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节 别小看人妖

    那是一张画卷,卷中之人白面无须长得非常之白净,但给人一种yīn柔的感觉,特别是他的那双眼睛,冷且yīn毒,让人看得很难忘记。当然四大捕的注意力不在这卷画上面,而是在这卷画周围上。

    七颗耀眼的珠子按不同的方位排立如众星拱月在画卷周边,除易尔一外,其余三名捕早就冲上去,因为珠子离地有一定的距离,所以百用不爽的梯子再次隆重登场,不等三人将七颗珠子全部收入包中时,如众位看官所料,意外发生了。

    只见那卷高达二米宽达一米的画卷无风自动,紧接着象被一双无形的手从左向右掀动一样,翻了个,原本放置画卷的地方露出了一个洞,此洞与画卷的高宽一模一样,不等四大捕有所反应,洞中传出他们四人初入洞时听到的笑声。

    “恩,哈哈哈哈。。。”

    接着一个着官袍的家伙走了出来,双手一招,三位捕手中的珠子飞快的脱手而出,全部回到了那家伙手中,借着珠子的光芒可以看出,此人与画卷人一模一样。

    “几十年的固让人备感唏嘘,张让多谢四位小友出手相助。”名为张让的人,说话尖而嘶哑,只见他话音一落,没做出什么动作,就把四大捕给吸到了他的前。

    “哇靠,吸星**。”我黄月英忍不住出声喊道。

    “恩,众位小友之心法别具一格,似曾相识呐。”张让微闭着眼睛沉默了一会儿重新出口说道。

    易尔一感觉自已的游戏人物不听自个使唤,他很想抽出天罡斧,一斧劈了眼前这个yīn阳怪气的NPC,但体不听使唤,让他一筹莫展,只得继续忍受着那家伙难听得的声音。

    “众位小友可愿再帮张某一个忙?”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四大捕忙不迭得点头说愿意。

    “某还有九位兄弟被困在其余的九个地方,如果四位小友愿意提供线索,张某会有重礼相谢。”

    “十常侍之重聚,您是否接受此任务?”

    四位捕一接受,马上就恢复了zì yóu之,而张让也不再理会四个捕,悠然自得的慢慢走出了地下洞,然后顺着四大捕进来之路往外奔去,四大捕面面相觑后长叹一声也跟着跑了出去。

    到达洞口处,发现张让正站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什么,易尔一被后面三位捕猛不丁的一推,就直接到达了张让面前,只见张让眼中jīng光一闪,双手如闪电般出击,易尔一的脖子就被张让给拧住,接着易尔一就腾空而起,朝洞外直直飞去,耳边听到张让说:“此处高度某不知晓,这位小友就代为探探吧。”

    “小鸟啊,快接住你爹地,你爹地会给你好多吃滴。”人在半空中手足舞蹈,易尔一呼唤着呆在洞外jǐng戒的骆鸟王,而他的儿子也没有让他这个爹地失望,咯咯咯叫唤着把易尔一接着正着,然后站在半空中洞内的我等三位捕就听到他们大师兄yīn狠的私聊。

    “丫得,敢推我,你们三个小样就等着摔成饼吧。”

    想当初小鸟飞离地四米,而游戏内的梯子是十米,共使用两次就是二十米再加上四,也就是说那个洞口离地至少二十五米左右。现实中的小区楼房一层约是二到三米,按这样计算得话,那洞口离地面也就是共有六七层楼那么高,掉下来不死也很难了。

    我等三位捕同样被张让相断甩出洞口,不过张让这次没有试高度,而是紧随着三人从洞口处弹shè而处,把三个捕当成阶子,逐个踩了一下,居然安然无恙的落在地面,随即这家伙双脚快速移动,将从天而降的三位捕一一接个结实,让易尔一的愿望彻底落空。

    所谓的十常侍之重聚任务,系统没有任何的提示,但张让反而给了四大捕一个线索,那就是专门去寻找那些古墓,因为张让是最后一个被固的十常侍,所以前九个常侍被关在何处他略有印象。

