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节 六扇百科

    三百多名原吴门士兵跟三百多名俘虏成为了易尔一初建合肥六扇门的班底,战争过后流民四处逃散,易尔一带着七百多名手下看着空的制衣厂无语。即然服装没办法搞出来,易尔一只好分发从战场上捡来的战利品,很快七百多名六扇衙役就焕然一新。

    上穿得统一是吴门的军服,背上一盾一枪或一戟,腰间一长刀一短斧,人手一马,整个队伍看上去倒也威风凌凌,很有杀气。那三百多名俘虏原是纪录的亲卫,现在跟随了易尔一。NPC士兵都是跟随主将的,主将降则降,主将逃则也降,如果主将死战的话,除非主将死亡否则是不会投降的。由此可见炼狱内的战争是何等的残酷。

    掏出案件百科全书,易尔一首先查得就是合肥太守府内的原袁术住的地方,百科全书就象一个万能的机器人,只要提着它在桌椅之类扫过,它就会分析出各类的信息来。

    一名衙径注意到墙角边有一根断绳,易尔一赶紧过去将百科全书一晃,就听到“缚人绳索,切口整齐,时间不确定,但可笼统得出应在三个小时前。”

    绕到后厢房,一名衙径居然找出了一间暗室,易尔一大喜,拍着那位衙径大夸一通,然后兴冲冲的跑进暗室,结果里面一无所获,发病的孩子忍不住大骂孙策这家伙不厚道,好东西也不留点。为什么骂孙策而不是袁术,很简单,百科全书分析出此处的脚印杂乱,但还很新是不久前才留下的。袁术都撤退三个小时多了,而百科全书说脚印是三十分钟前的,那当然是孙策了。

    太守府一无所获,易尔一也不耽搁时间,带着七百多名小弟朝3号城门冲去。守门的士兵见到了六扇铁令后马上放行,易尔一骑在小鸟的背上回想起不久前跟孙策的谈话。

    “吴门承认六扇门的存在,但条件是必须找回大乔小乔,而且必须是毫发无伤的,否则,哼哼。”

    “为了办事方便,你先让你的部队与属地里的官员都知道一下六扇铁令,否则我会很难办事的。”

    严格的说易尔一现在还无法将六扇门建立,因为他必须在三天内找到大乔小乔的踪影,并且如果吴门斥候先找到的话,那么易尔一就必须另找门路了,吴门不欢迎六扇门的存。

    而原吴门三百多名士兵是孙策送给易尔一的,易尔一当然不知道其中还有个原因,那就是这三百多名士兵因为跟随他做战产生的异变,并没有按原来的等级提升(军士,步兵,卫士,骑兵,骑士),在原来这些士兵已经达到了卫士的级别,现在突然转变成了杀戮者。

    不过易尔一就算知道也不明白为什么跟他一起做战的士兵会升到杀戮者,直到又遇到了赵师叔。赵师叔说强者自有一份魄力与人格魅力,向往成为强者与跟随强者是炼狱内所有低层人物的心愿。而易尔一表示出来的勇武,恰好打动了那三百多个卫士,使他们更亲近与强者。因此就出现了异心,而这种异心并不是背叛吴门,只是心中想跟随易尔一的念头很强烈。如果孙策不把这三百多名士兵送给易尔一的话,有可能会使这三百多个小兵实力后退,最终将无法再晋级,所以孙策就顺水推舟把三百个士兵给了易尔一。

    三百名俘虏则是依据炼狱内的强者协议,谁抓到的俘虏就归谁。一般况下炼狱内的强者都是把这些俘虏变卖换成金钱,而这些俘虏很悲惨的就成了奴隶,其原来的等级与武功全部消失,重新得从奴隶升起。(详见前节兵种分列)。

    杀戮者是强者对自已边的崇拜者的称呼,意思就是这是一批永不背叛,就算强者自行逃亡,他们也不可能投降而只会选择死战到底。当跟强者在一起时,他们的实力会比平常提升到一个阶梯,很是强悍。

