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节 职责(下)

    钱,是肯定被人给花光了,如果那些个偷黄金的家伙,不急时的把这些脏款给消耗干净,易尔一都会怀疑这些个人是不是有毛病。

    即然没有钱,案子也是要查的,怎么说,现在似乎越来越接近六扇门的秘密核心了,虽然各个门派都有各自的秘密,但是自家门派的秘密都没有搞清楚,反而去打听别的人秘密,显然这有点本未倒置啦。

    林府位于建宁城的北面,那里几乎都是属于富人的居住区,不知谁这么有个xìng,居然穷疯了,打主意打到NPC富人的头上来。

    要知道在捕快们没有起到一定作用的况下,废墟内的富人们都养着一大批的打手,可别小看这些打手,他们可都是出自名门正派或是邪派,个个都是师出有名的。

    就比如林府中的打手共有四十名都是来自同一个门派——断水门,门主蒋钦,手下有潘璋,孙恒,朱然等高手,但属于小门小派,比双刀门还小。门派的大小当然是看高手多不多,象断水门的这些高手,估计颜良一个人出马,就能挑得过,但是如果换上玩家来,估计孙恒出马就叫玩家们吃不着兜走。

    易尔一也问过线人911,断水门的人死了四十个,怎么断水门没有派出人来查吗?

    线人911骄傲的说:“大人,那些个小门派怎么敢擅自查,我们六扇门都没插手,还轮不到他们。”四大捕巨汗。

    林府大得离谱,至少有三个足球场的大小,易尔一很奇怪,如此大的地方,那些凶手是如何准确的找到藏宝室,并且还悄无声息的把人杀死运走黄金等物品呢?

    现场是没有动的,案件百科全书很明确的告诉四大捕,所有的人都是中了巨毒而死,毒的名称叫“冷冰”,是一种固体状的东西,用水加温后,无sè无味,正是杀人的好武器。

    所有的尸体都表现出自然死亡的症状,若非有案件百科全书,估计四大捕也是束手无策的,但是就算知道了那些人因何而死,想找出凶手的蛛丝马迹还是很困难的。

    足足逛了快一个小时,才总算将林府逛了个遍,四大捕把重心全部放在了藏宝室。

    那藏宝室其实是个很隐密的地方,它藏在一喷池的下面,如果要四大捕前来偷窃,估计四人是怎么也找不出来的。因此四人断定有内jiān,但是线人911很肯定的说林府上下的人全死了,所以不排除内jiān被人杀人灭口了。

    现实中如果时间过了久会给查案太来很多的不方便,但在游戏中就没有这种困难,因为案件百科全书几乎是无所不能的,用易尔一的话来说,知道我的护勇为什么叫馒头吗?因为馒头也是无敌的,饿了可以吃,想吃饼的话,用力一压就成了饼,想吃面条的后,刷刷刷几下就是面条,想吃汉堡的话,当中切开放上菜就是汉堡,所以馒头是无敌的,可以跟案件百科全书并列。

    几个月没有人打理花圃,花圃中的草长得很是旺盛,四大捕分四个方向各自查案。易尔一一踏上花圃中,耳边就传来案件百科全书的各个提示,如脚印混乱无法分析,无任何杂件等等。

    最后易尔一放弃了逛花圃,而把注意力放在了那七十三具的尸体上,虽然刚才已经查过了,但是案件百科全书是根据捕快们的手来提示的,手虚按在那个地方,它才会做出提示,如果没有按,它就不给出提示,显然这是考验捕快们的细心。

    “这个人是谁?”易尔一突然指着一具尸体问线人911。

    有时候四大捕都非常佩服这些线人,因为这些线人在他们所处的城池内几乎也算是一本百科全书,问他们什么几乎都能回答得出来,当然只能问NPC世界里的内容,而一旦关系到玩家的资料,除非这名玩家如那位被砍的仁兄狂杀百战一样,被NPC认出ID并报案存档,那么线人们就能知道这位玩家的资料,并且就算这位玩家以后没有犯案,但已经有了案底,线人们也有仅查他们的踪迹。只是如果被砍的头的话,那么所有的一切就被抹去,线人们也不会再有权力查这位重新复活的玩家了。

    所以玩家们一旦被系统备了案的话,要想摆脱被系统监视的处境,最好的办法就是让系统砍头,一了百了。不要以为死了就能一了百了,这个死还是有个死法的,必须是让系统砍头,如果在打怪中被怪杀死或是PK中被人P死,都是算不得数的。

    “大人,这位是管家。”线人911很快回答道。

    “嘿嘿,果然啊,管家一般都是当内jiān的最佳人选。”易尔一摸着鼻子yīn笑道。

    刚才他虚按这具尸体时,案件百科全书居然提示这具尸体是先被人打晕后,才被人下了毒,而其余的尸体都是自然中毒而亡的,很显然,这管家就是内jiān,在分脏的时候被人打了蒙棍,然后被灌下毒水。

