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节 罗刹谷

    不好意思兄弟们,前段时间有急事没更新,现在回来了,这本书绝对不会TJ的,有票票的都来砸我吧。让票票来的更猛烈些吧...

    ——————————我是游的分割线—————————

    与白水容的合作让易尔一很是爽快,两人简直是见神杀神见佛杀佛,随着两人积分迅猛增涨,两人组合也引起了一些玩家的注意,挑战书纷拥而至,不过两人一心一意杀NPC刷分,根本不理会挑战书。

    白水容现在的战绩是10胜3负,而易尔一则是15胜0负,这让易尔一很是有些得意,两人杀到晚上九点多时就坐在大厅内聊天,易尔一知道白水容跟他是一个城市的,所以就约白水容出来吃夜宵,白水容怀疑易尔一居心不良,坚决拒绝后下线,易尔一只好摸着鼻子继续在竞技大厅内寻找美女。

    给你一个支点,你是否拥有撑起整个世界的能力?

    给你一把菜刀,你是否能够演出一剧无间道?

    给你一个苹果,你是否能够改写牛顿的言论?

    如果以上你皆选否,那么,给你一个忠告,别多管闲事。

    易尔一不明白不能撑起整个世界,不能演无间道,不能说地心引力学咋滴就不能多管闲事了?

    桂林周边的有座练级点名为“火焰山”,此山全通红故以此为名,易尔一扛着天罡斧刚刚走到半山腰,就看到两伙人马正在PK,为皇家捕快,有义务也有责任阻止随意PK滴,所以易尔一甩出六扇铁牌,打飞几个头顶有刀剑交叉的玩家后,PK两伙人都住了手,一伙看似比较强大的玩家显然不服,说出了那段让易尔一莫名其妙的话。

    “这说明你力所不能及,哈哈。”那位说出那番话的玩家显然很得意唬得别人一愣一愣的,话没说完自个就大笑起来。

    易尔一心不大好,先是蒋干用剑指着喉咙,后有被许子将忽悠,再有就是天降大劫打得他跟狗一样的东窜西跳,如今想逛个名胜古迹管个闲事居然也被人顶得无语。

    “121,哪里走?”

    头好痛啊,闻听此声,易尔一马上唤出小鸟撒腿就跑,边跑还说:“刀朗MM,你是不是上我了呀,你已经整整追了我三天三夜啦。”

    “不把许子将给我交出来,我会一直追下去的。”刀朗MM的声音随风传入易尔一的耳中,易尔一大为苦恼,这女人力量奇大无比,而且把他的优弱点都摸得一清二楚,打是打不过了,要是一不小心被合围,就有可能会以掉级收场。

    桂林城内闹非凡,易尔一象做贼一样左右看了看,然后才冲进一家药店快速的补充完药品,接着又冲进一家兵器店,将兵器装备修补一通后就准备跑出桂林城,却不料一道人影猛得移得到他面前,易尔一现在是惊弓之鸟,马上“三板斧”的招式就滚滚而出,不想对方只是长剑轻轻一拔,易尔一所有的攻势就被化解,接着喉咙处顶着一物,不用看也知道是剑尖,而持剑之人除了神偷蒋干外还有谁?

    桂林城码头处,无数的大小楼船一摇一晃的在水上飘浮,易尔一神自如的站在蒋干边,随着他上了一条小楼船,两人进入了楼船内的一间隔房内。

    “罗刹谷位于桂林城对岸,你要做得就是吸引罗刹谷谷主庞统的注意力,等我将罗刹面具偷出来后,你自可离去,不但那条如意神索归你,我另有礼物相送。”蒋干摸出一张干巴巴的地图,指着上面的条条框框说道,易尔一认真的看着罗刹谷的地形图。

    “我怎么没有听说过罗刹谷这个地方啊?”易尔一将地形记熟后才提出心中的问题。

    “那是当然,庞统这家伙长得丑不敢见人,所以就把自已住的地方弄得烟雾弥漫,不知道的人划船经过只是以为那是片芦苇地,而我却是知道那里的玄机的,到了地头要紧跟着我,否则一不小心你就有可能淹死在江中,或是饿死在芦苇片中。”蒋干神得意的说道。

    易尔一当然不用担心会饿死这个问题,不过如果真的被困在奇门遁甲阵式中,他一天不破一天就别想玩游戏,也就是说他这个游戏人物算是废了,当然肯定会有解决的办法,那就是自杀。

