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节 史上死得最难看的小偷

    “月光光,照九州,起来嘘嘘凉嗖嗖,一道黑影掠山沟,呼赤呼赤抓小偷。”

    话说易尔一与第七诗人两个被男人尊严四个大字压得躲在山中不敢露面,趁着上药品充足,装备整新,两人在洛凤峰上闲逛想要打个怪物练练手。

    却不料一道人影在明亮的月光下,极快的掠过他们的眼皮底,发病期的易尔一好奇心严重膨胀,拉着正在考虑跟与不跟的第七诗人朝那人影急急的追了上去。

    人影丝毫没有回头或是稍做停纯观察四周,显然他对自已的奔跑速度那是倍有信心,可惜他遇到的易尔一与第七诗人的两大座骑。

    两头金阶的肥驼鸟跟爪黄飞电(马匹),肥驼鸟的就不用介绍啦,如果易尔一要它跑起来不要发出声息,只需让它低空飞行就可以了。爪黄飞电,它的介绍是具备极强的争斗之心,奔跑时落地无声,速度如电光石火,xìng孤骄,极具忠心。

    第七诗人这家伙是闷声不响发大财,易尔一使尽方法想从他嘴里掏出爪黄飞电的窝居地,可这小子愣是不肯说,最后被易尔一急了,他吼道:“你这人怎么这么贪心捏?”易尔一无语,丫得,玩游戏的人谁不贪心哇?

    两头极品座骑极度容易的跟上了那个在月光下奔跑快速的人影,易尔一两人不敢靠得太近,所以没有办法识别出那人是玩家还是NPC,跑了不知多久,那人在一棵树下停了下来,易第二人赶紧下马收起座骑,然后两人猫下腰,在树与树之间慢慢的靠近那个正在思考着什么的人景。

    “蒋干?”第七诗人发了短信给易尔一,易尔一正处发病期,他没发病时就常惦念着蒋干上无数的宝贝,现在一发病,心中想得动作马上就表现了出来,只见这小子如拦路打劫的土匪,从藏处跳了出来,淬毒长枪朝蒋干的后心刺去,嘴里还喊道:“小心呐,下雨啦。。”

    好个蒋干,感到后有异,立即前翻三轮,停后,手中已持一把长剑,连目标也不看,刷刷刷,朝易尔一长枪击来的方向击出三剑,当当当,连续三声巨响,易尔一手持长枪继续进,而蒋干却被易尔一给震退了三步,显然蒋干虽然等级比易尔一高出二十来级,但他的狮脉却不是很强,第七诗人在一边看了后认为,蒋干应该是走极端兽脉路线的。

    蒋干接下来的表现应证的了第七诗人的想法,他猛得加快速度,易尔一马上眼前一花,感到周围全是人影,虚虚实实搞得易尔一一时间根本无法打出一枪,但是不要紧,易尔一做为全服唯一一个渡过轮回将劫,并且拥有黑阶武魂的玩家,他有两个必杀技,“逆我必杀”是他最得意的必杀技。

    此技一出,管你是强悍滴还是脆弹滴,统统都得乖乖的给震到一边去。当然此招也不是无敌滴,至少刀朗MM就曾经没有被震退过,因此易尔一从那时就知道,如果对方狮之威摄强大的话,逆我必杀这必杀技就只能依靠第二波的变化了。

    无数虚幻的长剑突出地面,在一瞬间化成气剑,从地底窜了出来,蒋干极为狼狈的退出数米才逃脱剑阵的范围,但从他上褴褛的衣衫可以知道,老蒋被打得蛮惨滴,并且老蒋的脸sè在月光下隐隐有发青的痕迹,显然他心中的惊怒交加。

    “又是你这个六扇门的恶徒,好好好,老子今天就送你归西。”蒋干终于看清了攻击自已的人,怒火滔天的朝易尔一咆哮道。

    “去你丫丫得个毛,有种过来。”易尔一发病期那就是一头嚣张的狮子,当然在玩家眼中这小子嚣张得极为可恶。

    一颗乌黑,如拳头大小的东西被蒋干抛了出去,易尔一自已就曾经使用过无数的东东来yīn人,一见蒋干的动作再见那抛出来的东西,他马上就朝左边一扑,然后整个人连打几个滚。

    “轰。”