    “好久没有会会老朋友们了,各位小友,最近的城池在哪个方向啊?”张让一脸笑容的问易尔一等四人,易尔一在心中骂了句死太监之后,把跟交趾相邻的云南城给指了出来,张让细问几句后就飘然离去,易尔一不知他这么随便一指,让交趾城的玩家是多么的感恩戴德。

    “张让?这个魔头居然出世啦?你们说他朝云南方向去了?还好还好。”候师步有些语无论次的对他的四个师侄说道,然后背着手在屋内走来走去,四大捕见他四师叔这个样子,更不敢说是他们四个把让张给放出来滴,当然也不敢说出关于寻找其余九个太监的事啦。

    接下来几rì易尔一带着三位人四处找线人询问关于古墓的事,其实他们不想做这个任务的,但是系统虽然没有给出这个任务的线索与奖励,却很明确的说出此任务失败的惩罚,那就是增加负将勋值一万,扣金钱XX等等。

    不过这个任务倒不一定要把九个人全找出来,只要找出一个就算完成任务,所以系统给出的时间也相当的短,只要游戏时间的十天。

    “邪派魔头重现江湖,云南城池血流成河,众位有正义感的侠士们,请速往云南,解救深陷水火之中的同道。”系统全公告。

    易尔一等四人赶到云南时发现这里真是人山人海啊,到处都是玩家要跑来跑去,而系统所说的血流成河之场景却没有出现在前来看闹的四大捕眼中,这让四大捕极度鄙视系统夸大其词。

    “妈的,那家伙,手就这么一挥,我们十几个人就全部挂了。”

    “cāo,我们坐在酒楼内说话,那家伙笑的问了几句什么太监真的是人妖吗?我们回答是,这王八蛋就掀桌子踢椅子,把我们五个人给挂了。”

    “我rì啊,我们整个门派被灭了,现在被系统除名啦。”

    “哦,哥们的门派叫什么?”

    “唉,我们云南最强的门派是由轲比能,迷当大王,杨松,张卫等高手带领的外族门,专攻毒物攻击,那个死人妖,一人就杀上了蛮族山,把我们门派的高手杀得落荒而逃,门主轲比能当场被干掉,接着这家伙把整个蛮族山的建筑毁得一干二净,接着我们就听到系统说我们门派被灭,从此在江湖上除名,所有武功被收回,要我们另投名门,妈的个B啊。”

    “哟哈,兄弟,门派被灭这么简单吗?”

    “简单?我凸,丫得,你能一个挑死十几二十个百级以上的NPC吗?你有能力杀入门派重地的转生台吗?如果能,那就简单,不能的话,哪凉快哪呆着去。”

    “转生台是什么东东?”

    “哦,本来我也不知道这玩意儿的,只是我们门派被灭后才知道,每个门派都有转生台,这转生台是门派重之又重的地方,当门派内的NPC死亡后,都可以在这个转生台出现,应该类似咱们玩家的复活点吧。只是咱们复活点没办法毁灭,而转生台可以毁灭,一毁灭,这个门派就废了,唉。”

    云南街头无数的玩家聚首在一起,四大捕东转转西逛逛,就把张让这死TJ在云南犯下的滔天罪行打听得一清二楚,除了一个系统门派被灭外,在云南混得至少五万多玩家死在其手下,在云南这地头没有一个地方是安全滴,就算你躲到系统的酒楼,jì院内,一个不小心遇上那死TJ,你照样得复活去也。

    张让这魔头下手不问理由只凭心,再加上现在南蜀北魏中吴门的高手都因为一些原因无法离开门派所驻地,所以张让就更加横行无忌,易尔一等四大捕来之前,已经有数批人数上千的玩家围攻过张让,可惜全被张让杀得哭爹喊娘,片甲不留,现在玩家们正商量着全部集中力量,以人海战术耗那个人妖。

    第二十三节别小看人妖(下)

    爪哇哇,力拔华山,沧浪侠,还有那个总是喜欢yīn沉着脸的永不冥目,当然还有可的fairy妹子,当初做交趾城复兴任务的六拔人马四十个开荒牛,在游戏二个月后终于再次聚首。

    “121,听说你最近找了只肥鸟当座骑,在哪呢?”至从被易尔一在猛将榜中干掉后,流沙对易尔一极度的不感冒,当然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流沙认为易尔一是他潜在的敌,所以看到易尔一,这家伙就yīn阳怪气的出声说道。

