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棋逢对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婧希 书名:换脑烈女夺爱
    魏紫寒抱着魏晓娅回到了他的办公室,他办公室在18楼,是魏天焕刻意为他留的一块地方,办公室还带着一间小的休息室。

    魏紫寒把魏晓娅放到休息室的宽大沙发上,认真的看着她的脸,“晓娅——”

    虽然是试探的一叫,但语气是百分百的肯定。

    “寒哥哥,我是不是又惹爷爷不高兴了?”魏晓娅对魏天焕有影,以前被骂多了。

    “没事,不关你事,他脾气本来就古怪,”再说,就算是有人惹的,那人也是俞茉莉,跟晓娅一点关系都没有,“你怎么会……”

    魏紫寒本来想问你怎么会在这个时间出现的,可转念一想,这句话有不希望她这个时候出现的嫌疑,索就不问了,反正晓娅也不可能知道为什么,连强势的俞茉莉都控制不了的事,晓娅做起来更困难了。

    “你是想问我怎么会在这个时间出现么?”魏晓娅知道魏紫寒想问什么,一是她了解魏紫寒,而是她也有次疑问。

    魏紫寒点了点头,并没有否认。

    “我也不知道,就是忽然出现了,好像之前头有点晕——”魏晓娅揉了揉额头,现在还是有点不舒服,但不至于到难受的程度。

    “嗯,你出现之前俞茉莉晕倒了。”魏紫寒帮魏晓娅揉着额头,舒缓她的不适。

    “晕倒?为什么?”魏晓娅依稀记得魏天焕犀利的言辞,原来那说的是俞茉莉啊,可是为什么呢?

    “可能是大脑一下子塞进了太多东西,她接受不了了吧。”魏紫寒也就这么揣测。当时他正在全神贯注听着孤星的话,没顾上俞茉莉,说实话,听到他家老头子肩上的有那么多的重担与挑战,他的血液是沸腾的、跃跃试的。

    是俞茉莉把全重量都压向他的时候,他才改变仰望那个世界的动作。

    “这怎么可能呢,她的大脑里都能塞下我呢。”魏晓娅以为魏紫寒在跟她说笑。

    “呵呵,这跟你不一样,你是通过手术方式进去的,现在是在俞茉莉清醒的时候往里面塞——东西本有重量,她给自己的压力更重。”所以才会晕倒的吧。

    “你们往她脑袋里塞什么了?”虽然魏紫寒态度平和,看起来心不差,但不是在开玩笑,魏晓娅就相信是真的了。

    “就是孤星一部分的工作。”

    “诶?为什么?”

    “哦,对了,昨晚忘跟你说了,俞茉莉要给老头子当助理,就是孤星那位置。”其实不是忘了说,而是俞茉莉前天闹肚子,这两天精神状态不怎么好,魏紫寒想让她晚上多休息的,就直接跟魏晓娅报告今无事。

    “诶——?”又是一个惊讶的感叹。这么重要的事他都能忘?不过魏晓娅不会深思这种问题,她的想法是比较浅显而实际的,“爷爷为什么要这么做?孤星犯了什么错误么?”

    “当然不是,就算孤星罪无可恕被赶走,也轮不到俞茉莉上阵啊!”魏紫寒冷笑,俞茉莉要是有那本事,刚刚也不会晕倒了,“是老头子故意找茬的。”

    “那俞小姐不是很危险?”这完全出乎魏晓娅的预料。她本来以为俞茉莉就压压魏橙嫣的气势就算是给她报仇了,根本没想过事会闹这么大呀,都跑到魏氏财团里来了。

    “嗯,她会成为众矢之的的,绝对!”魏紫寒故作沉痛的点着头。如果真如魏晓娅单纯的心思所想,俞茉莉是会被切吧切吧变泥的。

    不过那是不可能的,他绝对不会让这种事发生,俞茉莉只是魏晓娅的宿体,并不是魏氏家族里勾心斗角的牺牲品,他绝不会许任何人把她推进死胡同,即使是他自己也不成!

    更何况老头子也没那个意思。老头子清楚的很,俞茉莉有几斤几两重,即使再看不上俞茉莉,最多也就是像当初反对他跟晓娅时那样,对俞茉莉冷嘲讽外带施加各种压力,根本不会把她弄到局势纷乱的棋盘上来。

    让俞茉莉当魏天焕的助理,是魏天焕下的一步棋,当然棋子不是俞茉莉,而是魏紫寒和孤星,他顺势让孤星到魏紫寒边,帮助魏紫寒尽快熟悉公司格局,以最快的速度、最稳的脚步踏上云端。

    如果没有俞茉莉,他调孤星到魏紫寒边,那意图就太明显了——他要魏紫寒成为魏氏当家!

    虽然结果也是一样的,但多了俞茉莉这个烟雾弹,大家难免会认为这件事不是魏天焕故意的,只是魏紫寒的因祸得福的好运气。

    今天的工作交接也是如此,是孤星对俞茉莉做工作讲解么?没错,有时间有地点有证人,俞茉莉接下来也要干孤星的活儿,成百上千双眼睛都可以看着!但孤星每讲述一项内容,内容的主角都是魏天焕,其实也就是魏天焕在对他魏紫寒交接工作!

