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 满地走兽

    “您出生在南海,祝您早rì使南海城出现在废墟大陆上。”

    白光闪现,易尔一出现在一处宽阔的平地上,打开装备栏,里面连根毛都没有,看看自已,一块兽破短裙包裹着自个的下,然后斜斜的挂过右,左部分是露的,如果再拿一条木棍的话,原始祖先的形象就再现了。

    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这款名叫“废墟”的网络游戏由一个名为“废墟网络发行公司”研发并搞出来的,这个公司似乎规模并不大,否则游戏的广告不会只在某些不被人关注的网站角落边出现,易尔一是偶然才点击得晓,看了大概的简介后他倒是对这款游戏有独钟,等了一个月后才等到它公测,不知那个公司的高层是否都是自大狂,这游戏一公测就马上收费,每个月虽然仅仅只有一百二十块的RBM,但在2036年的社会,任何一款游戏都要公测个三五月才收费,这家公司的人也不知是信心十足,还是破罐破摔。

    易尔一的游戏名字就叫这个,谁叫自个这个名字这么有个xìng呢!官方说游戏内一切皆有可能,所以易尔一也不担心自已手上没有武器,他现在的任务倒是与进入游戏时电脑合音说的一致,努力找出南海城的旧址,然后收集使南海城出现的任务道具,只要能让南海城出现,那么丰厚的奖励就垂手而得了。

    这款游戏的背景是建在中国的三国动乱时期,只是游戏并非以争霸天下为主题,而是以竞技为最终目的,而要想获取参加竞技的资格,就必须拥有游戏中任何一名武将的魂魄,吞下武将魂,就将有了那名武将的独家秘技,从而参加废墟公司提出的“猛将榜”,“集将榜”,“名帅榜”的三个竞技榜单,这个榜单的奖金可是白花花的现实大洋。

    吸引易尔一的正是这三个榜单,在2016年时世界上流行着一种名为“脑识意控电脑”的新型电脑,这种电脑的出现,使得传统的竞技类游戏瞬间退出市场,也只有对这些游戏有特殊好的人,才会保留着它。

    脑识意控电脑就是以脑意识控制着游戏内的人物,使人进入游戏中,切感受游戏带来的乐趣。它的外形类似头盔,内部则有点象章鱼,无数的线路包裹在其中,人上后,这些线路会将人的大脑包紧,然后人会陷入一种迷迷糊糊的境界中,不过这种状况很快就会因为进入游戏而消失。

    这种头盔是全封闭式的,但是人有三急,人如果感觉到急时,头盔因为跟人的大脑有共鸣,所以能最快的做出反应,让人退出游戏去解决问题,这种电脑在最初时期很粗糙,但人类的发明是无限的,自这种电脑出现后,开始是每年一更,后来是一月一更,从而十年后亦是2026年时,这种脑识意控电脑被完善的无以伦比,而这年也成为了脑识意控电脑大众化的一年。

    脑识意控电脑的出现让二十几年前的星际争霸,CS之类风靡全球的竞技类游戏消失无踪,尽管在其后有人利用脑识意控电脑的先进来改进那些游戏,但那些游戏的乐趣与技巧在于键盘与鼠标上的控制,人如果入其境的进行星际游戏,其乐趣则消失无踪,而枪击类的虽然也受到大部分人的欢迎,但踪究进了游戏后,全景的撑握,自体条件等等都极大的限制了曾经高手们的发挥。

    废墟努力打造这样一款让游戏与竞技结合的游戏,其前景易尔一不会估测,但是对于他来说,这很吸引他,所以他来了。

    出生在2010年的易尔一无缘于那个让无数男同胞们彻底疯狂对抗的键盘,鼠标类的竞技游戏,在2036年的今天,台式机虽然还可以找得到,但是其配的很多硬软件都从市面上消失了,所以这种古董只能收藏而不能经常使用,否则一坏那就真的只能放在贮物间中了。

    有了这种电脑的出现,PC版的RPG游戏也就更有代入感,而即时策略类型的游戏虽然仍在市面上流行,只是cāo作起来似乎有点繁杂,这使得喜欢此类游戏的人大骂开发出脑识意控电脑的人,易尔一也曾经骂过,因为他喜欢玩三国类的游戏。

