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人力所不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婧希 书名:换脑烈女夺爱
    “……她是我名义上的未婚妻,不睡在一起合适么?”魏紫寒被他问的有些尴尬,幸好是通电话,视频的话他就直接关掉了,省的他看见自己发烧的脸。

    “也对,你们就继续相亲相吧。”未婚妻就要睡在一起么?许云澄可不这么认为,不过他不想拆穿。

    “关掉你那无聊的遐想,我们什么都没做。”魏紫寒他的声音,就不觉得他有什么好心眼。

    “谁说你们做什么了呀?”他冤死了。

    “你不是说、说什么……”相亲相的。

    “相亲相么?拜托,我那也是正常的理解好不好,”许云澄笑了,笑得毫不掩饰,“名义上的未婚妻那是指白天,你别忘了,到半夜是魏晓娅,那也是你名义上的么?”

    谁对着自己老婆相敬如宾啊,又不是五六十岁的人。三十岁,还差点三十岁好不好,虽然过了如饥似渴的年岁,但也是保留着如狼似虎的气势吧。

    “你闭嘴!”魏紫寒被他的一愣一愣的,对呀,半夜是晓娅出现,为什么他还能心如止水呢?

    不对,他不是平静的,只是在刻意掩盖,他时刻记着那是俞茉莉,不是晓娅。

    不过**确实没怎么强烈,可能他对晓娅就没太大**吧,以前晓娅体不好,也做不了什么,所以他就习惯了。

    “呵呵,你真的想我闭嘴么?”许云澄知道自己的话正中靶心。

    “得了,你这张嘴还是说点有用的话吧!你说晓娅这次出现是不是有些诡异?”魏紫寒实在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他发现这个也比较令他头疼,只是不一种疼法。

    “诡异个你个头啊!她不出现才不正常呢。”许云澄骂道,这小子话题找的不好。

    “如果爷爷 看出来怎么办?”

    “凉拌呗。”

    “你正经点!”

    “我很正经啊,所以才抨击你的决断错误。”他是同意转话题了,但不代表转了话题,也要按照寒的意思啊。

    “爷爷 会看出来么?”明摆着的事,魏紫寒还是想要点鼓励。

    “你的那个计谋顶多能用两到三次,如果晓娅还是固定时间出现的话。”的确,魏紫寒的招儿虽然简单,但实用。可是次数不多行,如果每天都是同样的时段跑去找寒,然后过一两个小时回来,即使不是魏天焕,随便什么人都会觉得奇怪的。

    “也是,那你说晓娅明天还能出现么?”魏紫寒也在赌,赌魏晓娅不一定准时准点出现。今天的出现就不在常规之列,明天有谁能说的准?如果不按牌理出牌的话,爷爷也许看不出来什么。

    “你希望她明天还出现么?”许云澄忽然问了个不该问的问题。

    “……废话,我当然希望啊!”这家伙说什么呢,难道他也看出来自己喜欢俞茉莉?不可能吧。

    晓娅是因为天天都跟他讨论这些事,离不开俞茉莉,所以能看出点什么,不过也就看出一点点——他不讨厌俞茉莉——罢了,至于更多的,应该不可能,他自己也是最近才承认的,又怎么会让别人知道呢?

    许云澄就更不可能了,他们相隔十万八千里呢,最近又很少通话。

    “那就别想那么多了,”许云澄倒是很宽心,“我们是因为知道事的真相,才总往这方面想的,不知道的人,很难想到啊。”

    即使觉得奇怪,觉得不正常,谁又能想到此刻藏在俞茉莉脑海里的是魏晓娅的灵魂呢?

    即使是魏天焕有只千年狐妖的头脑,也想不到那里的,毕竟他还是个人。

    “你说的对!”经许云澄提点,魏紫寒是豁然开朗了,在他们眼中严重的问题,也许根本不是个问题,就好比一种怪病,人人都知道是种病,但没有医学记载也没有广泛认知更无药可治,所以人们就只能推给神明鬼怪,把这件事当成悬疑小说的题材,人力所不及的,不会用科学的态度去探究合理的想法。

    虽然爷爷不相信那些怪力乱神的事,但一时间也找不到确实的根据,也只能自己心里别扭了。

    也就几个月的时间,处理好的话就不会有问题,而且他会尽量缩短这个时间的。

    魏紫寒算是暂时把心放了下来,同时他也将这个信息传递给了俞茉莉。

    再醒来的时候,就是俞茉莉了。

    “我怎么了?”俞茉莉揉着额头,还记得刚才天旋地转的感觉。

    魏紫寒见她醒来,帮她揉着额头,还让她继续躺着,“刚才晓娅出现了。”

    “什么?!”俞茉莉想要坐起来,但被魏紫寒压了下去,“这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刚才跟云通电话,他也没说出什么来。”

    一切都是那么的凑巧,又是那么的必然,谁又好说什么呢?

