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节 浩劫传播者(下)

    “丫得,有没有这么严重啊?”看着fiary带着一堆花痴男离去,易尔一不嘀咕道。

    六人商量后决定派易尔一跟第七诗人跟踪fiayr一伙,易第二人同意后马上紧随而去。

    “这样做1哥事后会不会不认我们做兄弟啊?”笑问天极度担心的说道。

    “嘿,121不是小气之人,只是极度记仇,反正我们四人的帐他心中是一本一本的,俗话说虱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所以,我们四人的撤退是完全正确的,快走吧,否则这家伙回来,一定会拉我们垫背的。”我黄月英边说边盯着易尔一离去的方向。

    这四个家伙听完易尔一转述fairy的话后,觉得易尔一现在正发病期,陪他疯狂实在是得不偿失,所以还是等易尔一病好后,再跟着易尔一混比较好。原因就是发病期的易尔一很少会想出好的计策(就算想好也会脱口而出,所以易尔一基本上不想),一旦遇到什么重大事,易尔一的方法就是单刀直入,使用武力解决。而正常时的易尔一可不是这样,这小子那时总会摆出正义的嘴脸,花上一段时间说上一段华丽的语言,接着再派我等人背后使出yīn招,总之正常时的易尔一在人前人后是谦谦君子,所有的坏事全是我等人干的,易尔一要保持形象。

    可惜的是易尔一进入游戏后,发病期明显高过不发病期,因此他才会荣登人榜第一名,并且恶名远播。如果是不发病期多过发病期,显然易尔一的侠名将会让整个废墟玩记住并膜拜的,当然除了少部分极其了解易尔一的人。

    湘潭码头人来人往人声鼎沸,跟踪的人与被踪的人都随着人流左颠右晃,固然这给跟踪的人很好的掩饰,但同时也增加了跟踪的难度,一个眼神不好,就有可能把目标人物给跟丢了,所以易第二人打起十二分jīng神,双眼就象樱木花道练杀人眼神一样,冒着jīng光,紧盯着fairy好看圆跷的股。

    能在万人体中直盯人家MM的股,显然易我二人的眼神功力达到前无古人的高度,fairy一行人共有八个,一女七男,fairy被众星拱月般的围在中心,七个护花使者尽心尽力的挡开所有拦住MM去路的人或物,这引起不小的sāo动,不过七名护花使者的实力强横,NPC商人的护卫敢怒不敢言,这让易第二人不感叹道:“世风rì下啊,连NPC都会识时务者为俊杰了。”

    fairy一行人似乎仅仅是知道于吉大概的位置,所以他们通常进出一些客栈,然后又很快出来。刚开始易尔一与第七诗人以为他们进去也要花上一些时间,所以不敢懈怠,紧紧的跟了进去,不料这八人却很快折而出,若不是恰好有一队马车通过,为两人打了个掩护,估计此次行动就暴露了。

    八个人找了十几家客栈一无所获后,朝湘潭东城门外直奔而去,易第二人紧跟而出。出了城门,人流相对的减少,两人越发的小心起来。不过武功高强的fairyMM似乎有所察觉,疑惑的停下脚步向后看,易第二人赶紧躲进不多的人流中,那七名护花使者向fairy低声询问,fairy摇摇头后,继续领头直奔。

    湘潭与桂阳城之间有一处风景极佳的树林名为“优化林”,优化林内树木高但并不茂盛,并且只是在外沿有树林,往里走会出现无数美丽的池塘,假山,小亭,并有桂河水流入形成数条弯曲的溪水,虽然溪不是很宽,但仍有人架设了石桥,木桥,为优化林增添无数的幽雅,确是侣约会的好地处。

    优化林中的小亭无数,在这无数的小亭中,一名花甲老头正悠闲的躺在石栏上,左手一鸡腿,右手一怪异的鹤嘴酒壶,喝一口酒吃一口,嘴里还哼哼叽叽的唱着歌,好一派神仙卧亭图哇。

    “五斗米教座下大弟子fairy,率七名师弟,见过老神仙。”终于找到地头的五斗米教八人众,在看到亭中老头后,很是有礼貌的在离亭十米处停下,由大姐头弯行礼问候。

    “水自流,鱼自游,酒入口中好逍遥。云自摇,天zì yóu,入嘴中好肚油,好肚油肚哇,小姑娘。”于吉仍然保持着动作,嘴里却说道。

    “扑通。”五斗米教的八人众显然早就收到张鲁的消息,所以对于吉居然口冒鸟语虽然感到惊讶,但仍然保持笑容。

    可跟在后面的易尔一不知道啊!

    他一听中国NPC居然冒鸟文,那个惊讶哇,惊讶过度的结果就是脚下没注意打了个滑,头撞在了石头上,生疼生疼的。

    “谁?”

