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节 十里庄惨案

    正如我黄月英大嘴巴所言,这雪楼真的就是jì院,只是这jì院属于高级jì院,虽然也有接待玩家,但拒绝提供较深入的服务。

    雪楼共有四层,第一层为大厅,数十个绣花镶溪的屏风摆放着,将大厅分成数十个dú lì的空间,此时正是白天,大厅内阿猫阿狗两三只,四大捕很失望,因为没有看到想象中无数暴露MM招呼客人的场景。

    第二层就是VIP会员才可以上去的,上面一排排厢房,每个厢房内各种设施一一具全,想干嘛就能干嘛。

    第三层是雪楼姑娘们住的地方,谢绝参观。易尔一与我听到这介绍眼睛一亮,不约全同的在心中暗道:“这下梯子总算是摆上正道了。”

    第四层属于雪楼重地,四位临时导游拒绝介绍带多,领着四大捕在大厅内找了个位置坐下来后,四位看门的大汉就重回自个的岗位,看来是相当的敬业。

    “那个谁,龟公,过来倒茶。”我这个死大嘴巴的,朝大厅内一位长得俊俏的小伙子招手喊道,那小伙子闻言脸sè大变,猛得抽出一把剑,手一抖,眩目的剑花朝我直扑而来。

    我早就不是在龙窝背后偷袭的菜鸟了,对方虽然出招突然,但他也不慌乱,整个人往后一退,接着提腿将刚才坐的椅子踢飞,椅子直奔那位小伙子,同时,易尔一等三人也全部抽出兵器朝小伙子招呼而去。

    雪楼内的保字似乎视而不见,任凭这五个人打大厅内的桌椅等物件打得粉碎。

    四大捕越打越郁闷,那小伙一剑法使得出神入化,花跟无病已经去复活了,而我被那小伙重点照顾,上的灰阶盔甲破损的非常厉害,估计就算给系统回炉也不会要了,而地上点点的血迹全是他上滴下来的。

    相对而言,易尔一就轻松了很多,那小伙只顾杀我,对易尔一的攻击只是躲避,可就是这样,易尔一也愣是一枪没击中那小伙。

    眼珠子一转,易尔一马上从储物腰带中掏出一包东西,然后把它挂在枪头,接着再次朝那小伙打去,小伙仍然想要躲避,却不料那挂在枪头上的东西突然爆开,白蒙蒙的沙粒瞬间罩住小伙的头顶空间。

    趁着小伙躲闪石灰,易尔一拉着受伤颇重的我跑出大门,然后将马鞭交易给我,我也不说话,翻上马扬长而去,而易尔一早就拐入一条小巷,快速的掏出梯子,然后吱溜就爬到了房顶趴了下来,眼睛盯着雪楼的大门。

    不一会儿,那小伙全的冲出雪楼大门,他的眼睛雪亮雪亮的,显然石灰并没有伤到他分毫,只是这小伙似乎特惜自已的衣服,见自已的衣物被染了sè,脸sè非常之难看。

    “大人,那个就是江洋大盗孙飞。”听到易尔一的描述后,线人110快速的回复过来,让易尔一很是愕然,丫得,江洋大盗这么凶猛叫他们如何去捕杀啊?

    红sè的灯笼高高挂起,从街头望向街尾,那一排排整齐的红灯笼让人疑是到了元宵节,街上人来人往,几乎全部都是NPC,玩家现在还在为了温饱而奋斗,哪里的闲钱到这种高消费的地方来玩。

    四大捕一脸yīn狠的躲在人流中慢慢的靠近了雪楼,在离雪楼约十米的地方,四人脱离人流窜入了小巷,这条小巷是由两堵围墙组成的,而左边的围墙就是雪楼的外墙,四人顺着墙往里走,在终于看不到人流后,掏出梯子爬了进去,却不料脚跟还没有着地,就被数十人给包了饺子,四人光荣复活。

