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节 全民大渡劫

    “将劫有正一万,十万,百万,称为轮回劫,魂魄劫,仙劫。负一万,十万,百万则称为六道劫,地狱劫,鬼劫。如先度正三劫后再度负三劫,则最终可以为神将,反之则称为魔将。”

    “哇,师叔,那不是成仙了吗?”无病很是夸张的说道。

    “非也,只是称呼而已,并不能成神成魔,只是度过六劫后实力将会非常的恐怖,当年二大门主挑战三**门派高手之时已经成为神将,而三**门派亦是出动了神魔之将,那战惊天地泣鬼神,最终所有的神鬼将进入了轮回劫,如今,整个江湖上的门派都有一名高手要渡劫。”

    “师叔,你渡得是啥劫啊?”易尔一很是关心的问道。

    “整个江湖上的高手渡得都是魂魄劫或是地狱劫,轮回劫渡劫失败则进入轮回,武将实力不减,但被收走武将魂,魂魄劫与仙劫失败的话魂飞魄散一切从新开始。渡过这三劫则称为仙将,负劫则称为鬼将,仙将与鬼将是势不两立的阵营,见之则必须杀之,成为仙将之后可开始渡负劫,正三劫渡完后,负三劫则成为百万,五百万,千万三劫,此三劫称为洗劫,心劫,神劫,成功渡过三劫则成为神将,此后三劫无论哪劫,失败了一切烟飞云散,成功渡三劫则可以成为神将,而如果先渡负劫成为鬼将后,则开始渡正百万,五百万,千万,前二劫名字神将后三劫一样,只是最后一劫称为魔劫。师叔渡的是前三劫之正十万魂魄劫。”

    “师叔,你是说整个江湖上所有的门派都有一个高手在渡劫吗?”好奇宝宝我黄月英插口问道。

    “正是,象交趾附近的和门中的邹氏女也要渡魂魄劫。”

    “那危险吗?”

    “正是因为危险,师叔才把你们四人召回来,如果师叔此次失败的话里有话将会消失,你们要好好的守着六扇门的基业,找出解救二位门主的方法,让我六扇门重振声威,震摄江湖。”候师步说此番话的语气有些苍凉,估计他也没有信心能够渡过轮回劫。

    “师叔,你老人家安心的去吧,一切有我,哎呀。。。。”大嘴巴我话没说完,就被怒火滔天的候师步一脚踢飞出门。

    四大捕他们四个现在的将勋值都有负五千以上,如果再混段时间杀杀人跳跳舞的话,他们也就得开始渡负万劫,也就是六道劫了。当然,六大捕不可能会支渡负劫,怎么说他们也要披上正义阵营的外衣,心里邪恶藏在心里的话,就算系统这个超级大婶也是木晓得滴。

    四大捕遵从候成的吩咐站在候成办公室前,看着候成布置一切,据候成所说将劫是随机发动的,但在发动前会有些时间让渡劫的武将准备准备。

    “这是剑阵卷轴,放置地下,阵内外之人都可看见彼此,但陷在阵中之人则什么也看不见。”候成边说边将手中的卷轴扔在地上,那卷轴一触地面就消失了,接着本来平整的地面上出现了很多凸点,这些凸点分布的极为泛散。

    “这是机关兽,可挡住一些攻击。”四只怪模怪样的野兽出现在地面上,东南西北各放一个,随即候成又取出各种各样的物品,有什么魔盘咒,可以产生防御罩,有什么刀枪棍棒等等武器,说可以随时展开武功抵挡攻击,看得四大捕眼花缭乱加上疑问重重。

    天空响起了巨雷,乌云一下子笼罩了整个交趾官衙上空,紧接着一道金光划破天空。

    “呼喝。。。。”

    随着乌云的散开,一排排整整齐齐的方阵出现在半空中,接着瞬间到达地面,将整个官衙填充的满满的。

    易尔一等四人早就被候成赶到了屋顶,将劫是没办法帮助的,但可以帮渡劫之人守护,以防有宵小偷袭渡劫之人。

    “哇靠,千军万马呀,这就是渡将劫吗?”我很是兴奋的趴在屋顶上喊道。

    官衙内四处都是鲜甲明剑的士兵,这些士兵从四面八方朝候成攻击而去,但很快就被候成布下的剑阵给消灭的一干二净,不等四大捕发出欢呼声,半空中又出现了一大票的骑兵,但因为候成选择的地方空间有限,这票骑兵无法发出最强的威力,显然候成是早有准备,第二波的攻击再次被消解。

