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节 交易(上)

    扫把星威风是威风,但走得实在太慢了,可是易尔一在发现座骑没办法掩饰份后,不敢把小鸟给召出来,否则以后仇人们都拿着报案牌,打好埋伏召来易尔一,那易尔一岂不是死滴很冤。

    不过小黄花又一次给易尔一带来惊喜,系统提示报案者无法攻击易尔一,并且报案者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报案成功,必须符合一定的条件才可报案成功。比如边的人数受到限制,不得超过十人,超过此人数,不管是否相识,报案牌将没有任何反应,显然系统考虑到了易尔一所担心的问题。

    小鸟的出现又让两朵小黄花一阵尖叫,接着追风的感觉,让两朵小黄花暴发强烈的求知yù。最终易尔一让她们交出两块报案牌后,答应找个玩家来帮助她们抓座骑。两朵小黄花对易尔一的话坚信不移,因为她们认为NPC是不可能会骗人滴,只是两朵小黄花也不想想,NPC要报案牌干嘛?

    “报案牌,危难时刻,正义的六扇门是您的依靠,持牌者必须在危险时刻才可使用,触动条件另有详解,需捏碎铁牌后才有提示。”这就是报案牌的简介,易尔一看了后眼珠子一转,努力的捏报案牌。

    “您本就是持法人员,如果您都无法搞定案件,那么试问谁可搞定?”系统提示,易尔一暴汗,丫得,最近系统好象人xìng化了很多嘛。

    “嗨,你们就是传说中滴两朵小黄花吗?”一听到系统提示任务结束,易尔一马上扔下两朵小黄花,骑着小鸟跑个没影,然后等自个上的金花退尽,他又骑着小鸟返回附近,然后步行跑到妖jīng与妖灵面前。

    “你就是那个帅气的NPC介绍来的玩家吗?瞧着不怎么样嘛。”妖jīng抬了抬下巴很是鄙视的看着易尔一说道。

    “丫得,去不去。”易尔一大怒,发病期滴孩子是受不了刺激的,刚才的自已被称为帅气的NPC,现在又被说不怎么样,靠,来来去去不都是一个人吗?咋滴人类的眼睛总是这么滴毒捏?

    两朵小黄花最终还是不不愿的跟在易尔一后,朝定陶城另一边的九泉坪走去,那里据说有很多低阶的野生动物,可以抓来当座骑。

    低阶座骑在游戏中可谓是遍地爬的,但是玩家没有赚足贡献度,就没有办法学会骑术,至少也得学会不会坠马而死的二级马术——老马识途,才可以骑着座驾满山跑,否则第一级的马术——马革裹尸,低阶座驾的xìng能不好,经常会发生惨剧的。

    两朵小黄花居然学会了二级马术,这让易尔一很是意外,要知道他到了四十级才最终赚足门派贡献度学会了老马识途,后来发奋图强又加上候成有心放水搞了个破任务出来,他才有幸学会第三级马术——马到成功,可以在座骑上做出花哨的动作,并且可以马上施展武功,虽然第三级的马术,在马上施展武功的准头xìng比在地面上打会差很多,但总得来说骑在马上挥着长枪的感觉很不错。

    说到马术易尔一又是一阵悲凉,人家第七诗人骑着红电(那匹爪黄飞电的名字)潇洒自如的拿着飞电,使着飞电剑法,一问才知道,这家伙的马术已是第四级——驶马纵横,就差第五级——人马合一了,如果学会了,到时马与主人心电感应,强悍不是一点两点。

    “人生何处不相逢啊,121,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正有一搭没一搭得与两朵小黄花说话之际,一群玩家迎面走来,为首的一帅哥满脸笑容得朝易尔一打招呼道。

    “你哪位啊?哪凉快哪呆着去。”伟大滴易尔一象赶苍蝇一样挥挥手说道。

    “哇,你就是人121?啧啧啧,我就说嘛,咋滴一看到你就浑不舒服。”妖jīng跳着脚指着易尔一喊道,那表仿若易尔一刚刚把她给jiān了一样。

    “大人说话,小孩子别插嘴。”

