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 绝色PK赛

    凹凸有致的线条,无袖红sè盔甲配上长靴短裤,整一个魔法少女的打扮,露在外面雪白的皮肤如冬天的雪花一样,让人看得忍不住想伸出手将它溶化在心中。

    行云流水的剑法,在她轻盈姿陪衬下更是让人眼花缭乱,而她的对手似乎早无战意,所有的眼光都离不开她的部与雪白的大腿。

    女剑客显然极度讨厌对手对她的意yín,手中的剑更是如骤雨般的刺出。可惜她的对手显然很是强悍,尽管被剑刺得上血如泉出,却仍然可避开要害攻击,然后继续欣赏着美女剑客的姿。

    “白水容,加油,加油,干掉那个yín贼。”易尔一切入这场PK赛中,然后拿出一个助威喇叭猛得大喊道。

    “卟。”对手的大刀轻轻的划过白水容的大腿。显然易尔一的喊叫声让白水容分了神,要不她的对手也不会失手将她划伤,这从她的对手脸露不忍之意就可以看得出来。

    “喂,大厅内不准PK。”易尔一没想到白水容居然认输,然后跑冲到他所在的大厅内,提剑就刺,可惜大厅不准PK,否则易尔一早就横尸街头。

    “你这个混蛋。”白水容收剑后骂道,易尔一耸耸肩后点点头,表示自个确实是混蛋。

    “别让我在比赛中看到你,否则我把你阄了。”白水容留下这句话后甩头离去,易尔一大笑的声音让她跑得更快。

    “唉,要说在游戏中把我给阄了倒真有可能,嘿嘿,没想到这女人古代打扮还真是别有韵味。”易尔一极度猥琐坐在一张摇摇椅上想道,正想着耳边听到广播,让他准备准备,要开场啦。

    “童话秋天?不会跟前一场的家伙是一个集团吧?”易尔一收到对方的名字后愣了一下,现在大家都喜欢报上名号,不象易尔一还顶着无名战将007的名字,其实现在有谁不知道007就是易尔一,这家伙还以为自个隐藏名字很酷似的。要知道无名战将魂的玩家圈子还是很小滴。

    找到仓库装备起来后,易尔一发现对方已向他所在的位置冲来,眼球子一转他马上掏出铁铲开始在地上挖洞,挖了一人深后他跳了下去,然后把准备后的草顶在头上等着对方过来。

    童话秋天跟童话还真的是一伙的,不过童话是他大佬,他现在奉大佬的命令要把易尔一先jiān后杀,再jiān再杀。他极度幸运的发现仓库离他只有三米的距离,所以他比易尔一更快的装备上东西,然后朝易尔一冲了过来,因为这地图是平原,所以他倒不担心易尔一这家伙能躲到哪里去。

    要说废墟中最有吸引力的就是层出不穷的道具,石灰啊,铁钉啊,梯子啊等等这些东西经过易尔一等四大捕演练后,整个废墟玩家都能玩得炉火纯青,而且花样百出。

    童话秋天上就带着很多道具,他想把以yīn人著称的易尔一好好的yīn一把,可没想到他正在YY中时,地下窜出一个人,劈头盖脸的朝他攻来,那道道的斧影如一个魔鬼张着血盘大口,朝他扑来。

    童话秋天用得是铁棍,他来不及反应就感到小弟弟传来剧震的痛楚,接着整个人口喷鲜血的倒飞落地,系统判定他受重伤无法动弹,然后眼睁睁的看着易尔一yín笑的斧头砍了他的脖子。

    “我在孤独中寻找心灵的慰藉,却发现整个世界都在yín中爆发。我在意yín中强jiān着自已的梦想,回头一看,却发现整个世界都在意yín。”花处处开垂头丧气的坐在易尔一面前说道,易尔一听完后眼睛睁着老大,接着紧握着花的手说:“哥们,你丫得还会哲学呀。”

    绝sèPK赛采用的是即时淘汰,就是你如果输一场的话马上就得退出比赛,如果连赢的话就可以直线上升。花与无病很悲惨的第一场就输了,不过他们打得时间也蛮长得,象易尔一都打过二场了,他们两个第一场才打完,输了找到易尔一吐苦水。

    游戏中的道具很多都是一次xìng消耗品,比如易尔一现在手中装备的百花镖筒,这筒子可以瞬间发出百枚的暗器,虽然攻击xìng不高,但足可以缓解一下压力。

    易尔一都不记得自已是如何被对手给到这般田地的,第三场比赛居然是海岛地形,说是海岛肯定是不准确的,因为双方的落脚点面积只有二十多平方米,仓库很快就能找到,而双方从仓库内得到一条船,准确的说应该是一条竹筏,撑着一条长竹杆,然后唱着纤夫的划着竹筏顺着河流而下,双方在半途中交战。

