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节 重出江湖(下)

    “杀死对方或是对方自已离去获胜,逃跑或是死亡,任务失败。”系统提示。

    实践是检验真理唯一的途径。

    这句话当然适合刚刚出关的易尔一,虽然他现在已经是60的中等高手,但等级在炼狱中仅仅是做为一种筹码的存在(跟赌博一样,只要不输掉命,等级就是所有的筹码),而易尔一要检验的是他最近在僵洞中重新组合出来的PK技巧以及他上极度牛叉的红阶装备。

    (虽然有骗字数的嫌疑,但还是要公布一下易尔现在的装备,或许看官们有些忘记了这款游戏中人物有几个装备栏,现在再来重温一下吧。嘎嘎。)

    人物总共三个不同类型的窗口,一个是装备窗口共有20空格,头(1),面部(1,面具或是布巾),耳朵(2),(2,分内甲与外甲),肩(1,披肩或是披皮),手指(4),手腕(2),下(2,内裤与外裤),脚腕(2),鞋(1),武器(2,分单手与双手,如是单手另一手可持盾,亦可只用单手)。

    一个是令牌窗口共有10格,象易尔一的六扇令,座骑,护勇令等都是放在这里的。

    最后一个就是武功窗口啦,武功树总共有5格,通常都是放上本门心法,一些可升级的武功等等,而象武器或是装备自带的武功则无需学习,象易尔一的三板斧就是不用学习,直接使用就是红阶武功,只是这种武功没有办法继续升级。

    而暴雨枪法则是需要学习的。

    易尔一现在上有两个戒指,一个是须弥戒一个是空间戒(须弥戒八十格,空间戒五百格)。

    玄冥头带,带有邪恶的气息,红阶,使用等级50,增加鹰之敏锐15%,秘技——冥气。

    僵将盔甲,红阶,使用等级60,增加虎之威摄40%。

    僵将内甲,红阶,使用等级60,增加虎之威摄35%。

    僵将护腕,红阶,使用等级60,增加豹之灵魂36%。

    僵将裤甲,红阶,使用等级60,增加狐之狡诈40%。

    僵将内裤,无任何属xìng,等级0。

    无腿护腕。

    僵将铁靴,红阶,使用等级60,增加狐之狡诈30%。

    武器当然就是天罡斧与淬毒长枪了,在僵洞中,易尔一没有打出一把合适的武器,所以只好继续用这两样了。

    (武器与装备是没有耐久度,但在战斗中会破损,如兵器不如人被人砍断,衣服被人破防后撕成碎片等等,但只要不是破损太厉害,可自已前往相关店内修复,但如果破得太厉害的话,阿门,还是再去搞一吧。)

    (灰0。1%-——5%,黑6%——15%,白16%——35%,红36%——50%,金51%——100%五个阶位所增加的属xìng点浮动非常大,而且阶位高但使用等级较低时,有可能会掉出平常范畴,但如果在使用等级正常,阶位也正常,但增加的属xìng却超过浮动点的话,那么肯定是得到了极品了。)

    令牌格,六扇铁令,护勇馒头,座骑小鸟,扫把星与晰蜴怪,如意神索,集魂旗(炼狱内得到的,可收集武将魂一个,收齐五面旗子,可得一面将魂旗)。

    瘴风盅具,杯盖外型,可吸收瘴气,使用时只需拧动杯底按钮即可放出瘴气伤害目标,此具极为yīn毒,品位,红阶,等级要求60。这个是从翻江寨中得到的,当时没办法使用,现在六十了,当然就装备上了。注意,这个不等同于道具,用暗器来形容也许更贴切一些。

    武功栏,狼神诀35层金阶(心法),暴雨枪法30层白阶(无名战将自带绝技,可随着无名战将阶位上升后,武功阶位也会上升)。

    心法练到30层后往后就需要更大量的经验值,而且就算是提升了一层,但六兽神脉似乎也没有多大的变化,易尔一现在除了狼脉力达到红阶外,豹脉力在黑阶,其余的全在灰阶徘徊,看得易尔一好伤心。

    说起来装备还算是可以的,但就是武功太次了点,这也没有办法,以书为记载的武功在市面上几乎是零,打BOSS还没有听说过会掉出武功书的,而候成那里倒是有一堆武功书,只是易尔一根本就看不上眼,如果拿来了,还得消耗经验去练这些武功,那倒不如用来练等级,也好去炼狱耍耍,说不定在炼狱内有什么惊喜出现。

    双胞胎兄弟显然是习惯群P的,就象某某书上说过,一个人我们也是一起上,一百个人我们照样一起上。这哥俩就属于这种合击高手。

    易尔一最不怕的就是群P,当然单P他更不怕了。

    经过实践证明,小鸟在战斗中是以投机取巧来获胜,而扫把星显然纯凭实力来获胜,因此易尔一对扫把星的感觉好了很多,扫把星的爆光率也马上提高。

    轰得一声,美丽的大白象隆重登场,长鼻子一卷,就把那持剑的无名堡众给抛上了天,而馒头则快速的shè出三箭连发,打得那个持棍的措手不及,易尔一大喝一声,手中长枪乍现,暴雨枪法突击,猛得长枪消失,天罡斧出现,三板斧第二招直斧,打了出去,紧接着又是长枪出现。

    眼花缭乱的武器变化是易尔一在闭关中苦练的,手法现在是如火纯青,打得持棍的无名堡高手是应接不暇,最终被易尔一劈成两半,含恨而亡。

    而他的兄弟更惨,被扫把星踩成了渣。

    说来这位持剑的无名堡高手是死得极其冤枉,凭扫把星的实力是根本没办法干掉他的,那个持棍得还是因为缺少帮手而被易尔一与馒头联手收拾的。

    这两人都是死在AI太高,为什么这么说?