    第三波出现的是三种兵种的混合阵型,刀兵,弩兵与长弓兵,随着铺天盖地的箭弩shè向候成,刀兵开始破坏候成布下的剑阵,剑阵在早前二波的攻击中已经被破坏的很严重,再经刀兵一折腾很快就被支解,于是刀兵们冲向候成。

    “卟卟卟。”四只怪兽的嘴巴突然张开,四道光柱朝弩兵与长弓兵shè去,而候成已经持剑在刀,刷刷刷,剑芒狂涨将近而来的刀兵杀得片甲不留,而四只怪兽在发出十几道光柱后,弩兵与弓兵也全部消失,但怪兽哗啦一声变成了碎片,显然已经尽到了职责。

    紧随而至的是五个全穿着白盔甲的武将,他们的面部被面罩所挡,五人一全部持剑,分五个方位朝候成攻击,候成的剑很快就被砍断,但随即他又人地上挑出一把刀,与五位武将展开生死搏斗,一时间六道人影上窜下跳,看得四大捕口水直咽紧张不行。

    候成以一手一脚的代价消灭了五位白武将倒在一片血泊中,四大捕看到天空重新出现蔚蓝,知道劫已经过去了,虽然在描写得时候很是短暂,但这次候成渡劫也花去了二个小时之多,四大捕因为不是临其中,虽然觉得凶险万分,但也没有太多的感觉,四人从屋顶上下来,抱起候成就往交趾城中的医馆奔去。

    “蜀道渡劫的是张飞,nǎinǎi的,太刺激啦,一共有五次攻击,每次都花样百出,张飞这丫得太强悍了,居然硬是拿着丈八蛇矛把五波攻击全给化了,要知道第一波出现的就有一千名士兵啦,第二三波更多,到第四波时就出现了五个武将,最后一波只是二个武将,一个穿盔甲,一个穿布衣,妈的,那布衣武将太强悍啦,居然象个魔法时一样不停的发出各种虚拟东西出来,要不是张飞见机早早消灭了那布衣武将,估计这黑家伙就消失在游戏中了。”爪哇哇收到易尔一的消息后马上回过来,劈里啪啦的讲了一大堆。

    “奇怪,候成只有四道,怎么张飞有五道啊。”易尔一有些奇怪的关闭私聊。

    “我听说如果NPC武将渡劫失败的话,就会化为晶魂掉落在废墟大陆上,如果有无名战将魂人玩家捡到,就可以与之溶合,然后会出现意想不到的效果,但有能否溶合除了看运气外,RP也是很重要滴,嘎嘎,我收到消息,至少有二十多个武将渡劫失败,121,你小子闭关出来了,是不是找个时间,咱们哥几个再去混上一票啊。”力拔华山这个人回信息给易尔一,这伙入得是张角的黄巾教,在易尔一等四人在瘴气林闭关时,这家伙天天发信息想跟让易尔一跟他会合去发财。

    力拔华山所谓的发财大计居然是要偷张角的一本书名字叫“巨鹿剑道”,据说此剑法厉害的不得了,在使出招式时可以出现一头巨鹿,这头巨鹿不单单可以攻击他人,还可以让使用者骑在它上冲锋陷阵,力拔华山很是眼红。

    易尔一曾经听候成说,如果玩家攻击门派内的任何一个NPC就当是叛门,不但会武功全废并且还会被门派内的高手追杀三次,这惩罚太严重了,所以易尔一很是疑惑的问力拔华不怕惩罚吗?

    力拔华山大笑的说,黄巾教是邪教,其行为极为怪异,只要门下弟子有实力,可以随时挑战门派内的高手,杀死他们也无妨,这不算叛教,但如果叛教的话,惩罚就跟易尔一说得一样啦。

    “安啦,我是黄巾教的大弟子,黄巾教的内幕我倒是了解一些滴,虽然联合外人攻击派内高手也视同为叛教,但只要你小子先去攻击,然后我再带人马出现,嘎嘎,巨鹿剑道这书还不手到擒来。”力拔华山很有信心的说道。

    交趾医馆的医生妙手回chūn,三下五除二就把候成的手脚安装上去,候师叔重新生龙活虎,并且易尔一还很明显的感觉到候成强大的实力,候成的上隐隐有金光围绕,这让易尔一有些惊讶,忍不住问候成:“师叔,你的武将阶位是不是到达金阶啦?”