    接下来就是他跟孤星在忙了,而俞茉莉在爷爷边……好吧,她也会很忙,毕竟爷爷不待见她,肯定重复劳作是少不了的了。

    这些魏紫寒不想说给魏晓娅听,晓娅的世界是光亮的、绿色的,不能被这些明争暗斗的事污染。

    “众矢之的?”魏晓娅以为欺负俞茉莉的只是魏天焕呢。

    “对呀,你想想,她可是我未婚妻,多少人嫉妒得眼红呢?肯定免不了受气啊,”这些倒是可以对魏晓娅说,反正她之前也没少经历,只是程度比不了现今罢了,“不过这些她都能不当回事,主要是老头子的伎俩——”

    魏紫寒略微偏头 ,模样倒是的,不过他思考的事跟可八竿子打不着,“估计到时候俞茉莉会哭天抢地吧。”

    魏晓娅正是担心这个呀!魏天焕是多厉害的人呐,连寒哥哥都不行——当初魏紫寒就是摆不平魏天焕,所以才经常不回家的——俞茉莉就算再厉害,也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窘境啊。

    “那怎么办?你能不能向爷爷求,求他老人家高抬贵手?我不想俞小姐因为我受到伤害。”魏晓娅有些激动的拽着魏紫寒的胳膊的摇晃。她带给 俞茉莉的伤害已经够大了,她占了人家的脑袋啊,她现在已经在想办法补偿她了,可是再欠的话,她就没办法还了……

    “你也不用这么悲观吧,你是没看见俞茉莉对着老头子叫嚣的模样,他俩说不定是棋逢对手、相见恨晚呢!”魏紫寒才不会阻拦呢,看他俩斗嘴也是一种快活的享受。

    “俞小姐能跟爷爷棋逢对手?”魏晓娅不信,俞茉莉就算是强悍了点,也不能达到魏天焕那种程度吧,强是一方面,滑是另一方面,是最重要的成分,后两者俞茉莉好像还不具备,“你不是都败下阵来了么?难道俞小姐比你强?”

    魏晓娅是看不到俞茉莉发威的样子的,所以俞茉莉在她心中还保留着美好的形象呢!就算在医院俞茉莉彪悍的与魏紫寒争吵的时候,她也觉得那是正义的表现,因为寒哥哥是欺负人的。

    可是现在,寒哥哥居然把俞茉莉归结到老巨猾一系列,着实让她难以接受,况且寒哥哥确实还没厉害到那个程度的说。

    魏紫寒一听这个,老大不乐意了,“你说什么?俞茉莉比我强?”那小丫头哪儿强了?也就是胜过他几次罢了,还不会他本着好男不跟女斗的传统精神放她一马啊。

    “你不是斗不过爷爷么?”魏晓娅没有任何的绪,就平静而天真的看着魏紫寒。她就是客观的分析一种现象,没别的意思,没必要加入个人因素。

    “谁说我斗不过他……”魏紫寒很想说的更有底气一些,但事实是他确实差点被老头子气死,这输还是得认的,不过,“不过,俞茉莉也斗不过爷爷的。”

    一个也字,就让魏紫寒前半句成为了赌气的无用之辩。魏晓娅忍着笑,她要是笑出来,魏紫寒铁定抓狂了。

    “我还是不同意让俞小姐深入虎。”说正事要紧,谁知道她这次能出现多久?还能像以前在医院时那样么?可是她昨天半夜正常出现了,此刻就有点悬了……

    “这是老头子的意思,没办法改,”魏紫寒何尝不想,要是有其他替代的办法该有多好,可是路只有一条,绕道走只会增加负重和疲惫感,最后回到这条路上,更只有任人宰割的份,“就算不让俞茉莉当他的助理,他也会找别的途径欺负她。”

    “这……”倒是真的。魏天焕不喜欢的人,能千方百计的把对方玩死。

    “你放心好了,我也在这里工作,不会让俞茉莉有事的。”这点他敢打包票,老头子要是敢对俞茉莉造成无法愈合的伤痛,他就不惜一切代价的帮俞茉莉报复回去。

    “你现在是要慢慢接受爷爷的工作么?”魏晓娅问。

    “嗯,是这样。”只是不是慢慢这么简单。

    “那你哪儿有时间保护俞小姐啊。”魏晓娅控诉。

    “……”魏紫寒以为魏晓娅这个问题是单纯的关心他的近况呢,没想到还是没从俞茉莉上绕开,他这个嫉妒啊,为什么晓娅喜欢俞茉莉多过于他呢,“她也不是时时需要保护的吧,我本来也不可能像个保姆似的跟着她什么也别干了呀!”

    “可是你把她扔到狼窝里来了,你就要张开翅膀保护她呀。”保姆这个词魏晓娅不喜欢,她更喜欢天使这个形象,有大大白白的翅膀,把小小的她们拥入羽翼。

    “狼窝?”

重要声明:小说《换脑烈女夺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