    小楼船由蒋干亲自cāo作,顺着水流摇摇晃晃的脱离主干注拐入一条窄小的支流中,在一片泥泞松软处靠岸,蒋干手中一根长绳在空中舞了几圈后,被蒋干抛了出去,准确的在岸上一块石头上,紧接着蒋干用力一拉,整个人就腾空而起,在脚快掉落泥土中时,蒋干手中抛出一块木板,然后脚轻点木板后,借着长绳拉力再次起跳,如此三四次后到达干爽的地界。

    易尔一jiān笑两声后召出小鸟,就那么施施然后飞过了那片泥地,然后看着有些发呆的蒋干。蒋干冷哼一声后扭头就走,易尔一赶紧跟在他后,这可不是开玩笑,一失足可真的就成千古恨了。

    比一人还高的芦苇随风轻摆发出索索的声响,蒋干手中有个奇怪的六角盘子,那盘子上有大小不一的三个小针,随着蒋干的走动,三条小针不停的颤抖,接着疯狂的旋转起来,最终在一个方向停了下来,三条大小不一的小针都指一个方向,蒋干很明显的松了一口气,领头朝那个方向走去。

    神奇的事发生了,在易尔一眼中,前面明明就是一丛丛茂盛的芦苇,可是当用手去推时,芦苇烟消云散,现在他面前的是一条碎石小径,走了约一百来米,碎石小径已到了尽头,蒋干继续用他手中的六角小盘来找出正确的方向。

    易尔一手中紧握着天罡斧,他很想在背后一斧挂了蒋干然后爆出那个六角小盘,这样他可以自行进入罗刹谷。

    庞统有鬼神之才,他布下的阵式如果要玩家来解的话,估计会死几十亿脑细胞也不可能会解得开,而游戏公司也不会干让玩家死几十亿脑细胞的事,因此肯定会提供解除这些奇门遁甲阵式之类的道具,蒋干手中的那个六角小盘肯定就是其中之一。当然也有另一种方法,那就是玩家学会某种武功,可以专门破解这些奇奇怪怪的阵式,象加入诸葛亮的谋论坊的玩家,就有可能从诸葛亮那里学到此类武功。当然如果运气好的玩家,也能从怪物上获得这些不属于正统的武功。

    在四周都是芦苇的阵式中绕了快一个小时,易尔一虽然极力想记住左右或是左左右右,但最终还是被搞乱了头,最后索xìng也不记了,直直盯着蒋干的背影跟着他走。

    一座诡异的宫高高的出现在易尔一的视线中,那顶的瓦片流光萦绕如无数仙女舞着彩带迎风飘,雕龙刻凤的屋檐廊轮显露出华丽的彩光,洁白的台阶一级级的往上延伸仿若没有尽头。

    眯着眼睛盯着远处高高在上的宫,蒋干扭头朝易尔一打了个眼sè,易尔一极度不愿的迈腿朝那洁白的台阶奔去,刚刚跑上十来级就听到一声巨响:“擅入者,死。。。”

    易尔一对于这个jǐng告一点也没有放在心上,倒不是他不怕死,而是横竖他都得死,那还不如拼一拼看看那个神秘的宫中到底是什么景观,也不枉在罗刹谷走了一遭。

    超过一百多级的台阶走得易尔一有些郁闷,如不是这游戏中没有出现体力之类的设定,易尔一肯定累趴在半路上。

    望着就象给巨人提供进入的巨门,易尔一汗呐。。

    宫的大门建得跟法国凯旋门一样,易尔一象只小爬虫一样爬过高及他腰际门槛,然后就呆呆的站在那里,不是他不想继续深入,而是他根本就没办法深入。原先还没爬过门槛时,他能清楚的看清门后的景物,但是仅仅爬入门槛后,他的鼻尖就撞上了一堵墙,不是虚幻出来的,而是真正的墙,这一撞让易尔一感到深痛深痛滴,所以他确定这不是幻觉。

    转,同样是一堵墙,如果这两堵墙开始移动的话,易尔一就光荣的成为新一代的人叉烧王,幸运的是这一前一后两堵墙纹丝不动,让易尔一有了苟且残喘的机会。

    抬头,易尔一大叫天无绝人之路,那墙的顶端与屋顶分明的一段空隙,掏出梯子,好东西哇,关键时刻梯子总能救易尔一一命,所以易尔一想着如果这次能够活命离开罗刹谷,他一定冲上论坛发贴夸梯子,让梯子在废墟网游中扬名立万,以报答梯子多次救他于危旦之时。

