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节 门主的心愿(下)

    易尔一双手抱拳托着下巴,双眼看着天空嘴里喃喃自语。笑问天正好站在他边,凝神侧耳细听,“感谢月亮姐姐今天大姨妈来了没出来,阿门。”

    捕能如此的感激当然是说明此时正是无月,无风,不知是否抓俘虏的好时节。但即然已经将计划定了下来,而且白天的时候线人455也打听到了一位比较高级的叛军官员,据说这官员包二nǎi,已经与吴城的寡妇妞**的搞上了。

    做为线人,455对吴城内的人那是了如指掌(指NPC),寡妇妞原名叫李妞妞,他丈夫因为外出时出了车祸(被马车撞死滴)所以才二八年华就守了寡,而那位叛军官员却也是有来历的。线人455发现这位叛军官员居然是吴城人士,原名叫赦小柱,现在改名叫赦柱,与那位寡妇妞原是对恋人。不过捏,很老的故事就发生了,寡妇妞家里清寒,而他原来的丈夫却是很有家底,而赦小柱是个孤儿当然更是穷得只有内裤啦。的悲剧发生了,剧中的女猪痛哭的上了花桥,而男猪愤走天涯,最终因为仇恨加入叛军杀回故乡,而恋人间的重遇是jiān发芽的温,jiān夫yín妇齐上,嘿休嘿休活塞来。

    银发抽丝又恢复了野蛮女xìng的个xìng,对修蚊子照样恶言恶语,对易尔一则表现出浓厚的兴趣。而易尔一却不敢碰这个具有双重人格的MM,他怕火烧啊。

    叛军要求晚上七点就开始宵,因此八人只好躲躲藏藏的跟着线455朝寡妇妞所在处摸去。天残感觉到很刺激,丫得,他认为自个之前在水鬼帮混得rì子简直是白过了,游戏原来也可以这么玩啊。看来把易尔一列为研究对象还真是对了,所以研究狂决定以后跟着易尔一混,天残对自已以后的游戏生涯充满了期待。

    银发抽丝紧贴着易尔一的股,这让易尔一倍加难受。丫得,怎么说他也是个正常的男人,虽然下线后常常去piáo,但是xìngyù旺盛的捕还是难以抵挡如此香艳的接触。不过捕总算还是记得背后女xìng充满恐怖的人格,因此赶紧把左侧的笑问天给拉了过来,恰好挡在他与银发抽丝的zhōng yāng。

    笑问天先是莫名其妙,接着马上感动的想抱1哥亲一下。人家还是处男哇,难得有美女自动献靠近,他才不管那女人有双重人格,享受现在的温才是最重要的。

    我等三位捕当然没有发现自已队伍中的波动,他们发誓要当牛做马报答易尔一,此时当然是跟着线人455打头炮了。如果遇到敌人的话,他们三人就得当炮灰掩护首长易尔一撤退。

    修蚊子对笑问天的恨意在瞬间提升到最高点,虽然他对银发抽丝只是出于一种妹妹般的感,但是他不能容忍一个脸上露出如此yín的家伙与银发做出如此亲密的动作,所以他一个健步上去,强行插进笑问天与银发抽丝的中间。

    银发与笑问天怒目望向修蚊子,修蚊子目视前方不为所动,怪异的八人组避过数队巡街的守卫后,终于到达了寡妇妞的住所。

    此处是吴城东门街,房子是一间挨着一间,并非象南门街富人那样,家家都是相对dú lì的。象这种间间相挨的房子,捕易尔一是最喜欢的,因为这种房子存在的话,相对来说进退就很自如的。

    梯子又发挥了它强大的功能,八人快速的顺梯爬上了房顶,然后顺着易尔一提供的粗绳滑进了小院中。寡妇妞住的房子是回字形规模,按方向可以分为东厢,西厢与正堂。此时东厢与正堂是黑漆漆的,只有西相有灯火闪烁,从窗口处可以看出两个人影正在相互的磨擦。

    “西厢记。”易尔一脑中冒出一本据说是以前被列为**的一本书的名字。

    兴趣被提到顶点的易尔一第一个冲到窗口下,俯下子耳贴墙壁,但似乎这墙厚了点,捕嘛都没有听到。没关系,捕有招,只见他在戒指内一阵翻找,最终摸出了一个象易拉罐样子的竹筒子,这竹筒子是空心的,前后相通。

    易尔一将竹筒子贴在墙上,然后再俯耳贴在竹筒子上,里面的声音就很清晰的传送到他耳中。一边听着jiān夫yín妇的私房语,捕一边在心中赞叹废墟游戏开发员,“丫得,发明这窃听器的家伙肯定是喜欢8G的家伙。”(别问偶这窃听器哪里搞来的,捕总喜欢收集奇奇怪怪的东西,就象某位书友发书评时说的一样,捕就象多啦A梦)

    想抓那个赦柱是轻而易举的事,因为上有传说中的迷香——瘴风盅具,杯盖外型,可吸收瘴气,使用时只需拧动杯底按钮即可放出瘴气伤害目标,此具极为yīn毒,品位,红阶,等级要求60。

    里面的私房话毫无营养,不是男人夸女的大,就是女得夸男的昨晚做战勇猛,听着听着捕就很愤怒,忍不住低声骂道:“妈的,说了这么久还不做,难道光说就能达到高氵朝吗?”

    边的七位男女石化中。。。

    “咚。”

    “不是吧,玻璃??”

    当捕实在不耐烦,想用指捅破窗户纸放瘴气时,却不料这窗户居然不是纸粘的,而是玻璃,因此发出了咚的声响,这声响巨大,由此可见捕在看不到jīng采的男女搏后火气有多大,连带着捅窗的力量都加重了。

    “谁?”

    “什么人?”

    笑问天一脚踢破房门窜了进去,瞧也不瞧里面的形,整个人一进去就滚地一翻,眼睛紧盯着地面,很快一只绣花鞋闪入他眼中,笑问天一个拔站了起来,手中的双刀转着圈圈顶在了绣花鞋主人的脖子处。

    “啊。。。”寡妇妞不愧为悍妇中的极品,居然在最关键的时刻引喉高吭,笑问天大汗,赶紧用手将其口捂住。

    寡妇妞拼命的挣扎,笑问天大怒,猛得拿出一根木棍敲了下去,世界终于清静了。

    而其余涌进来的人在笑问天与悍妇绞缠里,已经将赦柱团团围住,兵器齐下,好汉架不住人多,奄奄一息的赦柱躺在了血泊中。

    线人455飞快的跑进房内,掏出伤药开始给赦柱包扎,嘴里说道:“大人,这下完了,守卫冲过来了。”

    来不及怪线人455这家伙怎么这么久才来通知,易尔一叫笑问天与我黄月英扛起那对jiān夫yín妇撤出了房子,顺着梯子爬上了房顶,然后跑过两三间房子后,跳进了另一间的民居躲了起来,而此时外面已是人声鼎沸,显然赦柱留下的血迹让守卫们发现了。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朝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