    “911,你把废朝公历一年七月三十号到发现案发的这段时间内,所有进出建宁城的人员记录调出来看看。”易尔一转头说道,911马上就闭上眼睛嘴里一张一合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很快就有了结果然,六扇铁令闪闪发亮,一点击,一大串的资料就罗列在上面,易尔一一条一条的过滤,最终将眼睛盯在废朝公历一年八月五号那天记录上。

    那天记录着一长串的车队出了建宁城,唤上其余三位捕,易尔一带着他们直奔废朝驿站,那里是专门出租马队的。

    把六扇铁令一晃,驿站的站长马上就点头哈腰,一改刚才的冷面孔,显然他也是怕城管大队找他的麻烦。

    城管们问一句,站长答一句丝毫没有保留。

    做为废朝的连锁车队,这些驿站每笔生意都是有记录的,这就跟现实中的公司一样也设了个财管部。易尔一让站长把八月五号的那天记录调出来,一共有十七辆马车被租用,前往的终点站是云南城。建宁城与云南城是相邻的两座城池,两城间的距离坐马车不眠不休的话也只需三天的时间。

    “如此看来是NPC们干的。”因为玩家们可以坐传送阵,但NPC是没有这种权利的,所以易尔一下此结论。

    顺藤摸瓜,找出当天押运车队的那些伙计,问他们把马车赶到云南城哪个地方,那些伙计记忆力超强,那么久的事居然也能记得起来(嘎,其实是系统有备案)。

    “蛮山?”那些伙计的口径是非常统一的,都说把马车赶到了云南城附近的蛮山脚下,然后卸货收钱走人,以后的事就不清楚了。

    四人又匆匆忙忙的赶到了云南蛮山附近,云南城的线人995已经等候在那里。

    “救救我(995),最近蛮山上有什么团伙聚集吗?”我黄月英问道,线人995没有答话,而是把眼光移向了易尔一。

    “靠,NPC也势力啊!妈的。”我黄月英大为不爽,开始第一次后悔当初没有跟易尔一一起出来闯江湖,搞得现在几乎全废墟的线人都被易尔一给收了。不过他转念一想似乎也只有易尔一能收这些线人,因为他没有钱啊,收线人可是非常费钱的一件事,而且每个月都得有固定的钱打入这些线人的户口上,用易尔一的话来说,捕快就相当于一些网游的法师职业,都是烧钱的职业啊。

    易尔一踢了995一脚说:“这些都是公门中人,以后他们有事,你也照实回答。”

    线人995马上堆上笑脸朝我黄朋英行了个礼,让我黄月英挽回一点面子,然后才朝易尔一说道:“大人,蛮族重现。”

    “嘛意思?”

    “大人还记得废朝公历零年十月十八号的事吗?”

    “切,现在都快废朝公历二年了,这么久的事谁记得,入正题。”易尔一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995马上入正题,眼前这官爷可是衣食父母啊。

    “那天蛮族被人灭了门啊。”

    “啊,记起来了,是张让几个死太监干的,当时蛮族的玩家还上论坛大骂废墟公司太过份。”花处处开叫了一声说道。

    “其实那次蛮族被灭是有原因的,当时蛮族的族长孟获以及手下高手都不在门内,因此门派才会被灭,后来,恩,也就是大人所说的废朝公历一年七月份时,这些高手又突然出现在蛮山上,不过不知为什么,他们没有重建蛮族派,直到废朝公历一年八十七号时,蛮族派才又重建起来。”

    “995,重建门派是不是很费钱啊?”易尔一明白自已快破案了。

    “是啊,要很多钱,差不多几千万黄金吧。”线人995眼中露出与他衣食父母之前听到几千万黄金时一样的神光。

    蛮山上风景秀丽,踏着青石辅成的台阶,一级一级的拾阶而上,迎着徐徐的微风,倒也很是舒服。

    蛮族的大本营就搭建在半山腰处,四大捕很快就到达了蛮族的山门前,那山门建得极为宽大,雕龙刻凤很是气派,花处处开很是郁闷的说:“孟获也很有艺术细胞嘛。”

    “切,整个暴发富。”无病呻吟不屑的说道,这家伙据说是某个艺术学院毕业的,现在就职于一家装修公司里当个嘛艺术总监,眼光倒是蛮毒的。

    山门处并无人站岗,据线人995说,蛮族因为被灭了门,所有的弟子都另投他派,现在虽然重建了,但是玩家们对蛮族不再有信心,所以至今也没有人前来投奔。

    “六扇门弟子前来拜见蛮族族长。”我黄月英被易尔一许下十两黄金的条件给惑了,当起了发言人,扯着嗓门站在山门前大吼道。

    可惜蛮族人似乎当他们是空气,无奈,四位大人只好再次拾阶而上,走了约半个小时,终于看到了蛮族派的大门。

    左联——“蛮干无理是本sè。”

