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 炼狱(中)

    满心欢喜的将集魂旗收了起业,易尔一跳到小鸟的背上抬手扶眼朝远方望去,此时太阳仍然高高的挂在天空,风轻轻吹过,让易尔一感到很舒服,猛得大地传来震动,易尔一大惊,莫非这个炼狱还有地震一说?

    事实证明易尔一猜测真准,小鸟“咯咯咯”的叫唤着,扑腾着翅膀飞了起来,而狼嚎土坡在瞬间就塌了下去,变成了残渣。

    “顶住地震,时限十分钟。”系统提示。

    “BT啊BT。”易尔一昂天大吼,若不是他的小鸟还具备飞的功能,他现在早就被埋在土堆中了。

    这次地震相当的强悍,不但把高数十米的土坡给震成平地,连大地都出现了龟裂,无数的裂痕向远方扩散而开,紧接着树倒,山塌,石走,沙飞,一派恐怖的景象。

    易尔一虽然在小鸟的背上,但不见得就安全,时不时有巨石朝小鸟飞来,小鸟这畜牲丝毫不体谅一下主人的心,一下子低空掠地,一下子展翅高飞,一下子180度转弯,一下子来个翻滚,若不是易尔一紧紧的抱着小鸟的脖子,估计他早就成了残渣了。

    恐怖十分钟终于过去,大地恢复了平静,系统在瞬间就将一切修整过来,除了狼嚎土坡的消失,周围与之前看到的没有什么两样。

    易尔一脚踏实地后,双眼怒视小鸟,小鸟咯咯咯的低头不敢看着易尔一。

    “你这家伙,亏我天天给你牛排吃,你居然在危险时刻只顾着自已,忘恩负义。”易尔一指着小鸟骂道,接着他又开始长篇大论的教育小鸟,做为座骑就该有牺牲的觉悟等等。

    给小鸟做完思想教育后,易尔一重新骑上小鸟朝远方奔去,约二十来分钟后看到了一座石头堡。不过似乎有些诡异,因为易尔一走进堡内时发现里面空无一人。

    杂草丝生的街道,破败的房屋向来访者倾说着这里的荒凉,高耸的箭塔,宏伟的中心大楼,威猛的石雕像,向来访者诉说着它曾经的辉煌与坚固。

    这显然是一处要塞,里面的房屋约有数千幢,分别罗列在十字形的街道边,而那座高耸的中心大楼名字叫“军政厅”,它约有五层楼高,虽然有些破败,但丝毫不减它的壮严。

    高约十米的城墙上布满了箭塔,黑sè的箭塔上布满了青苔,无论是城墙,箭塔,民居还是中心大楼都布满了刀剑痕,告示着这里曾经发生过无数次的战争。

    “哦哦哦哦。。。。”

    正当易尔一在这个要塞内四处察看时,突然震天动地的吼叫声传入他的耳中,易尔一快速的跳上小鸟的背上,抽出天罡斧朝城门奔去,不过很快他就停了下来,因为他听到系统的任务提示。

    “你有一千兵马,由于你的炼狱点只有10,所以只能选择一种兵种——步兵,你有权利可以让你的兵种换武器,请问你要换何种武器?”

    “斧头。”

    “对方兵马五千,兵种不知,粮草充足,有攻城器械,你只需守住城一天就算完成任务,中心大楼被攻陷的话,任务失败。”

    杀气腾腾的一千斧头兵出现在易尔一的面前,系统提示为这个军队命名,易尔一直接喊道:“狼斧。”

    这是一群具有高AI的士兵,之所以如此认定是因为易尔一发现他的状态栏中没有出现cāo作窗口,因此,他的命令完命是口喊的。

    为了验证这一千狼斧士兵是否如馒头一样能够接收自已各类命令,易尔一分出八百士兵守住四个城门,每上城门两百,接着自已带着二百狼斧兵朝东城门奔去。

    不过很快易尔一又让那二百狼斧兵停了下来,因为这些狼斧的奔跑速度太慢,跟不上小鸟的步伐,所以还是让他们留下来更好。

    易尔一单枪匹马的朝城外奔去,终于在一个小时后遇到了他的对手,一群由无数强盗组合在一起的强盗军团,瞧着穿着不一,闹哄哄的强盗,易尔一突然间脑子一,可怜的孩子,又发病啦。

    “哈哈哈,你们这群废材,有种出来跟你家易爷爷单挑。”发病期的孩子果然狂的可以,居然让小鸟花枝招展的出现在强盗们面前,而易尔一则舞着天罡斧极度嚣张的喊道。

    牛眼一瞪,强盗大首领脸上的刀疤开始跳动,接着他的凶目一扫,立马有一个粗壮的汉子提着一个大铁棍站了起来,拔开正在看闹的强盗喽啰,大步流星的朝山下的易尔一奔去。

    “大家伙,记住,我叫易尔一。”

    易尔一跳下小鸟的驼背,朝向他急速奔来的强盗喊道,那强盗也不回话,手中的铁棍猛得朝地上一插,接着他那粗壮的体居然腾空而起,在空中他也不知使了什么方法,又把插入地中的铁棍拔了出来,铁棍往前一横,就连棍带人朝易尔一撞去。

    “好轻功,轻功的最高境界就是能把一个象猪一样的人给托起来。”易尔一脱口喊道。

    “当当当。”

    火花四溅

    易尔一的回旋斧将对方的攻势全部消尽,接着他快速切换成淬毒长枪,暴雨枪法华丽的光芒让那位强盗略有些失神。

    生死之争如何能失神,强盗的手脚马上就被麻痹,易尔一又切换成天罡斧,三板斧中的第二招——直斧,狠狠的在三米外劈砍而出,地面被斧气劈出一道裂痕,而那位被麻痹的强盗的体变成了一左一右,轰得一声倒在地上,并没有象废墟游戏中那样化为白光消失,而是血淋淋的倒在地上。

    “哈哈哈,我头上有盔,上有甲,手上有斧,跨下有吊,你能奈我何??”发了狂的孩子实在嚣张的让人讨厌,易尔一拿着血淋淋的天罡斧站在小鸟背上喊道。

    “突。”强盗首领站了起来,凶目中的怒火让边的强盗纷纷逃开。

    猛得强盗首领双手一扬,两位强盗抱拳应是,接着奔出了首领的大帐,一出大帐就大声的喊集队集队,很快两个百人队就集合在一起,随着这两位强盗小头目朝山坡下的易尔一奔去。

    “我鸟,丫得,你别跟我狂,否则容易死亡。你别跟我装,容易受伤。群P你不行,单挑你无能,我轻则把你打成张海迪,重则把你捶成木乃伊。给你点面子吧,偶闪。。。”

    讲完一通废话发现对方的几百号人马已经快冲到跟前,易尔一立马掉转鸟头撒丫子往回跑,后面传来强盗们冲天的嘲笑声,发病期的孩子大怒,丫得,老子回去搬兵马。

    冲进要寒,易尔一马上召兵,留下二百人躲进民居里以便不时之需,易尔一带着八百号狼斧朝强盗们的聚集地冲去。

    强盗们在易尔一离去时已经拔寨起程,朝要塞移动,不过他们的速度哪能跟小鸟比,小鸟从要塞跑到那里只花了一个小时,而他们至少得花个五六个小时,易尔一之所以要劳师动众的出城搔扰,就是看中了对方移动速度慢,只要拖过一天的时间,他就完成任务了。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朝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