的理由简直无理透顶:他们嫌大明朝廷给的赏赐忒少了!

    原来,大明朝为了炫耀国威,要附属小国定期上朝进贡,那在当时也就是十足的面子工程。大明朝会给进贡的使团按人头,返给回礼,当然,上面说了是为了炫耀国威嘛,所以回礼一般都很贵重。

    这一点,让瓦喇的大头领摸着门道了,隔三岔五他就派人到大明朝,带着破铜烂铁来进贡。起初,大明朝对这样的举动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那么地了吧。可后来,瓦喇部竟然每次组织成百上千人的使团来“进贡”,最多的一次,使团人数竟达到了三千人之多。大明朝廷忍无可忍了:“滚!你特么当我白痴啊?!这特么是你进贡还是我进贡?!”于是乎,恼羞成怒的瓦喇部大兵压境。

    当时的皇帝年轻气盛,总想着找个机会名垂青史,于是乎,他听从了宦官王振的主意:御驾亲征。这个皇帝根本不懂什么军事,可去了之后却也鬼使神差的赢了几仗,这让他不免的有些自负了起来:原来我不比我祖宗差!在好大喜功的心带动下,他率部一味的冲杀猛进。终于,在一次战役中军队被围,堂堂大明皇帝竟被小小的瓦喇部给掳了去。

    皇帝被掳,朝廷还不乱了章法?不不不,我们的大明朝廷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淡定:皇帝没了?那可不行!那就……再选一个嘛!于是乎,皇帝的弟弟从海选经过复选,直到决赛一路过关斩将,最终脱颖而出成了新皇帝。

    那边瓦喇部掳到了大明皇帝,自然是欣喜若狂。瓦喇部首领在军帐中兴高采烈的喝着酒,踱着步,对秘书吩咐道:“要钱!对对对,要钱!还得要地!要他们给咱们割让城池!对了,要女人!必须是美女!”他正思忖着再要点儿什么的时候,秘书抬头提醒道:“大汗,我弱弱的问一句,他们都打到咱门老家了,我觉得,是不是应该让他们先退兵啊?”大首领如梦方醒,一拍脑门惊呼道:“MYGOD!幸亏你提醒!差点儿把这茬儿给忘了,对!让他们马上退兵!”

    没过几天,大明朝的信使来了,简明扼要的阐述了新朝廷的观点:钱,不能给;地,不能割;兵,不能退;仗,继续打;至于那个皇帝,你们留着自己玩吧。

    现如今轮到瓦喇部首领傻眼了:自己逮着个皇帝还觉得整了个宝,敢人家根本没拿着当回事儿?!

    这次,大明朝派出了久经杀阵的大将军:兵部尚书于谦(不是和郭德纲说相声的那位)领衔主打。一场大仗打下来,瓦喇部被揍的鼻青脸肿,满头的疙瘩跟释迦摩尼似的。

    大败而归的瓦喇部首领在军帐中喝着闷酒,看着站在下面焉头耷脑的俘虏皇帝是越看越来气,他抓起桌子上啃剩的半截羊腿,劈头盖脸的就砸了过去:“我要你这个窝囊废干嘛?给我滚!”

    他这一声“滚”说的容易,大明朝朝廷里的那些栋梁们傻眼了:我们这都一个萝卜一个坑的安排好了,他怎么回来了?!难不成一个朝廷两个皇帝?!

    也不知哪个孙子出了个馊主意:一朝两个皇帝,有啊!皇帝父子啊,太上皇啊!没想到,这么个馊主意竟然被新皇帝采纳了,他搞了个声势浩大的仪式:尊旧皇帝为‘太上皇’。看见没有?打了败仗,被人掳了去,回来还长了一辈儿,给弟弟当“爹”了,这都上哪儿说理去?!

    名称虽好听,rì子却难过,太上皇从典礼上下来后,就被直接带到了皇宫里的南宫柴院,给软起来了。我真不是危言耸听,太上皇的rì子过得潦倒程度简直难以让人想象。正史中有记载:整个柴院被锦衣卫层层把守!每rì太上皇和皇后的餐饭,都是从围墙上的一个方洞中送入,并且,那些餐饭的质量简直惨不忍睹!差点儿也就算了,太上皇竟然经常吃不饱!

    为了贴补家用,太上皇的皇后每天纺麻织布做女红,然后拜托守卫拿出去卖掉,换些家用的物件。就这样,新皇帝还不放心,害怕有人常来探望,于是,把柴院周围的树木全部砍倒……太上皇被一软就是整整七年的时间。

    你们觉得这个太上皇一无是处是吧?错了!这个旧皇帝心地是仁慈的,待人也极为厚道。大明皇帝驾崩后的“殉葬制”,就是被他明文止了的。也就是说,从他开始之后,再有皇帝驾崩,不再杀人殉葬了。理xìng化吧?人xìng化吧?