    那三百多名俘虏也是到了卫士的级别,在易尔一没有把他们卖出去并将他们收为小弟后,这三百多名俘虏也产生了异变也是变成了杀戮,同理,也是强者的人格魅力所造成的。

    “妈的,强者魅力不就是传说是的龟者之气吗?”易尔一骑在小鸟的背上骂道,他特意将小鸟的速度降低,以便后面的七百一十名杀戮骑兵小队能够跟得上。

    其实在网游内哪有什么龟者之气,一切当然都是由系统来主宰。而在炼狱内的信条是强者为尊,弱强食。因此依附强者而提升实力等等这些都是顺理成章的事

    百科全书扫过地上凌乱不堪的脚印得出了从此地方经过的人马约有数千,方向东南。易尔一让杀戮骑兵小队跟着,自已则让小鸟发挥金阶座骑的作用,顺着一路袁术留下来的线索,依着百科全书的提示奋力直追。

    袁术的大部队虽然走了约四个小时,但是四个小时对于小鸟来说就是一个鸟。鸟一放完,其就追到了袁术的后营队尾巴。

    易尔一收起小鸟掏出如意神索朝缓缓而行的一辆马车shè去,“吧”的一声轻响,易尔一已经贴在了马车的后厢上。因为这辆马车是在部队的最后面,所以虽然有声响,但却没有引起他人注意。

    易尔一双腿勾住后车厢,整个人后仰,双手一握,双腿一松,整个人就潜入到了车底的位置,然后再依法泡制,翻跳到了马车的前座。在刚才他抽空使用了百科全书,百科全书居然提示此车为货车,无人驾驶。易尔一大喜,没想到百秋全书居然还可以这样使用,真是意外啊。

    即然没有人,易尔一当然放心大胆的从后车厢翻到了车底,再从车底翻到了车前座,然后悠闲的坐在车前头瞭望前方长长望不到尽头的袁军部队。

    袁术肯定是躲在重兵把守的中军位置,而易尔一也不敢冒着被人发现的危险往前面冲去。他现在所处的位置都是用来运杂物的马车,守管这队货车的袁军并没有一辆一辆的派兵赶车,而是把车全部串在了一起,然后全部挤在前面几辆车上,指挥着最前头的马车行进,这样又省时又可以偷懒。

    大部队似乎一点也不担心会被吴门衔尾追击,缓缓的迎着烈rì慢慢的前行。为感觉当然是不会觉得,但是NPC却必须感受着四季的转变与环境的变化。此时是炼狱一千三百五十年六月二十八号,正是夏天。士兵们穿着厚重的盔甲走得跟蜗牛差不多,因此易尔一断定不久就该安营扎寨了。

    可惜易尔一的断定从来都是不准的,部队拖拖拉拉最终还是走了约五个小时,在傍晚时分才在一处有山有河有树林的位置安营扎寨。

    除非是NPC才可以以假扮真也就是穿上他军的军服混进去,而玩家则不行,正如当初易尔一要借线人供一样。可现在杀戮小队还在很无远的地方,正当易尔一想着如何才能摸到中军时,袁军前主部队传来sāo乱。sāo乱象波浪一样迅速的朝后蔓延,最终传到了易尔一前面看守货车的十几名袁军耳中。

    “发达了,发达了,好多的偷渡者,派主这次要全军出动了。哈哈,抓几个偷渡者卖赚点钱去喝酒啊。快快快,集合了。”袁兵叫嚷着纷纷收拾兵器,然后也忘了炎,兴冲冲的朝前方奔去。

    “苍天有眼,那些玩家真是福星啊。”易尔一喜出望外,双手合掌昂天低声祝福了一下偷渡者大军后,蒙上脸紧随着那十几名袁兵往前跑。中途拐了个弯隐藏在矮木丛中。

    “糟了,不知道哪里算是中军啊。”摸着鼻子易尔一很苦恼的说道,发病期的孩子心事都是要说出来的,不过这孩子总算还是知道处敌方,把声音压得很低,再加上蒙在脸上的厚布,声音又更低了,除非有人细心探听,否则是不会听得到的。