    废墟列出的三种榜单其最后一榜是名帅榜,其的功能就类似于星际,罗马复兴之类的旧时竞技游戏,官网只是列出一些简单提要,具体的则需要玩家拥有武将魂后亲去体验。

    废墟中城市没有出现时,没有任何的人形NPC的出现,整块废墟大陆都被野兽占据着,官方说当某城池出现时,这些野兽将会消失躲藏在深山老林中,不过官网很隐晦的指出,不要太急着把城市找出来,那些还在的野兽关系着玩家后期的发展。

    易尔一不是那公司的高层或是开发人员,当然不明白这话指得是什么意思,不过他很快就领略到了废墟中野兽的能力。

    在南海废墟区跑了一阵后感到气喘,易尔一就找了块石头坐下恢复气力,这游戏中的人物没有数值,初生的玩家都一样,没有谁的气力比较长,只有在战斗得胜后才可能会有所改变。

    “吼。。。”

    一只斑斓兽中之王出现在宽阔的地平线上,距离太远,易尔一以为那只老虎看不到自已,所以也没有放在心上,却不料那老虎仅仅花了几分钟的时间,就已经扑到了易尔一的面前,不等易尔一做出反应,系统提示他死亡,现在转入投胎中。

    “您出生在桂阳,祝你早rì使桂阳城出现在废墟大陆上。”

    桂阳废墟区是多山的地形,虽然还不知道桂阳城的确切位置,不过可以预知这城市一定是四面环山的。

    有了第一次死亡的觉悟,易尔一觉得必须先找一件合手的武器,即然游戏中一切皆有可能,那么折断一根树枝应该也是可以的吧?想到就去做,易尔一跑到一棵树底下,展开他的爬树功夫,三下两下在树枝中找到合意的树干,然后整个人吊了上去双腿乱蹬,结果是失败的,因为易尔一同志找到的树干太大也太牢固了,无奈,找了根只有人拇指大一圈的树枝自我壮胆。

    野兽无处不在,不过易尔一躲在树干上奇怪的发现,出现的野兽只有六种,狮,虎,豹,狼,鹰,狐狸,其余的野兽就没有看到了,这六种野兽他能对付的只有一种,那就是狐狸。

    不过狐狸狡猾的很,而且它还会放sāo,易尔一很悲壮的被狐狸的sāo给熏晕了,然后他又一次投胎出生在了桂林。

    游戏中一切皆有可能,这句话是易尔一一直牢记的,现在他又开始动脑子,如何能将游戏中的资源运用起来,设陷井肯定是可以的,只是要设陷井就得有工具,难不成还用手去挖不成?这也太有难度了,易尔一可不想到看到自已双手血模糊的样子,那会让他以后吃不下牛排的。

    桂林山水甲天下,这话在游戏中是没办法体现的,因为游戏中的景sè都是非常美的,不过桂林城周边多山多林多水,易尔一现在把主意打到了水的上。

    清澈的溪水欢快的流淌着,浅浅的溪底有一块块光滑但形状,大小都不一样的鹅蛋石,易尔一辛辛苦苦的找到了一棵树,然后把收集来的数十棵拳头大小的鹅蛋石放置在树干上,接着他又跑去扯一些树藤,扯了约几来米长时,然后把树藤的一头绕在放置石头的树干上,另一头则打了个活结放在地上,铺上一些草后,易尔一要死不活的爬上树,气喘吁吁的坐在树干上等着猎物的出现。

    由于城池还没有出现,这块大陆是野兽们的天下,野兽们并没有划分出归属自已的领地,每个地方都可以随意的来自去如,不过想象中野兽自相残杀的场景并没有出现,这些野兽象兄弟姐妹一样相处自然,所以易尔一想捡便宜的心也就死了。

    一只灰sè的狼正慢悠悠的走进易尔一的视野中,易尔一马上拿起一块石头朝狼丢了过去,石头当然没有丢到狼的上,不过易尔一也没指望自已能够百步穿扬,他丢石头完全是想吸引那狼的注意。

    灰狼果然被石头落地的声音吸引,慢步跑了过来,用舌头那石头,发现没有什么出奇后摆摆尾巴就准备继续旅途,易尔一当然不会放走它,马上又丢了一块石头过去,灰狼再次上当,于是易尔一慢慢的用石头,把那头灰狼勾引到自已放在地面上的活结树藤处。