    墙高达三十多米,梯子最长也就五六米,但这不要紧,墙与墙之空隙刚好足够召唤出小鸟,小鸟努力一下可以飞高四米,搭上梯子刚好十米,然后再掏出如意神索往上一shè,如意神索最长可及二十米,忘了介绍如意神索的外形了,它一头是五爪铁勾,另一头则类似现实中皮带扣的样式,上面还有两个按钮,一红一绿,红钮一按可使五爪铁勾合拢,绿钮一按可使五爪铁勾松开,五爪铁勾固定在墙顶端,易尔一轻松自如的骑坐在墙顶,以俯视众生的姿态往下方望去。

    又是一扇门,不过此扇门相比最初看到的门小了非常多,与平常游戏内看到的门是一般大小,易尔一将铁勾定在墙头上后,整个人顺着神索滑了下来,然后再召出小鸟,让它在下面等着,自个朝小鸟背上一跳,虽然仍有几秒的麻将,但至少逃过了系统判定超现实极限高度下坠视同自杀的原则。

    小心翼翼的跨过这扇小门,嘛事也没有发生,易尔一轻吁了一口气后,开始打量周边的况,这周边的况都很正常,没有再出现象那凯旋门一样的庞然大物。

    这是一个幽静的院落,占地面积也不大,与外面的布景形成强烈的反差,让人一时间有些适应不过来。易尔一心中暗自骂道:“丫得,把心理学与建筑压迫学都给弄进游戏来了,这庞统在三国时如果这么强悍,肯定是某个家伙穿越回去滴。”

    左侧是一月形门,亦是通过这院落唯一的出口,易尔一不敢随意走动,因为非常明显的,这院落中的道路由三种颜sè的石块铺成的,这不摆明告诉人,踏错了你丫得的就死得尸骨无存,踏对了,那就等着继续被游戏开发员玩吧。

    掏出两把没啥用处的破剑,易尔一先朝红sè的石块丢去,没有反应?啧啧啧,运气真得不是一般的好,易尔一高兴的朝红sè石踏去,然后再往前踏进一步,“轰”,一堆巨石不知从哪里shè了出来,朝易尔一袭来,易尔一大吼一声,必杀技“逆我必杀”瞬间发动,很快就将那些巨石轰散而开。

    启动武功都有几秒的启动时间,只有启动必杀技是一触发马上就开启的,所以虽然必杀技的使用会使得易尔一以后的路更难走,但在那个时刻,如果不启动必杀技,易尔一根本就没有机会继续往走。

    “大熊猫个熊啊,难不成这红绿黑三种石块间还有什么玄机不成?大熊猫个猫啊,这不是玩我吗?我要是知道这些玄机,早就跟人吹周易去了,凸,想当初我读大学时的催眠书就是周易啊。”易尔一郁闷的嘀咕道。

    当然游戏公司肯定不会搞出很复杂的机关让玩家去玩,天才的数量要少于大熊猫,而普通智力的玩家则是占了主流,所以游戏公司设计出来的东西一定都是遵循这些玩家的智力滴,易尔一站在他第一步跨出踏的第一块红sè石块上开始认真的观察与思考。

    方块是以交错的方式排列的,每个方块石板长约一米宽约半米,别叫易尔一绕过这些颜sè不一的方块大道,因为不管易尔一是想进接用如意神索飞到假山边,或是踏着青嫩小草圃朝那月形门冲去,唯一的结果就是他回到了原地,他必须得走那条多彩的大道。

    三种颜sè的方块石以每三块为一行,颜sè交错的以90度的轨迹向左弯曲直抵月形门。

    易尔一看了一会儿方块石觉得有些眼熟,略有所思的蹲下来用手轻轻推了一下侧的红方块石,红sè方块石隐有浮动的迹象,易尔一用力一推,红sè方块石快速的滑向一边,紧接着这块红sè方块石与它边的绿sè方块石交换了位置,原先在易尔一侧的红sè方块石变成了绿sè方块石。

    “这不是玩魔方吗?嘎嘎,这个偶拿手。”易尔一见不同颜sè的方块可以交替换方位,咧嘴一笑大叫道,然后就开始玩起他小时候最玩的魔方游戏。

    其实这条道路极为简单,只需要将三种颜sè交替的方块石整理成每个颜sè都排成一排,也是就红得一条直线成一排,绿得直线成排,黑的直线成排,然后就可以安然无恙的踏着任意一种颜sè的石块往前走了。