    一面大大的帅旗被竖了起来迎风飘扬,易尔一真想抱着袁术亲一口,这帅旗就在他所藏的地方几十米外。星罗分布的军帐成了易尔一最佳的掩护体,借着袁军正忙着集合队伍乱哄哄之际,易尔一有惊无险的摸到了帅旗不远的地方,然后开始观察军帐。

    袁术为派主其所住的帅帐肯定是又大又豪华,这次易尔一的猜想没有错。一顶绣着龙腾虎跃的大帐安静的躺在那里,周边除了阿猫阿狗两三只守卫外,其余的地方都是空的。

    看来袁术为了击杀偷渡者狠下心全军出动了。这正好便宜了易尔一,凭易尔一的手要在同时击杀十五名守卫是相当困难的事,但边又没有什么帮手。不过上从来都有很多乱七八糟的道具,最让捕欣赏的就是瘴风盅具“杯盖外型,可吸收瘴气,使用时只需拧动杯底按钮即可放出瘴气伤害目标,此具极为yīn毒,品位,红阶”。

    扯下蒙面用的布,易尔一测了测风向,老天看来真的很照顾易尔一,风向正好是吹向守卫那边的。拧开盖子,一股绿sè的轻烟慢慢溢出盅具,颤悠悠的朝守卫飞去,仅仅是一分钟后,守卫全部晕迷倒在地上。

    易尔一三下两下冲进了袁术的帅帐,里面空无一人。

    “猪啊,这里明明是升堂议事的地方,我得找袁术住的营帐啊。靠。”折跑出了帅帐,易尔一划着残阳的光亮开始在如林的营帐中搜索。耳边时不时传来阵阵的呐喊与惨叫声,看来袁军与偷渡者的战场离这里并不是很远。

    一座同样华丽绣满花纹的营帐跳入易尔一的眼中,不过又有守卫在这里,易尔一知道自已终于找到了地方。因为刚才他绕了大半圈除了帅帐处有守卫外,其它的地方都没有守卫。

    “看着这两个娘们,却不让我们去杀偷渡者,妈的,亏大方了。”一名袁兵不满的说道,其余的袁兵纷纷出声骂人,不过很快他们就纷纷躺到了地上。紧接着一位蒙着脸的家伙发出嘿嘿的yín笑踏着他们的体进入了营帐。

    “晕了???”看着两位漂亮到极致的美女横体躺在软软的地毯上,易尔一郁闷的摸着鼻子。

    小鸟很霸气的出现,易尔一将两位美女放在了小鸟的背上,虽然小鸟的背上还有空位,但是系统规定座骑只可载两人,所以易尔一只好让小鸟跟在自已的后。

    闹一直是易尔一的好之一,现在人都救出来了,不去看看到底有多少偷渡者,易尔一下线后肯定会后悔到睡不着觉的,所以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让小鸟藏好,又用如意神索将两位美女绑在小鸟的背上以防她们醒来后自行逃跑,一切搞定后,易尔一就兴冲冲的朝战场奔去。

    战场是一片空地,袁军训练有素,进退有据,偷渡者都是凭着个人的勇武以图冲破包围圈突围而去。袁术这次以步兵打前锋,分成数十个小方阵,把远比他兵力高出十几倍的偷渡者包圈起来。紧接着袁术又派出轻骑兵,同样分成数十股,不停的游在包围圈外,只要有人突围,骑兵可凭机动xìng快速的穿插到漏洞处,击杀那些突围的偷渡者。

    想想易尔一那三个俘虏都有了卫士的级别,那现场做战的袁军应该也是不会低于这个级别的。而能够骑马成为骑兵的应该是达到了骑士的级别,这是最高级别的,其单人实力只能相当于玩家40级上下,但是总体实力加起来的话,可以击杀与其同样数量但等级超过60的普通玩家。

