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节 男人的尊严(下)

    数十把兵器从不同的方向狠狠的捅进秦始皇的体中,秦始皇狂吼一声,三米多高的躯猛得一转,所有围在他边的玩家象被狂风扫过一样,朝后跌去,但后面全是玩家,这些玩家顶住了攻击玩家的跌式,却让这些攻击玩家躲无可躲下含泪而死。

    而随着那批攻击玩家死亡,后面一批的玩家就成了进攻者,秦始皇成了一个血人,而玩家们成了杀戮的机器,几乎所有围在秦始皇边的玩家全是红通通的眼睛,这说明他们至少杀了二十个玩家或是NPC。

    凶悍的玩家没有摆出任何的攻击驾式,完全是以命搏命般的朝秦始皇狂攻,数个必杀技在瞬间爆发,秦始皇那厉鬼般的吼叫响彻整个游戏上空,但伟大的君王仍然在反击,仍然在挥剑,它高大的影在整个现场是最为人瞩目的。

    哦不,除了秦始皇最为人瞩目外,一个骑着一只肥大飞鸟,全红通通的家伙也是很引人瞩目的。不得不说此家伙的强悍与YD,只见他骑在肥鸟上面,离地三四米,手中的烂白菜到处扔,然后手中的长枪左刺一下,右插一下,那只肥大的鸟极为灵活,每次都能把他安全的带离无数飞奔而来的弓箭攻击范围外。

    当高大的影如陨星般坠落时,易尔一也随着某个伟大的毁灭而最终魂归西去,呜呼哀哉。

    易尔一小心翼翼的从虎牢关的小巷口中窜了出去,然后极速的闪进一家酒楼中,后来一想酒楼似乎人太杂,他赶紧又窜了出来,“澎”的一声与一个人撞了个满怀,易尔一匆匆说了声对不起,连对方是谁也不看,再次朝眼中的一条小巷冲去,不料那被他所撞之人居然也跟着他窜了进去,易尔一大为紧张,马上抽出淬毒长枪就yù攻击。

    “别打,是我。”那人低声说道,易尔一一瞧,哟,这不是死人大哥吗?

    经过好事者统计,那场浩劫之战共死伤一百多万人(嘎,这数字太恐怖啦),平均每人至少死上一次,其中大部分是玩家与玩家之间最后杀掉秦始皇后发生的混战所造成的,秦始皇掉出了废墟第一装装备,名字叫“大秦之风”,共有盔甲,头盔,巨剑,靴子,腰带,索甲裤六件,杀死秦始皇的玩家因为被老秦临死一击给干掉,这装成了无主之件(那玩家就算赶到也挤不进去),因此爆发了大混战。

    随后装被不知名的玩家获得,而死伤惨重的玩家在下线休息再次上线后,暴发了对易尔一与第七诗人的讨伐之声,无数的玩家徘徊在虎牢关,洛阳等城附近,发誓给把这两个人杀到零级。

    易尔一刚上线时不小心被人给跟踪到,其实没有多少人会认得易尔一,但是肥驼鸟实在太惹目了,易尔一这家伙不知死活的居然还骑着它到处跑,很快就被人包围干掉了一次。而第七诗人更惨,他骑的大红马同样惹人注意,居然连死三次才最终逃出了追杀人的视线内,现在两个难兄难弟终于会师了。

    第七诗人给了易尔一一张斗笠,那斗笠被一层薄黑纱围着,戴在头上刚好能挡住鼻子以上的部位,易尔一拿在手上并没有立刻戴上去,第七诗人很是奇怪问他为啥不戴,易尔一叫第七诗人自个戴上后去街上逛一圈。

    第七诗人当然不会那么傻真的跑到街上去逛,他探出子往街上的玩家扫了一圈后明白易尔一为啥不戴,丫得,街上人的都是光明正大的露出尊容,如果两人真的戴着这玩意儿出去,估计全天下的人都知道这两人就是传说中的“衰蛋二人组”。

