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节 狂人

    气喘吁吁的我等三大捕终于赶到了现场,眼前的一幕让他们惊呆了,数百人追在一名骑着马的玩家后面死命的追,而那名玩家趴在马上不停的喊:“来追我呀,来追我呀,小样,两条腿的还敢跟四条腿比脚力。”

    “啧啧啧,没想到121这小子脑子一迟钝xìng格变化这么大。”无病非常之感慨的说道。

    “切,不是他xìng格变化大,而是这小子本来就是这种xìng格,只是他以前大脑可以将这种xìng格压制下去,没有这么嚣张的体现出来,现在大脑的反应迟于行动,他就表现的如此出众,这是他的本xìng,真正的本xìng,快上去帮忙啊。”我黄月英解说完后,马上扛着狼牙棒朝那数百名玩家冲去。

    “皇家捕快。。。。”三人边跑边喊出口号后,马上追在数百名玩家后面乱砍,而易尔一在看到我等三人后破口大骂:“你丫得是不是在路上自慰到脚软啊?居然这么迟才来,老子都快被人cāo得jīng尽人亡了,我XXOO你们三个。。”

    “。。。。丫得,我还是喜欢没犯病前的易尔一,当然,如果这小子犯病后不随便骂人的话,我更喜欢现在的易尔一。”无病呻吟一棍敲碎一玩家的天灵盖后苦笑的跟两位兄弟说道,花处处开深有同感,而我黄月英早就领教了易尔一大脑慢运行的出格行为,所以他倒是表现的非常之平静。

    四个人干掉数百人当然是不可能的事,超人在网游中是拒绝进行的,所以四大捕全部采用游击战,反正他们的实力强于数百名玩家,他们消耗得起。

    “听说了吗?交趾城的四大捕单挑数百人,居然让交趾城的牢门一下子爆满,而被关押的玩家不但死亡扣经验,还得让朋友交钱来保释,丫得,六扇门这么牛叉怎么去加入啊?”

    “听说了吗?有个叫121的家伙放出风声,只要哪里有玩家PK,就马上call他,他到达后会给出一定的钱做为报酬滴。”

    “听说了吗?被砍要找121,PK要防121,寻宝要避121,人多要躲121,泡妞要杀121。”

    “哦,这五句话是啥意思?被砍要找121,是因为你在P人不过时,马上叫来121,当他喊出皇家口号后,你马上投降,这样你就受到了系统保护,乖乖的入狱叫来朋友交保金后就可以出去啦,不但可以避免损失等级,更可以坐免费马车回城。PK要防121,是因为六扇门专管这事,121这王八蛋最喜欢别人PK,所以大家PK时一定要防着他出现,只要这丫得口号没喊完,咱们立马开溜,他就没办法治咱们的罪啦。”

    “寻宝要避121,是因为六扇门这个BT的门派手下有无数的线人,特别是121手下有个叫110的线人,那小伙子鼻子跟狗一样,哪里有宝他都知道,然后报给121,121这疯子就会骑着马直冲过来,所以寻宝千万要避着121。”

    “人多要躲121,唉,121这疯子为了赚贡献度经常扮猪吃老虎,哪里人多就往哪里冲,然后挑拔离间让玩家们打起来,然后自个喊出口号冲进来,丫得,太yīn毒啦。泡妞要杀121,这是因为121这家伙太YD了,看到MM就问人家是不是处女,然后又问人家打不打炮,最后还问玩不玩冰火呀,双飞呀什么滴,靠,你说哪个男人愿意自个的女朋友或是女xìng朋友受到这样的侮辱,不杀他怎泄心头恨呐。。”

    短短的几天时间,交趾城范围内的十数万玩家就全知道了有个疯子叫易尔一,此人极度嚣张狂妄,下流无耻加恶心,六扇门的招牌也因此臭名远扬,由原先的没没无闻,终于让整个交趾城的玩家都知晓,易尔一功不可没。

    “121,你丫得这疯咋这么多天的还没有好啊?”我黄月英说完话,猛得打开自已头顶上的名字,只见那红通通的大字迎风招展,而无病与花也配合默契的打开名字显示,同样也是红通通。

    “易哥哥,我们的已经负了8000多的将勋值了,再杀几十人,我们就要渡将劫啦,呜呜呜,现在还没有人度过将劫,我们的无名战将会魂飞魄散滴。”花泪眼汪汪的朝骑在马上四处张望寻找目标的易尔一哭诉道。

    “丫得少废话,老子哪里有病,只是嘴巴比脑快,手脚比脑快,而已。。。。”如果易尔一没犯病,他这句话肯定是放在心里说,然后找机会整这三个小样滴,但他现在犯病啦,所以就把话说出来,但不会背后yīn这三个小样。