    那黑东西一落地就发出巨大的响声,只是借着月光就可以看到它的伤害力极为可怜,仅仅是炸出一个深二三十公分,宽达一米的小坑,真是雷声大雨点小啊。

    “丫得,炸弹,这家伙知道蓬莱道的位置?”易尔一一看地面上的坑就知道蒋干扔出来的是什么东西,他心中杀蒋干的心更加强烈了。

    剑直刺,蒋干左闪,却不料那剑在瞬间软了下来,接着又硬了起来,蒋干躲闪不及或者可以说是根本没料到,左手就被那只剑给划伤了,血汩汨的往外流。

    第七诗人得意的手腕一甩,手中的软剑又软又硬,再次朝蒋干攻击而去。

    “这位小友,你我近rì无冤往rì无仇,你为什么要帮那个六扇门恶徒来杀我?”蒋干的速度对第七诗人没有多大的用处,因为第七诗人是骑着爪黄飞电来攻击蒋干的。

    严格来说,爪黄飞电在战斗中更能与主人发挥强大的攻击力,而肥驼鸟因为躯过于庞大,就算它真的很灵活,但玩家骑在上面攻击他人的话,无法面面俱到,因此易尔一是很少乘坐小鸟来与他人打架滴。这也是易尔一为什么一直问第七诗人从哪抓到爪黄飞电的原因。

    蒋干的速度被第七诗人给拖了下来,易尔一马上就有了可趁之机,他愤怒蒋干刚才居然敢向他扔炸弹,以牙还牙当然是易尔一的作风,他马上就掏出一个蕃茄,狠狠的朝蒋干扔去。

    这蕃茄可不是随便乱扔,虽然它不具备伤害力,但是它具备模糊人眼睛,挑逗人怒火,侮辱人面子等无数伟大的另类伤害力,所以在扔之前要必须先看对方的装备,这可不是看对方装备好不好,而是看对方装备新不新。如果新,就往他上的装备扔,丫得,穿的这么新纯心气易尔一没有好装备不成?

    如果对手的装备旧得跟易尔一修了N多年也没换的装备一样,那就看他对发型。如果那家伙的发型是风sāo无比滴,那就扔。如果是跟易尔一一样是鸡窝型滴,那就省下来吧。

    前两个都没扔得话,那最后一个地方就必须扔了,那就是对方的脸,特别是在眼睛的部位,系统会判定对方被蕃茄击中眼睛,视线会有瞬间的模糊,等对方把蕃茄一手抹去后,系统才会断定恢复正常。

    蒋干的发型早就被型乱,衣服也被易尔一的必杀技给打得破破烂烂,所以易尔一的蕃茄专向蒋干的眼睛部位招呼。

    蒋干是边个?丫得,他是NPC哇。

    NPC做战那是光明正大,堂堂正正,他哪有机会遇到如此无耻的暗器高手,很快脸上就被砸中了三个蕃茄,视线受到影响的老蒋更是被第七诗人往上连刺七剑,一下子流血过多,他的行动就迟缓了下来。

    易尔一兴奋呐,把蒋干杀成这个鸟样,不但出了在浩劫之战中郁闷之气,更出了被蒋干威胁押着进罗刹谷的恶气。

    第七诗人正杀得蒋干毫无还手之力,他正得意洋洋之时,突然对面飞来一大陀糊糊的东西。蒋干此时正好视线恢复正常,一瞧那东西吓得连滚带爬的闪到一边,而第七诗人却没有这么幸运,被那糊糊看得恶心的东西给砸了个正着。

    “121,你这个王八蛋,生儿子没眼,长疮生浓青光眼的畜牲呐。。”

    能让一个自诩为诗人的人如此恶毒的咒骂,显然这位诗人受到无比巨大的刺激。

    蒋干高兴的看着对方窝里反,当然在开溜之前他总得留下一句场面话。

    “你们两个,特别是六扇门的恶徒,小心你们的钱包。”

    “我怎么知道扔出去的大便会打中你,别打了,妈的,蒋干跑啦。”

    爪黄飞电紧追着肥驼鸟在洛凤峰在一前一后如电般得奔跑,一抹红光从洛凤峰的一面闪出,接着在很短的时间内,这抹红光变成了大面积的红光,火红的太阳升起来了,早晨,啊,空气多新鲜呐。

    “你个混蛋,居然把这么恶心的东西放在自已的包袱中。”第七诗人捧着溪水清洁自已脸上的脏东西。

    “嘿,我有两个包袱哇,一个放好东西,一个专门放这些东西。”易尔一跷着二朗腿,叨着一根野草看着冉冉高升的太阳回应道。

    “呃,太恶心了。不过你是怎么把它弄到手滴?不会自个用手抓吧?”总算是把自已弄得干干净净,第七诗人对易尔一怀如此恶毒的东西内感奇怪,所以他就打破沙锅要问到底。

    “无知。”