    座骑是肯定不能用了,易尔一很想用晰蜴座骑,但是城里全是青石板铺成的路,晰蜴座骑根本就无法穿透青石板,或许是因为它的级别不够,又或许是系统不想让有这种座骑的玩家象鬼魂似的在城内地下冒来冒去,影响某些玩家的游戏乐趣,总之就是不能用了。

    两人现在离虎牢关的城门非常之近,但也是最危险的时候,因为废墟游戏的传送阵都是设在城外好几千米之外,据说这样是为了以后啥城战而设定的,但总之易尔一要逃出城,然后才能唤出小鸟逃之夭夭。

    “勇士之心,护勇的心脏,获取勇士之手,勇士之脚,勇士之脑后,可得到一名护勇,护勇能帮主人挡风遮雨,抵挡任何危险,并可随着杀敌的数量自行成长,是玩家的得力助手之一。”

    准确的说这东东就是庞物啦,不过这庞物得去凑齐得部件才有可能出现。易尔一手头上的事倒是蛮多的,要凑齐蓬莱地图,护勇,查清三**门派到底是哪三十六个,当然已知的蜀道,魏派,吴门,三公世家,黄巾教,五斗米教这六个门派,但这六个门派不是易尔一可以挑战得了的,他现在之所以想知道全部的三**门派,就是想找到弱小的门派挑一挑,挑赢了,回罗刹谷内问问陈宫或是庞统,说不定能得到啥好处。

    这三件大事现在全无头绪,易尔一只能见一步走一步,当然现在最重要的是要逃出虎牢关,然后先回交趾跟候师叔打打,指不定能出什么东西来。

    “大秦之风装之秦铠,虎之震摄增加50%,豹之灵魂增加25%,狐之狡诈增加25%,装未齐全,只能发挥现有的属xìng,等级要求60。”

    “丫得,这么强悍,那你怎么还在浩劫之战中死了三次,后来复活又让人杀了三次,靠,你现在还能穿得上那铠甲吗?”易尔一查看了一圈发现没啥可疑人物后,询问第七诗人得到秦始皇的奖励是什么,第七说完后,易尔一惊叫道。

    “妈的,幸好还没有冲过61级,否则死亡就得掉二级了,71后就得掉三级,现在我变成54级了。”第七诗人一脸郁闷的说道,易尔一窃笑,他现在等级是53级,在浩劫中他居然只死一次,复活上来时死了一次,伟大的易尔一果然是福星高照哇。

    易尔一,交趾人士,门派——六扇门,门派职位——大弟子,江湖地位——易尔一战将魂,等级53级,武功——狼神拳十层黑阶(满),狼神诀28层金阶(心法),暴雨枪法20层白阶(无名战将自带绝技,可随着无名战将阶位上升后,武功阶位也会上升),鱼肠剑法三层黑阶。

    装备,储物腰带(二十五格不限重量),黑阶盔甲(严白虎掉落),灰阶铁靴,六扇铁令,储物手镯二十五格不限重量(严白虎掉落)。

    如意神索,最长可伸及二十米处,采用天绳材料载做而成,伸缩自如,如一头绑在上,一头甩出固定住,念完咒语,人可随神索飘出。它一头是五爪铁勾,另一头则类似现实中皮带扣的样式,上面还有两个按钮,一红一绿,红钮一按可使五爪铁勾合拢,绿钮一按可使五爪铁勾松开,”

    武器——淬毒长枪。

    六兽神脉,狮脉黑阶,虎脉黑阶,豹脉无阶,狼脉白阶,鹰脉灰阶,狐脉灰阶。值得一提的是,心法每升一层后,系统就会问玩家需提升哪条兽脉的阶位,选择后就可以提升兽脉的阶位。易尔一有些心攻狼脉的嫌疑。

    座骑,驼鸟王,金阶,奔跑速度600/秒(强悍吧),本能招式,撕咬,踢抓,优点,体型宽阔,xìng格温和,速度稳定,避震力强,弱点,贪吃。

    易尔一战将魂,在正义与邪恶间徘徊不定的战魂,仇恨,杀戮,维护正义,除暴安良种种的世间束缚交错着,段位:黑阶,绝技:暴雨枪法(白阶),必杀技,逆我必杀,发出无形波纹震退周围五米范围内的敌人,发出无数幻剑收割周围五米范围内的敌人,消耗狮脉力,虎脉力,狼脉力。噬血喷发,可将此招用在任何兵器上,使用后,拥有吸收被攻击者血液的威力,消耗狼脉力。

