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节 职责(上)

    长弓横立,当的一声,铁棍与长弓狠狠的撞在一起,居然冒出了火花。高手甲退后两步,由此可知花的狮之威摄比他强多了。

    快速搭弓,如此近距离的一shè,高手甲无法闪避,只好硬捱一箭,当然捱的时候也要掌握分寸,可不能把自已的要害拿出来挡,左臂中箭,但仍可使用,只是动作受到了限制。

    高手甲挥棍欺上,花左闪,手中jīng光一现,一把匕首出现,横刺,正中对方的股,对方一愣,花也发愣,丫得,这位置咋刺得这么准捏?

    因为双方都发愣,所以好机会失去,两人重新回到了对持状态,只是高手甲上血流不止,花则是优闲整待。

    “住手。”一声沉喝,一道白影飞而入,连出两腿,一腿踢飞花处处开,一腿踢飞高手甲,两位玩家皆口喷鲜血倒地,一时间也起不来。

    易尔一等人正yù扑上去群P时,却发现出手的人是颜良。

    “候成未许你们前来挑战,所以此次挑战不做数,离开吧。”颜良冷着脸说道,四大捕面面相觑。

    交趾城衙门内,四大捕怒目直视候成,而候师叔则嘎了一声,放下手中的茶杯,闭目回味了一下,才慢慢睁开眼睛。

    “你们好象忘了自已的职责?”候成手搭着茶杯盖轻轻的说道。

    四大捕不解。

    “六扇门的职责是维护废朝正统,上至通缉大盗,下至小偷小贼,皆是我们六扇门要捉拿的动象,而你们入门这么久,似乎都没有为六扇门做出什么贡献。”

    “师叔,我们来来去去加上你总共才六个人啊。”单细胞男人我黄月英忍不住插口说道。

    “错,我们背后有废朝王室的支持,整个废朝的良民,军队都是我们的帮手,只是你们并不懂得如何利用而已。”候成瞪了一眼我黄月英后说道,我缩了缩脖子不敢再说道。

    “但是我们师傅跟吕师伯还被困在炼狱内啊。”花处处开说道。

    “炼狱是一个王朝,废墟同样也是一个王朝,每个王朝都需要有六扇门的存在,你们进入过炼狱,认为凭你们的实力可以在炼狱内发挥六扇门的职责吗?”

    四大捕不语。

    “候成这么说,难不成吕布跟赵云是自愿留在炼狱内的吗?”易尔一习惯xìng摸着鼻子思考着。

    “何时挑战三**门派并非你们说了算,而是根据大势的走向,每个门派都有每个门派的职责,每个门派的弟子都有各自的使命,就算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弟子,同样也具有微不足道的使命,你们,六扇门的弟子,在废朝内的使命就是维护废朝正统。”

    “师叔,听你的意思,似乎现在有人要谋反?”易尔一又不是傻蛋,马上就听出候成想要说什么。

    “十常侍已经重聚,前朝献帝已经长大chéng rén,此十一人正招兵买马,朝廷下令,务必找出他们的窝点,一举剿灭。但这并不是最主要的,这些事废朝也有派人调查,我想说的是,六扇门真正的职责,捉拿罪犯,维护正义,象易尔一那样在每个城池建立自已的衙门,招收兵勇,当你们的衙门聚集到一定程度时,兵勇们不会再被限制在一城一地,而是会自动四处捉拿罪犯,到时候,六扇门才是真正的六扇门。”候成赞赏的看了一眼易尔一说道。

    “那什么时候可以去挑战三**门派啊?”无病呻吟问道。

    “十八诸候战炼狱。”

    这话是嘛意思啊?四大捕听得是一头雾水,但是候师叔显然不愿意再费唇舌,背着手盯着墙上的一幅图似乎正在想着什么往事。

    四大捕悄悄靠近,一起抬头看见那幅图。

    这是一幅战争的图,交战双方杀得极为惨烈,整幅图几乎都被红sè给笼罩,无数的残肢断臂遍布图的每个角落。

    不仅在陆地上有战争,半空同样也有战争,无数长着翅膀的座骑载着人,那些骑士手中的兵器都极为有个xìng,并且绝不重复,空中爆发出无数的光芒,起码有数百人在空中交手。其中一红一白两条人影最为显眼,因为他们边围着至少六七十个高手,但两们却支架有序一点也不慌乱,这对图中一红一白两条人影定格在击杀数名高手处就可以得知。

    “你们看到赵云时,他是不是穿着红sè的衣服?”

    “不是啊,是青sè的。”

    易尔一见花回答得与自已所想的不一样,只好闭上嘴带上三位捕走出了交趾衙门。

    要成为驻守捕快就必须获得职业点,而职业点这东西来得莫名其妙,并不是捉拿几个罪犯就可以获得的,而是触动某个条件时,它才会出现。象当初爪哇哇说消灭浩劫就可以获得出师点(易尔一的叫职业点),而易尔一当初成为驻守捕快也是极为巧合的。

    那个废墟第一个被砍头的家伙叫狂杀百战,他是连杀NPC十三人,玩家七人,并且被NPC认出ID并且报案,最终才使易尔一成为了江州城的驻守捕快。

    “停,按你这么说,我们找得应该是杀NPC的玩家,而不应该是找杀玩家的玩家罪犯。”花处处开马上叫道,易尔一想想似乎也有道理。

    于是四位捕折道前往与江州城相邻的建宁城,一进入城池,易尔一马上把建宁城的线人911给找了出来。

    线人911对易尔一那是感恩戴德,想当初要不是这位大人及时的来到建宁,并且重组了线人团,那么他现在有可能早就埋骨地底了。

    “大人,您有何吩咐?”线人911态度恭敬站在易尔一面前说道。

    “最近这里有没有什么超级大盗?”易尔一也不废话,直入正题。

    “超级大盗倒是没有,但有一桩超级凶杀案。位于建宁城富人区的一处林府,于废朝公历一年七月三十号,全家七十三口人,被人全部杀死,其中林府的地下藏宝室被盗,据找出来的帐本得知,那藏宝室内黄金有一千万两,其余珠宝折现为黄金三千万两,呃,四位大人,你们为什么流口水?”

    “吸。。。你们有没有把现场保护好?”易尔一把口水吸了回去,马上急问道。

    “建宁军队第一时间就将现场保护起来了。”

    “今天几号?”

    不能怪四大捕过得不知时间,现在废墟内绝大多数的玩家也基本上是不去管什么废朝公历的。

    “废朝公历一年十月二号。”

    “不是吧,居然过了快三个月啦?”

    四大捕发出一声哀嚎,他们嚎得不是凶案发生这么久难查,而是嚎那些黄金在这么长时间后,肯定早就被人给花光啦,好多好多的钱呐。。。。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朝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