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节 门主的心愿(上)

    “混蛋,你不是说只有一百来名守卫吗?”易尔一出牢门马上就缩了回去,朝花处处踢了一脚骂道。花不明所以,伸出头朝外冒了冒马上缩了回来,苦笑的对易尔一说:“1哥,不是兄弟报不准确,而是监狱突然增加人手了。”

    “怎么会突然增加人手?”银发抽丝不知何时也退进了牢房内问道,闻声,易尔一心中一惊抬头朝门外望去,他以为门外没有人防守,闪入眼中的是一个矫健的影,左手盾右手锤,正攻防兼备的抵挡着如cháo的攻势,原来是修蚊子正非常仗义的一夫当关。

    “住手。”牢房外突然传来一声大喝,所有的攻击瞬间停止,修蚊子甩着手跑进了牢房,一言不发的开始整理自已上的伤口。

    “里面可是六扇门的兄弟?”刚才出声喊住手的声音再次响起。

    “正,正是。”说话的是被易尔一一脚踢出房门的花处处开,谁叫这小子报不准确,累得众人现在龟缩在牢房内,死亡应该是迟早的事,最怕的就是被人活捉,到时可没有人来救了。

    “在下戏志才。。”

    “啊,我靠,原来那暗号对应就是戏志才啊?丫得,谁这么有个xìng发明这个暗号的哇?戏游人生,志怀天下,才尽其用,丫得。”牢房内传来一名捕的狼嚎声。

    “呵,承蒙夸奖,那暗语正是在下提出的。六扇门的兄弟,吕门主与赵门主是在下倾佩的人物,两位门主的志愿就是将六扇门开遍整个世界,听说现在两位门主正被困在某个地方,在下深感遗憾。不过,想必两位门主的心愿,六扇门的兄弟应该是牢记在心的吧?”戏志才缓缓的说道。

    “我们师傅有这心愿吗?你师傅有没有说过?”两个虽属同门却不同师的捕异口同声的互相问道,其结果当然是两个师傅都没有说过了。

    “恩,估计那个戏志才说的是真的。想想我在江州成为驻守捕快时,候师叔就象吃了chūn药一样的兴奋。”易尔一摸着鼻子低语道。

    “现在有个机会可以达成两位门主的心愿,只要各位六扇门的兄弟加入到我起义军中,与我等推翻万恶的废王朝,到时,整个起义军占领的地区都可以建立六扇门,我等承认其持法的合法xìng与合理xìng,任何与六扇门做对的人就是与整个朝廷做对。”戏志才继续说道。

    “嘿,戏首领,你提得条件似乎与现在废朝跟我的条件一样吧?废朝也是承认我们执法的合法xìng与合理xìng,与六扇门做对同样是与整个废王朝做对,这样同等的条件下,起义军现在才占一个吴城,我们当然不可能答应了。”花处处开按易尔一发来的私聊一字不漏的说出来。

    “看来几位兄弟还不了解你们六扇门与废王朝真正的关系,同样也不明白六扇门现在所处的位置。嘿嘿,朋友间当以诚相待,戏某人慢慢为各位兄弟说说。想必各位兄弟从六扇门出师行走江湖时会发现,除了原先衙门(交趾)外,你们无法在其余的城池利用衙门的资源,而只能依靠自已的线人来办理一些案件,当案件数成功达到一定数量时,才有机会成为那个城池衙门真正的主人。嘿,试想一下,废王朝拥有数百座大小不一的城池,你们得干多久,得办多少的案子才能最终将所有的城池归于六扇门的执法掌控下?但与我们合作就不一样,我们占领一个地方,六扇门的衙门马上建立,人手备足,执法公告发布,一切手续齐全,不需再四处办案,相比较一下,六扇门的兄弟,你们会如何选择?”

    “。。。”四大捕不语,因为戏志才说得句句属实,玩到现在为止四人虽说东奔西跑,但很多时间还是花在了执法上面,但现在仅仅是开扩一个衙门,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需努力啊。

    “能否问一下起义军的首领是谁吗?”花处处开又当了易尔一的传声筒。

    “无眼的小辈,你们眼前的大人就是起义军的首领。”一粗犷的声音插进来喊道,易尔一大喜,丫得,历经万难终于知道谁是首领了。

    “为了增加我们的信心,能否告知起义军现在拥有多少人马吗?”花处处开说完这句后马上就闪入了牢房内,因为这句透露出查探的气息实在太浓了,戏志才要不是个傻蛋会马上明白易尔一等人想报。

    花处处开的预想是极其准确的,戏志才能占领吴会可不是个偶然,那是他做了很多准备后才顺利攻下的。光是联络各个邪派,埋伏兵力,分兵合击等等策略就能够看出他是个极度牛叉的NPC。

    “哈,想来各位兄弟是看不上戏某人这小庙了,枉戏某从前线闻听有六扇门人被关押此处,急急的赶来,失望,失望啊,英雄为何总是如此的寂寞啊。”

    “。。。。”

    “1哥,看我的报是正确的。今晚之所以守卫增多,是戏志才这家伙发颠跑来才发生的,想想一个大佬外出,不带着大票的手下象话吗?”花处处开马上为自已刚才被踢了一脚报屈,易尔一回了一句:“我现在来救你们,你们以后就得给我做牛做马,少说废话。”

    三大捕无语,单细胞男人突然间灵光闪现喊道:“错,我们现在仍陷在重围中,所以你没有救我们出去。”

    “你牛叉,走着瞧。”易尔一愣了半晌才指着我黄月英说道,我缩了一下头跟花与无病会合在一起,花与无病伸出大拇指,我心中暗叫苦,大骂自个猪头。

    条件谈崩了,现在就看谁的拳头比较大了。不过戏志才显然不会把jīng力花在这里,留下大队人马后就再次返回了前线。这次他亲自前来只是显示一下诚意,谁知这六扇门还真的跟他们两个门主一样臭德xìng,软硬不吃,戏志才很是失望。

    晰蜴座骑要潜行的话必须得助跑,并非是一出现站在原地就可以潜行的,而牢房内的空间实在太小了,十米的助跑地都没有,所以易尔一打消了想借稀饭把人带出的想法。(一座骑可载两人,一骑者一客人。)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朝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