    “哈哈哈,易尔一师侄聪明,师叔此劫成功渡过达到了金阶,要是再渡过仙劫的话,师叔就成为仙将啦,到时师叔就可以离开交趾,与你们一起寻找解救二位门主的方法。”候成显然心非常之好,他的话语透露了一丝的秘密。

    易尔一哪会放过此等机会,他马上问候成:“师叔,你是说你之所以不离开交趾,不是愿而是不能吗?”

    “这。。。”候成渡劫成功后智力也提升了很多,连支支吾吾这招都学会了。但易尔一是何许人,马上展开马攻势,把候成给哄的飞上九重天,最后暗暗点了点头,表示是这样滴。

    “那整个江湖上的门派高手NPC都与师叔有同样的遭遇吧?”

    “正是。”

    说过这两个字,候成就不再搭理四大捕,自顾自的展开马力跑得无影无踪,但易尔一已经知道想要知道的事了。

    难怪在江湖上飘了这么久也没有看到张飞呀,马超呀之类的猛将出来,原来不渡过仙劫是不能离开自已门派范围内的,丫丫呸得,那以后到处抓人的话,只要逃出某个城池范围,估计那些猛将也不能追到滴,哈哈哈,易尔一忍不住咧嘴无声大笑,害得他三个师弟以为大师兄又犯病了,一脸担忧的看着易尔一。

    不过大师兄弟接下来的表现打消了三位师弟的担扰,因为大师兄说:“各位师弟,我脸上有东西吗?”语气柔和,态度有礼,一脸虚伪,丫得,没犯病,撤。

    “121,你认为这办法真得行得通吗?”我一脸担心的仰头问道。

    为啥要仰头捏?因为易尔一此时正骑在“小鸟”的背上,小鸟正扑腾着翅膀离地四米高,而我等三人就算骑在骆驼上,也得对大师兄做出高册仰止之状。

    四人此时的位置在交趾城东面的一座悬崖底下,若是各位看官没有忘记得话,应该记得线人110吧?如果还记得此人,就该记得线人110曾经说过在一处悬崖有一古墓,让一心想发财的易尔一去干一回盗墓贼。

    易尔一认为即然都回到了交趾,不去试试看实在对不起“小鸟”这个会飞的家伙。易尔一的办法也很简单,让小鸟飞起来,然后把梯子架在小鸟的背上,然后往上爬,爬到梯子尽头时,抓住崖壁上凸出来的地方固定住体,然后再把梯子收起来,接着垂下绳子,然后把小鸟这个肥东西给拉上来,只要这家伙能够扑腾着翅膀依靠绳子的拉力,飞到易尔一所呆的地方,那么这个计划就成功啦,否则,就看呆在下面的三位师弟是否能接住大师兄啦。

    第一步非常之顺利,易尔一找到了一条从崖壁里长出来的树腾,双手紧紧抓住后固定住体,让整个体贴在崖壁上,然后垂下一条粗绳子,让站在小鸟背上的我将绳子绑在小鸟的肚子处,这绑法还得注意,不能把小鸟的翅膀给绑了,否则这家伙铁定飞不起来,紧接着我也摸出梯子爬到与易尔一一样的高度,平列着找东西稳往体,随着易尔一的喊声,两人一人一单手往上拉,小鸟咯咯咯叫唤着慢慢的往上升,终于升到了与易尔一一样的高度,二位捕松了一口气,手一放。

    “吱溜。”小鸟马上又滑了下去,然后停在离地四米的地方咯咯咯的叫着。

    “我靠。”易尔一忍不住骂道。

    两人重新又把小鸟要拉了上来,这回易尔一把绳子一头给牢牢的绑在了从崖壁内长出来的树腾上,然后一下子跃到了小鸟的背上,不等体站稳,他摸出梯子,三下两下爬了上去,终于进入了传说中吴王墓的洞,而我也紧跟而上。