    有两个年轻人对他是忠心耿耿,并且其中一人还能接触到他。你猜是谁?岳景天!方玄鹤!

    岳景天时年二十多岁,你别看他年岁不高,却已经官居正三品,并且是堂堂大明朝锦衣卫指挥使。换到现在,那可就是国家安全局的一把手。此人武功盖世,使两把玄铁长刀;在马上征战时,用的是一条盘龙长枪;不光是在朝野和军中,在江湖上他也享有很高的盛誉。

    方玄鹤,比岳景天年长两岁,也官居正三品,兵部昭毅将军。此人的武功那更是高深莫测。他的祖上是随太祖皇帝征战多年的明教术士,他的兵器是一柄玄铁龙头杖。此人擅长奇门遁甲之术,一玄妙的内功,让岳景天也不的叹为观止。

    两个人年纪相仿,又惺惺相惜,自然同手足。两人都尚未婚配,所以时常在一起切磋武艺,把酒论道。此二人小小年纪却官居要职,除了各自武功超群之外,还有一个共同点:祖上都随太祖皇帝征战,世代承受皇庭恩泽。

    眼看着旧皇帝的悲惨境遇,岳景天不免感慨万千。所以,他隔三岔五就利用职务之便,弄个猪蹄鸡腿什么的,趁人不注意扔进老皇帝的柴院。透过墙洞,看着旧皇帝欣喜的捡起鸡腿朝他作揖的景,岳景天更是心酸不已。

    正所谓厚此而薄彼,岳景天感慨着旧皇帝的心酸,不免的就看着新皇帝不顺眼,所以,他经常借着酒劲儿在方玄鹤面前发牢sāo。

    新皇帝这时候出了些状况,登基不久,他就为了彰显皇权,频频的削弱各路王公大臣的势力。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想实现权利集中制。那些大臣们自然是怨声载道:哦,把你扶植起来了坐上了皇位,现在倒开始收拾起我们来了?!所以,那时候就连在朝堂之上,也经常听到他们的抱怨之言;背后,更是处处与新皇帝作对。到了后期,新皇帝连颁布的新法令都难以实行了,一气之下竟然病倒了。

    这一rì,岳景天和方玄鹤在府中饮酒,酒过三旬不免的又为旧皇帝的处境唏嘘不已。方玄鹤此时一改往rì的规劝,在他耳边低语了一番。岳景天听完后大惊失sè,细细品味之后,他拍案而起:“大丈夫当有所作为!”

    次rì,南宫柴院外执事的锦衣卫是岳景天的副手:从三品同知冷文俊。事前,冷文俊已经将当天值班的锦衣卫都换成了自己的亲信。入夜,岳景天带着方玄鹤,走进了那扇七年未曾开启过的柴院大门。

    二人见到旧皇帝跪拜之后,说明了来意。

    太上皇感激涕零,当即咬破手指,在他老婆纺织的粗麻布上写下了勤王诏书。而后,他从腰上解下了一块玉,又从房内取出了另一块模样相仿的玉石。太上皇向岳景天索过锦衣卫短刀,在两块玉石上分别刻下了“忠”“义”二字。太上皇刻罢之后,双手承玉跪倒在地:“此举若成,朕自当与两位义士共享天下,现奉上此玉,以为凭证!”两人慌忙跪地接过,因时间紧迫,两人对太上皇拜别之后,便匆匆隐于夜sè。

    诸位可知这两块玄玉之前的由来?原来,这两块玉二指宽,拇指长,原是xī zàng某部落的圣物,一直被供奉于圣之上。看似圆润平凡的两块玉石,里面却大有玄机:一块玉中隐有一尊栩栩如生的龙头;另一枚里隐藏着一个同样真的狼头。太上皇初次登基之前,那个部落因为发生叛乱,被当时的“乌思藏都司”,也就是现在咱们说的“xī zàng军区”一举剿灭了。当时作为皇帝登基的贺礼呈送了上来。皇帝喜欢那个龙头的玉石,经常拿在手里把玩。他嫌那狼头太过狰狞,有一天顺手将狼头玉石赏赐给了皇后。此时这两块上古玄玉已经被作为信物,赠与了两位义士。

    不久之后,武清侯石亨,副都御使徐有贞,手持方玄鹤送出的血诏,率部进京勤王。朝廷里的一众官员本就对新皇帝心生不满,所以干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岳景天率属下锦衣卫与勤王部里应外合,一场勤王竟轻松搞定了。新皇帝被贬为郕王,逐出了皇宫,太上皇准备重新复位了。

    距离太上皇重新登基的时rì不多,有功之臣业已得到了封赏,唯有岳景天和方玄鹤不见有动静。但是朝中大臣都知道:皇帝重登大宝之rì,便是二人飞黄腾达之时,所以,纷纷登门道贺。

    ;

重要声明:小说《狼形龙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