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节 奴隶贩子(下)

    临阵指挥战斗易尔一根本就不擅长,但黄忠,黄盖,周仓三人怎么说也民属于大将级的NPC,三人自行指挥着各自的队伍,对袁军进行分化吞噬,而易尔一则就象一个足球场上的前锋,不知道如何去占位,而只知道球在哪里,他就跟着跑到哪里,结果人跑得要死,却没有碰到球的一根毛。

    玩家是不知道疲累的,但手下一千吴门士与杀戮小队可是会累的,易尔一带着他们如无头苍蝇般的在交战双方中寻找战机,却总是寻不着可以下手的机会。

    袁军先是败军接着又跟数万名偷渡者打了一仗,虽然是胜了,但是有些损失的。而吴门则是修整了几个小时,紧接着又以二匹马换骑的方式冲上来,怎么说在体力与士气上也是比袁军有优势的。

    一万名吴军打几千名袁军,双方并没有运用什么战术,完全是凭各自的实力在这片较小的战场上展开搏命撕杀。一直在梦游的易尔一终于找到了一块能够啃下去的骨头。这是一队由几百袁军组成的看护队,被看护的当然是奴隶们。

    袁术显然很看重这批不小的财富,所以将这批数量庞大的奴隶队伍赶在了最前面。但可惜吴军冲上来时,袁术不得不率大部返回狙击,希望可以掩护这批奴隶撤退,只是袁术没有想到还有个战场菜鸟,带着一千七百多号士兵四处游,并且很幸运的在游中与奴隶护卫队偶然相遇。

    “嘎嘎,老子要发财了。”蒙上脸后易尔一尖着声音大吼道,紧接着他一马当先带领队伍狠狠的撞进了奴隶护卫队的外围中。

    “你干嘛又是蒙脸又是换座骑的啊?”战前言自流曾这样问易尔一。

    “傻冒,奴隶们都是玩家,如果他们认出我是谁,并且知道我救下他们后,不但没有放了他们,而是把他们象牲口一样的转卖出去,这丫得我以后还要不要混了呀?”

    “什么,你要把他们给卖啦?”言自流非常吃惊的看着易尔一。

    “废话,要不我如何赚钱。别装出吃惊的样子,这只是个游戏。那些玩家一旦被判定成为俘虏,他们就必然被沧为奴隶,就算他们下线也照样是奴隶,系统会接管他们的人物,上线时必须为了改变自已奴隶份而在炼狱内奋斗。如果他们想要自杀,相信必须付出非常惨重的代价的。所以啊,你丫得能成为杂役,可是老子给你最好的恩赐了。”易尔一很是张狂的说道,言自流皱了皱眉头,显然他感觉出眼前这个易尔一与他以前所认识的易尔一有些不一样。但是游戏头盔又不能被盗或是冒用,因此他虽然迷惑却还是忍受着易尔一的张狂。

    而现在一心一意要当奴隶贩子的易尔一象吃了chūn药一样舞着手中的小斧头,持着盾牌朝袁军冲击。轰轰轰的马蹄声将吵成一团的玩家们吸引了过去,不知道是哪位大哥喊了有救兵,数千名玩家马上呐喊起来。易尔一隐约还听到有女人的尖叫声。

    这世界太疯狂了,居然还有女生也进入炼狱。按易尔一的理解,废墟公司开发出炼狱来,就是为了让很多喜欢血腥与PK的玩家有一展报负的地方。而废墟则留给那些喜欢安静或是享受平稳游戏生涯的玩家,而绝大部分是给几千万注册女xìng玩家。

    要知道在炼狱中NPC凶残之极,**掳掠无恶不做。女xìng玩家成为奴隶就有可能会被NPC强jiān,虽然不是真正意义的**强jiān,但也算是jīng神上的强jiān的。想想当一位女xìng玩家听到系统提示,某某正在撕扯着你的衣服,你无力反抗,你的XX正被侵犯,相信很多女xìng玩家会jīng神崩溃的。但就算崩溃跟废墟公司也没有关系,因为她们在偷渡前都签了很多合同,那是具有法律效率的,况且废墟公司的劝告老头还苦口婆心的一直劝告女xìng玩家不要进去,当然也把会被强jiān的事说了出来。

    为黑武者,易尔一具有强大的攻击力,一盾挡下一支箭后,马已带着他冲到了袁军小兵面前,一斧劈下去,一具尸体就横躺在地,紧接着整个骑兵们如风卷残云般横穿而过,然后转了个弯后又朝奴隶护卫军杀去。

    袁兵最终放弃抵抗四处逃窜,易尔一的小兵们马上将数千名奴隶监管起来。玩家们纷纷发出失望的喊声。

    “各位亲的奴隶,在没有将你们换成炼币前,你们不会被杀,被打骂,被饿,不过我希望你们能安静的跟着我的部队走,否则,以上所说的优待就不可能会出现。当你们被卖后,嘿嘿,就不再是我可以掌握的了。哈哈。”尽管发病,易尔一还是改变声调尖着嗓子叫喊道。