    “肥羊哟,你快快来呀快快来,我在这里等着你快来,我在这里等着你快来,你怎么还不来,我等着好心烦,哟哟哟。。。”易尔一迎风高吭,三大捕倒地装昏迷。。

    经过十几天的抓人乱PK入案,易尔一等四人的门派贡献度象牛市一样节节攀升,四人一下子就赚足了贡献度完成了学会骑术二级的五万贡献值,而也同时超超超超额得完成了废朝廷交给六扇门的每月完成五单案子的案件。

    不过不知是玩家越来越多还是因为废朝认为六扇门实力强大了,一下子把最低限度五件提升到每月五千单案件,这让除易尔一外的三位捕差点发狂。

    当然付出总会有回报滴,四大捕在快沦落卖内裤时,候成发下了废朝拔给六扇门的办案经费黄金一千两,每人一千两,这让四大捕泪花滚滚,感谢党,感谢人民,感谢万恶的金钱呐。。

    121,习惯骑着大白马,神嚣张,唱歌,见到此人勿理会,该干嘛就干嘛去。这是论坛上一张jǐng告过往交趾城玩家的贴子,点击率回贴率超过百万,可见人气之高,如果去细看那些回贴,那是一部可悲可泣的交趾玩家血泪史。

    两天没有开张做生意,四大捕灰溜溜的回到了官衙,候师叔正一脸正气的候着他们,老调重谈的要他们不要知法犯法,然后大手一挥说,你们实力强大了,现在可以去外面的世界逛逛,维护朝廷的正义,寻找解救二位门主的线索。

    “大人,小的只负责交趾城周围的报,你这一去,小的的粮晌就无着落了啊!!”线人110苦拉着脸对易尔一说道。

    “木事,俺罩着你,以后该给你的还给你,你跟着俺,享有低保的福利,8过,俺这一去困难重重,你是不是提供一些有用的兄弟给俺啊?”再一次提醒各位看官,易尔一不是变成白痴,他只是行动快过大脑,否则他也不会在临走前还要敲110一下。

    “是是是,这是散落在各个城池的兄弟,大人到的话可以联络他们,大人,记得啊,农民工工资不能拖欠呐。。。。。”

    旬丽多彩的云朵在天空慢慢飘,洛阳古都雄伟的城墙遥遥在望,官道上的马或车辆正悠闲的往来,突然一阵急促的马蹄从远处的官道上传来,接着数声惨叫随之传来,马蹄声渐近,马上骑士狰狞的脸sè也慢慢的清晰。

    一只长枪如毒蛇吐信船从骑士的左胁处穿插而出,一名想横穿官道的玩家化为白光,紧接着一个骑着马来不急闪边的NPC也被此人一枪挑落,一人一马急速的朝洛阳城奔去。系统规定,横穿马路,死了活该,慢速还占道,不杀浪废。

    易尔一特意不坐传送阵一路顺着官道几乎斩杀了数千名横穿马路的玩家,数百名慢速还占道的NPC,他的这种行为被系统认定为六扇门在维持交通,所以他的门派贡献再次暴增,在路过江陵城时,他进入城池找到官衙,寻着六扇门分在官衙内的代理NPC,学会了第三级的马术“马到成功”,这使得他更有胆气在马上施展武功杀人越货。

    不过洛阳城离交趾实在是太远太远了,所以他就在江陵城外的传送阵到达洛阳城外的传送阵,然后继续提枪干他维护正义的事业。

    洛阳城,废王朝的政治中枢,里面有无数的王公贵族,街上来来往往的尽是衣着光鲜的人群,但很明显可以看出这些全属于非人类一族的,出在洛阳的玩家们也许是产生自卑心理最多的玩家。因为他们一出就注定了要沦为落魄一族,无数他们多么努力,他们也买不起一可以让自已昂首的装备,混杂在这些非富即贵的NPC中,所以在洛阳城内,很少会看到玩家在逛街,这些洛阳户口的玩家全都跑出去死命练级赚钱了。易尔一等四大捕来洛阳不为别的,专门前来看看传说中的美女蔡文姬,只是文姬小姐出名门,就连洛阳线人008也没有办法得到准确的报,这让四大捕极度失望。

    线人只提供报,游戏内的一些什么任务,这些线人也是一无所知的,所以四大捕只好满街乱撞,见到顺眼的NPC就拉来问问几句,看看能否有什么任务接接,但最终还是一无所获。

    “辽东谭雄,杀人无数,现正藏在洛阳某处。”

