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节 我叫至尊宝我大哥叫至尊玉(中)

    “喂,你也是记者吗?”银发抽丝猛得扯住易尔一的衣襟说道,易尔一大惊,想来他已经保持jǐng戒并且奔跑得速度不可谓不快,这女生是如何准确无误的抓住他的?

    接着易尔一又想起之前女生挡住他冲城特xìng的招式,很快好奇心旺盛的易尔一就放弃的夜探吴城的行动,转而挖掘眼前这个所谓记者的女生的秘密。

    “恩,玩个一问一答的游戏吧。”易尔一脱离女生的魔爪,并与女生保持一定的距离,当然还把馒头给招了出来,多个保障就多了一条命。

    “不行,我是记者,我问你答。”女生显然搞不清楚状况,很是固执的说道。

    易尔一很快就起了反感,丫得,原来是个花痴女。这念头一起,易尔一就准备离去。不过那个女生猛得又说:“不过我这记者是假的,而且你这家伙很有趣,所以我同意。”

    “。。丫得,这女生变幻无常啊,莫非跟自个一样有病?”易尔一摸着鼻子在心中嘀咕道。

    首先,男问姓名,女回答银发抽丝。接着女问姓名,男答易尔一,女大惊,名人哇。

    女生也是武将玩家,学有两种特xìng瀑布帘,也就是用来挡易尔一冲城的那招特xìng,只具有防御xìng不具备攻击xìng,可挡住任何的攻击,当然也不是挡住了就不会被伤害,似对手的能力而定。

    之所以可以那么快抓住易尔一,是因为女生具备的另一种特xìng——飞马,一定时效内速度加快。女生的门派是南海派,派主黄月英,门下弟子三十七人,其中有七人是完成南海城废墟重现中的一伙人,也就是南海派有七位武将玩家,实力不错啊,这是易尔一的评价。

    一问一答的游戏到最后居然是男问得多女回答得顺溜,显然人的绕圈子功夫非常了得,这位脾气火爆的女生不是对手。

    银发抽丝,等级58,南海人士,门派南海派,派主黄月英,拥有特xìng飞马,瀑布帘,灰阶武将,心法南海三脉法,武将秘技柳叶飞刀,刀中有刀,必杀技——狂暴,一定时效内无敌,敌我不分,残杀四方。易尔一,等级不详(女生忘了问),交趾人士,六扇门人,拥有特xìng冲城(某人隐藏了另外两个特xìng),灰阶武将(某人做假证供),心法狼神诀,武将秘技暴雨枪法,必杀技逆我必杀。

    以上就是两位彻夜深谈的男女所得的结果。

    夜在交谈中消逝无踪,当东方露白时,jīng神抖索的男起正yù邀请实力为凡的某女,一起前往吴城干间谍的活,却猛得愣住了。

    眼前是一张俏丽的脸,眼睛虽不大却很传神,白晰的皮肤让她有一种圣洁的感觉,玲珑有致的材,让人非常的想犯罪。

    “你是谁?”眨巴一眼美丽的眼睛,银发抽丝指着易尔一问道。

    “我?”易尔一指着自个傻愣愣的问道。

    “对呀。”美丽的少女露颜一笑说道,那笑容让冉冉高升的太阳也在瞬间失sè,对美女很有抵抗力的男却也在瞬间沦陷。

    男之所以会如此失神并且沦陷,原因很简单,先入为主惹的祸。经过昨夜的彻夜交谈,银发抽丝是一个脾气火爆,办事不经大脑,大大咧咧的女生,关于这个结论易尔一一点也不会怀疑,因为他已经在这个社会上摸爬滚打七年多,并且还是居高位,所以这点的社会阅历他还是有的。

    但是除下面罩的女生此时表现出来的却是天地之别,虽然昨晚没有看见对方的面容,但是从对方强大的自信心来看,对方一定是长相不错,否则就算是高智商的恐龙,想必也不可能有拥如此强大的自信心的。

    对对方面容有一定认知的易尔一在事后细想,觉得自已肯定不是被美貌所攻陷,而是沦陷在对方的气质中,对,就是气质。

    眼前这位女生的气质绝对不是所谓的脾气火爆的气质,那是一种看拟无害但心机深沉,决对属于高智商犯罪份子的范畴内。

    废话讲了这么多,就是想体现出眼前这位女子与昨晚的表现是完全的不同。易尔一肯定自已一直盯着银发抽丝,所以眼前这个女生没有换人,那么就只有一个解释。自已被对方骗了,准确的说是,自已智商不如人,甘败下风。

    但是这女生矢口否认与自已相识,这又是怎么回事?

    易尔一有些恼怒,即然自已技不如人,自已早就承认了对方智商高,并把一向yīn人的捕给yīn了,但对方为什么还不依不饶的问自已是谁?这显然太过份了吧。

    “女士,你的表现一点也引不起我的笑yù。”终于从沦陷中爬出来的捕很不高兴的说道。

    “可是,可是,我真的不知道你是谁啊?”

    “我叫至尊宝,我大哥叫至尊玉。。。。其实我大哥真名叫秦汉,偶叫秦祥林。。。。。”易尔一突然想起曾经看过得一部老电影(大话西游),里面一女得脑里装着两个灵魂,嘎,莫非这千年难得一遇的事也被咱遇上了?捕乐颠颠的看着眼前的女生,而女生同样睁着美丽的眼睛看着眼前这个有些神经兮兮的男生。

    “你叫青霞还是紫霞啊?”捕兴奋的就象发的公猪,伸长着脖子问道。

    “什么青紫,我游戏里叫银发抽丝,现实名嘛,哼,告诉你有什么好处?”

    “哦,卖糕得,这女人脑里没有两个灵魂,那就是人格分裂啦。而且还是没有交点的两个人格,我靠。”捕忍不住在心中骂了一句粗话。

    接下捕又与一个女生进行了一问一答的游戏,但这次捕的对手显然极度NB,让捕应付起来极为艰难,最终女生得出的报与昨晚的一模一样,而捕却很悲哀的发现,自个所得的报比昨晚要少很多,若不是昨晚的那个银发抽丝大大咧咧,估计自个还真把现在这个银发抽丝给的报全当真的,悲哀啊。。

    “你要进吴城查叛军的兵力分布与叛军的首领吗?”

    “你对自已出现在这里一点也不奇怪吗?”

    一男一女非常有默契的同时问出问题。

    男答,是的。

    女答,是的。

    “为什么?”

    一男一女再次非常合拍的问道。

    “因为所以,科学道理。”

    哦,连掩饰的话都是一模一样,并且还是异口同声,这让两个从不信缘份的男女在瞬间一起抬头望天空,心中想得是啥,估计大家都知道(不知道自个去看天)。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朝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