    “小鸟,出来见见你家爹地的朋友。”易尔一现在又没有发病,哪会随随便便的跟疯狗一样的人对咬捏。不过他看到其余的人似乎对他的座骑也很感兴趣,所以也就无所谓的把“小鸟”给唤了出来。

    小鸟极度震憾的出场,这家伙嘴里居然还叨着块牛排,让易尔一看得暴汗,好容易才想起当初把小鸟收起来时,似乎这家伙正在吃牛排,这系统也太扯了吧?咋滴座骑东西没吃完还可以隔夜出来后继续吃啊!!

    如易尔一所料的那样,爪哇哇等开荒牛们指着吃着牛排的小鸟哄然大笑。易尔一耸耸肩后说道:“我这座骑有个xìng吧。”

    “霍霍,121,你的座骑有何功能啊?”问话的是永不冥目,这家伙摸着下巴一脸很感兴趣的样子。易尔一又不是傻B,怎么会把自个座骑的资料告诉这群不知是敌是友的家伙捏,所以他用最没有营养的话扯开了话题,抬头看天说:“哇,天气真好啊!”众人鄙视之。

    我黄月英的个xìng就是大嘴巴,现,当然他也不晓得易尔一座骑的资料,否则易尔一很难猜出这家伙为了表现会不会出卖他。

    我黄月英把他的座骑骆驼亮了出来,这让那些还骑着灰阶白马的开荒牛们也是眼红不已,不说脚力,单说这负重力,骆驼显然比马高上好几倍。座骑的负重能力直接影响,座骑可以载多少个人,象易尔一的小鸟,负重能力极为BT,同时载上个五六人是根本没问题的,当然这得看易尔一愿不愿意啦。

    “丫得,要是我把晰蜴给召出来,这群家伙会不会眼红的想干掉我捏?”易尔一眯着眼睛盯着正在讨论座骑问题的开荒牛们。

    “咳咳,各位,我们是来讨论如何围堵张让的,座骑问题还是以后再谈吧。”五斗米教的衰男流沙清清嗓子说道,于是四十个人终于开始引入正题。

    易尔一跟我根本没有发言权,谁让他们数来数去只有四个人捏,人家找他来完全是给他个面子,瞧瞧人家爪哇哇,一带就带了数千人过来,沧浪侠也带着数千个吴门的同胞,fairy带来了五斗米教教众也有数千人,永不冥目这家伙入得是魏派,居然带了万把人过来捧场,单是这几个门派加起来就有数万人了,更何况还有其余一些一流二流门派的玩家。

    此时的云南少说也聚集了数十万的玩家,满山遍野的寻找张让的足迹。但这张让也极为机灵,愣是几天没出现,把数十万玩家忽悠的虚火上升,最终也不知是谁先说有事先走啦,紧接着爪哇哇的蜀道,沧浪侠的吴门,永不冥目的魏派也相继离去,超一流的门派都闪人了,余下的玩家当然也紧随其后,因此闹了二三天的云南一下子又冷清了下来。

    易尔一与我早就会合了无病与花,满山遍野的乱窜,他们倒不是要寻找张让,而是现在时间不多了,赶紧找个古墓找找看,能不能找出一个常侍,否则四个人就等着成为废墟第一批集体渡劫的玩家吧。

    易尔一发现自已最近收支极度不平衡,原因简单的很,他现在共有三十一个线人,这些线人都在吃底保,不管有没有信息都得付钱,要是整个废墟一百五十多座城池的一人全部划拉到易尔一门下的话,易尔一那几十万黄金也顶不了多久滴,所以易尔一做出明确的选择,把线人110提供的线人名单分给了我,无病,花,当然其中的报费他是照收不误的,这笔生意做得极为划算。

    云南周边倒是有很多名胜古迹,如藏泉,万蛇坑,黑泉,哑泉,柔泉,百兽寨,豹子林等等,这些地方据说都有大量的宝物与怪物,当然其凶险程度也不是现在玩家等级所能扛得住,否则云南的玩家早就成群结伙的去发大财了。

