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节 四季索命(下)解禁

    “太阳出来罗嘿,喜洋洋罗罗嘿,拿出镰刀罗,当当嘿。。。”

    易尔一一进去马上就一展他五音不全的歌喉,当然他也不敢乱走动,就站在原地拼命的嘶吼。很快一道人影就飘到了他的面前,手中的镰刀在阳光照耀下发出光芒。

    “兄台,歌唱得不错。”镰刀汉子一脸赞赏的看着易尔一说道,捕不敢回话,他知道,他走错一小步那就是万劫不覆的下场,所以他继续唱,高声唱。

    “很好,兄台认为这个世界上谁最美?”

    “天啦,怎么这里的东西都客观自恋啊。”易尔一在心中呻吟一声,但很快他就回过了神,因为面前这个人很明显是一农民伯伯的打扮,记得NNN年前有一小品说得好哇,“劳动者是世界上最美滴人。”

    此话一出口,面前的镰刀汉子仰天长笑三声,接着全化为一棵参天大,呃,大麦穗。是的,没有看错,真是的化为麦穗。

    踏着一颗颗比脑袋还要大的稻米,四十二位玩家终于闯到了冬季场景。

    白茫茫的一片雪地平原,平整而又光滑,四十二位牛人欢呼一声开始了雪车比赛,不亦乐乎的玩耍让他们忘记了自已到底来这里干什么,最终还是fairy阻止了大家。

    意犹未尽的众人在认清了现实后,个个都耸拉着脑袋。因为刚才雪车滑溜了一整图,把这片并不是很大的雪地平原都滑了个遍,除了雪外,这张地图内没有任何其它的杂物。

    “会不会到了这里就需要什么触发物品了?”一位玩家出声问道,众人全看向易尔一,易尔一摸摸鼻子耸了耸肩摆出我也不知道的吊样,其余四十一个发出叹息。

    “也许我能帮到你们。”

    此声音一出,易尔一的脸马上拉得老长老长,在四十二双眼睛注视下,七十多名白衣蒙着白巾的玩家相继出现在雪地平原上,为首的玩家材苗条,凹凸有致引人犯罪,易尔一就听到好几个玩家在吞口水,这难免让他有点鄙视,丫得,不就是个蒙着脸的女人吗?指不定拿下面巾就一恐龙的说。当然,这话得在心里说,否则就会出现内部矛盾的。

    小鸟扑腾着翅膀招摇而出,紧接着呼得一声腾空而起,直直的朝烛影摇曳一头撞去,嗖嗖嗖,三支响箭在馒头的shè击下攻下了烛影摇曳。

    易尔一的攻击可谓是出了在场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在易尔一攻击之时,四十一名玩家都收到易尔一的电话“杀掉其他人,我缠住那女人。”

    捕的算盘打得很jīng,他不想挂掉那女人,当然两人的实力也不知谁高谁低,现在讲谁挂掉挂还为时尚早。不过易尔一也只是想缠住那女人,然后杀光其余人后,就可以跟女人谈条件,宝物一启出来,那女人只有一个人也翻不了天。

    除裙带飞飞与烛影摇曳两人外,其余的七十多名盾牌党玩家实力显然不如易尔一这方的玩家,想想易尔一这方怎么说都是四十二个武将玩家,废墟中武将玩家的人数只有区区数千名连万名也不到,在这款有三亿注册玩家之称的游戏中,这数千名玩家可谓是横着走的了。

    易尔一并没有坐在小鸟的背上,他是滑着雪车朝烛影摇曳冲去的,天罡斧如一道闪电划过雪地溅起无数雪花,劈头盖脸的朝烛影摇曳飞去,烛影摇曳只来得及喊道:“先退。”就不得不与易尔一缠斗在一起。

    想退?

    当然没有那么容易,随着易尔一之方面玩家雪车掌控的越来越熟练,大家第一时间就是阻住退路,然后分出十几人挡前盾牌党攻势,后面的人取下雪车后再换了上去,等大家都取了下雪车,优势就出来了。盾牌党的玩家根本没有时间取下雪车,雪车的灵活xìng到现在则变成了致命的弱点。

    因为招式的速度加快,虽然具有优,但易尔一之方面的玩家都是PK老手,并且对雪车的速度已经有相当的了解,所以盾牌党的雪车一滑过,很快就闪避而开,紧接着在盾牌党玩家后面发动攻击,秒杀是正常的,背后偷袭不能秒杀简直天地不容。

    盾牌党的玩家也发现了踩着雪车对攻很吃亏,在付出二十多人死亡的代价后,终于取下了雪车与第七诗人等人缠斗在一起。

    这时候武将玩家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五颜六sè的必杀技光芒在雪地平原上泛滥成灾,必杀技光芒一逝,相随着就有一两道的白光出现。

    持续十几分钟的战斗一点悬念也没有,如果硬要说有的话,那也是捕险象环生,烛影摇曳使得是一长一短的三叉刃,这兵器可真是少见,所谓一寸短是一寸险,一寸长则刺人脸,这一长一短的配合,让捕开始是手忙脚乱,要不是小鸟与馒头在一边牵制着,捕的上就有可能出现几个血窟窿的。