    易尔一紧张的拉着放在树干上的树藤,只要黑狼一落入自已设下的活结中,他就马上的朝树下跳,然后活结打实将狼捕捉挂在半空中。

    事的发展就象梦一样,易尔一难以置信自已YY中的事变成现实,看着那只部被树藤紧紧扎紧半空中乱嚎叫的灰狼,易尔一忍不住夸了一声自个RP好。

    不过夸完自个后,易尔一犯难了,这灰狼捉是捉了,可它还活着啊,而且活得龙jīng虎猛滴,手上没个铁家伙别指望能捅死它,拿石头丢的话,估计黑狼没死,自已就会被累死,望望离地只有三米多高的黑狼,易尔一无计可施。

    他倒也想把狼吊得高高的然后摔死它,可前提是自已能够从高处跳下来不会死,官网明确指出玩家不要到处玩蹦极,因为超过现实中人类的蹦跳极限的话,在游戏中的人物就有可能会挂,所以易尔一才只敢爬到三米多高,这样跳下来基本没啥大碍。

    “嗷呜。”一声狼吼后,易尔一感到一块乌云从天而降,接着他又重新投胎了。

    “我cāo,这什么JB游戏啊,他妈的,老子都死了三回了,rì他妈妈的西爬辣。”

    易尔一重新出生在了交趾,他一出来就听到有人在他边破口大骂,易尔一心道谁这么有默契,把哥哥想骂的话全给骂了?转头看了一圈,在一处空地上找到了正扯空地上小草发脾气的哥们。

    “要想成功,别怕被宫。”易尔一跑过去后轻笑一声说道,那哥们显然正沉浸在问候废墟全体员工中,听到有人说话一脸愕然的抬头。

    “哇,有人,他nǎinǎi的西爬辣,我终于看到人了,狗rì的,我还以为这个游戏是属于我一个人的网游了,哈哈。”原本很郁闷的哥们从地上一跃而起,搓着手一脸兴奋的朝易尔一吼道,易尔一也很高兴看到了玩家,两人互通游戏名称后一起坐在地上。

    “他nǎinǎi的西爬辣,还可以设陷井啊?”交流完各自的游戏心得后,我黄月英瞪着大眼囔道,嚷完后这哥们一把扯起易尔一,一脸兴奋的拖着易尔一就朝不远处的小山坡奔去,边跑还边说:“121,等下你设陷井,我去拿树枝,只要那完意儿吊在半空中时,咱俩就轮流从上往下跳,当然跳下来时记着要用棍子敲。”

    我黄月英这家伙跟易尔一一样都是公测一开始就摸进来的,并且他进这游戏的原因也跟易尔一一样,都是喜欢竞技,不过他钟意的是猛将榜与集将榜,这两种榜单,前一种是一对一单挑,后一种则是2—5个人之间的混合PK,人数由双方zì yóu约定,但一方不得少于2个或不得超过5个。

    有了第一次布置活结藤条陷井的经验,易尔一干起来份外得心应手,而我黄月英这家伙对找木棍很有一,在极短时间内就折了两根手臂粗的木棍过来,易尔一很是郁闷的看着自个手上粗大的棍子,咋得自个就不能折断捏?

    一切准备就绪,猎物也非常配合的出现在两个躲在树上的哥们视线中,不过这次来的可不是体较小的狼,而是一头全火红的狮子,这红狮全的毛贼松驰,边走还边左右顾盼,估计正在自恋中,猛得一块石头准确的击打在他的头上,把YY中的红狮惊醒。

    “吼。。。吼。。。吼。。。”被人如此挑戏,特别是YY要到高cháo时被调戏,红狮显然暴怒异常,无需走狗屎运一敲即中的易尔一再次出手,红狮准确无误的找到目标人物,并一脚踏进了易尔一的陷井中,易尔一大叫一声就往下跳,可结果让两位哥们目瞪口呆。红狮依然骄傲的站在地下,被吊在半空中的反而是易尔一。

    “哎,忘了那家伙的重量了,快爬过来,快快快。”我黄月英这时倒显得jīng明,边说边把手中的棍子递了过去,易尔一一手抓住棍子用力一拉,藤条了过去,易尔一有惊无险的再次趴在树干上,而下面的红狮仍然咆哮如雷,不过它似乎很惜自已一漂亮的红毛,并没有用体去撞树,吼了一会儿后,估计树上两只小毛兽应是怕怕的吧,红狮伸出腥红的舌头甩了一圈后,抖着一毛潇洒离去。那红狮刚刚转时,它的股后面猛得出现十几头与它一样毛sè的狮子,这些狮子象卫兵一样紧紧的跟在它后面离去。