    右联——“凶残狠毒是本心。”

    横批——“天下无敌。”

    “卟。”四大捕皆晕倒。

    四个敞露背的NPC提着鬼头大刀,恶狠狠的盯着眼前这四位不速之客。

    “我们族长不接客。”

    “接客?”四大捕石化中。。

    “兀突骨,你说错了,是我们族长不见客。”一位大汉提醒那位发话的大汉。

    “不见客跟不接客不是一样的吗?忙牙长,你别骨头里挑蛋。”兀突骨显然认为被人提醒很没面子,所以粗着嗓门反驳道。

    “不是骨头里挑蛋,是蛋里挑骨头。”忙牙长倒是好脾气,又继续纠正道。

    “不对,是骨头蛋里的挑刺。”一边一位大汉不甘寂寞插口进来。

    “董茶那,你别插嘴。”最后位大汉扯着董茶那说道。

    “阿会喃,他们都说错了,我当然得纠正啦。”董茶那很是正气的说道。

    “。。。”四大捕继续石化中。。

    四位哥们有三位在吵,而那位阿会喃则在一边当和事佬。

    “各位说得都对。”易尔一笑嘻嘻的说道,四位大汉终于停止争吵望向易尔一。

    “你怎么还没走?哎呀,刚才的事,这些个小子都看见了,族长说就算丢脸也只能在他面前丢,不能在外人面前丢,如果被外人看见了,那么就要杀人灭口。”兀突骨大叫道,其余三位好汉点头应和,四大捕大吓一跳。

    兀突骨等四人根本就不给四位捕解释的机会,抽出鬼头大刀就yù开打,却猛得停了下来。

    “我上。”兀突骨说。

    “我上。”阿会喃不依。

    “我上。”忙牙长插口。

    “我上。”董茶那吼道。

    “我们就是那四朵可怜的小菊花呐。。”花处处开猛得蹦出这句话。

    四朵小菊花行走江湖多年,何曾受到过如此的待遇,心中怒火一起,先下手为强。易尔一马上使出武将特xìng“冲城”,这特xìng学会后他还没有机会展示呢。

    如一头蛮牛一样朝离他最近的兀突骨冲去,想象中的冲撞没有出现。只是兀突骨沉喝一声,全发出当当的声响,接着整个人变成了金sè,就如少林寺的铜人一个吊样。

    “好好好,你有冲城,我有铜墙。”兀突骨显然很高兴遇到了对手,挡消易尔一的发招后大叫道,紧接着手中紧,片片雪光如满天飞舞的桃花洒向了易尔一。

    “小鸟啊。。。”

    小鸟咯咯咯的叫唤重出江湖,肥大的翅膀一舞,那片片雪光瞬间就击中了它的翅膀。小鸟吃痛,它的翅膀可是血之躯,平常况下或许能挡住,但现在对手可是高手NPC,所以可怜的小鸟舍为主,肥大的翅膀鲜血淋淋,无数的鸟毛洒落一地。

    易尔一大为心痛,赶紧又把小鸟收了因来,并召出了馒头。馒头一出现,二话不说“嗖嗖嗖”三箭shè向了兀突骨,兀突骨的铜墙特xìng还没有消失,三箭打在他上发出叮叮叮的声响,三支箭都弯了,看得四大捕眼珠子差点掉了下来。

    “风紧啊,扯呼啊。。”

    易尔一马上召出了大名鼎鼎的金阶晰蜴王——稀饭,飞而上,稀饭潜地消失,接着出现在边,易尔一把抓起他,接着又出现在无病边,又抓起他,最后是我,四人共坐一骑,快速的逃离了蛮山。

    “回交趾。”

    山脚下,捕之首怒气冲冲的吼道,显然小鸟的受伤让这孩子突然间又发病了。唉,都这么久没有发病了,咋得又发病啦?

    “有难了。。”其余三位捕摇头叹息道。。

    ——————————————————————————我就是分割线,咋样————————————————————

    嘿嘿,大家常说我二三天不更新,其实这是有原因的.我上班的时间是上三天休息三天,而上班的地方虽然有电脑,但没有网络,所以就算想更新也没有办法,因为上班是二十四小时制度的.说这些话表示,我明天,后天,大后天都不再更新,因为俺要上班啦.哈哈,写书只是业余的好,上班可是正道,否则俺饿死在街头,这本书也就TJ啦.霍霍,虽然上班,但回来会补上,所以,兄弟们,继续投票,继续点击,让我继续yín在起点的榜单上吧..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朝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