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节 映月幽潭(下)

    长沙太守府,四大捕站在府内的大堂上,面前是一位穿官袍的NPC,他当然就是长沙的太守,象这种NPC系统没有给他们名字,他们的官职就是他们的名字,由此可见开发人员有时候也蛮懒得。

    “长沙通往外界的官道是呈S形的,分为东南两条主官道,走出长沙境内后东面的官道有三条岔道,一通往洞庭坞,一通往江夏城,一通往庐陵城。南面的官道有二条岔道,一通往桂阳城,一通往焰火山,不过进入焰火山范围内后,就会有数条岔道出现。”太守旁边的一位NPC回答道。

    四大捕谢过太守后,马上就朝南面的官道奔去。诸葛亮给出的诗迷很简单,所谓的南前行,北瞭望,中停步,间续走,密林红焰染江水,应该就是教易尔一如何走的。

    焰火山的上形就象一只火炬,想来这就是它名字的由来。面前有三条岔道,四人分辨出方向后,朝南边的那边岔道走去,约前行半个小时后,就有一个小山包出现,四人爬了上去,朝北的方向望去,不过似乎高不够,因此易尔一爬上小鸟的大背站在上面看。

    “看到了,一条不是很宽的小河,奇怪。”易尔一说完就不语,急的三位捕连连催促。

    “你们自已上来看。”易尔一也不知道如何说,就跳了下来,让三位捕自已体会。

    “哇靠,这河的形状好象十字架啊。”我黄月英大着嗓门叫道。

    正如我所言,北瞭南的结果就是看到离小山包有一定路程的一条小河,这小河找不到源头,也很短,以十字形状躺在那里。

    “我知道啦,那不是十字架,那是中字,靠,中停步哇,就是那里了。”

    小鸟非常愤怒的一个鸟嘴把站在它背上跳着脚的无病呻吟给叨了下来,然后用鸟头狠狠的撞了一下,把无病呻吟给撞得差点跌倒。

    “咯咯呼。。”小鸟用挑畔的眼光看着拿出兵器的无病呻吟,嘴里叫喊道。

    “妈的,真是有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宠物。”无病呻吟掂量一下自已的实力,发现跟小鸟打似乎还有些差距,因为这死肥鸟会飞啊。。

    间续走这三个字难死了四大捕,后来还是花处处开灵机一动,砍了数十条小小的树干,用绳子绑个结实(别问为啥有绳子,四大上乱七八糟的东西多是的,这是他们保命的工具)。

    不是很宽的木筏载着四人缓缓的朝河中心位置移动,此时正是烈rì当空,当四人的木筏到达河中心时,一轮红rì正好倒映在水面上,而河两边的树林也同样映在其中,正合密林红焰染江水这句诗。

    可素,但素,合了又怎么样?难不成要四个人跳下去游泳吗?

    答案正确,四个捕得出的结论也是如此。

    行动派高手我黄月英第一个朝河zhōng yāng位置,其实就是被倒映在水中的红rì位置跳去,一件灵异事件发生了。

    我黄月英的手刚刚触及河水,整个子就被弹了起来,而且弹劲还不小,直接越过了木筏落到了后面的河水中,“哗”得一声,可怜的孩子成了落鸡。

    “奇怪。”落鸡居然没有破口大骂,而是浮在水面上说出这两个字。

    “快上来。”无病呻吟伸出竹杆喊道。

    湿漉漉的我黄月英一上木筏就阻止了准备往下跳的花处处开,迎着易无三人疑问的目光说道:“这地方只能由易尔一下去。”

    “为什么?”易,,无三人齐声问道。

    “因为我跳下去时,系统说,虽然您拥有修习武将特xìng的资格,但此处不是您的修练地,请认真回想引导者所说的话,找到您正确的修练地。”我黄月英说完,就用怪怪的眼光看着易尔一。

    “诸葛亮是引导者?嘿,我说干嘛要打晕我,原来还有这层意思。”一直不知道被兄弟暗算的易尔一,此处居然自做聪明的说道,苦忍着笑的花处处开赶紧催易尔一下水,他怕易尔一再不下水,他就忍不住要仰天长笑了。

    “哗。”一人落水。

    “哈哈哈。。”三人大笑。

    落入水中的易尔一当然没有听到他的三位兄弟正开怀大笑,他一入水就马上被一股强大的吸引,给吸得晕晕乎乎,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就出现在一个没有出路的狭谷中。

    狭谷zhōng yāng是一半月形状的潭,潭水发出幽冷的白光,虽然烈rì当空,但易尔一还是感到此处很是yīn森,当然游戏人物不会出现寒冷,因为科技还没有发达到此种地步嘛。

    “您现在正位于映月幽潭特xìng修练地,武将特xìng分为先天与后天,先天者其特xìng是注定的无法更改,后天者,则凭机遇,自行修练而获得,但特xìng是不确定的,且禀赋异人者,亦可得到二至五种特xìng。一切皆靠自已的努力,去寻找你自已的特xìng吧,黑阶武将者。”系统提示。

    “虾米东东哇,这里除了崖壁,潭水,杂草,乱石,丫得,毛个东东都没有啦,叫我如何修练啊,这丫得不会是玩我的吧?”易尔一绕着半月形的潭跑了一圈后破口大骂。

    先不说能不能修练,光是此处是全封闭的连个出口也没有,就让易尔一感觉有非常之不妙。表面和善,心里其实极度yīn暗的某个人,已经怀疑是不是诸葛亮这家伙暗算了自已。

    “呱。。。”一只乌鸦飞过,半个小时过去啦。。

    “呱呱。。”又一只乌鸦飞过,二个小时过去啦。。

    郁闷的易尔一早就停止了大喊大叫以及对诸葛亮家里女xìng的问候词,他现在正四处摸着周围的狭谷壁,希望会发现某个机关被触动,接着就有一堆美女跑出来跳着脱衣舞,然后系统提示他领悟了王八之气,以后只要放一下,包准秒杀数万人,嘎嘎。

    在易尔一眼光及不到的地方,一棵青草正茁壮成长,其成长的速度比吃了特效药还快,仅仅是三秒的时间,它就从一根不起眼的小草成长成了一棵参天大草,真的,是大草,不是大树,想象一下一根草比十层楼还有高,比大象还要粗壮,那是何等恐怖的场面啊。

    易尔一被吓呆了,这丫得哪里是草啊,简直就是一妖草(妖草不是草吗?嘿嘿)。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朝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