    说出这两个字,易尔一感到自已的体从来没有如此的轻松,心从来没有如此的愉悦,人生从来没有如此的放,阳光从来没有如此的明媚,游戏从来没有如此的快乐。

    “啊,终于逮到机会把这两个字还给第七死人啦。”易尔一简直有种想哭的冲动。至从在初遇第七诗人时,易尔一那时还是正常期间,所以对第七诗人一连三次喝斥他无知,他是心怀怨恨但不表于sè,苍天啦,大地啦,想他易尔一少年创业,凭着短短几年就把一个默默无闻的广告公司,给顶进了全国前五名,这是何等的才华,何等的IQ,却不想在一个游戏中被人连说三次无知,此仇不报,岂是121。

    第七诗人郁闷的看着望着太阳发呆的易尔一,无知这两个字明明是他的口头惮嘛,怎么易尔一这家伙也说了捏?但不要紧,第七诗人这个人还是很大度滴,要不换个人被易尔一扔了大便,早就要把易尔一砍成十八段了,哪会有心思在这里打听大便的来源捏?

    “嘿,要说这游戏还真他丫得龌龊。一个月黑风高之夜,偶在洛阳想去看文姬MM洗澡,却总是不得其门而入,此时就看到一个挑着担子的家伙鬼鬼祟祟的从文姬MM家的后门走了出来。为文姬MM护卫队队长,偶当然有责任也有义务上前询问啦,没想到那家伙居然是挑夜香滴(嘎,就是大便啦),并且这家伙还非常YD的,蒋那个夜香打成包,包扎得好好的放在家里,遇到偶时还推销他的收藏品,丫得,偶当时灵机一动,就花了一点小钱买了下来,从此,偶就成了那家伙的第一个客户啦。”易尔一终于从YY中回过神,开始得意洋洋的介绍他的夜香暗器从何而来。

    “以你的为人,不可能会乖乖付钱买的吧?”第七诗人虽然与易尔一接触时间不长,但是从易尔一的字里行间以及处世为人就慢慢得出此人极度无耻的结论。当然易尔一给第七诗人的第一印象绝对不是无耻,而是正直,正义,帅气等等极度正面的评价。

    那时易尔一还没有发病,表现的当然是堂堂正正,光明正大,也是因为如此,做为有浪漫怀的第七诗人才会跟易尔一交上朋友,唉,交友不慎,劝各位看官留意些哇。

    对易尔一印象的转化就是从易尔一发病开始滴,当然产生催化效果的就是那陀击中第七诗人的夜香暗器(不称大便啦,呃,恶心哦。以后就称夜香暗器啦),在全服玩家都在风行使用各种无耻道具之时,第七诗人坚持原则,都是以正面的武器应对各方攻击滴,虽然也因此吃过亏,但是有骑士怀滴男yín是不会向恶势力妥协滴。

    “嘿,那个挑夜香的家伙来头是大大滴,叫袁谭,袁绍滴仔。”易尔一一脸感慨的说道,袁谭武功极高,但是很sè,易尔一当初被袁谭一刀给砍倒在地时,灵机一动说出无数的黄sè小段,逗的袁谭引为知已,居然还与易尔一交换了好友名片,所以夜香暗器易尔一是有源源不断的供货商滴。

    “啊,不可能,袁公子不是这种人,易尔一,我要跟你决斗。。。”本来听得入迷的第七诗人在听到卖夜香暗器主人的名字后,脸sè晴转多云,纵一跃而起,抽出腰间软剑,直指半躺的易尔一怒吼道。

    “。。。。。”

    “我终于知道你是什么门派了,嘻嘻,三公世家哇,怪不得你小子这么虚伪哇。”易尔一嘴里说得很轻松,但是他早就一个翻滚爬了起来,淬毒长枪已握在手。

    “哼,接招。”

    “小心暗器哇。”

    第七诗人飞速召出爪黄飞电,一个翻骑上马,爪黄飞电一溜烟就跑出几十米外,这一连串的动作一气呵成,在三秒钟内就完成了整个动作,看得易尔一长叹道:“人类的潜力果然是无穷滴。”