    天sè渐暗,终于等到这个难得的时机,聊天聊到没话题的两衰人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飞速的朝城门冲去,两人一幅夺命狂奔的样子很快就引起了守在城门玩家的注意,易尔一与第七诗人召出自已的座骑,一鸟一马撒着欢腾的鸟爪与马蹄,连冲带撞的冲进了城门道,然后顶着落rì的余斜扬长而去,玩家们只能看到两人两兽被拉长的影。

    传送门那地方肯定是不能去了,周边几个城市也肯定不能再混,两人觉得凑在一起逃生的机会多一些,所以决定烧黄纸拜天地,嘎,两人窜进了洛阳城东南面的洛凤峰。

    风,呼呼作吹,洛凤峰海拔三千多米高,如在白天,此峰的风景会让第七诗人yín诗几首滴,但现在天sè已晚,四周树影绰约,平添几分诡异与yīn森,两人坐在一块高大的岩石上看月亮。

    其实是两人药品全部耗光,正等着我黄月英,无病呻吟,花处处开这三个捕带东西来支援他们的大师兄,只是据这三位捕说,他们正被玩家盯梢,怕是要花很长的时间才能到。

    “很长时间?靠,等你们到达,黄花菜都蔫了,去找笑问天。”易尔一摆出大师兄弟的派头喝斥道。

    笑问天这可怜的孩子带着一大堆药品,哼呲哼呲的在游戏时间深夜十二点整到达了易尔一与第七诗人的指定地点,问他为啥这么慢?

    “1哥,俺一收到我的留言马上就赶到了洛阳,8过,你知道,恩,俺一直都很穷,所以又去钱庄开了个户头,让我汇些黄金进来,然后才能去买药,所以,呃,就这么晚啦。”笑问天边交易边委屈的解释道,易尔一挥了挥手打进一万两黄金,笑问天本来圆圆的眼睛,一下子笑成了半月弯,猛拍易尔一的马,称1哥是废墟最伟大的男yín,连秦始皇的仆人都敢做,还敢一人单挑数十上百万的玩家。

    “呕。。。”第七诗人在一边呕吐。

    善良的孩子——笑问天关心的拍着第七诗人的后背说:“吐着吐着就习惯啦。”

    易尔一又把自已上的装备除了下来交给笑问天,第七诗人犹豫了一下后,也把装备交给了笑问天,笑问天再次匆匆的跑下了山,不久又跑了上来,搓着手在易尔一面前走来走去,易尔一仰天长叹:“多好的一孩子啊,跟着我黄月英那三个人几天,居然就掉到了钱眼里,唉。”

    又敲了易尔一一笔钱后,笑问天运脚如风般的冲下了洛凤峰,半个小时后上来,把修复好的装备交易给了傻呆呆看月亮的两个人。

    “1哥,你的勇猛我是深记在心里的,但是小弟最近跟着我哥混经验,我们四人的配合已经很默契啦,所以,嘿嘿,嘿嘿,1哥,你老人家就多多保重吧。”

    “呜呜呜,1哥,实话说吧,我不敢跟你老人家在一起哇,你现在是过街的老鼠人人打,路边的野花人人采,jì院里的姑娘人人插,你还是放过我吧。”

    看着满心欢喜离开的笑问天,易尔一极度郁闷。不就做个任务吗?那些玩家至于那么记仇吗?

    “他们不是记仇,他们是为了面子。”第七诗人假做深沉的说道。

    “啥面子?”易尔一不解。

    “男人的尊严。”

    “关男人的尊严啥事?”

    “你不记得当初说他们是阄割的人了吗?就为了这两个字,他们杀你到零级想来也是不过份滴。”

    “切,那你干嘛也躲?”

    “也是为了男人滴尊严。”

    “。。。。。”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朝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