    淬毒长枪舞出一片枪花,快速的点住妖jīng的四肢,妖jīng可怜兮兮的被点

    “在下天水教重生罪恶,易兄果如传闻中一样直爽啊。”重生罪恶仍然一脸笑容的抱拳说道,不过从他轻轻掠过易尔一手中长枪的眼神中可以得出,他对易尔一很是忌惮。

    “有事上奏,无事退朝,偶很忙滴。”易尔一边说边暗中在须弥戒与空间或里转动,把一些必备的物品先放在顺手的位置,基本上他发病期间很努力的让自已不去想问题,因为他一想问题,就很快会把问题直接说了出来,这就让他的秘密成了众所周知的厕所广告,所以外人眼中嚣张,直爽,可恶的评语,全是易尔一刻意造出来的保护伞。

    “这两位小姐与易兄有何关系吗?”重生罪恶显然在私聊中说了什么话,他后的一大群玩家分布而开,将一些想看闹的玩家隔绝而开。

    在重生罪恶很友好的劝说下,两朵小黄花一脸幽怨的盯着易尔一几秒后离去,而重生罪恶与易尔一席地而坐在一张矮凡前,重生罪恶还掏出一茶壶与一些茶杯,眼花缭乱的泡茶手法,看得易尔一很是惭愧,不过他嘴里说出来的话却是:“偶喜欢喝咖啡。”

    一杯浓浓的咖啡摆在易尔一面前,易尔一不得不再一次问候王游墟,丫得,这也太扯了吧?穿着古装喝咖啡,会让人jīng神错乱滴。

    “听说易兄找到翻江寨乌云罩的秘密?”轻掇一口茶后,重生罪恶切入正题。

    “木有错。”犯病的孩子最大的优点就是不会说谎。

    “能否告知进去的秘密?”

    “你试了吗?”

    “试啦,再次进去没有任何反应,估计每人只能有一次机会。”

    与第七诗人私聊完,易尔一一口喝光咖啡,指了指空杯看着重生罪恶,重生罪恶马上倒满,易尔一yín笑两声说:“我只能保证你肯定能到达乌云罩,至于进入后你有何收获,我不保证。”

    “那是当然。”

    “你滴价钱捏?”

    “一百万两黄金?二百万?最多只能三百万,现在现实中购买废墟黄金很困难,很多玩家都在抢购,现在的金价有所提高了,希望易兄能够体谅,这份兄弟会记在心的。”

    “嘎,滴偶们就甭说啦,指不定以后偶还要半路夺你滴宝。嘿嘿,三百万黄金倒也合适,8过,黄金偶上还有,你有啥好东西没?”

    重生罪恶脸sè很难看,倒不是因为易尔一的话,而是他进入游戏以来,好东西还真的没有多少,苦笑一声后,他掏出了一摞纸,说:“唉,兄弟惭愧啊,上能拿出手的只有这些图纸,有造船的,造某种机关,哦,咖啡的配方也有。”

    “真滴?”易尔一是真的喜欢喝咖啡,所以他赶紧在一堆图纸中把咖啡配方给找了出来。

    “长白山咖啡,人参,粒豆,碧沙草,火凤。”

    见易尔一神松动,重生罪恶好人做到底,拿出上全部的咖啡材料,易尔一马上对重生罪恶的态度大大的改善,收了二百万黄金与那堆图纸后,把进入乌云罩的秘法全部倒了来。重生罪恶与易尔一互换好友名片后,与易尔一分道扬镖。

    第七诗人骑着“红电”飞速的奔到易尔一所在的定陶酒楼内,人刚刚冲到易尔一座前,手已经伸了出来。

    ---------------------------去睡觉滴分割线--------------------------------

    啊,真滴没有啦,不更新啦,偶要睡觉啦,嘿嘿,等偶回来,再更个一两万,兄弟们呐,加油顶偶吧.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朝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