    是因为他们显然具备了玩家一样的对未知事物的绪,高手过招岂能出现惊愕,呆愣的绪呢?扫把星震撼出场,持剑的高手就呆住了,被扫把星一个长鼻子给卷了,在没有轻功的况下从高达几米的高空摔下来,不死也会被系统判定个全酸麻暂时无法动弹,接着扫把星就轰轰轰的用它的象腿踏了过去,没有金刚不坏之的高手岂能挡得住,不死的话,易尔一马上就下线去投诉。

    自信心这玩意儿总是来得莫名其妙,当易尔一使尽招术用最短的时间干掉两位高手后,易同学的自信心飞涨,手持大斧威风凌凌的站在扫把星的象背上,很有一幅王八之风。

    “任务完成,获得集将旗(红sè)一面,外伤丸10粒,内伤丸5粒,炼狱值增加1000。”

    “1000??”

    当看到干掉两个高手后,自已居然获得了1000的炼狱值,易尔一就傻住了,接着马上明白这两个死得冤枉的高手肯定是真正的高手,只可惜被某人用不正当的手段给干掉了。

    “你与无名堡结下不可开解的仇怨,无名堡将视你为仇敌,不死不休。”

    “任务——血染的荣誉,时间不限,攻破位于宛城的无名堡,杀死无名堡主任务完成,玩家死亡,任务失败。”

    易尔一又仔细查看了一遍系统rì志,想想总算还好,没有时间限定的话,自已如果不死亡,那任务就不会失败,现在想想自已上也有6000炼狱值,去个集市瞧瞧有没有什么金阶的武器。

    闪亮亮的一整片,如蝗虫一般横扫而过,易尔一只来得及跳上扫把星的背,就听到扫把星惨嚎一声轰然倒地,而那闪亮亮的一片已经远去。

    这是一队骑兵,但他们的马跑动起来却没有任何的声音,易尔一瞧清了那马蹄上并没有包上布条,也就是说这些马属于异类,或许捉来一匹以后背后偷袭人是极好用的。

    这队骑兵共有一百人,他们行动一致,并且与马匹一样攻击起来毫无声息。刚才易尔一只顾着看rì志,而馒头显然也没有看到对方从黄土路的另一边杀过来,若不是有扫把星,想来易尔一现在肯定是挂了,其任务失败有可能就是无名战将魂的消失,很悲惨的。

    座骑的死亡就是真正的死亡,无法复活,死亡后就会被系统回收。

    扫把星的死亡倒是让易尔一有些难过,因为他刚刚挖掘出扫把星的潜力,却不料在炼狱中就这么惨死了,唉,人生无常,座骑也无常啊。

    那无名骑兵队再一次无声息的攻打过来,易尔一却早有防备,他的举动当然是落荒而逃,扫把星如此皮糙内厚的座骑,都被这队骑兵无声无息的给割成数百片,可想而知这队骑兵的攻击力是如何的恐怖,易尔一不逃那才叫奇怪。

    小鸟的速度无人能及,那队骑兵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易尔一逃走。

    易尔一带着馒头在一处溪水处停了下来,全都是灰尘,易尔一很想跳下溪洗个澡,但是眼角瞄到了一个亮光让他打消了念头,对馒头一个意念命令过去,馒头马搭弓朝易尔一所指出来的坐标三箭连珠shè击队了过去。

    “啊。”一个人影从树上倒栽而下,上插着三只箭。

    易尔一跑过去将那人翻了过来,接着又在他上搜了一遍可惜一无所获,而那尸体消失后地面上则留下了一些物品,易尔一忍不住自嘲一笑,“靠,太入戏了,我都忘了这些NPC智能再高也是属于怪物的,怪物上的物品怎么可以摸出来,当然是怪物被系统收后才会掉出物品了。”

    几个圆形铁片,拿在手里后就听到炼狱值的增加,显然这东西就是炼币,还有一个铜牌,上面写着“无名25”的字样,不用想就知道这是无名堡派出来的斥候。

    “不对呀,按理说我从那边跑到这里是没有人能够追上来的,可这名斥候好象预先就知道我会在这里一样,爬在那棵树上等我?只能是这个答案,那就是我现在所处的位置就是无名堡的势力范围,天啦,又被系统给耍啦。”

    “我cāo,我干,我rì,我jiān,叉叉你个老姆,OO你个老西皮。”

    听听这些粗话,各位看官自然会明白,某位受系统刺激的孩子发病了。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朝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