    询问了线人008后,四大捕直扑谭雄所在的坐标。

    谭雄,材高大,满脸落腮胡,一双牛眼紧紧盯着将他包围在中心的四个玩家,手中一把流星大锤舞得密不透风,四大捕一时间也无法近shè。

    花后退两步掏出长弓,沉腰弯shè,嗖嗖嗖,三连品字形的长箭朝谭雄直奔而去。谭雄连眼角也没有瞄,直接用流星锤将三支箭砸的偏离准头,夺夺夺,shè在了旁边屋柱上。

    “洒石灰。”明得不行就来暗的,随着易尔一大声叫喊后,我与无病马上掏出一包包用纸包成的石灰粉,屏住呼吸后朝谭雄扔去。

    “无耻。”

    谭雄怒吼一声后,闭着眼睛连连后退,居然硬生生的撞破围墙,然后迭迭撞撞的朝一个方向逃去,四大捕紧追不舍,五人四追一逃在洛阳街头上演了惊心动魄的jǐng匪大战。

    论实力,谭雄的等级应该在七八十级以上,且各类武功心法都相当的高,但在四打一的况下,他一时间也无法收拾四大捕,何况四大捕yīn招无数,最讨厌的就是那个使弓的家伙,躲在一边不停的shè箭,丫得,箭不用钱来买的吗?

    谭雄骑马绝尘而去,易尔一虽然有马,但还不敢一个人去追,杀玩家还可以,杀这些有名有姓的NPC强人,他可不会自寻死路。

    “没有马实在不行。”我黄月英郁闷的说道。

    游戏中座骑的获得,可以驯服,可以找怪获得,当然最好的就是座骑自个跑来认主,只是自个跑来认主的座骑可全是千里挑一的。

    “大人若想获得座骑,可前往陇右城,那里虽然黄沙滚滚,但出现的座骑全是耐力奇佳的,最主要的是那里的座骑较好驯服。”线人008。

    去店里买了驯兽圈了,四大捕坐传送阵到达了陇右。

    陇右已经属于废王朝边界的城池了,陇右城建在滚滚黄沙上面一处绿州上,其城墙较低矮,城内的建筑全属于粗犷型的,很少见到有木制结构的房子建筑,四人在城内补充了药品等必需品后,开始顺着陇右西门官道慢慢的向外行走。

    一大群的沙盗骑着骆驼出现在四人的视线中,四人丝毫不会惧怕,用配合已久的战术与这群沙盗对打,很快就杀光了沙盗,不过想象中的骆驼并没有出现。

    沙盗的等级都在五十级以上,经验相对来说还是相当丰厚的,因此四人倒也不急着寻找座骑,反而开始成为沙漠上的孤胆英雄,追着沙盗满地爬。

    “哇,好大一只鸟啊,如果烤来吃,味道一定很好。”这一rì,四人正坐在一处沙垛上看rì落,突然我朝一团yīn影指着叫喊道。

    “驼鸟。。”

    “金阶的。。。”

    “发达了,兄弟们,冲啊。。。”

    这是一头全泛着金光的骆鸟,其腿长至少有一米五,站起来的话超过三米,因为它的脖子比腿更长,而且子宽而阔,如果能够捉住它当座骑,相信可以非常稳妥的躺在上睡大觉,就算是只是初级的骑术,也无需担心会掉下来,金阶的座骑岂会让自已的主人象灰阶弱智座骑那坠马而死捏。

    驯兽圈,类似呼拉圈,价格便宜,老少皆宜,只是便宜通常没好货,这玩意儿属于一次xìng消耗品,投出去没住猎物的话就自动消失,用来捕捉灰阶的座骑都相当的有难度,何况现在要捕捉金阶的驼鸟王。

    易尔一有马,这代表着他可以先三大捕一步紧追驼鸟王,而在后面吃沙子的三大捕也各有法宝,他们三人分散而开,朝远处奔去,只等着易尔一把驼鸟惊吓后,驼鸟王自动送上门来。

    “咯咯咯。”驼鸟王发出母鸡下蛋时的叫声,差点让易尔一晕倒在马上,因为驼鸟的叫声不应该是这样子的呀,可现在不是追分驼鸟叫声的时候,易尔一手上有很多驯兽圈,所以他瞄准驼鸟王的脖子就是一圈了过去,落空,落空,又落空。

    数十次的落空并没有让易尔一失去耐xìng,那驼鸟王速度快得让人看不清楚影,但它却不知为什么就是不肯远远的跑开,反而在躲过易尔一的驯兽圈后,重新返回刚才呆的地方。

    易尔一停了下手中的动作,开始仔细观察驼鸟王一直呆着不肯离开的地方,但那里除了沙子还是沙子,实在瞧不出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易尔一翻下马,从储物腰带内掏出一把铁铲,然后就往沙地上拼命的挖,很快挖出一个浅浅的洞,不等流沙将这个浅洞重新填满,易尔一在腰带来翻来翻去,终于给他找出一土黄sè的布衣,裂嘴无声大笑的穿上后,易尔一又掏出一块方布,然后又拿出一壳清水把布浸湿后在嘴然,接着整个在趴在地上,沿着挖出来的继续前挖。

