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节 破浪(下)

    天残等三人都露不一样的神sè,修蚊子是露出思考的神sè,银发抽丝则是以一种倾幕的神sè,天残露出的则是对易尔一很感兴趣的神sè,显然天残这小子有一种极其BT的研究jīng神。

    如果只是易尔一自已爬上百米高的悬壁的话,他只需要拿出如意神索就可以,但现在有四个人跟着,所以他必须先把铁钉钉在石壁上,然后缠上粗绳,这是借力的,紧接着就是掏出梯子将其固定在粗铁钉上,易尔一上的梯子多得离谱,这小子对梯子有一种出奇的好,应该是跟他想借用梯子偷窥有关系。

    爬上的过程无惊无险,因为易尔一是此中的高手,想他拥有如意神索后经常干一些翻墙越壁的事,所以对于攀爬自有一份心德。

    爬上去容易,现在比较困难的是如何神鬼不知的溜下去,并躲过守卫,找到那三个可怜的捕。单细胞男人我黄月英已经向易尔一痛哭发誓,这次如果易尔一救出他的话,他以后做牛做马也会报答易尔一的,而花与无病也发了同样的誓言。

    打头阵的当然还是易尔一,因为他拥有玄冥头带可可以发出“冥气”,把自已与周围的环境卫生溶为一体,不会被守卫发现。

    下来的时候因为怕打铁钉的声音会惊动守卫,所以易尔一只留下一根根结起来的粗绳,等下他打出安全的信号后,那四个人就会顺着绳子滑下来的。

    凭着如意神索那神奇的伸缩自如,易尔一三下两下就滑了下来。根据拥有内jiān与囚犯份的花处处开提供的报,白天的时候这里至少有百名守卫游走。不过他很肯定易尔一如果从海那面进来的话,会非常的安全,因为那里没有守卫,显然NPC守卫们认为没有人可以从那里溜进来的。可惜他们没有想到这世界还有如意神索这个玩意儿。

    谷内放着数百把的火炬,因此可以很清晰的将谷内的况看个清楚。除了易尔一刚才落脚的地方拥有几棵矮小的树外,谷内简直是寸草不生,应该说是人为的寸草不生。一座座由树桩与石块搭建而成的房子被火炬围在中心,就算是一只蚊子飞过,显然也会在火炬的照耀下无迹可逃。

    房子是以圆形分列,在圆的中心位置建有四座高数十几米的箭楼,每个箭楼上都有一名弓箭手,而守卫们居住的地方当然是圆的最外围,此时正有十来名守卫不停的走动。

    易尔一发出安全的信号,笑问天等四人很快顺着粗绳滑了下来。笑问天一直对修蚊子报以jǐng惕之心,所以他等修蚊滑下去后才跟着下去。

    其实笑问天是多虑了,修蚊子虽然对易尔一报有敌意,但是他不屑在这种况下以同归于尽的方式来杀死易尔一,他要以堂堂正正的方式来击败易尔一,并将易尔一狠狠的踩在脚下。当然拥有骑士jīng神只是其中一个原因,最大的原因还是银发抽丝的存在。修蚊子跟银发抽丝可谓是青梅竹马,他对银发抽丝白天夜晚的转变一点也不惊奇,因为他从小就知道。

    银发抽丝之所以会出现这种况,是因为他姐姐的死亡。一个很俗的故意,姐姐因为妹妹意外亡,妹妹从此就自闭,接着想象自已是姐姐,因此处处按着姐姐的xìng格来生活,最后就变成了白天属于她自已,夜晚则属于那个不存在的姐姐。

    笑问天手持一根木棍摸近了一个守卫,至从掌握了打闷棍的要诀后,他上就一直带着一根木棍,现在正是他发挥作用的进候,一记棍下,守卫晕倒,易尔一快速的冲上去扶住快要倒地的守卫,并同时向笑问天伸出大拇指,只是捕的脸sè有些奇怪。

    “嘿,1哥这家伙真小心眼,估计还记着我打他闷棍的事。”笑问天跟易尔一混了这么久,哪能不明白易尔一脸sè代表着什么意思。

    连续击晕五名守卫后,扒下守卫的衣服,五人大摇大摆的朝关押三位捕的地方走去。

    “戏游人生,志怀天下,才尽其用。”猛得一伙约十人的小队挡在五人面前喊道。

    “。。。。”

    “jiān细,有jiān细啊。。”

    此时已离我等人关押的地方并不是很远,所以五人也不再顾忌,各使技能杀向了那十人小队。叛军的守卫实力让易尔一等五人大吃一惊。

    易尔一以冲城的特xìng终于发挥了它应有的攻击力,加上这次它出现了三次,前两次全部失败可谓是出师未捷,但这次它发威了,把一名守卫直接撞晕,紧接着易尔一天罡斧三式中的“直斧”打了出去,击中另一名守卫,那守卫很是了得,直接用手中的长刀横驾,匡的一声大响,守卫喷鲜血退后三步,但他算是顶住了易尔一的攻击,而他的同伴此时也已经替了上来,三人夹攻易尔一。

    天残的武功稀松平常,大呼小叫的四处逃跑。他可只是进游戏来玩游艇的,虽然他现在的等级也有四十多,但是水鬼帮的武功是在水里才能发出强大的威力的,到了陆上他就是龙游浅滩了。

    银发抽丝紧跟在易尔一侧,手中的柳叶刀发出铿铿的声响,白光闪光总有点点血液飞洒。修蚊子当然是紧跟着银发抽丝,这样就间接得为易尔一挡去了部分攻击力。但守卫们非常凶悍,除非被砍断手脚,否则绝不退后。

    易尔一等五人倒没有继续与这十人小队纠缠,他们杀退这十人后窜进了我等人关押的房子内。易尔一斧劈碎大门,里面传来单细胞男人的狼嚎声。

    “121,你终于来啦,快快快,解开我们上的铁铐。”

    银发抽丝一夫当关顶在门口处,易尔一大为感激的朝她笑了一笑,然后冲进门内解锁。说到解锁就不得不提到六扇铁令这个奇怪的玩意儿,与案件百科全书一样,它几乎是无所不能的,并且还具备无数的功能,至少它现在有充当证件,数据库,门派传呼,录像机(会如实记录办案过程,交给NPC看时,只需取出铁令放入一个槽中,NPC就会自动提取出来)等等,而已出现的功能中,解锁也是其中的一个功能。

    易尔一等四个人抓犯人时,六扇铁令在犯人放弃抵抗后就会生成一条铁锁将其锁住,而回到衙门时,如果没有衙门中人前来解锁,那么犯人会一直被锁着,而解锁的工具当然也是六扇铁令了。

    六扇铁令光芒闪过,三大捕重获zì yóu,欢呼一声抽出各自的武器朝门外杀去。

    想要从监狱正门出去当然是不可能的,所以现在依着原路杀回去,然后由易尔一后掩护其余的人爬上粗绳回到崖顶。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朝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