    对方名字叫泪刻伤痕,这家伙使得一手好竹杆,先是利用河水,狠狠的将一层河水激起扑向易尔一,易尔一习惯xìng一躲,对方的竹杆已经用力一捅,把易尔一的竹筏捅得左右摇晃,紧接着这家伙“卟通”一声落水,接着易尔一的竹筏就被他给翻了个,等易尔一冒出头时,一片剑光掠过他的头顶,让易尔一惊出一声冷汗。

    易尔一很想重新爬回竹筏上,可惜他的竹筏被泪刻伤痕给捅得远远顺流而走。无奈,易尔一只好玩起来了花样泳,时而蛙泳,时而蝶泳,要不来个狗扒式,总之尽一切努力躲避对方的剑影,后来实在躲不开,易尔一只好冒险用百花镖筒搏一搏。

    易尔一不是没有想过也潜到对方的竹筏下面,让对方也落入水中,可泪刻伤痕很机灵,总是能很准确的把握到易尔一的位置,然后竹杆一阵乱捅,竹筏马上就会开,然后易尔一就得承受一片剑的洗礼。

    “靠,你不会是吴门的吧?”易尔一借着百花镖获得了一口喘息的机会,望着远远开的竹筏,他忍不住出声问道。

    在游戏中,能够如此熟练的控制竹筏除了甘宁的水鬼帮,那就是吴门了。易尔一也是听别人说,一入吴门就必须学会cāo舟,因为吴门的根据地建业周围全是水域。

    泪刻伤痕倒也没有得意的神,自已凭着门派给的优势,居然让毫不懂cāo舟之术的易尔一活到现在,这简直太没有面子了。

    游戏内每个门派都有自已的优势,象吴门,玩家们虽然不能在门派内学到骑术,但却可以学到cāo舟之术,当然如果以后有机遇的话,他们同样也可以学到骑术,而别派玩家也可以学到cāo舟之术,只是现在嘛,貌似易尔一同学还没有学会cāo舟之术,这也是他如今狼狈不堪不的主要原因。

    易尔一很想游戏自已刚才所在的立足之地,可惜泪刻伤痕紧咬着他不放,“猪啊。。”突然易尔一大骂了一声,然后他就消失在水面上,不过泪刻伤痕一点也不紧张,因为玩家沉入水底的极限最多是几十秒,这是统一的,因为游戏技术还没有发展出能根据玩家体而做出相应措施的地步,所以游戏公司就给了统一的标准。

    不过这次易尔一好象潜入水底很久了,泪刻伤痕手中握着竹杆紧盯着水面,他之所以能够准确的把握到易尔一的潜水位置,这很大一部分是因为他吴门心法与cāo舟之术,在易尔一潜近他五米范围内时,他总会有所感觉,这种感觉当然是系统给得,但这归功于门派心法与武功滴。

    “丫得,张让那死太监还是很有用处的,嘎嘎。”易尔一装备上避水珠后在心里暗赞道,易尔一因为总是在内陆地带活动,很少有机会能够到大海大河边去玩,所以避水珠一直被放在腰带中,如今到了生死之际,终于记起了自已原来还没有这个保命珠子。

    珠子一装备起来,易尔一马上被一团透明的圈圈给包围起来,然后随着易尔一四肢不停的游动,圈圈就顺着前行。如果易尔一要往下,他就得拼命的双腿往下踢,这样就是往下,如果往上双手就得上下划拉,左右之类也是根据手脚来指定。

    第一次使用避毒球不花上十几二十来分钟熟悉显然是不可能的,这也是泪刻伤痕以为易尔一溺水而亡,但是系统却没有提示他赢了,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答案很快浮出水面,一道红sè的光芒从泪刻伤痕的竹筏底下带着一股水柱冲天而起,竹筏在空中翻了个后重新落在水面上,而泪刻伤痕早已经成为水中的一条鱼,快乐zì yóu的游动,他虽然不解易尔一为何能在水中闭气超过二十分钟,但是他对自已在水中的功夫还是很有自信的,任何一个吴门的玩家都喜欢跟别派玩家在水中PK,因为门派给予他们在水中的战斗是有加成的,谁叫江东吴门是以海战著名的捏。