    居高临下看着战场上血流成河,尸横遍野。易尔一很奇怪怎么一时间会出现这么多的偷渡者。要知道他到炼狱也快有四天的时间了,这四天以来虽然他嘛事没干,但除了言自流外他就没有遇到一个偷渡者。从偷渡过道出来,玩家并不是固定出现在一个地方的,而是会被传到炼狱上任何一个地点。不过如果是同行的话,同行者会被传到同一个地方的。

    现场的偷渡者少说也有数万人,而袁军则只有区区数千名,但军阵与单人搏击是不一样的,军阵是合击之术,单人的力量根本无足轻重。玩家们虽然人多势众,但被那些数十上百人组成的小方阵的袁军一包围起来,人数上的优势很快就消失,常常十几人的代价才干掉一名士兵,但却无法突围,因为又有袁兵补上了空档,等最终将包围圈内的玩家杀死,袁兵小方阵继续移动寻找新的目标。

    数万名玩家如果一开始就集中在一起的话,易尔一相信人数的优势是肯定能表现出来的,数万人一个冲击就有可能把只有数千人的袁兵方阵冲散,就算没有冲散,也会有绝大部分的玩家趁隙逃出去的。但可惜玩家从来都是不团结的,大家都有各自的小团集。

    易尔一估计这批玩家在看到袁军时一定是兴奋的大叫杀怪物,升级啦,嘿嘿。却不想最终却成了人家屠刀下的鱼

    战况是呈一面倒的进行中,玩家们在最后关头意识到团体的重要xìng,可惜大势已去。

    “投降者不杀,投降者不杀。”袁兵突然大声的叫喊道。

    玩家们先是一愣接着笑容露在了脸上,易尔一估计这数千名玩家显然在废墟内呆得太久了,没有想到怪物也会喊投降者不杀,在废墟内与怪物拼杀是不死掉一方不会罢休的。而之所以玩家们会高兴,是因为玩家们上有戒指,兵器都是藏在那里的,不象NPC,所有的兵器都放在上露在外面。因此玩家们估计会诈降。

    玩家聪明系统也不笨,易尔一虽然没有投降过,但是言自流投降过,这家伙被周偷给擒下来要胁易尔一时,周瑜就叫他放弃抵抗。言自流当初就想着暗地里给周瑜一刀,却不想耳边听到系统说你放弃了投降,在五分钟内失去所有的能力,一个提示击碎了言自流的梦想。

    当初言自流的表是那么的沮丧与郁闷,易尔一又一次有幸目睹了数千人露出同一种表的壮观场面。那数千名玩家呆呆的站在原地,任由袁兵将他们的手脚绑了起来,接着这些被绑的玩家就会听到系统的提示:“你成为俘虏,除非外力的原因,否则你无法获得zì yóu。”

    这外力的原因就象我,无等人当初被关在吴城监狱时一样,要易尔一去救,否则就必须一直干苦力干到死。

    在炼狱内是无法用通信设备的,不过玩家可以下线的找现实中的朋友前来解救,或是到论坛发贴找自已的朋友前来解救。

    “如果我把他们救了出来但却不松梆,这些这家伙会不会成为我的俘虏呢?”捕突然跳出了这个念头。要知道一个奴隶可以卖100个炼币的,数千个俘虏就是数十万的炼币啊。捕眼中露出了jīng光。

    似乎打定了某个主意,捕yín笑连连的窜回了小鸟藏的地方,刚才看戏看得太入神,居然没有注意到天sè已经很晚了,瞧瞧rì志上的时间,现在已是晚上七点多了。不知道那两个美女醒了没有,唉,可惜这游戏不能XXOO,最多是文字意yín。比如,你正在强jiān大乔,大乔拼命的挣扎,哭喊,哀求等等,丫得,一点也不兴奋。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朝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