    “那她是不是还固定这个时间出现?”

    “也说不准,如果明天还是这个时间出现的话,就可以视为固定了吧。”

    “对了,你爷爷后来说什么了?”

    “不知道,我立刻把你抱了出来,他说什么我也没听见。”不愧是俞茉莉,一上来就抓住了重点。

    俞茉莉尽量忽略那个‘抱’字,他们做亲密的动作也不是一天两天、一次两次了,怎么还是觉得脸红心跳呢?

    “他肯定会说我弱不风。”俞茉莉低着头掩饰着自己的红脸。

    “哪儿来的风?他吹起的邪风么?”魏紫寒冷冷的说。

    “你去打探打探——”俞茉莉开始指使人了。

    “打探什么?”她应该不在意爷爷对她的态度吧。

    “去问问这个工作还需不需要我做啊?”俞茉莉以为魏紫寒傻了,连这个都想不到,到底是谁晕倒了呀。

    “……不用问了,肯定是你做。”原来是这个呀,魏紫寒也不怕打击她,直接给她实话。

    “难道你爷爷不会认为我体虚弱没有能力么?我是胜任不了这个工作的,只会给他添乱。”正常人都会这么想吧。如果去面试,几个主考官问了问题之后,她就晕了,那么她就直接被除名了,这是必然的。

    “爷爷就是想欺负你,并不看你什么工作能力的。”除了欺负她,还要扶植自己,可谓一箭双雕。

    “那我即使做不好孤星的事也没关系么?”

    “你想被欺负,还是欺负回去?”

    “废话,当然是欺负回去!”

    “那就别做好,会做也别做那么好。”魏紫寒拍了拍她的头,示意她就这么干。

    俞茉莉严重怀疑这两人之间的矛盾,简直是深仇大恨啊!

    俞茉莉被借调到总裁办公室,那是何等的荣誉啊,只是在魏氏,有荣誉并不是件好事,只要她是魏家的人。

    “真讨厌,又多了个人在老皇帝边。”一个中年女人说。

    “我要尽快把她赶走!”一个苍老的声音,但是底气还是足的。

    “别呀,赶走一个还有后来人。”年轻的声音透着轻佻。

    “你什么意思?”老者不明白。

    “很简单,要想个一劳永逸的方法。”

    “那怎么可能,皇帝总是记挂着太子,现在还明目张胆的把太子召回边!”中年男人握紧了手中的茶杯。

    “是啊,但这会是暂时的,就像之前一样,”年轻女人歪着头看着亮到反光的桌面,“我们可以故技重施,但要比上次玩的更狠,要做到一劳永逸。”

    “还是上次的方法?”中年女人睁大眼睛。

    “别惊讶,妈妈,您不也是这么认为的、并且这么做了么?”

    “……我这不是习惯了嘛。”是啊,既然是同样的状况,她自然而然的用了同样的对待方法。

    “您做的很好,就这么干就行了。”

    “那剩下的呢?”中年男人并不反对这个办法,因为中年女人的戏份并不重。

    “剩下的,我们就要好好谋划谋划了……”年轻女人尖锐的小指甲敲击着桌面,发出清脆而坚定的声音。

    到了中午,魏天焕忍不住了,让孤星去打探俞茉莉的况。

    他相信 俞茉莉早就醒了,要是昏迷这么长时间的话,早就送医院抢救了。肯定是寒那小子克扣人质,不让他有机会摧残虚弱的俞茉莉。

    话说,这俞茉莉除了遭遇过车祸,整个人生进入医院的次数超不过十根手指,换句话说,她的体素质非常好,很健康。

    车祸也是伤了腿,但并没有涉及五脏六腑,医院给出的治疗方案里面没有关于这方面的,如果伤了其他地方造成虚弱的话,她是不可能把那么严格而痛苦的复健训练提前完成的。

    再说,从俞茉莉能吃能喝能吵架的表现看来,她很健康,非常的健康。

    为什么就那样晕倒了呢?看样子不像是装的,还有寒的担心和紧张也不是装的……

    孤星给的工作有那么大压力么?这才多少啊,还有好多更有挑战的事孤星都没说呢。

    孤星回来报:俞小姐 已经醒了,但孙少爷不肯放人。

    靠!魏天焕就知道会这样!

    不肯放人是吧,他倒要看看他怎么留住人,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来方长,俞茉莉也不是什么强大的敌人,他还不至于攻其不备。

    就让她休养——大半天好了,明天一定得过来受死!

重要声明:小说《换脑烈女夺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