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节 路人皆知(上)

    言自流下线了但很快又上线了,因为易尔一想让他去试试能不能从登陆界面处进入炼狱,结果言自流根本无法从登陆界面进入(进入游戏时有三个入口,炼狱,废墟,竞技),这就意味着言自流以后要想进入炼狱,就得天天去偷渡。

    易尔一看着如cháo水般的战船朝沧冥礁的方面驶去,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这么多玩家进入炼狱,那就说明易尔一的奴隶来源不会继绝,也就代表着无数的炼币正舞着翅膀朝他飞来。

    因为炼狱内无法获取经验,所以要增加实力还是必须在废墟中的,易尔一合理的安排了一下自已废墟与炼间的比例,花两天时间在废墟内闭关练级,花五天时间在炼狱内以最快的速度赚钱,然后建立六扇门,培养衙役,线人,师爷,档案员等等,壮大自已的队丛,培养自已的班底,以便在rì后各个复杂的势力中间能够混水摸鱼。

    在易尔一忙着与孙策一起捉奴隶发财时,笑问天,我,无病,花以及天残五个人正痛苦的逃亡。笑问天等人都已经是黑阶武将,但是因为天残的原因,他们被一个又一个的势力驱逐出境,yīn险的是这些势力虽然自已没有动手,但却发动了群众,无数拿着菜刀,锅盖的平民追杀五个人。

    杀平民没有什么正义或是邪恶的,但是杀得多又没有以验拿还把自已累得够呛,相信不会有玩家愿意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所以五个人如丧家之犬四处逃窜。

    说这五人的境遇是连狗都不如那是相当正确的,因为就连最低级的强盗都不愿依附一群带着偷渡灰武者的家伙。

    五张图象栩栩如生的被张贴在七八个城池的城门处,连笑问天脖子处的一颗黑痣都被画了出来,由此可见炼狱内可谓是天才无数了。

    五人的转机在于笑问天的一个提议,当易尔一正在数钱数到手抽经的时候,这五个家伙遇到了一伙奴隶押送队。充满正义感的笑问天大喝一声提着棍子送了上去,天残等人无奈也跟了出去,没料到那伙奴隶押送人居然一哄而散,而一百多名只有皮包骨的奴隶发誓要追随这五位强者。

    一百多张要吃饭的嘴正等着五个保姆喂,五位衰人无奈只好外出抢食物,凭着五人的实力专门打劫了一些小团伙的过往商旅,倒也抢到了一些铁器跟食物,只是五人的图像被过往商旅报给了所属势力,那些势力发出通缉令,要把这五个败坏强者名声的家伙绞死。

    被通缉的rì子是相当艰难的,五人率着一百多位奴隶躲进了晋阳城附近的一座山内,然后留下一些食物后,就匆匆的下线逃进了废墟。

    修蚊子成为了奴隶,或许他跟易尔一前世真的有仇,否则他也不会这么倒霉的一出来就遇到了袁术大军,紧接着被数百名士兵围攻最终被抓,他原来的偷渡灰武者名号也随之而变成为了奴隶。接着易尔一率孙家军前来劫人,修蚊子升起了希望,却不料那个黑衣黑布蒙脸的家伙原来也是奴隶贩子,痛苦的修蚊拥有火星人的天份,却还是被孙策购买后去修城墙。

    奴隶的生活是暗无天rì的,修蚊子最终无奈下线逃进了废墟,进入废墟时他听到了系统提示:“由于你在本实力没有达到进入炼狱要求之前进入了炼狱,并成为奴隶,你以后将只有一天的时间待在废墟,其余的时间将被强制送入炼狱,直到你奴隶份消除为止。”

    无数与修蚊子一样成为奴隶,受不了后逃进废墟的玩家,在听完提示后发出了惨嚎,其叫声震动了整个废墟,怨气冲天,六月飞霜呐。

    除了钱无法进行流通外,炼狱与废墟间的物品倒是可以通用的。因此易尔一完成预定练级目标后,就疯狂的购物,酒,,鸡鸭等等,不论生物还是死物,反正比炼狱内价格低的,他都带,并且还把言自流以及笑问天等都给叫了过来,一起疯狂购物。

    “你哥哥我是天才,你们一定没有想过进入走私吧。嘎嘎,废墟内的盐比炼狱内便宜,铁器,煤等等都很便宜,而炼狱内的马,石材,银则比废墟内便宜,这么一来一往的倒卖,我们不发财都难啊。”发病的孩子嚣张的说道。

    “唉。”在场人员全部发出叹息。

    言自流属于仆役,离开了易尔一,他就有可能成为逃奴,会被人重新抓回易尔一边的,也就是说他根本没办法进行低买高卖的活动,并且商人们也不会跟他进行交易。

    笑问等五人还在山里猫着,一百张嘴等着他们喂,就算没有这一百多人,他们也不受商人们的欢迎,哪里还能搞低买高卖的走私了。

    “强者啊,总是寂寞的。”某孩子极度嚣张的说道,在场人员怒视,发病的孩子无视之,继续进入疯狂购物。笑问天等五人受其启发,也买了一些食物,如干,大米等等,顺便还买了大铁锅,以便在山中能够养活自个好不容易收来的手下。

