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托付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婧希 书名:换脑烈女夺爱
    “……不是。”魏紫寒矢口否认,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不想让晓娅知道他在想俞茉莉。

    其实他想俞茉莉也正常的,他们现在正聊的就是俞茉莉,他完全可以顺便把俞茉莉平常对自己的恶行,向晓娅控诉,这是很好的驳倒晓娅对俞茉莉的崇拜的利器。

    可是,他就是不想承认他在回忆和俞茉莉发生的事,在晓娅面前。

    “哦,那你在想什么?”说不上信与不信,魏晓娅就觉得这个时间、这个氛围好想不了别的事吧。

    “我在想刚才那条破新闻!”魏紫寒编了个不是很好的借口。

    果然……这件事对寒哥哥的影响很大。

    “想那个做什么?你不是说不理的么?”

    “对呀,把那些人都干掉,我就不用理了。”

    “……”她的寒哥哥还是一如既往的彪悍。

    “怎么了?”

    “没什么。对了,那个瑞森教授不是之前教过你的那位么?”魏晓娅的记忆还是很好地,看到的时候就觉得有印象,一下子想不起来,刚才说到俞茉莉的文章,就想到了学校,也就想到了这个瑞森教授是何方神圣。

    “对,就是他,你还记得呀。”晓娅是真的很喜欢学校啊,哪怕就去过两次,又隔了这么久,居然还记得清楚的。

    他真的有必要跟俞茉莉商量一下,以后上午下午选一样的课,上午由晓娅去上,这样也不会影响俞茉莉什么,晓娅又体验到了上学的乐趣。

    俞茉莉会同意么?

    魏紫寒用脚趾头都能想到俞茉莉会马上问的是什么——那是不是要交双份学费?

    那个抠门的女人!

    魏紫寒果断甩头,他怎么又想到那个女人上去了?

    “嗯,你之前不是说他在学校很有名么?”魏晓娅算了下时间,“他为什么要对记者这么说呢?”

    “谁知道他哪根神经错乱了!”魏紫寒不认为是记者瞎写,这种事他们不敢的,除非杂志社想要倒闭——敢编排他的是非。这里一定有人授意。

    魏紫寒不想在魏晓娅面前提起他爷爷,那个曾经伤害过魏晓娅的人。

    “他为什么隔了这么久又说这个呢?”寒哥哥毕业很多年了,难道真的是脑袋出现问题了?

    “白天的时候遇到他了。”

    “啊?”

    “他现在是俞茉莉的老师了,”魏紫寒对这点倒是不隐瞒,以后晓娅要是去学校也会有碰上的时候,提前打个招呼也好,“你看她的报告都没发现,指导教师就是瑞森教授么?”

    “啊——他是俞茉莉的老师啊!”魏晓娅显得无比惊讶。

    “没这么夸张吧。”教授会去那种学校任教,倒是让他有点意外,但想到当初发生的事,就觉得教授的做法也不是不可理解的。

    “怎么能不夸张?!这是何等的缘分啊!”

    “……你觉得我跟瑞森有缘?”

    “不是,是你跟俞茉莉有缘!”

    “……”魏紫寒无语了。这是正常人思维能想到的么?

    “寒哥哥,你觉得俞茉莉怎么样?”

    “不怎么样,尖酸刻薄狠毒,”就差一句‘总欺负我’了,“我觉得她怎么样有那么重要么?我跟她又不熟。”

    一起生活了几个月,还算是不熟么?魏晓娅觉得他很别扭,不过越是刻意诋毁对方就越是有问题——寒哥哥对俞茉莉的感看起来不一般。

    魏晓娅的心感受到深深的刺痛。奇怪了,明明不是自己的心脏,为什么她还能感受的那么清晰呢?

    不,即使再伤心也不能停下,这是她唯一能为这一世的人做的事了。

    “寒哥哥,其实我不介意你跟俞小姐在一起的。”魏晓娅强颜欢笑。

    魏紫寒看着晓娅的眼睛,那里面纯粹的只剩下祝福,“你最好闭嘴,不然我不保证不会揍你。”

    他不是什么绅士,只是觉得女人不配他动手,当然晓娅是属于他不舍得动手的。

    可是此刻,他真的很像把她抓起来打一顿,她真是什么意思?把她踹给俞茉莉么?

    “我马上就要离开了,走之前,想看到寒哥哥永远幸福的样子。”魏晓娅丝毫不把魏紫寒的怒火放在眼里,她知道他不会真的打她,哪怕是宠的拍打他也不舍得。

    从小到大,寒哥哥都很疼她,比她爸妈对她都要好——毕竟,在爷爷的强大权势面前,爸妈都劝过她放弃这段感,说这不是她的姻缘,可是寒哥哥从来都是强大的站在她前面,把一干反对他们的人赶走。

    “失去你我是绝对不会幸福的!”

    “那我就不能安心的离开了,难道你想要我永世无法超生轮回么?!”