    不过泪刻伤痕的如意算盘打得不响,因为他发现易尔一这家伙居然比一条真正的鱼还象鱼,瞧这话说滴,很是别扭啊!不过这些都不要紧,要紧的是易尔一这yín居然能在水底下zì yóu自在的施展武功,这简直不可思议,在吴门师长的话中,其余的门派都是旱鸭子,就算会游泳,在水中,只有吴门的弟子才是水中霸主,但现在易尔一显然把师长们说的话全部击破啦。

    泪刻伤痕在水底下的时间虽然比其余门派的玩家要长,但再长也长不过易尔一,所以他一发现自已四肢有些乏力,就知道必须冒头换气,可是易尔一这条死鱼yīn魂不散的紧紧跟在他后,虽然易尔一的攻击在水底大打折扣,但泪刻伤痕也没有办法消化,最终甩出一根鱼叉后,终于冒头深呼吸。

    鱼叉是吴门特有的一次xìng暗器,此叉子就象鱼雷一样,可以紧咬着锁定目标不放,虽然攻击xìng不是很强,但如果哪个玩家RP极为底下,鱼叉一叉就叉进了他的心脏,要害攻击成立,那可就死得冤喽,所以易尔一还是放过了泪刻伤痕,回头迎上鱼叉,然后天罡斧挥了过去,“轰”得一声,鱼叉自爆,把易尔一给震出老远。

    “丢,这么强悍啊。”易尔一很是吃惊,这鱼叉自爆能力这么强,如果吴门的玩家人手一个,那还不横行天下啊。当然易尔一不知道,鱼叉只能在水中才可以发出效果,到了陆地它就真的是鱼叉,只能用来叉鱼,而对玩家却是一点攻击xìng也没有滴。

    “获胜。”

    易尔一刚想着事,耳中就听到提示,接着他就被传到了大厅中。

    “他应该是有可在水底zì yóu活动的物品。”听完泪刻伤痕的描述后,沧浪侠嘿嘿yīn笑两声说道。

    “哥,121这家伙之前都是在瘴气林内活动的,这样看来他不但能避水还可以避毒,嘎嘎,要不要找个机会爆了他?”同属于开荒四十yín之一的过江龙说道。

    “那倒不用,其实要让121装备爆地完全可以正大光明的,这小子是六扇门的,我们随意杀几个人后,如果这小子前来办案,我们选择反抗,干掉他的话,他的装备就会随机掉出二到三件的,当然我们死亡的话也会掉装备,只是没他那么多,呵呵,六扇门还真是蛮有趣的门派。”沧浪侠笑嘻嘻说道。

    “那要不要干一票啊?”另一名玩家问道。

    “不要,我们只是试试易尔一的总体实力,怎么说我们四十人是游戏最初期进来的,算是竞争力最强的对手,不过后起之秀也不可小看,象重生罪恶,玉溪山庄,要死不活等等那第二批复兴任务中的三百多人,还有第三,第四批,现在武将总共有一千三百多人了,而且听说废墟城池一共是一百多座,显然在后面还会有千把人加入到武将队伍中滴。对了,自杀复活的事安排得怎么样了?”沧浪侠转头问另一名玩家。

    “嘻,按你说的,只要出生在城池马上就自杀转世,这些家伙如果出生在荒原上的话,就按你所说的办法开始提升实力,然后找出城池旧址做复兴任务,现在共有三批一百多个人在二个荒原中努力了,到时我们可能就是拥有最多武将魂的门派啦。”那玩家说得口沫四溅,很是得意的样子。

    “避水珠?”沧浪侠很容易就找到无所事事的易尔一,然后询问他为什么能够在水底活动。当然易尔一也不傻,趁机问了一些吴门内的况,双方都获得了满意的答案后坐在一起打聊天。

    “奥奥奥。。”沧浪侠突然象发的猩猩一样叫了起来,易尔一马上凑头过去,发现这小子正在看一场比赛,不过这场比赛香艳动人,打斗是两名女玩家,这两MM打得是昏天暗地,披头散发,衣衫不整,怪不得侠看得chūn漾。

    “好象是fairy哟。”泪刻伤痕凑头说道。

    玩家要看哪场比赛可以随意的点取桌子上的菜单,这是免费滴。一点后,一个微型镜头就出现,如果想看刺激,可以选择进入,这样就可以实景观看,不过进入后只能看不能说,现在易尔一等一堆yín货正浮在半空中看着下面争斗不休的两位女人。

    fairy并没有放出金刚来助阵,完全凭着手中的长剑与ID为轻飘舞影的女玩家打得火,轻飘舞影用得武器居然是一对七sè的彩带,这彩带时硬时软,时如蛇盘根,时如铁棍鼎天,使得出神入化,让易尔一看得暴汗两滴,思考着如何应付这彩带。