    “你个混蛋,不准用那暗器。”第七诗人脸sè铁青的吼道,易尔一耸耸肩没有回答。好半晌第七诗人沮丧的跳下马走到易尔一边不说话。

    “死人,你太入戏了,NPC的各种作态仅仅是为了让玩家在游戏中能找到乐趣,你想想,要是你换成我,在发现一个以挑夜香混进文姬府中,想来个霸王硬上弓的袁谭,你是何等心?再想想,当你发现,这个袁谭是会卖夜香暗器滴yín,哇,你又是何等感受?”易尔一搭着第七诗人的肩膀,语气沉痛的说道,不过这小子的表很古怪,估计忍着笑很辛苦,在发病期间居然能够忍住笑,看来易尔一的病大有好转呐。

    当阳光洒遍大地,两道人影施施然的走下洛凤峰,正有一搭没一搭得聊着话时,一道人影从树yīn暗处飞快的窜了出来,手朝易尔一上连续拍了五下。

    “你的物品被偷。”

    “哈哈哈,六扇门的恶徒,小心你的钱包哦。哇,这什么东西,这么臭,混蛋,居然把这种东西放在上,天啦,一世英名呐。。。”

    蒋干悲痛yù绝的声音渐去渐远。

    “哈哈哈。”易尔一先是听到系统提示时大为悲痛,再听到蒋干的一世英名之语后,仰天长笑,RP啊RP,老蒋的RP实在太差了,居然偷他专门藏夜香暗器的包袱。。

    不过被一个神偷给惦记着总归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所以两人放下所有将去或是要去办的事,凑在一起商量如何勾引蒋干,然后一举消灭他。

    “这东西你从哪里得来滴?”易尔一眼睛直直的盯着第七诗人手上的珠子。

    “夜明珠,绝世宝珠,任何女人看了都会心动,是获得的必杀之物。”

    瞧瞧这介绍,多么强悍多么YD,如果有了这东西献给文姬MM,啊,文姬MM对自个的好感度肯定膨胀的不得了,互交好友名片后,就可以光明正大的约出来聊天境进感。这游戏可是充许一夫多妻或是一妻多夫滴,不论是玩家还是NPC,只有感深厚,游戏公司许你们结婚,易尔一最大的愿望就是把文姬娶到手,然后遨游废墟大陆,过着神仙眷侣的生活。(如果NPC与玩家结婚后外出游玩,NPC被人杀死,此NPC将不再复活,所以玩家如果真得喜欢某位NPCMM,娶了她或许也就是害了她。)

    第七诗人抿着嘴没有说话,只是拿着夜明珠,眼中露出深的神光,看得易尔一大喊道:“有yīn谋,有阳谋,哇哇哇。”

    “你怎么变得这么吵啊?”第七诗人终于发现易尔一的不对之处了,易尔一无语,总不能告诉人家,俺发病了,所以俺心里藏不住任何话,也藏不住任何心思,想到就说,想到就做,这就是易尔一发病好的本sè。

    两人特意找了条幽静的小径,第七诗人拿着夜明珠走了一段时间后放入包袱中。夜明珠的吸引力是巨大滴,蒋干这么高级的NPC都忍受不住它的惑,虽然明知这是个陷井,但他最终还是忍不住出手抢夺,早就防备的两人马上围攻蒋干。

    易尔一不敢拿出夜香暗器,因为第七诗人jǐng告他,如果再使出这玩意,他就与易尔一分手,哦不,分道扬镖,易尔一倒不是怕自个一人顶不住他人的攻击,只是第七诗人这家伙上有很多秘密还没有挖出来,这么快放他走,显然不是易尔一的xìng格,所以他就忍住没有扔夜香,当然,石灰粉,烂蕃茄,大白菜等等现有可利用的暗器,他是一个没有落下,全部往蒋干上招各。

    蒋干越打越郁闷,如果正正经经的跟这二个玩家打,他就算收拾不了,也不无需落荒而逃,因为他的速度虽然被爪黄飞电所限制,但他可以往树林或是草垛间奔跑,就算是爪黄飞电也无奈何于他,但现易尔一的yīn招不断,他被那些东西搞得虚火旺盛,系统常常判定他视线模糊,耳朵失聪(蕃茄汗跑进耳朵里啦,嘎嘎),弄得他发挥不出正常的水平。

    现在他就算想逃也不大可能,因为一只肥大的驼鸟正在跑圈圈,这驼鸟的速度快得不象只鸟,丫得,居然让蒋干找不到空隙可以夺路狂奔,蒋干很后悔自已的贪心,但世上没有后悔药,他最终还是挂得,挂得极为壮烈,上堆满了烂白菜,白蒙蒙的石盔,红通通的蕃茄汗,除此之外,他挂得极为华丽,因为他掉出来的东西是一大片的光芒,看得易尔一与第七诗人都忽略了系统提示他们升级的消息。

    哇,发达了。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朝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