    当然,云南的玩家没有六扇门报来源,易尔一等四人会知道是因为云南的线人所说,这些地方都在边角的位置,如果没有详细的坐标是很难找出来的,易尔一等人现在去的地方是柔泉,我的想法是,那地方说不是定是个温泉,大家去洗个澡也不错。

    大嘴巴的话还真准,柔泉由无数冒着气的小湖组成,不过四大捕倒没有心去洗温泉,因为据线人所说,柔泉中藏着一座古墓名字叫“楼兰古墓”,其位置不是很明确,想想倒也是,如果线人都知道古墓的位置,那四大捕不想发财都很难了。

    楼兰古墓深藏在一处温泉的底下,这是张让说的。遇上张让也很偶然,当四大捕找得累想洗温泉时,这个人妖就恰好的出现,然后就带着四大捕穿山越岭的到达传说中楼兰古墓的地点。

    与之前吴王墓的遭遇出奇的相似,四大捕没有遇到任何凶险的就把困在其中的十常侍之一郭胜给搞了出来,让四大捕奇怪的是,张让居然没有进入楼兰古墓,似乎对古墓内的什么东西极为忌惮的样子,这让易尔一留上了心,决定找个机会重新进入古墓看看,之前都没怎么仔细的打量过古墓内的况。

    完成任务的四大捕yù哭无泪,因为系统居然奖励了他们三千的负将勋值,当然还有一些金钱当是安慰奖。重头戏当然是张让,这家伙分别给了四人一颗珠子,然后带着郭胜匆匆离去,不知道要往哪里寻找其他的常侍。

    “避水珠,珍贵之物,黑暗中可照明范围二十米,可避水遨游于五湖四海之中,与鱼同戏,与海同翻。”

    好东西啊。。

    四人发出赞叹声,负8100的将勋值之烦忧也减轻了不少。

    杀人会加负将勋值,杀怪物会得正将勋值,这是所谓正义门派玩家的,而邪派玩家的则相反,杀人会得正将勋值,杀怪物会得负将勋值。杀人得到将勋值会比杀怪物多上数倍,这也是为什么四大捕负将勋值如此之多的原因,同样也是为什么现在游戏内还没有一个玩家要渡将劫的原因,因为至少现在还没有大规模PK战得出现。

    “保护您心目的女神,让她荣登美女榜首,如果您愿意,可以成为她护花团的一员,只要您拥有将魂,您就有资格成为女神将领,只要你是废墟的普通玩家,你就有资格成为女神的护卫,挑出你心目中的女神,然后为你的女神而战斗吧。”系统全公告。

    “干什么?”四大捕听到这个公告都一脸的莫名其妙,但紧接着半空中出现的场景,让四大捕马上闭上了嘴。

    只见十个穿艳服,虽暴露却不yín,虽舞姿人却不惹人恶感,神各一的美女在半空中轻舞着,整个废墟的玩家都停下手中的事,傻愣愣的看着天空。

    貂嫦,蔡文姬,大乔,小乔,祝融夫人,孙尚香,縻夫人,甄宓,吴氏女,黄月英十个大美女供玩家们挑选,废墟推出第一界美女护卫团竞技大赛。

    虽然历史上黄月英是丑女,但在这款游戏中,黄月英却被塑造的美仑美幻,倾国倾城,这让早就在论坛上看过相片的我黄月英极度颠狂,仰天大吼:“我支持黄月英。”

    易尔一却是支持蔡文姬的,无病喜欢貂嫦,花则很苦恼,因为他喜欢大乔跟小乔,最后咬了咬牙选择了小乔,于是四大捕瞬间因为立场的不同成为敌对方。

    江湖上声望最高的是蔡文姬,接着是洛神甄宓,然后是貂嫦,大乔,小乔,当然其余的美女也是相当大的市场,并且呼声越高其代表竞争力也越强大,因为首先要拼出护花团,然后护花团与护花团间再拼,这样才能决出谁是废朝第一美女。

    第一卷完。

    第二卷会写些现实里的东西,再加上一些竞技,当然这些肯定都与游戏里的东西分割不开,嘎嘎,偶也得上班吃饭,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朝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