    张鲁创建的五斗米教显然不仅仅在法术上,剑法也蛮不错的,但fairy显然在剑法上与轻飘舞影打很是吃力,最终还是嘴唇轻启念着什么,几秒后两个金刚一左一右夹攻舞影MM,而fairy则退到一边不停的吃药,显然召出金刚要消耗很多的兽脉力。

    “电光。”轻飘舞影被两个金刚打得狼狈,最后使出了武将必杀技。

    两条彩带瞬间变大,然后如闪电划破天空一样,时隐时现的击向两大金刚,两大金刚被击中十几下后消失,而轻飘舞影则同样退到一边不停的吃药。

    必杀技的使用条件很是苛刻,易尔一也是苦练到五十级心法升到二十五层后,才勉强能使出必杀技,轻飘舞影显然也是头次使出必杀技,瞧她脸sè微变,易尔一猜到这小丫头的药品带的不够充足。想当初易尔一就是因为药品带着不足,而差点被人围攻而挂,若不是小鸟能飞,他早就在晰蜴军团中见如来去了。

    这游戏中也有补血药,梆带等等急救用品,而玩家在展开武功的同时就在消耗着六兽脉力,脉力用光就如废人一样,所以上带充足的脉力是保证安全的首要条件,而相对来说补血药之类的少带点倒没什么要紧,因为游戏有要害攻击,被打中要害,想吃药也没有办法。

    必杀技之所以必杀,就是消耗光玩家上所要符合激发必杀技的脉力。象易尔一的必杀技“逆我必杀”,要消耗狮脉,狼脉,豹脉三个脉力,并且以后脉力越高,必杀技的威力也越强大,当然脉力越高,吃得脉力药也越多,因为必杀技一出,所有符合条件的脉力全部清光。

    因此不到万不得已况下,有武将魂的玩家都不喜欢用必杀技。首先吃药补脉力得需要时间,对手如果没有死,那么自已很容易被挂。其次,脉力药贵得离谱,不是有钱人还真消耗不起。最后,必杀技使用条件苛刻。

    fairy在召出金刚时是有几秒的迟缓负效果,如果金刚不能挡住对方,她就得挂,这撒豆成兵的法术通常都不能用来正面应战,召出时最后是躲在暗处或是人多的地方,这样虚弱时就不容易被对手干掉。不过她也是没有办法,她的心法练不到家,还没有办法激发出必杀技,所以只好召出金刚。幸好对手现在况也好不到哪里去,所以fairy再次挥剑而上,而轻飘舞影早就拖着两条彩带向另个方向逃跑,想来想拖时间让脉力药发挥完。

    fairy哪会让对手这么轻易的恢复,嘴里再次念动后,一把长剑象离弦的箭“嗖”的一声朝逃跑的舞影飞去,舞影一声惨叫扑倒在地,fairy紧随而至,手中长剑舞起,易尔一等人被传出了现场,显然赛事结局了。

    跟fairy道贺后,易尔一再次进入战场,接下来的几场PK,让易尔一知道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丫得一个个都是yīn招百出。

    在黄沙滚滚的地图中,易尔一差点被对手从跨下劈开成两半,因为对手居然穿着土黄sè的衣服,直接躺在沙地上。这招易尔一自已就用过,现在反而差点让人yīn死,真是天rì昭昭,报应不爽啊。。

    在要塞地图中,易尔一充分领略了什么叫防不胜防,对手躲在各个yīn暗处,时不时的冒出来刺上一剑。要塞的地形就是弯多,死角多,楼梯多,通道多,易尔一最后还是凭着对手自个窜入死角才干掉对方。

    而在城巷地图中,梯子这个伟大的道具再次发挥它强大的威力,只见交手的两个玩家,不停的掏梯子,爬上屋顶收梯子,然后兵兵般般的打上一通后,就有一个玩家再次掏出梯子溜下屋顶,而另一个玩家则紧追不舍。

    要不是易尔一这人钱多烧得很,包中带着很多见不得人的道具,那名玩家估计可以拖到比赛时间到达,然后由系统载定谁胜谁负。

    说是巷战其实只有三四条街,大家跑来跑去倒是随时可以看得到影,所以易尔一就布下了很多花大价钱买来的一次xìng道具,如箭台,竹笼,火圈等等,最后把那名对手打得痛哭流涕,大骂易尔一不是人,怎么可以使出这些yīn招捏。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朝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