    从表面上可以看到易尔一在沙层底下蠕动,就象一条长蛇一样,慢慢的向驼鸟王的移动。因为洞非常的浅,所以易尔一基本上只是半个子陷在沙子里,但这不要紧,因为他穿上土黄sè的衣服,所以远远看去就象跟沙子一样的颜sè。

    “cāo。”

    “rì。”

    “干。”

    三大捕找了N久就是没有找出一件土黄sè的衣服,无奈的继续远远的看着易尔一表演。

    驼鸟王的jǐng觉xìng还是很高的,但是它AI是人类给予的,系统主机似乎没有把人类伪装这个智能传达给驼鸟王,也许有传达吧,但是驼鸟王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令它心动的东西,所以虽然感觉有些不大对劲,四处张望后还是不肯离去。

    易尔一爬了一会儿总会把头轻轻的冒出来一点,他怕自已会爬错路线与驼鸟王背驰而去,在瞧了数十眼后,他终于靠近到离驼鸟王只有五米的距离,现在是最关键的时候,只要再靠近三米,他马上就可以抓住驼鸟王的腿,然后爬上去把驯兽圈在驼鸟脖子上。

    这时易尔一不再爬,而是悄悄的在挖沙子,不过挖了一会儿他又停止了,因为沙子流动xìng太强,他就算挖到八十岁,估计也不能挖地道接近驼鸟王,所以他咬牙继续往驼鸟王爬去。

    这时异变突起,在驼鸟王一直守候的地方,沙子猛得激shè而起,接着一道青影yù腾空而起,而驼鸟王早已jīng神集中,一看到沙子激飞它也不躲闪,爪子猛得朝裂开的沙地抓去。

    就在此时易尔一也成功接近了驼鸟王,在驼鸟王所有注意力都转到那青影时,易尔一快速的穿地而出翻骑上了驼鸟王,不等驼鸟王做出任何动用,驯兽圈化为光芒消失在驼鸟王的脖子上。

    “吼。。。”驼鸟王极度不甘心的停止反抗,但是它眼中的怒火告易尔一,此事没完了。

    “呃,小鸟,你想抓他吗?只要你以后甘心随我闯江湖,我就帮你。”易尔在站在驼鸟王的背上,指着那道正准破土而出的青影说道,驼鸟王眼中红光一闪,态度马上变得和善。

    易尔一也不担心驼鸟王会背叛他,只是金阶的座骑不象低阶的座骑那个死忠,它们是王者,王者不会轻易的臣服于他人,那么要想让王者心甘愿的当他人的座骑,就必须赢得王者的信任与好感,这就是金阶座骑的麻烦之处。

    如果使用者与金阶座骑间毫无信任感的话,座骑就不可能在战斗中帮助使用者,而在战斗中帮助玩家却正是金阶座骑所独有的。并且信任度不高的话,座骑在战斗中只会保护自已,而不会保护玩家,这就让玩家在战斗中的危险系数高上非常的多。如果玩家与座骑间信任度为零的话,玩家在一天中死亡三次,座骑就可以独自脱离玩家的魔掌。

    易尔一凌空打出狼神拳,击中那把沙子搞得四处乱飞的青影,青影低嚎一声现出其真实面目,一只青sè的蝎子,其材可与驼鸟子相比拼。

    这只是一时红阶的青蝎子,驼鸟王一直守着它出土显然是因为它很好吃,这就易尔一把青蝎干掉后,驼鸟王马上大口大口的把蝎子吃得一干二净就可以得晓。

    “兄弟,你死守在这里就是为了吃它????”易尔一见到驼鸟王居然还会意的点头,他马上意识到自已的座骑的弱点所在,好吃的座骑啊,以后谁要是在PK中抛出美妙的食物,这家伙会不会直接把他给甩下,然后自个跑去吃东西啊?易尔一有些怕怕。

    我黄月英又欠了易尔一一笔债务,因为他向易尔一买来了那匹大白马。易尔一拒绝了无病与花申请上驼背坐的请求,虽然玩家拥有三级骑术后,可以带一人共骑,但易尔一认为与男人共骑一座骑上,会很容易让人误会他的xìng取向有问题,尽管他也赞同同xìng恋合法化,但不代表他愿意与同xìng做出一些比较暧昧的举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朝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