    易尔一很想把那一百个奴隶接收过来贩卖,可惜合肥城离晋阳城实在太远了。

    沸腾的废墟,并没有因为无数成为奴隶玩家的血泪控诉而消灭激,他们成群结伙的向相熟或是不相熟的有船玩家发出请求。因为没有直接去沧冥礁的船,这些想去炼狱淘金的玩家,必须得坐船去。一些有生意头脑的有船玩家,马上明码标价,去沧冥礁得多少钱,虽然价格蛮贵,但仍然有数十万的玩家前往,其中相当一部分玩家是女xìng。

    白水容就是这些女xìng中的一员,她当然听说过在炼狱内,女xìng玩家会被jīng神强jiān,但就是因为这个,她发誓要杀光所有的yín贼。充满正义感的MM打电话给易尔一,这让易尔一极为意外。

    一男一女相会在易尔一的老窝——江州城,江州第一酒楼位于江河河畔,一男一女选了靠窗口的位置,选了几道小菜后就进入了正题。

    “哼,我知道你在里面都干了些什么?”白水容大大的眼睛一闪一闪的盯着正在喝酒的易尔一说道。

    “卟。。”白水容的开场白让易尔一口中之酒飞洒而出,喷了白水容一脸。

    “呃,意外,意外。”脸露惊惶的孩子有些尴尬的说道。

    “你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趁着白水容擦脸之际,捕掩饰了一些自已的心慌,装出镇定的样子缓声说道。

    “什么什么意思,你这个家伙是不是还对几个月前我打你一顿耿耿于怀啊?”(详见第二卷第一节)脸有怒意的白水容说道,易尔一马上矢口否认。

    “听说你已经是黑阶武将,在炼狱内可以自如行走,并且还收服了一批强盗手下,是不是?”

    “啊,你问得是这个啊?对对对,不过那群强盗已经死光了,可是你怎么知道啊?莫非你跟言自流有一腿?”

    “梆。”一酒杯砸在了易尔一的头上,一抹鲜血顺着额角流了下来,易尔一毫不在意的擦拭额角,一脸yín笑的看着发怒的白水容说:“我收服强盗手下的事只有言自流这家伙知道啊。”

    “他是我大学同学。”白水容怒气冲冲的说道。

    “丫得,这世界也太小了吧。”

    “你管世界小不小,听说结伴偷渡进入炼狱,那么结伴而行的人不会被分开,而是会被一起送到某个地点的。总之,你现在可以在炼狱内zì yóu行走,那你得帮我也成为仆役,然后我自已进行升级,成为正式炼狱一员后,我就要杀光那些yín贼。”

    “哈里露亚,哈里露亚。”

    无数的白鸽飞旋,圣光闪耀,光股的天使满天飞。

    以上的描述就是易尔一听完白MM话后脑中出现的场景。

    “可是我跟你非亲非故,凭啥我要帮你啊?”捕从来都不干没好处的事,就算白MM长得相当有水准,也无法让他伸出绅士之手。

    “一个秘密来交换。”

    “洗了耳朵在听。”

    “你带我进去后我再说。”

    “。。。”

    “其实不用这么麻烦的,我有办法让你升到黑阶武将,到时你就可以光明正大的进去了呀。”

    “我的武将魂消散了。唉,渡劫失败了。”

    “节哀顺便。”

    “梆。”又一酒杯悲惨的粉碎骨。

    易尔一当然不会帮白水容,先不说那个秘密到底是不是真的密秘,白MM可是个jīng明的女生,捕害怕自已会被忽悠。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易尔一在炼狱内干得事是天怒人怨的事,这万一被白MM给捅了出去,易尔一就别想在废墟内混,一不小心可能真的有人会买杀手直接干掉现实中的他,这可是关系到自个家xìng命的事,发病的孩子又不是傻瓜。

    不过捕也没有一口回绝了白水容,他提议白水容找笑问天或是我等人帮手,因为这几个家伙同样也是黑阶武将,当然力拔华山,重生罪恶,爪哇哇等人都已经是黑阶武将了,虽然这些人的升阶都是花了大量的黄金向易尔一请求渡劫的办法,但那些钱花得不冤,易尔一教的办法成功率是百分百。

    只是那些家伙显然把这个秘密守得很严,不是亲近的人绝不告诉,否则废墟内不久前掀起的渡劫狂cháo,也不会有千百名武将玩家渡劫失败。

    怒气冲冲的白MM扭着好看的股走了,而易尔一又迎来了别一个MM——fairy小姐以及她的护花使者团。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朝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