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节 护神塔秘闻(下)

    至于封印之战的具体内容,杀牛不用剑说每个门派的理解都不一样,所以就不便相告。易尔一又问那位白sè雨衣MM是如何进入护神塔这个门派的?

    白sè雨衣说也是在新手时遇到一个小BOSS,这个BOSS只有十五级,她很辛苦的杀死后,得到一块圆牌,那牌上说,顺着心灵的指引,进入神的塔顶,接受强者的沐浴,成就不凡的事业。这几个大字后面就写着,领此牌可加入护神塔门派,若不想加入无需前去。

    白sè雨衣得到这个令牌时,杀牛六人组已经成为了护神塔的弟子,而公孙瓒也正式宣布护神塔门派重出江湖,只是系统没有公布,相信护神塔得与三公世家做出一个了断后才会重见天rì。

    正如易尔一所想,与三公世家的较量是护神塔重出江湖的凭证,袁绍在封印公孙瓒时曾放言,若是以后公孙瓒的弟子能够连赢三公世家座前十大弟子,每人一场,那么三公世家就许公孙瓒招收门徒。

    “可是你不说是公孙瓒已经渡过鬼劫成为鬼将了吗?”易尔一有些不解的问道。

    “知道吗?千年前,所有的强者水平都达到了亚神鬼的阶段,也就是渡过了后三劫中的心劫,能够成为神鬼将的仅为十数人,其中就包括吕布,赵云,张飞,关羽,黄忠,马超,典韦,许储,庞德,颜良,文丑,太史慈,魏延,华雄等人。但神鬼将之间也有高低之分的,吕布与赵云分开的话,可以分别挡下三大高手的攻击,但是如果赵云在的话,凭他悠久的耐力与擅守的武功,配合吕布强悍的攻击力,两人在那个年代根本没有敌手。”

    “可这跟公孙瓒现在的况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了,群雄割据之战有伤天合,引来了天遣,大地开始沉陷,为了避免两败俱伤,大陆上所有有强者达成了协议一起停战,然后集合力量封印自已以及手下以求能躲过天灾,听说也就是在那次协议中,达成了六扇门dú lì正邪两阵营之外,可惩罚随意杀人或扰乱治安的高手,但如果前来执行的六扇门下实力不强,高手有权进行反击。呵,估计你每次喊的三次选择也是协议出来后的产物。”

    易尔一极度郁闷,一个外人都比自已知道的六扇门秘闻还要多,丫得,回去一定要跟候成好好的谈一谈。

    对方即然全盘托告,易尔一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把护勇的得来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护神七人众,双方加了好友名片后,扬手道别。

    易尔一带着馒头慢步走在濮阳城官道上,来来往往的玩家都用奇特的目光看着馒头,心想着这个MM怎么这么酷,戴在脸上的铁面具好yīn冷啊?

    一道人影突然移向易尔一,易尔一些时心中正在消化从护神塔玩家那里得来的消息,再说现在在官道,哪有人这么大胆敢明目张胆的挑战治安队的威信,在官道上PK可是严重违反交通法则的,以前易尔一可是全凭小鸟的速度来杀人,而这种杀人则是合法的,因为易尔一的座骑速度太快,有权斩杀任何挡住他前进的人与物,系统给的回答就是,自个速度慢就得有觉悟,乖乖的靠边走,你又没本事又想走中间,被人杀了也是自找得。

    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里,很多没有座骑的玩家都乖乖的走人行道,有座骑的也都赶紧靠边走,让出大大的空间,给那些喜欢追风的玩家跑,这就是易尔一的功劳。

    只是现在易尔一已经对这种在官道上合理杀人的做法没了兴致,他心中还有很多东西要整理,先不说六扇门这里藏着很多秘密,光说易尔一自已上就有很多烦据。

    首先,等级是一个很让人心酸的烦据,易尔一现在还是55级,而我黄月英等人已经冲破六十大关,终于迈进了高手的行列,这是我黄月英的原话。

    不过易尔一倒没有认为等级高就是高手,这个常识在全服的玩家心中倒也是个全认知,易尔一烦等级是因为他上有好几个好装备,因为等级不够无法装备上。

    “瘴风盅具,杯盖外型,可吸收瘴气,使用时只需拧动杯底按钮即可放出瘴气伤害目标,此具极为yīn毒,品位,红阶,等级要求60。”

    “玄冥头带,带有邪恶的气息,增加鹰之敏锐15%,秘技——冥气,此技为放出邪恶之冥气隐藏自痕迹,只可原地使用,一移动此技自会消失,招式间隔时间为5分钟。品阶,红阶,等级要求55。”

    “爆发护手(一对),增加狐之狡诈10%,秘技——伸缩自如,有机率在战斗中获取敌人上的物品。品位:红阶,等级要求70”

    这三样东西都是当初从蒋干上爆出来的,玄冥头带易尔一现在终于是戴上了,但他更喜欢爆发护手与瘴风盎具,这两样东西都是极度YD的,护手可偷东西,盎具可杀人于无形。

    不过玄冥头带的功用易尔一现在还没有一展的机会。

    接下来就是蓬莱岛的地图,现在还差四,六,七,八,九五张,但这东西急也急不来。

    还有就是上的报案牌,易尔一现在一块也没有发出去,职业点还仍然在一上面晃来晃去,并且易尔一也发现最近自已似乎很久没有办案了,这显然有点脱离了六扇门的宗旨,只是不知道这么久不办案会不会有什么后果。

    我黄月英,无病呻吟,花处处开三人带着笑问天,听说最近很是出了一番风头,先是破了交趾城的一宗强jiān案,接着又破了一宗**案,后来又破了一宗**案。

    “靠,怎么尽是jiān案啊?”易尔一听到我的汇报后极度奇怪。

    “嘿,这种案件我们三人才有兴趣啊?莫非你没有兴趣?”

    “哼。”

    一声冷哼关掉私聊,另一边的我黄月英以为易哥哥真的没兴趣。但他不知道易尔一在关闭私聊后,跳着脚大骂三个捕,如此好事也不叫上自已。

    他也不想想自已至从离开交趾遇到先秦古墓后,每天就象上了发条一样东奔西跑,就算我等三人相约他一起破案,估计易尔一也是没有时间的。

    “嗖嗖嗖。”

    馒头jīng准无比的箭矢从易尔一的脸颊边划过,将易尔一惊醒,他刚开始还以为馒头要造反,后来才发现,他前方有名玩家正手忙脚乱的躲避馒头shè出的箭,瞧那玩家的架式显然是个新手。

    狼籍群号:220607362

    嘿,潜水的就不要入啦,嘎嘎,偶有时得找人聊天以获取灵感.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朝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