    “……我不是那个意思……”魏紫寒控制着自己的脾气。

    晓娅知道她自己的期限,他又何尝不知道呢?难道她就不能像自己一样去刻意的忽略这个么?!

    即使晓娅没了,他也跟俞茉莉没什么关系。

    “如果我能看见你跟俞小姐在一起,我会很欣慰的。”魏晓娅知道魏紫寒听进了她的话,其实他对俞茉莉也不是一点感觉没有吧,只是他们之间有她束缚着,所以没办法真实坦然的面对对方。

    “你错了,即使没有你,我也不会跟俞茉莉在一起。”魏紫寒非常断定。

    且不说她那能把他气死又气活再气死的本事,就是她曾经作为晓娅的宿体这个份,他也没有办法坦然接受。

    再说了,俞茉莉会喜欢他么?应该不会,人家不都说,再刚烈的女子遇见心的男人都会化成绕指柔么?俞茉莉对他完全没有那个意思!

    “为什么?我觉得俞小姐好的呀。”魏晓娅可没当俞茉莉是敌,她现在仿佛是在给哥哥推荐女生。

    “哪儿好?要长相没长相,要气质没气质的,有什么好的。”

    “长相是可以整出来的,气质是可以装出来的,我觉得俞小姐这种纯天然的就很好,总比那些来意不明的人讨好你、缠着你 要好吧。”

    “你好像话里有话——”魏紫寒敏锐的发现。

    “没有啊,我就是那么一说。”魏晓娅低下头,不敢直视魏紫寒的眼睛,因为那双眼睛可是能发出侦查线的。

    “那么一说也是有根据的,说来听听吧,”魏紫寒好整以暇的等着魏晓娅招供,没关系,他们有一晚上的时间,今天不行就等明天,反正他要搞清楚就对了,“别告诉我你是电视剧看多了。”他压根就不信,晓娅不怎么喜欢电视剧的说。

    “我没有……”她才会说那种马上就被揭穿的谎言呢,“我困了,我们睡觉吧。”

    “睡觉啊,好啊,”魏紫寒大方的搂着魏晓娅,让她在他怀里寻个舒服的姿势,“听说睡前深思熟虑的东西,半夜就会形成梦魇,然后脱口而出——”

    “……”他的意思是说,她会把没告诉他的事当成梦话说给他听么?

    “让我猜猜,我会从你嘴里听到谁的名字呢?红妍?还是橙嫣?”魏紫寒感觉到了怀中人明显的颤抖, 看来他猜对了,她刚刚暗指的人就是她们俩其中之一,或者,二者皆有。

    “我看你还是从实招供吧,不然你肯定是别想睡好了。”魏紫寒对她晓以大义,谁装着这样的心事也睡不踏实啊。

    “……是橙嫣啦。”魏晓娅想了想,还是说了出来,本来她在魏紫寒面前就没什么心事可言,他总是能把她查的透透彻彻,所以她来时老实招供吧,正如他所说,早晚都得招,干嘛不早点让自己睡个安稳觉呢。

    “我猜也是。”听晓娅的语气,那个人是会用女人这个骗自己的、跟俞茉莉对于自己来说可以放到一个层面的关系上,那么就只有橙嫣符合了。

    纪红妍是大姑姑的女儿,魏橙嫣是小姑姑的女儿,前者虽然不姓魏,但跟他有不可磨灭的近亲关系,而橙嫣是小姑姑领养的女儿,跟他没半毛钱关系。

    都说养孩子是防老,小姑姑是准备把橙嫣嫁给他,这样他就能责无旁贷的照顾她们母女俩一辈子了。

    想的真好!魏紫寒冷笑。

    无论是红妍还是橙嫣,他都不要!与血缘无关,他就是不喜欢他们两个,两个姑姑他都不喜欢了,更何况是他们教出来的女儿!

    “所以我要在有生之年把你托付给俞茉莉,让橙嫣气死!”魏晓娅赌气的说。

    虽然听到有生之年几个字,魏紫寒有些难受,但听完整句话下来,他突然想笑——就算你跟橙嫣有仇,也别把我卖了呀。

    “橙嫣怎么得罪你了?”其实晓娅跟橙嫣算不上敌啊,都不是一个级别的,一个是他的女人,一个是他不搭理的女人,差好多啊!

    “她总是在你不在的时候说我。”可能是因为寄居在俞茉莉上,魏晓娅说出了以前不敢说的话。

    以前她被魏橙嫣欺负也就欺负了,什么都不敢跟魏紫寒说。魏橙嫣当然是会警告她不要乱说话,不然会死的很惨,更重要的是她受了委屈后跟妈妈说了,妈妈只是无奈的跟她说忍。

    毕竟他们还要沾靠这条主脉,怎么可能把主家的小姐得罪呢?

    “你当时怎么不告诉我?!”魏紫寒生气的说。他知道这种事有,但没想到晓娅会一直记得,准是那人说了严重的话。

    “当时我爸妈罩不起我,现在有俞茉莉罩着我了。”

    “……”

重要声明:小说《换脑烈女夺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