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节 恨意绵绵(上)

    交趾城内,候师叔正度着方步一言不发,易尔一则跟在候师叔后面不停的说:“师叔,你不出手,老子就甩手不干。师叔,你要不出手,生儿子没眼。师叔,你要不出手,六扇门就没前途。师叔,你要是不出手,你老了就没有徒弟跟师侄为你送终,师叔,哎哟。。”

    唉,三位捕一起摇头。

    发病期的孩子跟没发病的孩子,差距咋这么大捏?

    候成虽然是高AI的NPC,但是他对这位师侄有时候态度良好,礼貌有加,但有时候却粗暴狂燥,恶言粗语很是不理解。虽然不理解,但候师叔却对易尔一仍然是护有加,仅仅是给了易尔一个响指就当是惩罚。这要是换上我等人,估计就是飞出一腿,不吐血肯定是做不得数的。

    “若是你们一查出真相就来找我,或许我还能出手,但现在由于你们已经亲自接手了这件案子,所以我只能从旁边协助,而无法亲自上阵,哎。”候成转圈圈转了半天才耸耸肩无奈的对易尔一说道。

    “那师叔是不是有什么别的方法?快点说呀。”花处处开抱着要暴走的易尔一大声喊道。

    “五湖四海皆朋友。”候成说完就闪人了,估计他也怕他师侄要真发了狂,那他还真不好下手,怎么说他对易尔一的印象也是极佳的。

    云南蛮山的蛮族山门前,一位长衫帅哥正背手而立,他面前站的仍然是那蛮族四大天王。

    “我们族长不接客。”开场白依然是这句的兀突骨说道。

    “我知道。”那位帅哥轻笑一声说道。

    “啊?”显然帅哥的话大出兀突骨的意外,他以为这小子也会想之前的小子一样石化的。

    蛮族四大天王其实根本都不傻,他们的对白只是给外来的玩家一种假象,那就是我很傻的假象,然后再以这种假象突然出击,杀得之前的四大捕抱头鼠窜。

    但这位帅哥显然不被他们这种假象所迷惑。

    “旱地拔葱。”帅哥轻喝一声,整个人如鸟一般腾空而起,整个人笔直窜了起来,接着在空中变向,越过四位张着嘴巴的NPC,落地后一溜烟间消失在四大天王的视线中。

    “啊,别跑,站住。”四大天王此时才回过神来,提着武器叫喊着紧追而去。

    蛮族共有十八个寨,依山而建,每个寨相互依托各有功能,寨其实并不大,每个寨占地约百来平方米,中间位置的是“虎啸寨”,孟氏一族的高手们都聚在此处,原先他们以为蛮族会收到很多弟子,所以才建了十八寨,并把抢来的黄金花得一干二净,但现在看来这些钱花得有些冤,这让孟获族长把太监们恨的牙疼,但是又受一些制约,无法亲自出山报仇,所以每天都很郁闷的在寨内发脾气。

    四大天王的叫喊声渐近,这让脾气不好的孟获又是一阵心烦,率着众高手跑出虎啸寨,正yù骂人,却见一位穿长衫的帅哥,背手而立。

    老孟一愣,但马上怒吼道:“虎落平阳被犬欺,气死我也。。”

    声未落,人已冲出,拳风狂起,一道劲力朝那位故作潇洒的家伙击去。

    “木头人。”帅哥不慌不忙的低喊道。

    一阵黑烟在帅哥的前冒起接着散尽,一具高达两米,体强壮的木头机关人傻呆呆的站在帅哥面前,它强壮的躯把帅哥整个人都掩在它的后背中。

    “轰。”

    木头人被孟获的拳头击中,瞬间被绞个粉碎,而帅哥已借此机会快速后退,“飞刀。”一道jīng光从帅哥的手中shè出,极准的插在孟获的心脏处,但飞刀显然有些太软弱无力了,仅仅是让孟获惊出一冷汗并无受到实际的伤害。

    “唉,这玩家一点攻击力也没有,但用来吓唬人倒是蛮管用的。”看到孟获一脸难以置信的站在原地,帅哥在心中轻叹一声道。

    “乐浪陷阵营门下修蚊子拜见蛮族族长。”一个长揖,帅哥声音清亮的喊道。

    “哇哇哇,好小子,站着别动,让你大爷打一拳。”气喘赶到的兀突骨叫喊道。

    “住嘴。”孟获从刚才的惊吓中回过神来朝兀突骨吼道。

    “蛮族尊重强者,说出你来的目的。”忙牙长在后面喊道,他可是蛮族的军师。

    “只是送个消息给各位,六扇门聚集数万人准备前来攻打蛮族山。”修蚊子轻弹长衫一脸笑意的说道,那长衫上面根本一点东西都没有,但他就是要摆个酷。

    四大捕瞬间就明白候师步所谓的“五湖四海皆朋友”的意思,但此次跟之前易尔一召集大家一起进入仙人掌密林有所不同,上次的事大家一半是看易尔一的面子,一半则是可以得到好处,但次此似乎没有什么好处啊。。

    单细胞男人我黄月英似乎被电给击中了,因为他说出的一个主意很不错。

    “把案件公开,相信数千万黄金会让整个废墟的玩家疯狂。”

    “哇,英哥,你吃了脑白金啊。”花与无病惊讶的喊道,我大怒正yù追打,一边的易尔一却说:“玩家可以随意攻击门派吗?”

    “实力决定一切,何况,此次我们证剧确凿,可向云南官府申请剿灭令。”候师叔不知何时又冒了出来说道,四大捕jīng神大振马上分头行事。

    易尔一负责通知所熟的朋友,我花四处散播消息,无病去申请剿灭令。

    无病呻吟刚刚走出云南城外的传送阵,就看到一位穿长衫的玩家从他边快速掠过,那速度虽然比灰阶的慢,但也不会慢多少。

    “那家伙有点眼熟。”摸着下巴,无病呻吟嘀咕道。

    因为捕之首易尔一习惯摸鼻子,所以其余三位捕受影响下,不知不觉间也习惯了自言自语时或是思考时摸着脸上五官之一,无病摸下巴,花扯耳朵,我则是拍额头。

    云南城主府内,无病将来意告知城主,城主领着无病来到一间房子来,那房内很是空,除了中间一张桌子外别无他物。

    “将你们所查的证据报上来。”城主面无表的说道。

    “哦,事是这样的。。。”

    “停,本官不听你的推测,给出实际的证剧。”城主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我这不是在给吗?”无病用委屈的眼神瞄着城主说道。

    “哼,浪废本官的时间,回去查清楚再来。”城主怒气冲冲的甩袖离去,留下一脸不解的无病呻吟。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朝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