    “你四人速去十里庄。”正当四大捕想要跟雪楼拼个鱼死网破之际,候成师叔的信息到达,四大捕恨恨的拦住马车涌往十里庄。

    惨,怎么是一个惨字形容得了。那遍地的残肢断骸,那死人鼓鼓的眼睛,惊恐的表,让四大捕的心理承受能力得到最大的考验。

    十里庄的主人是和门的掌门人华歆,此人被人凶狠的分尸,头已经不见了,手与脚被丢到房间的四个角落,凶手极为残忍的将他化为人棍,全庄上下三十口人无一逃亡。

    经案件百科全书分析,凶手人数众多,这从庄内杂乱的脚印得出,来者武功颇为厉害,并且看来是昨夜凌晨一点到三点的时间,翻墙而入,并且凶手似乎对庄内地形极为熟悉,这从全庄三十口人全死在自个卧室内可以得出。

    三十具尸体被排残在庄里空旷的地方,四大捕一个个的翻来弄去的查看,官兵们将庄里内外包围个水泄不通。

    游戏内查案跟现实中查案可完全是天壤之别,毫无头绪的四大捕瓜着脸商量对策,此时一官兵前来报,说外面来了数百人要入庄,四大捕吓了一跳,问官兵来得是何人,官兵说为首的是一女子,易尔一想起以前在路上遇到的和门女子。

    邹氏女一脸悲戚的提剑进入庄内,当看到无头的华歆时,她痛哭出声,花处处开见这位NPC女子长得美丽动人,于是上前想拍邹氏女的肩膀安慰几声并借机揩揩油。不料邹氏女不领,一脸冷漠的闪过花的狗爪,然后看着易尔一等四大捕。

    “此事我和门自会处理,无需你六扇门插手,来人,送客。”

    话音一落,数十名NPC带着数百名玩家就涌了上来,把四大捕给赶出了十里庄,而官兵们在四大捕出庄后也收队离去,并没有成为四大捕强有力的后盾。

    “我们昨晚把刘富救出来时是几点?”易尔一摸着下巴问道,其余三人无言,谁会去记得时间啊。

    “你不会是想说,在我们救刘富的时候,那伙凶手已经藏在庄内了吧?”无病呻吟问道,易尔一点头说:“不排除这个可能。想想我们抢出刘富时庄内一个人也没有,只有刘富呆在大堂里,而之前我们来抢刘富,这大堂内还有十几个人守着了。”

    “你想说什么?”我挠挠头问道。

    “我想说得是,那批凶手为什么不杀刘富,是因为想杀刘富时而我们正好进庄,或者说他们根本就不想杀刘富,再或者说刘富的存在有助于他们,或者还有别的什么,嘿,回城去审审刘富。”

    四大捕风风火火的赶回交趾官衙内,冲进牢房时,听到了一个很坏的消息,刘富自尽了。

    偶知道字数少,但如果太多的话,偶滴书马上就超过十五万字,那偶就掉出自立与最快榜了,所以大家给点耐心吧.嘎嘎,过了新书期,偶会多发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门派间的仇杀无非一为宝物,二为面子,三为地盘。华歆虽在武器方面的武功稀松平常,但这老儿为人狡猾,通常况下很难有人能与他正面对战,哼,倒不是这老儿厉害,只是他与人做战从不在正面,而是擅长背后念论语。从十里庄内的况来看,华歆老儿是死在正面冲突下,因此可断定来者是华歆老儿的熟人。只是据线人报来,和门并无什么宝物,最近也没有与什么门派有纷争,至于地盘嘛,交趾这地方还轮不到他和门来说话。”候师叔说着说着自个就陷入了沉思。

    “师叔,刘富此人你可有详细报?”易尔一打断候成的沉思出声问道。

    “刘富???”师叔的语调与表都说明他对此人一无所知,但此人却是打开这案件的唯一关健所在,所以易尔一问候成可有办法查出刘富外出做生意,最主要是在哪里做生意。也不知候师叔是用了何种手法,不等一会儿,刘富生平详细报就摆在了四大捕面前。

    刘富,交趾人士,现年三十一岁,家住交趾XX号路XX街XX号,家有一妻,名chūn十三娘(死亡),常年往返与云南间,做得是土产贩卖的生意。

    交趾与云南是相邻的城池,用快马跑得话得花个十来天的时间,但现在有传送门,只需跨一步就可到达,不过废墟中的传送门只给玩家使用,NPC则需要靠运输工具来进行远程奔跑。