    在适应了烛影摇曳的打法后,捕总算是可以发动武将特xìng再配合已本的武艺。好久没有用的暴雨枪法,华丽的登场,眩人的枪雨让烛影摇曳应接不暇。捕的枪尖只朝一个方向挑,那就是烛影摇曳的白sè面巾,捕很想看看这个一直让自已吃了暗亏的女人到底长什么样子。

    可惜的是捕没有机会看烛影的真面目,因为第七诗人等人已经结束的战局,将烛影团团围住,捕只好无奈的收手。

    “呵,废墟第一捕果然招招出人意料啊。”烛影摇曳的声音依然温柔,不过她心中可不象嘴上说的那个,“这个疯子,还真不能小看他呀。”

    烛影摇曳的态度极其良好,并且非常配合的拿出了那四张图与三个方块字,易尔一终于看到了那三个字的真面目,那就是“风”“林”“山”,加上易尔一的那个火字的话,那就是风林火山四个字。

    联系到图画的落款都带有一个炮字,易尔一想起卖香烟的帅哥曾经提到过一个NPC,叫刘晔,据说此人是打炮能手,投石车就是这家伙发明的。刘晔是游戏中机炮营的掌门人,这个门派比较神秘,并且使用的招式都相当的古怪,他们不是用武功,而是用一个象现实中火箭炮一样的筒子,整天背在背上,听说这玩意儿就是他们的武器,并且不能放在戒指中,与传说中的巨铁弹巾有异曲同工之效。(第七诗人有个巨铁弹巾,忘记了回第一卷看)。

    “你说海楼藏宝图并不是珠宝或是钱财方面的东西,莫非就是指四个炮?风炮,林炮,火炮,山炮?”易尔一提出自已的问题,烛影摇曳相当意外,她以为这个秘密只有自已知道,没想到这捕也知道,看来自已以前还真的是看低他了。

    “没错,烟火楼楼主其实就是几百年前的海藏皇室传人,依微星吉所说,只要获得这四个神炮,复国就有望了,至于有没有这么厉害我就不知道了。嘻,其实走到雪地就是到了地头了,把这四张图摆在地面上,再将四个字放上去,其藏炮地点自然而然就会出现。”

    烛影摇曳边说边将四张chūn夏秋冬图放在雪地上,然后将三个方块字放了上去,等大家都向易尔一行注目礼,捕才猛得想起火字方块还在自个手里,不好意思的干笑两声,把那个火字放了上去。

    “火,火,火。”

    与上一次放上火字一样,当方块字凑齐后,图画上空就出现三个硕大的火字,紧接着覆盖在图画下方的雪地开始溶化,当四张图因为雪溶化而慢慢下陷时,又出现了风,风,风三个硕大的字,字一消散,狂风四起,但风的范围仅限于四张图所在的位置内。

    四张图画被风卷的刷刷做响却并没有飞散,风后就是山字,现场四十三个玩家看到了一座微型的山川在四张图画上飘扬,最后就是林字出现,微型的森林同样出现在四张图画上,等林字消散后,风林火山四字一齐出现,整个雪地就摇晃起来,紧接着现场所有的人全部消失。

    “那风,吹响战争的号角,血,染红了整个森林,火光四起的山坡,尸横遍野。那刀,yīn冷的划过长空,凝固的仇恨在瞬间迸发,断肢残臂勾画出地狱的轮廓。那人,仰天狂吼,不甘,不屈,不平,不愤,怨念从九渊升腾而起,笼罩着整个大地。那轰天的声响,摧毁所有的尸体,毁灭所有的仇恨,扫平一切的怨念,当大地重现原貌,当人重新安宁生活,谁会记得那轰天巨响的面目与名字,风林火山,人间凶器亦是正义之器。”

    “。。。丫得,一句也听不懂啊。”站在一个石像前,易尔一就听到了系统叽叽歪歪的声音,本来不想理睬,但是他体根本没法动弹,只好忍受着,当系统讲完后,捕终于恢复了zì yóu,捕第一句话就是问候系统,然后说出自已的感慨。

    “你听不懂只能怨自已智商低,那系统所说的是海楼国被毁灭的景,以及复国的指引。”白sè的长裙迎风飘,飘逸的长发向后飞扬,白巾掀起一角,可看见她小巧的嘴唇。

    “咦呀喂,你怎么还没死?”捕一瞧到来人就没好气的说道。

    “唉,我倒想死啊。没想到我居然会跟你在一组。”烛影摇曳同样没好气的说道。

    “嘛一组?”不耻下问一直是捕的骄傲。

    烛影摇曳没有理会捕,而是围着那个石像打绕。捕讨了个没趣后也不再提问,而是观察起自已所在的空间。

    这空间很怪,因为四面都是直峭的山崖,易尔一被陷在了这山崖环抱的中间,这空间的面积也不大,约十米长宽,除了一张长石桌外,就是那怪模怪样的石像,石像竖立在长石桌的后方,石桌上还有一个香炉,除此之外再无他物。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朝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