    坐在树上的两只小毛兽面面相觑,谁也没有想到在结果会是这样,易尔一又想起官网上用最大的浮动动画写出来的“游戏中一切皆有可能”这几个字。俩哥们觉得就算刚才把那头红毛狮给杀了,估计两人也会被后面紧随而来的狮群给肢解了,抹去一把冷汗,两哥俩开始总结经验。

    “看来也不是所有的野兽都能捉,狮虎排除在外,豹子估计也没啥戏,那现在就只有狼,鹰跟狐狸了,不过狐狸滑的要命,而且还会放sāo,估计咱们就算捉住狐狸,也会被它一给干晕的,鹰飞在天空是没啥指望了,唉,只有狼了。”我黄月英说到狐狸时一脸的愤慨,易尔一知道这家伙肯定跟自已一样吃了狐狸的亏。

    其实游戏中的动物体型都是不尽相同的,有的狼体型也是很大的,而有的狮虎体型相对也很小,不过那两个难兄难弟并不晓得,所以他们继续摆下陷井,放过了一路经过得其余五种动物,在看到一头灰狼时,易尔一估量了一下那狼的体重后,朝我黄月英点了点头,我黄月英马上用力把手上的石头抛了出去。

    “呜呜呜。。。”

    被吊在半空中的灰狼发出哀吼声,而地下则坐着两个手持木棍气喘吁吁的哥们。

    “他,他nǎi,nǎinǎi的,西,呼,西爬辣,没,没想到,打,咳,打狼也这么累。”我黄月英有些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一边连说话都没有力气的易尔一努力想点头表示同意,可最终还是失败。

    不过那只灰狼被两位残无人道的家伙不停的用木棍敲也只有半口气了,否则它早就咬断绳子溜之大吉了,现在就看双方谁能够早点恢复气力。

    我黄月英这家伙恢复的倒快一些,不过瞧他爬树摇摇yù坠的样子,就知道他是强撑起来的。

    “阿我,别逞强,从树上掉下来会死人的。”恢复一点气力的易尔一告诫道,我黄月英无奈的重新坐在地下恢复体力。

    “您获得狼之凶残5点。”

    当最终那头灰狼死亡后,易尔一听到系统的声音,他开始以为是什么物品,但物品箱中并没有任何东西,然后他又以为是什么武功,但打开武功栏,上面依然空白一片。

    “121,我得到狼之凶残,你得到什么?”这时我黄月英的声音传来,易尔一也将自已得到的东西告诉我黄月英,两人商讨片刻后未果,只好继续爬回树上守株待兔。

    每次杀完一头狼,系统都会提示两人得到狼之凶残5点,在得到50个点数时,两人终于有所明悟。因为在数剧到50时,这些数据化为一道暖流涌进游戏人物的经脉中,继而那些数据消失不见,如果还有零头话,那么零头还是会存在的,消失的只有50。

    “看,我出棍的速度快了很多,而且准头也比开始好了,不会十棍有好几棍落空,空费力气。”我黄月英最早发现人物的不同,经他这一说,易尔一也试了一下,发现还真的有这么一回事,两人讨论后得出这游戏中的六种动物肯定代表着人物的某种特xìng,象狼就决定着人物的出手速度与准确度。不过要等到数值到一定程度时才会体现出来。

    为了体验一下,两人挥着棍子对打起来,结果易尔一击中我黄月英的脖子,我黄月英击中易尔一的腹部,两人同时喷出一口鲜血倒在地上。

    “这下完蛋了。”我黄月英苦笑的说道,易尔一也是苦笑不已,没想到切磋的下场会是两败俱伤,在现今没有药品的况下,仅靠人物本的恢复速度不知要等到猴年马月,这里到处有野兽经过,两人的下场可想而知。

    官网说过,在城市没有出来之前,游戏人物的死亡就是所有东西都清零的,两人倒是对这些无所谓,担心的是两人死亡后会各自投胎到别的城区,这样两人的配合就中断了,仅靠个人去杀狼,那结果是可想而知的。

    “你说这游戏是不是有点不正常啊?如果前期进来的人都拥有了六种特xìng后,把城市找出来,这样后面进来的人不是没有六种特xìng可以得到了吗?”躺着无事,两人开始交谈。

    “那倒不会,估计城市出现后,游戏公司会另有安排的,否则这游戏岂不是会很短命。”易尔一接口道,我黄月英沉吟片刻后称是。

    一只灰狼过来结果了两个家伙的命,真是冤冤相报何时了,两人杀得第一头狼就是灰狼,现在又被它的同宗兄弟给挂了,有因必有果啊。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朝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