    “瘴气林?”易尔一在交趾与云南交通地图上看到这个脑海中很是熟悉的名字,他用手点着地图上的瘴气林的位置问候成,和门中是否有什么可避毒气的宝物。

    “大人,刘富在不久,恩,也就是chūn十三娘被杀前,途经瘴气林时遇到了一个人,此人受重伤,刘富出手救了他,后来此人送给他刘富一张羊皮地图,刘富回城后就撞破了他妻子与人通jiān,一怒之下杀了他妻子,然后通知其师门接着外逃,后来和门的人在大人手上救走了刘富。刘富感恩之下拿出那张羊皮地图,和门中人见此图后不敢收下,于是派人保护刘富前往十里庄,因为华歆正在那里度假,其后发生的事大人就都知晓啦。”

    “啧啧啧,110,你是怎么知道这些报滴?”易尔一实在是太好奇了,忍不住问道,哪知线人110出现短暂的失声,最后幽幽的回道:“生存之计,无可奉告。”

    “毛个生存之计,摆明了是由系统提供的嘛,嘿嘿,不过这也不重要,反正对我们有帮助就行了。”易尔一在心中鄙视了110一番后,把110打听来的报跟其余三个捕分享后,花说重点应该就在那张羊皮地图上,我发了私聊给易尔一问道:“121,要不要把瘴气林里有宝的事告诉他们?”易尔一想了想后,还是决定把这个消息告诉无病呻吟跟花处处开,怎么说这两个小子以后实力增强后也是一大助力,瘴气林危险系数太大,做个顺水人也好让两个小子记在心头。

    “宝物?啥宝物?”无病跟花听完我的秘密后,jīng神为之一振,两人都不是傻蛋,和门掌门被人挂掉,再加上一张羊皮地图,摆明了瘴气林有什么吸引人的东西,现在经我证实,两人哪有不兴奋的道理。玩游戏的乐趣就是看着很多极品装备放在自个的仓库里,而别人却穿着破烂货游街走巷,那种成就感就象一晚打十来炮一样的爽。

    我双手一摊表示自个也不知道瘴气林内有什么宝物,易尔一分析那张羊皮地图应该是可以安全出处瘴气林的路线图,避毒珠只可提供一个人,而瘴气林内危险重重,一个人武功再强进去也是xìng命堪忧,所以凶手们在得知可安全进入瘴气林后,才会干出灭门的事

    瘴气林位于交趾城与云南城中心地点,如果城与城之间有界线的话,瘴气林就是两城之间的分界线,四大捕埋伏在林外一处草丛内,盯着来来往往的人群。

    瘴气林终年被层层青雾所罩,占地面积相当的广阔,据110打探来的报说,瘴气林原名仙人林,当时里面原是一处人间仙境,只是在强人大战(废墟大陆上城池沉入地底之战)爆发后,仙人林就遭受了空前的破坏,之后也不知什么原因就被很多毒物所占据,接着就出现了瘴气,人畜进入皆是有进无出的。

    入林的位置非常多,这让四大捕不知该守在哪个位置,最后他们也只好挑了一个人烟相对稀少的地方守着,但时间慢慢的消逝,四人依然没有看到有人入林,最终由易尔一先行进入打探,谁叫他有避毒珠呢。

    装备上避珠毒后,易尔一进入了瘴气林,林内因被青雾所笼罩,可见度非常的低,这时易尔一上发出层层的白光,原本有些yīn暗的前方变得明亮起来,可见度一下子增多了十几米。易尔一奇怪,仔细查看后才发现原来是避毒珠的功劳,没想到这东西除了可避毒之外也可以用来照明。

    yín贼周伯通并没有说出宝物确实的地点,但他说过宝物应该藏在林内一处有很多石像的地方,易尔一现在只能见机行事,毫无目标xìng的四处乱撞。

    一头巨大的蝎子卡吱卡吱的拦住易尔一的去路,易尔一抽枪急进,枪尖与蝎子的背壳相撞发出金属交击之声,蝎子大钳一挥,易尔一大腿被划了一下,地摊货的盔甲显然不能挡住蝎子的和击,一道墨绿sè的液体从易尔一大腿伤口处流出,易尔一感到体有些虚脱且行动变得迟缓。

    “中毒了。”脑中这念头一出,易尔一已经抽往一棵树跑去,借着尚存的意识爬上了树,然后他就头脑发晕的靠在树干上,不过很快,所有的不适全部消失,大腿伤口出流出的血重新变成了红sè。