    “妈的,我要投诉,我要投诉。”

    “这家伙是不是玩家啊,如果是TMD让我知道,我就找人暗杀他,是现实中的暗杀。”

    “妈的,放了我,放了我。”

    “啊,我被强jiān了,我被**了,啊啊啊。。”

    男女交杂的声音此起彼伏,易尔一虽然发颠,但也不敢说太多的话,言多必失。下达了押解的命令后,易尔一就跑到了队伍最前面,小弟们会非常认真的持行如何押解奴隶的命令,玩家们若是不肯走或是拖拖拉拉,他们有足够的手段来修理玩家。

    游戏中的痛感虽然只是一种麻麻的感觉,因此玩家们的**被折磨并不会感到恐惧,只是如果jīng神被折磨的话,玩家们就会屈服。

    将一个玩家拉出来放在地上拖着走,皮绽开,系统会给予这种高强度的**伤害配上惨叫声的,就算玩家不想叫,系统也会让他叫出来的,因为系统不认为在那种折磨下人会不叫唤。

    数千人观看了一场现场版的五八分尸与人皮压马路的表演,死亡的玩家是幸运的,因为他们不再是奴隶份,而被吓坏的玩家同样也是幸运的,因为如果他们捱过了奴隶的阶段,就有可能在炼狱中闯出一番天地。炼狱是标准弱强食,强者为尊,玩家们的实力都会在增长,胜利最终仍然是玩家的,只看玩家们是否能够抵挡住前期的磨难了。

    易尔一在撤走时,吴袁双方仍然在激战中,易尔一也没有去惊动正在处于亲密接触中的双方,押着数千名玩家缓缓朝合肥城行去。为了避免被玩家们认出自已,易尔一一直保持着与奴隶们的很远的距离,言自流也是,这家伙听到数千人呐喊着要知道把他们当牲口一样贩卖的人不是NOC是玩家后威胁的话后,就寸步不离易尔一,估计是被吓坏了。

    “你为什么不把他们放了呀。”

    “毛,这是游戏,游戏自有游戏的规则,他们偷渡进来就得有当奴隶的觉悟,我卖了他们就有一大笔的钱,就可以组建六扇门,我在游戏,他们也在游戏,只是现在还不知道是系统玩我们,还是我们正跟系统一起玩。”

    一共八千七百六十三个奴隶,孙策要去了四千,易尔一又把余下的全卖给孙策,经过与有jiān商潜力的周瑜一阵讨价还价后,易尔一以每个奴隶120炼币的价格出售了这批奴隶玩家。易尔一一下子成了巨富,他共得了571560炼币。

    “混蛋,你这个吸血鬼,jiān商,奴隶贩子。”言自流象个泼妇一样指着易尔一大骂道。

    “丫得,你没出过力凭啥分钱,再说,要不俺,你丫得现在还是个偷渡者,把你卖了我还能再加120的收入。”发病期的孩子口不择言的说道,言自流脸sè大变,抽出武器就朝易尔一扑去,易尔一根本就没动,他手下的杀戮小队就把言自流包围了起来,盾斧齐下,要不是易尔一说不要伤了他的命,这小子估计就死了。

    “你现在还是杂役的份,离开我的边,你就会被当成一个逃奴,知道吗?所以钱在你上不安全,等哪天你头上的字消失后,咱哥们再细算帐。”易尔一笑嘻嘻的说道,言自流嗯嗯伊伊的不知道说什么。

    接下来的时间,易尔一与言自流开始着手建立六扇门,地址选好了,可是没有民工啊。结果八千多名玩家奴隶就被孙策赶来盖楼,虽然他们不会盖楼,但系统会啊,一名NPC指挥着奴隶们挑土扛木等等,然后又指挥着玩家奴隶们如何砌砖,如何搭木。

    还需要一个月的时间六扇衙门才能建好,因此易尔一又动了心思,他发现当个奴隶贩子真他妈的好赚钱,所以他决定带着手下七百多号人马继续去抓奴隶。不过在去抓之前,得必须了解一下废墟内现在有多少玩家偷渡进来了,如果只是几万号人物,那么发财大计就夭折了。

    废墟内依然闹无比,虽然各处的纠纷不断,但比起四处狼烟的炼狱,废墟可算是太平盛世了。从炼狱内到废墟,会人让人产生一种强烈的舒服的感觉。在炼狱内有种压抑,而在废墟内却是一种轻松,两种气氛都走得很极端,因此会让人不舒服。

    言自流就产生了不舒服的感觉,瞧傻呆呆的看着周围,易尔一也没有去打扰他,因为他当初刚出炼狱出来再进废墟时,也是跟言自流一样的感觉的。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朝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