    “出来。。。”

    护花七人众马上抽出兵器四处散开后大喝道,易尔一摸着脑袋嘴里嘀咕着走了出来,后面跟着一脸无辜的第七诗人。

    第七诗人倒也不去怪易尔一,他当然也很惊讶,但是他涵养好能够克制自已的心思,再说反正都找到了要找到目标,藏着与不藏着结果都一样,所以他出来时,摆得是一脸无辜表,这表似乎想告诉别人,跟踪的事跟他无关,只是不知对面的八个人是否能看懂他的表

    “张鲁这个老厮鸟,呆在汉中城享福了,还掂记着俺不放,总有一天,我把汉中城附近的,呃,汉中附近没有君王洞,唉,老糊涂了。哼,张鲁这老厮鸟肯定就是因为自个周围地盘没有凶人地,所以才敢管老夫的事。”于吉仍然保持着他潇洒无比的动作,不过他的声音象个破沙锅(用尖物刮锅底,出现啥声,于吉就是啥音调。),并且语言极度粗俗,但很对易尔一胃口。

    对易尔一胃口不代表对五斗米教八人众的胃口,于吉一度骂张鲁老厮鸟,这让fairy极度不爽,要知道张鲁虽然是NPC,但对fairy就象亲生女儿一样疼,这让从小没有父的fairy极度入戏,几乎真的把张鲁当成了自个的父亲,唉,可怜的孩子。

    “于吉,我师谦谦君王,更怀有济世之心,救众生于危难之怀,岂是你这个四处解凶人的无耻之徒可出口污辱的。哼,我师请你去我五斗米教做客论教谈道。”流沙一脸sè怒气的瞪了易尔一一眼后,然后又满口喷火的朝于吉吼道。

    “你个小厮鸟,敢这样跟俺说话,如果不是俺酒jīng中毒下暂时动不了,俺活劈了你这个小厮鸟。”于洁仍然保持着潇洒的动作,但声音却急促而愤怒。

    “哈。”流沙咧嘴大笑。

    “凸,你个笨蛋,你丫得的半不髓就不髓嘛,干嘛还死乞白咧的说出来,这不纯心让人活劈你吗?”易尔一愤怒的吼道,并且这家伙边吼还边加急速度,居然趁着那八人众听到于吉半不髓的消息一愣之际,与第七诗人同时冲到了于吉边,然后挡在亭子的入口处。

    “121,你想干什么?”流沙提剑冲上来,离易尔一三米处停了下来大喝道。易尔一的实力他是知道的,所以也不敢轻举妄动。

    “嘻,他还能干什么,当然是想跟于吉一起把废墟大陆内所有的君王放出来了。”fairyMM倒是对易尔一的行动不意外,她笑的慢步走上来说道。

    “好厮鸟,哈哈哈,老夫一百多岁了,终于遇到了同道中人啊!你们这些小娃娃一点同心也没有,想想那些君王,他们虽然邪恶,可他们终归也是一代君王啊,把他们活活的镇压在地底下,这岂是一个君王的待遇,他们是宁愿死得壮烈,也不愿活得象只蝼蚁,我把它们放出来,完全是满足他们要求一战而死的心愿,如果他们能顶过浩劫十rì,那只能说明你们这些后辈无能。”于吉说完马上咕咕咕的喝下一大口酒。

    “丫得,原来厮鸟是你这老头的口头惮啊?”易尔一郁闷的说道。

    “哼,你个小厮鸟,刚刚夸你长进,怎么现在又在意起他人的话语来了?要知道在无尽的生命与黑暗中,君王们忍受着痛苦与寂寞,但无论何人用言语刺激他们,他们也绝不会因此而乖乖的沉在地底,他们要誓死冲出地面,为自已的帝王威严绝一死战,败则亡,赢则存。”

    “存?这些君王如果抵挡了所谓的浩劫十rì,那么会如何?”易尔一实在是很好奇。

    “瞧你这厮鸟很对我胃口,我就告诉你,哎哟,混蛋厮鸟,居然偷袭俺。”于吉怒火滔天的破口大骂,他上中了七支暗箭,不过却没有血流出来,显然他上那件洁白的长衫是件好东东,易尔一的眼光一下子火起来。

    “121,识相的赶紧闪开,否则从此五斗米教与你势不两立。”流沙提剑直刺后喊道。

    “轰。。”

    大地传来巨响,扫把星隆重登场,震得所有人脸上无sè,目瞪口呆的看着扫把星。

    “呜饿。。。”

    扫把星扬鼻大吼,巨大的声浪振得离它最近的流沙落荒而逃,而易尔一早就抱着于吉坐上了象背,余下的事就交给扫把星自已处理了。

    扫把星皮糙厚,虽然被八位五斗米教的教众打得生疼,但它力顶住压力,左冲右撞,一时间搞得从来没有对付过大型怪物的五斗米教八人众一阵手忙脚乱,再加上旁边还有个第七诗人,这家伙的实力一直是深藏不露的,他现在一露,马上就引起了fairy的注意。

    易尔一把于吉放在象背上后,抽出淬毒长枪重新跳下象背,然后挑上了急急赶上来的流沙,两个冤家再次交手,这次可真得是生死相搏,不再是竞技中的积分之搏了。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朝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