    易尔一大喜,掏出创开贴贴在了伤口处,血止住了。掏出避毒珠,发现珠子正一闪一暗,似乎正在吸收着什么。

    “宝贝啊。”虽然避毒珠化毒的效率低得有些离谱,但总得来说还是能够帮装备者解毒,易尔一大赞一声后重新将避毒珠装备起来,他现在有些明白如何使用避毒珠了。

    这丫得装备起来后可发出一层光罩将使用者保护起来,但这只能挡住林内的瘴气,如果毒物攻击的话,使用者中毒,就必须找个地方躲起来,然后避毒珠就会自动的帮使用者解毒。

    瘴气林内的毒物显然不是现在掉级掉到22级的易尔一所能抗住的,因此易尔一不得不退出瘴气林,然后跟三大捕相约在金柱峰和门山门处相见。

    “六扇门弟子易尔一,我黄月英,无病呻吟,花处处开求见和门新掌门邹氏女。”

    和门山门处,数十名NPC挡住四名玩家,四名玩家中为首的一名扬声喊道,很快NPC中就分出一人朝山上奔去,不多时上去那名NPC重回到山门,朝易尔一等四人做出请的姿势,四人跟着这名NPC往山奔去。

    一路遇到很多玩家正在满山的乱窜,好奇心很重的我拉住一名玩家问:“兄弟,你们在找什么?”

    “做门派任务。”那名玩家甩开我的手后匆匆回答道。

    “啥门派任务要象狗一样四处乱闻乱找啊?”从来都是以嘴惹祸的我这次再度重拳出击,此话一出,周围听到的和门弟子玩家马上愤怒,指着我开始问候他家的女xìng,各类经典的骂句弥漫在和门金柱峰上空。

    “呃,各位兄弟,我这朋友小学没毕业,用词不当,还请各位原谅。”易尔一出来打圆场,但那些玩家仍然不依不饶,我大怒,掏出狼牙棒就想PK,那位带路的NPC似乎不想让和门的人在六扇门面前失礼,于是出面制止了那些玩家。

    “我不是说过十里庄的事由我们和门自行解决吗?”邹氏女见到四大捕并没有什么好脸sè,她冷冷的盯着易尔一说道。

    “我六扇门对十里庄的事有些头绪,本想告知掌门,不过掌门说得如此有把握,显然不在乎我六扇门的这点报,即然如此,我们就走吧。”易尔一抱拳说完,带着三大捕就yù离开。

    “慢,四位大人,我和门与六扇门相邻多年,感深厚,如果四位说出的有助于我和门查出真凶,和门上下感激不尽。”一位白胡子老头伸手拦住易尔一四人朗声说道。

    “哼。”邹氏女冷哼一声后坐回掌门的宝座。

    “丫得NPC内部也有矛盾啊。”花发了个私聊给易尔一,不知是因为易尔一是大师兄,还是易尔一表现出来的虚伪确实让三大捕怕怕,总之现在六扇门玩家是以易尔一为首,啥况都会跟易尔一说,当然玩家们都不是傻瓜,有些事,有些秘密还是会藏在心里的。

    易尔一将有关羊皮图之类的事说了一遍后,和门高层陷入寂静。

    “召回所有高手,集合在瘴气林处,查找有进入瘴气林的人。”邹氏女发出命令,于是和门上下全部动员起来,易尔一等四大捕早已下山重新躲在瘴气林外。

    “121,你说和门的人真能找出凶手吗?”我凑到易尔一边低语道。

    “难说,但如果要我们找肯定是找不出来的,怎么说和门现在光是玩家弟子就有万把人,再加上NPC也有个数百人,光是人数上就比我们四个人的六扇门强多,找人这东西还是人多管用。”易尔一说道,不过他显然忘记了,在交趾城中,他有一个神通广大的线人110,这线人110虽然只是一个人向易尔一汇报,但是他手下的线人却是无数的,否则他也不可能把易尔一交待的事很快的汇报上来。

    易尔一也马上意识到自已一直忽略了线人110的神通,因为他与三大捕守株待兔之时,他的线人110给他发来了一个重要的报。

    “大人,瘴气林东南面处有一小湖名为仙人湖,此湖三面都与瘴气林相临,唯一出口是与桂河相接壤,桂河经流桂林城,桂林城今rì奔出数百人,坐走轲顺桂河而下进入仙人湖,桂林城最强大的门派是匪帮,首领严白虎。”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朝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