    而之前易尔一之所以会遇到危险,那是他以为三种颜sè的石块是固定的,踏错的话,地面会出现一个大洞,所以他第一步踏在红sè方块上没啥危险,而第二步的红sè方块不是与之前成直线的,所以他踏上去后就遇到了危险了。

    转过月形门,出现一个巨大的沙漏,当易尔一一离开月形门时,沙漏就开始自动的打开闸门漏沙,而随着沙子的下泄,一堵画着百花盛开图案的墙凭空而降,易尔一马上往上看,发现有空隙,而且这墙也很矮,居然只有五六米高,易尔一马上就往上爬,但是很快他就发现不对劲,因为梯子本就有六米多长,而他爬到梯子顶端时,他还是没有触及到墙的顶部。

    这说明易尔一就算有一百米长的梯子,爬到上面还是没有办法遇到墙顶,显然这机关就是要易尔一在规定的时间内将那错乱的图案还原,这是一个拼图游戏。

    “丫得,玩吧,玩吧。”

    易尔一无奈的被游戏开发员当猴玩了,在墙的右下角方位有一张原图,易尔一认真看了后,马上开台在长长的墙前奔跑,之前他已经浪废了很多时间,再不争取,万一拼图失败,那之前的历险不是都白历了吗?

    不过蒋干这家伙跑哪去了?易尔一边拼边想道。

    到目前为止,罗刹谷只有易尔一这种奇人才可以闯进来,原因无它,现在的废墟中谁有金阶能够飞的座骑,谁有能够收缩自如最长可及二十米的如意神索,如果没有这二样,试问谁可以爬过三十多米高的大墙?因此易尔一在度过最难的一关后,玩魔方,拼图这两样就肯定是轻松度过滴。

    十个铁箱子一排横立,系统提示易尔一,“你通过庞统的第一关测试,庞统送你一样礼物,十箱取一,其中物品有好有坏,全凭天意,如果你不选并就此退出,庞统会送你一把黑阶的武器与黑阶的盔甲,如果你继续前进,庞统很不高兴,后果很严重。”

    “去选。”

    “哇,你是鬼啊?你,你怎么进来滴?”

    易尔一目瞪口呆的看着边的蒋干,这家伙真是神秘啊!易尔一劳心劳力才通过第一关,这家伙就这么神神秘秘的进来了,估计上肯定有什么好玩意,易尔一本来息灭爆蒋干的心思又活烙起来了。

    不过蒋哥哥显然不给易尔一机会,他在说完话后又凭空消失在易尔一专注的眼神中。易尔一四处摸了一把也没有找出蒋干藏之处后,无奈的朝那十个铁箱走去。

    即然名字叫121,而1又占了两个,那么选择1显然也是有根有据的。

    箱子开启,空无一物。

    “。。。。”

    “偶滴RP有这么差吗?”

    如果易尔一边有人的话,此人一定会说,大佬,你看看人榜的榜首是谁就可以得到答案滴。

    十个武装到牙齿的武士提着长枪杀气腾腾的挡在一座高高的塔门前,显然庞统认为文比输了,那就来个武比吧。

    易尔一没有上前挑战那十个武士,他在数那塔的层数,花费几分钟的时间,得到的答案的是二十三层,如果每层都要打生打死的话,易尔一不认为自已有命到达最高层,也许在第三四层他就有可能会埋骨在里头,所以他犹豫了。

    股被人狠狠的踢了一脚,易尔一不由已的朝前方扑去,十名武士大喝一声,组成圆形方阵,将易尔一团团包围在中心。

    “我叉叉蒋干他老姆啊。”

    抽出天罡斧易尔一边问候蒋干的老姆边观察对手,对手没有什么好观察的,全银白sè的盔甲将他们紧紧的装备起来,头盔罩将他们的面容给挡住让人无法看清他们的表,手中的长枪泛着一层乌黑的光芒。

    “这不会有毒吧?”

    “你中毒了,左手失去感觉。”

    “毒已被解,左手重新恢复行动。”

    系统的声音快速的在易尔一耳边出现,易尔一烦不胜烦,随手关了战斗提示,反正蒋干那人躲在一边帮他解毒,他也无需担心哪个部位行动不便,就那么使出三板斧跟十个长枪武士对拼起来。

    半个小时后,易尔一全后躺在地上,而那十名武士也已横尸倒地,掉落的是一些银子跟几本书还有一柄长枪,一双鞋子。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朝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