    等无病与花险万分的爬进洞,四大捕的攀岩宣告成功,而易尔一则从洞口往下丢了十几块牛排,让守在下面的小鸟吃个痛快。

    “刷。”四根火把亮了起来,把洞内五米范围的黑暗给驱赶走,四人小心翼翼的往里走去。

    “恩,哈哈哈。”

    “我,别TMD乱笑。”无病出声骂道。

    “去,我没笑。”我出声应道。

    “啊。。”四大捕大惊,火把下四张脸有些苍白。虽然这是在游戏中,但恐惧是深藏在人心底深处的。你看恐怖电影时会尖叫,虽然明知道那是电影,但你就是害怕,这就跟你明知道这是游戏,死不了人,但你还是害怕。

    “达达达。”

    “谁。。。”三声怒喝,接着易尔一,我,无病就看到花的牙齿在打战。不过三位捕也没好意思笑他,nǎinǎi的,这地方实在是太黑了,而且气氛也很诡异,说不害怕那全是骗人滴。

    走了很长一段路,四人都没有遇到什么危险,害怕的心也慢慢的放落肚子中,但四人还是不敢大声说话,全部用私聊来互相壮胆。可千万别说我黄月英是个贼大胆,易尔一是个傻大胆,两人虽然大胆,但在一些未知的事物面前,害怕之心是人皆有之滴。

    尽头出现在一个宽大的房间内,之所以会知道这房间很宽大,是因为易尔一找到了墙上的灯把,用火把把这些灯把点亮后,整个房间的况就一目了然。

    约有一百二十多平方米的空间,除了墙上数不清的灯把外,zhōng yāng部分有一棺材,棺材前方有一长约二米的长形木桌,木桌上放着很多似乎祭品之类的东西。

    在黑暗中人天生会产生恐惧感,那是因为人对无法掌控的东西感到无力。但在光亮下,人自然而然的就会产生一种由心的勇气,这种勇气虽然来自光,但也是因为人对于能够看得到,摸得找的一切,有应付的想法。

    四大捕很快就建立了勇气,当然四人并没有对之前大家有些胆怯的表现相互揭发,就让这个秘密烂在肚子里啦。

    重新胆气人的我黄月英第一个上去,用他的狼牙棒狠狠的击向那棺材,无病突然尖叫道:“有机关啦。”

    易尔一不等无病的话音落尽,早就一个前仆趴在地上双手抱头,而无病与花也慢了几秒做出与易尔一同样的同作。不过等了半晌,三人也没有听到我的惨叫声,反而听到我那讨人厌的笑声,张眼抬头,就看到我yín站在他们三人趴的地方前面。

    “各位卿平,朕恕尔等无罪。哈哈哈。”

    虽然被耍,但易尔一只是潇洒的弹了弹上的灰尘,然后朝那棺材看去,发现那棺材依然是紧闭着,用孤疑的目光看向正得意大笑的我黄月英。

    “呃,那家伙怎么砸也打不开,木有办法。”我双手一摊说道。

    无病与花跑到那长方木桌前,开始不停的摆弄那桌上放置祭品的器具,在摆弄一个酒杯时,无病发现可以向左转,他兴奋的叫道:“我找到机关啦。”

    随着无病大力的转动酒杯,那棺盖也缓缓的移开,四人探头一看,里面居然没有尸体,反而是一条通往地下的台阶。

    “那怪声不会是从下面传上来的吧?”易尔一摸摸上,他感觉这游戏如果做得真的话,他现在肯定是毛骨耸然了,可惜这游戏的真度还不够,否则玩家们进来都要依现实的面颜而无法调整,这让N多的恐龙MM不满,同样也有很让青蛙王子投诉,因为无法调整面容,恐龙MM们把不到帅哥,青蛙王子们泡不到白雪公主,这是多么让人无趣的事啊。。

    “那到底要不要下去啊?”我见三个捕一脸的犹豫,有些不爽的吼道。

    “去,干嘛不去,你先下去。”易尔一指着我说道,我抗议,易尔一提议投票,其结果不言而喻,哪个家伙最嚣张,哪个家伙就被三比一的下去。

    “丫得,下面有宝的话,老子先拿。”我见自个独掌难鸣,只好恨恨的讨了几句便宜话,跨步爬进棺材顺着台阶往下去走,约三分钟后,易尔一等三人收到我一切安全的信号,然后三人也鱼贯而入,顺着台阶往下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朝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